“我纔不同意呢。”

李欣怡立刻拒絕了。

“你不敢?”

葉一凡問道。

“不是我不敢,而是我覺得沒必要和你打賭。”

李欣怡不滿的看了看葉一凡,說道“我最討厭的就是賭博了。”

“不敢就不敢,找那麼多借口乾什麼?”

葉一凡不屑的搖了搖頭。

“哼,葉一凡,你少和我來激將法,我不會上你的當,不過這一次,我就和你賭一次!你輸定了!”

在葉一凡的刺激之下,李欣怡最終還是同意了,他怎麼也不會相信,堂堂徐志宇,徐氏投資公司的繼承人,會自降身份來做保潔員?

等到李欣怡志得意滿的離開。

葉一凡看向了孟瑤。

“我也同意和你打賭。”

孟瑤看着葉一凡,媚眼如絲,恨不得吃了葉一凡。

這眼神,嚇得葉一凡趕緊找了個藉口離開。

孟瑤則是回到自己的座位,微微一笑“葉一凡,不管輸贏,我都吃定你了,贏了的話,我立刻要求你成爲我的男人,輸了,爲你做任何事,我也願意,怎麼算這一波都不虧,嘻嘻……”

……

另一頭。

徐氏投資公司。

徐金貴雷霆大怒,吼道“混賬,呂濤居然敢背叛我,給我叫人把呂濤抓過來!”

“爸,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我剛纔查了一下,呂濤今天早上就定了去國外的機票,他簽了合同之後,就跑路了,現在只怕已經飛到國外了。”

徐志宇一臉懊惱的說道。

“該死的傢伙!”



徐金貴怒火,一巴掌將桌子上的電腦給摔到地上。

“爸,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我們的完美計劃之所以一再失敗,就是因爲葉一凡!”

徐志宇趁機說道“我建議,現在就找個那人前來,滅掉葉一凡,一了百了!”

“真的要請他出山嗎?!”

徐金貴聞言,陷入了掙扎之中,請那個人出山,那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這將會是徐金貴孤注一擲,迫不得已的選擇。 “爸你還在猶豫什麼?!”

見到徐金貴依舊在猶豫,年輕氣盛的徐志宇忍不住了,叫道“自從這個葉一凡出現,咱們就沒有一件事能夠順心的,現在更是好了,葉一凡害得我們白白損失了一個億,我們不能再忍耐下去了,一定要幹掉葉一凡!”

“話是這麼說……可是……”

徐金貴依舊很是猶豫,言道“如果請那個人出山,牽一髮而動全身,若是出了問題,我這輩子來之不易的拼搏,也就不復存在了。”

“可現在那個葉一凡屢屢壞了我們的好事,我有感覺,如果不幹掉葉一凡,咱們父子兩會淪落到萬劫不復的下場!”

徐志宇看着猶猶豫豫的徐金貴叫道。

“還不至於。”

徐金貴冷靜沉思之後,看了看徐志宇言道“現在也還沒到這種地步,雖然是損失了一個億,可是這筆錢不是給了別人拿走,而是給了萌萌噠化妝品集團,只要計劃一切順利,未來這萌萌噠化妝品集團歸屬到咱們的名下,這麼一來,這筆錢其實也不算虧出去,只能算是投資了而已。”

“爸!”

見徐金貴這麼說,徐志宇着急了,叫道“你做事太優柔寡斷了,你已經沒有了從前那股敢打敢拼的勁了!”

“呵呵……孩子,你不要衝動。”

見到徐志宇這般着急,徐金貴笑了,言道“是,我承認我現在已經失去了當年的那股衝勁,人老了,越老是越想要安穩,這個天下遲早屬於你們年輕人。”

“但是……”

徐金貴認真的看向了徐志宇,言道“孩子,你一定要記住,以前你老爸之所以敢打敢拼,那是因爲我一窮二白,可現在不一樣了,我怎麼也是有低位有家庭的人,我要思考的事情很多,不可再和以前一樣的衝動。”

“哼!”

聽了徐金貴的話,徐志宇冷哼,說道“說到底,你還是老了,膽小怕事了!”

“算是吧。”

徐金貴點頭,說道“不過現在,咱們也沒有到那種山窮水盡的地步不是嗎?”

