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不是吧?他他他他他他抱着歐陽曦月了?!”

“我日!開玩笑的吧?我是不是眼花了!!!”

“咦,不對,校花一直不找男朋友,不會就是因爲有男朋友了吧?那個人難道是喻晨這個轉學生?!”

衆人議論紛紛,最後又讓教室裏變得一片騷亂起來,使得那老師不得不出言制止。但是效果卻是甚微。

最後還是教室裏後面淡淡的傳來了一句都閉嘴,這才成功的讓班裏安靜了下來。

喻晨也沒有回頭,反正每個班裏都應該有一個這樣的人物,可以震懾住自己的同學,不過聽着那傢伙的聲音裏那絲絲冒出來的怒氣,儼然是氣的不輕啊。

“他叫龍陽,是校董的兒子,怎麼說呢,他學習成績很好,但是和校外的一些不好的勢力有關聯,同學們都對他又敬又怕,還有就是,他也是歐陽曦月的追求者。”這時,喻晨前面的一個女生突然很是熱情的轉過身來向着喻晨一邊拋着媚眼一邊對喻晨解釋着。

喻晨笑着點點頭,也沒有在意,不過感覺那小子應該挺不錯的,又黑又白?又能當好學生,又能當壞學生。

“行了,這節課就到這裏吧,你可以離開了,班上的事情什麼也不好說就好了。”那個龍陽突然是站起來對那個依然還要滔滔不絕的老師說了一句,便是帶着幾個男生走了過來。

那老師也不敢說什麼,飛快的收拾了一下東西之後便是離開了。

龍陽走到喻晨的面前,將那個女生一把推開便是緩緩的坐了下來,一副黑社會老大的樣子,不過他長的比較秀氣,沒有絲毫暴戾的跡象,使得他這個黑社會老大的譜擺出來以後,有些讓人感覺不倫不類。

“小子,你真可以啊,後來居上啊!你知道不知道老子也在追歐陽曦月?”

“不知道。”喻晨淡淡的笑着說道,而身邊的歐陽曦月有些擔心的緊緊抓住喻晨的手。

“這樣和你說吧,我沒什麼本事,但是龍門聽過吧,我和龍門的太子關係不錯,而且我爸是校董,你現在既然知道了那你覺得你應該怎麼做?”

哦?威脅自己?喻晨頓時呵呵的笑了起來,然後問身邊的歐陽曦月,“你說我怎麼辦?”

“我,我不知道……”歐陽曦月哪裏會知道如何回答喻晨這個問題,讓他答應?還是讓他不答應,龍門是幹什麼的,她還是多多少少的聽說過的,她真怕喻晨會招惹上他們。

“當然是識相的就給我滾,少妨礙龍少爺的眼睛!”一個男生很是囂張的對喻晨冷聲說道,讓喻晨更是有些好笑,將自己的手機掏出來,然後在龍陽的面前晃了晃,“打個電話可以吧?”

“你要報警呢,還是要叫人?隨便,老子候着就是,不過你要是找來的人幫不了你,那你就不要怪老子剛纔和你說的那些話你沒當真讓我很生氣!我很生氣,你的後果自然也就很嚴重。”

喻晨點點頭,笑着說了一句試試看,便是撥通了陳聖的手機,“陳聖……那個……把電話給你前面的那個小子,忘記名字了……”

(葉晨峯同學畫圈圈強勢詛咒中……) 葉晨峯很是奇怪的接過電話,聽說喻晨找自己,這可真是一件新鮮事情。請記住本站的網址:17k小說網。

“喂,喻晨,你找我?真是新鮮,還有,你怎麼沒來上課? 總裁乖乖就範 。”

“有點事情,遇到了一些麻煩,有個人要擺平我,要不你和他說說?”喻晨好笑的說道,讓龍陽不由的一愣,不知道喻晨到底是在給誰打電話。

“我日,喻晨,你是在拿我當禮拜天過嗎?有人要擺平你,你給我打電話?你消遣我還是怎麼地?”

聽的出來,葉晨峯對此很是奇怪和生氣,也難怪,他龍門太子都調查不出來的人,自然身份背景絕對要強過自己,要不然的話,葉晨峯也不會一直選擇接近喻晨,而不是在班上擺擺自己龍門太子爺的威風。

“你自己和他說吧,我忘記他名字了。”喻晨將手機給了龍陽,讓龍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媽的,竟然說忘記自己的名字了,看老子等會怎麼收拾你。伸手接過電話,龍陽很是裝x的說道,“你他媽的是哪個?”

“嗯,媽的,還有人敢跟老子這麼說話?你他媽的是誰?”

龍陽臉色頓時一變,聽着這聲音似乎是太熟悉了,不由地問道,“老大?我是龍陽,你是老大嗎?”


“嗯?龍陽?怎麼是你,我艹,媽的,你惹上喻晨了? 快穿總在被甩後 ,趕緊的道歉去!趕緊地,要不然出了什麼事情你可別怪老子不管你,你惹誰不好,偏偏惹他!”

龍陽這回徹底的傻了,以至於接下來葉晨峯罵自己的話都沒有聽清楚,只是傻傻的看着喻晨,繼而把喻晨的手機還給了他。喻晨見電話裏葉晨峯還羅哩羅嗦的咒罵着,一陣好笑的便是將電話掛掉了,然後伸出一根手指左右的擺動了一下,“滾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是,是。”龍陽頓時慌里慌張的帶着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臉上冷汗連連。

“這個世界總有這樣的一羣人,總以爲自己是什麼,但是其實,他什麼也不是!”喻晨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正好下課鈴聲響起。

“要不要出去玩?”喻晨笑着問歐陽曦月,而歐陽曦月還沒有從喻晨帶給自己的震驚中反應過來,最後在喻晨的使壞之下,終於是快速的醒悟了過來,搖搖頭,“我是好學生,不蹺課的,陪我上課吧。”

歐陽曦月有男朋友了,這個消息很快的便是傳遍了龍城大學的各個角落,而喻晨則也很無奈的接受着一波又一波歐陽曦月的追求者的挑戰。好在此時喻晨身邊已經多了一個擋箭牌,每每有人來找自己麻煩的時候,龍陽就會立即帶着人一頓海扁將其送走,甚至是來個勢力不小的人,龍陽也同樣的不惜動手趕跑。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喻晨可是連龍門太子都不敢招惹的人,所以自己權衡了一下,自然是不敢違背喻晨的意思,大不了自己惹下禍端之後,到時候找葉晨峯大哥幫忙處理,反正自己這算是給足葉晨峯大哥的面子才幫喻晨的。

其實他很想跟着喻晨,但是看着喻晨那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就知道喻晨看不上自己,所以只能是給喻晨當一下打手,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好表現一下。

中午放學,喻晨拉着歐陽曦月大搖大擺的行走在人流之中,讓那些同學紛紛發出了驚叫,甚至還有人竟然是失望的暈了過去。歐陽曦月嬌嗔的白了喻晨一眼,臉上卻是紅暈難退。


那個人爲什麼要暈倒?因爲他是一個瘋狂愛慕歐陽曦月的粉絲和追求者,但是因爲自己的自卑只能是遠遠的看着自己的女神,但是忽然今天聽說了女神有了男朋友,而且還親眼看到女神和他的男朋友拉着手一起走了出來,頓時這個男生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捧着一把還沒有完全開放的月季花攔住了喻晨兩人,竟然還威脅喻晨最好是儘快的把他心目中的女神還給他!

於是喻晨就當着衆目睽睽之下上百雙眼睛,和歐陽曦月來了一個久久的溼吻,於是那個男生就這麼暈了過去,最後還被送上了救護車。

(召喚推薦收藏) “哈哈哈哈。。。。。。林夢瑤,當時你沒看到他們那個樣子,簡直就像是中了魔法一樣,一動也不動。”王語曦哈哈笑着給林夢瑤講着剛纔在龍城大學裏發生的那一幕,讓林夢瑤聽了之後很是哭笑不得。

“ 王語曦姐姐,你,你怎麼說的好像是別人的事情一樣呀,你就不怕那些人背後胡說說你們兩個其中一個是第三者或者別的?”

王語曦和歐陽曦月一愣,繼而隨即臉色微微的變了一下,是啊,兩個人都太把自己當成喻晨的女朋友了哪裏曾經認爲自己是什麼小三過?現在聽林夢瑤一說,兩個人頓時覺得有些嚴重了,雖然就算自己的心態好,但是那也抵不住那些人的流言蜚語呀。到時候不是自己傷害了另一個,就是另一個傷害了自己!

喻晨倒是沒什麼,別人怎麼想本來他就一直不曾在乎,不過看到王語曦和歐陽曦月的樣子,自己還是有些不忍心的,畢竟自己不在乎別人的想法,但是卻不證明她們兩個不在乎啊!