“已經快到懸崖邊上了!”

徐志宇叫道。


“呵呵……我明白了你爲什麼這麼激動,不就是輸了打賭,要去做保潔嗎?”

徐金貴早就看透了自己的兒子,笑道“去做一做保潔也好,這對你來說是一種歷練,人只有經歷過纔會深有體會,而你,你從小就在富裕之中長大,你需要這種歷練,這對你來說沒有壞處。”

“不去!”

徐志宇聞言,斷然拒絕,叫道“這麼丟人的事情,要去你自己去,我是決定離開萌萌噠化妝品集團了!”

“你糊塗!”

徐金貴叫道。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回去做保潔員!”

面對徐金貴的怒火,徐志宇是鐵了心了,對於徐志宇這年齡來說,叫他接受這麼屈辱的事情,他確實難以接受。

“你真不打算回去?”

徐金貴看着徐志宇問道。

“打死我,我也不會回去!”

徐志宇很是堅定。

爲了這件事,父子兩有要決裂的架勢。

可卻在此刻,徐金貴忽然笑了,說道“好啊,既然你不願意回去,那就算了,原本我打算,等我們得到萌萌噠化妝品集團,我就把我的位置傳給你,現在看起來,你還沒成長到這種地步,連這麼點委屈都無法承受的人,還無法成爲我徐金貴的接班人。”

“什麼?爸?你真打算把位置給我了?”

徐志宇聞言,滿臉的激動,被人使喚了這麼多年,他很想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強大。

只是他缺少一個機會,能夠做掌舵人的機會。

“你走吧,你臉這麼點委屈都無法承受,你現在還不適合做我的接班人。”

徐金貴搖頭道。

“不不不,爸,我覺得我能承受這些委屈,就像你說的,男人就要能屈能伸,這麼點委屈算什麼,爸,你看着吧,我明天就回去做保潔員。”

徐志宇趕緊說道。

“真的?”

徐金貴問道。

“當然是真的。”

徐志宇言道。

“可別委屈了自己。”

徐金貴嘴角邊一絲笑容閃過。


“一點也不委屈,男人是要做大事的,這麼點委屈,能叫委屈嗎?”

徐志宇自信滿滿說道“爸,你就看着吧,我一定做好這個保潔員!”

“做保潔員?”

徐金貴淡淡的看了看徐志宇,搖了搖頭,說道“看來你還是沒明白我的心意,我徐金貴的兒子,真的要去做保潔員?”

“爸,那您的意思是?”

徐志宇看了看徐金貴,很是好奇。

“做保潔員,只是一個幌子。”

徐金貴冷漠的說道“你從現在開始,就暗中給我聯繫李家。”

“聯合李家?”

徐志宇問道。

“既然葉一凡這麼難對付,而李家正好又和葉一凡關係不和,那不正好嗎?”

徐金貴冷漠的說道“咱們不用親自對付葉一凡,利用李家,我們可以借刀殺人。”

“我懂了。”

徐志宇立刻點頭,說道“我去做保潔,只是一個障眼法而已,實際上我要做的是,幫助李家針對葉一凡,等到葉一凡倒下了,也就是我徐志宇迴歸之時!”

“沒錯!”

徐金貴點頭,看了看徐志宇,笑道“另外,我聽說你對葉一凡的小姨子很是上心,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同意你接觸李欣怡,不過你也可以利用李欣怡,來針對葉一凡。”

“爸,你放心,我明白,我一定會做到你滿意!”

徐志宇自信滿滿,隨即離開了辦公室。

看着兒子離開,徐金貴嘆了口氣“哎……老子我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啊,你個臭小子!”

另一頭。

萌萌噠化妝品集團門口,今天的李欣怡心情特別的好,居然下班主動等着葉一凡,要帶葉一凡一程。

“上車。”

李欣怡坐在電瓶車上,看着葉一凡笑嘻嘻的說道。

“今天對我這麼好,居然主動帶我?”

葉一凡笑眯眯的走來,也不客氣,熟練的坐上電瓶車。

“看在你今天難得靠譜一次的面子上,我請你吃頓飯,坐好了,咱們出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