“ 那你說怎麼辦?”喻晨有點無奈的問林夢瑤,林夢瑤卻是狠狠的白了喻晨一眼,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我哪裏知道呀,都是你,都是你,你看看你搞出來的好事!你也不想想,到時候你說歐陽曦月姐姐是你的女朋友,那麼自然就讓人們誤以爲王語曦姐姐是第三者,你說王語曦姐姐是你的女朋友,那歐陽曦月姐姐就自然而然的成爲了第三者,喻晨,你這個混蛋。。。”

“那要不這樣,我再去龍城大學裏聲明一下,我纔是那個第三者?”喻晨很是認真的說完,繼而自己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讓三女都狠狠的白了喻晨一眼。


喻晨很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繼而歉意的看向歐陽曦月和王語曦,兩個人得到了喻晨這個內疚的眼神以後,竟是紛紛表示自己無所謂。

“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不在乎就是了,大不了我就承認我是小三嘛,反正我估計這件事情也不會傳播多久,畢竟他們還是知道我的家世的,認爲我是小三的話,至少不會把我當成喻晨養的女人,以後喻晨多多陪在曦月的身邊就好了嘛。”

王語曦的話也不無道理,反正眼下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能是暫時的先按照王語曦說的這樣去做了,不過就是多多少少的委屈了一點王語曦。

“好了,吃東西吧。”喻晨笑着說了一句,很是感激的偷偷看了王語曦一眼,而王語曦則是向他可愛的撅撅小嘴,繼而嘿嘿的笑了起來。

吃過午餐,歐陽曦月說什麼也不要喻晨再和自己會學校去了,雖然自己今天生日,的確是很希望喻晨陪在自己的身邊,不過喻晨再和自己回學校的話,一定還會搞出什麼樣的事情來,所以歐陽曦月爲了自己也爲了王語曦,最終還是不讓喻晨和自己一同回去,就連送都沒有讓喻晨送,反而是和王語曦一起打車回去的。

喻晨無奈,只能是和林夢瑤笑呵呵的回到了學校裏。

下午的課程比較枯燥,當然對於喻晨來說,其實什麼課程都比較枯燥,不過喻晨卻是沒有蹺課,其很大的原因是因爲,下午有兩節課是玲瓏的課。

自己這位乾姐姐一進門就先鎖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看到自己坐在林夢瑤的身邊之後,這才滿意的笑了笑,開始了她今天的課程。

“ 喻晨同學,放學以後你到我的辦公室來來一趟,有些事情需要找你商量一下。”玲瓏上完自己的課以後,對喻晨說了一句,也不打算等喻晨的回覆,便是直接呵呵一笑離開了教室。這讓班上的很多男生紛紛向喻晨投去曖昧的眼神,但是反觀林夢瑤,卻是一臉的平靜,被喻晨摟着捧着自己的課本認真的看着,不時和喻晨小聲的說些什麼。

放學之後,林夢瑤催促着還在熟睡的喻晨快點去找玲瓏老師,而自己則是在門口等他。喻晨睡意盎然的來到老師的辦公室,一推門赫然發現裏面正上演一場推到和反推倒的大戰。

要被推到的人自然就是玲瓏,此時辦公室裏已經沒有了其他老師,唯獨玲瓏還在這裏等待着喻晨,而玲瓏抵抗的那個人,竟然是教務處的樑主任。

樑主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長的還算是符合國人標準,不過據說這傢伙很好色,固然家裏有一位長的不錯的老婆了卻總是在學校裏傳出一些花邊新聞。怪不得人們都說無風不起浪,喻晨陰沉着自己的臉走了上去。

“樑主任,你,你放開我!你,你這是要幹什麼!”

“嘿嘿,幹什麼,玲瓏老師,你難道看不出來嗎?從你第一天到這裏,我就已經深深的迷戀上你了,我朝思暮想,終於等來了這個機會。”

今天是平安夜,祝大家平安夜快樂。記得要吃蘋果哦。。。。。 你給我放開,你再不放開我要叫人了!”玲瓏很是憤怒的大聲喊道,而那個樑主任顯然是有了心理準備,哼哼的笑了一聲之後說道,“你喊吧!晚上組織學生去電影院看電影,所有的老師都去準備了,你覺得你這個時候還能喊誰來幫你?告訴你,你今天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哼,老子看上的女人,還沒有一個能逃得掉的!!!”

樑主任正興奮的說着,忽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讓樑主任頓時一驚,轉過頭來卻是看到喻晨一副很是笑意的臉在直直的看着自己。

“樑主任好雅興啊,不過外面天還沒黑,你這樣是不是有些太猴急了?”

“喻晨,喻晨救我!”玲瓏看到喻晨,頓時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奮力的將樑主任推來,躲到了喻晨的身後。樑主任的臉色微微一變,繼而陰沉着說道,“喻晨同學,你到這裏來幹什麼?”

“老子喜歡啊,怎麼,準你來不准我來?”喻晨小聲的問道,讓樑主任頓時大怒,自己可是教導處的主任,竟然有學生敢和自己這樣說話?!

“你說什麼!你信不信我開除你?”

“你信不信我揍你?”喻晨快速的緊跟了一句,差點讓樑主任吐血。


“你敢動手打老師?”樑主任怒聲問道, 地府我開的 ,要是自己和他動起手來,而玲瓏跑出去喊人的話,那自己可就麻煩了。於是樑主任不等喻晨回話,然後重重的哼了一聲便是擡腳就要離開。

三十六計走爲上計,你小子給老子等着,看老子不開除你纔怪!敢耽誤我的好事!

啪——一個耳光狠狠的打在了樑主任的臉上,將樑主任打的一個趔趄便是摔在了旁邊的辦公桌上。喻晨冷笑着說道,“我要你走了?”

“喻晨,你這個王八蛋你,你,你竟然真的打老師?”

“就你這樣的也算是老師?打死都不多!媽的,動老子的女人?!”喻晨上前不等樑主任反應過來,便是一頓海扁。但是玲瓏卻是忽然心裏一動,想着喻晨說的那句‘動老子的女人’。自己,自己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女人了?

不過很快的玲瓏也想明白了,大概是喻晨信口亂說的,有點小小的失望卻又十分感激的看着喻晨將那個樑主任打的滿地找牙。

喻晨看着趴在地上四處亂爬的樑主任,有點實在是無聊,反正氣也出夠了,於是冷聲的說道,“以後最好少惹玲瓏姐,要不然的話,今天這只是一個開端,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讓你下輩子在醫院裏過!”說完,喻晨轉身走過來拉住玲瓏的小手,便是揚長而去。

被喻晨拉着小手,玲瓏心裏一陣緊張,畢竟這裏可是學校,自己的學生拉着自己老師的手招搖過市,被人看到難免會有什麼流言蜚語,不過喻晨那是肯定不會在乎的,出了教學樓,喻晨一邊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邊問道,“玲瓏姐,你找我什麼事情?”

“哦,我都忘記說了,我想在外面找個房子租下來,你在這裏待了這麼久,所以想要你幫我找一個,要求不高,但是要有空調就好,你也知道,我住的那個地方又悶又熱,晚上的時候還有很多的蚊子。”

“哦,就這個?明天我帶你去買一套吧,怎麼說你也是我的乾姐姐,乾弟弟給你買套房子的話,應該不算過分吧?”喻晨笑呵呵的說道,很顯然在說這個稱呼的時候,他的心裏還是有種惡搞的心理的。

玲瓏忽然臉色一紅,繼而嬌嗔的狠狠白了喻晨一眼,“死小子,我告訴你,我已經知道了乾姐姐的意思了,哼,你個小色狼!以後就叫姐姐,把那個字給我去掉!還有啊,我只是跑過來代課幾個月而已,我又不在這裏常住,買房子多浪費。”

“那就去我那裏住啊,你也知道我那裏很多房間,總統套房多的是。”喻晨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急忙把話題轉移

今天是聖誕節,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玲瓏搖搖頭,“還是不要了,那就更浪費了,你那裏最普通的房間住一晚都要花上萬塊錢,你當我不知道啊,雖然是你的,但是我還是覺得那樣的地方不太習慣,找一個房子住的舒服就好,明天陪我去看房子吧?”

見玲瓏執意不肯,喻晨只能是無奈的點點頭,然後來到了校門口。

林夢瑤很是驚訝的看着兩個人拉着小手出來,不過她也知道了喻晨和玲瓏的關係,姐弟兩個拉着手,應該不算什麼過分的事情,所以林夢瑤也沒有往其他的地方去想,笑呵呵的和玲瓏打了一個招呼。

“玲瓏姐,能不能晚上透露一下要看什麼電影呀?”林夢瑤很是自然的跑了過去拉住玲瓏的另一隻手,然後笑嘻嘻的準備打聽一點內幕。學校組織學生看電影這樣的事情很多,不過一般情況下都是看一些愛國主義教育的電影,又或者是放一些老片子,對於這些青春期的孩子們來說,一般情況下看這樣的片子大部分都是沒有多少的興趣的。

要是看個電影就能啓發出學生們的愛國情緒,那麼還用學習幹嘛?所以林夢瑤的想法是,要是電影不好的話,她不介意和喻晨這個傢伙蹺課去別的地方玩一下。殊不知,林夢瑤這位單純善良的小傻妞,已經在喻晨這個壞蛋的影響下,也變得不再那麼中規中矩了。

“很抱歉,這可是祕密哦,學校吩咐了不能提前告訴學生的,要不然你們肯定不會去的!”玲瓏笑呵呵的對林夢瑤說道,頓時讓林夢瑤大失所望。雖然沒有告訴自己,但是這和告訴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

林夢瑤和玲瓏跟着喻晨上了車,嚴落回頭向衆人淺淺的一笑,便是詢問天道,“少爺,我們去哪裏?”

“當然是找個地方吃飯了,問你的太子妃想吃什麼吧。”喻晨無所謂的說道,繼而從車上抽出一份報紙,無聊的看了起來。

“去吃西餐吧,對了,嚴落姐姐,我很奇怪一件事情,剛纔門口明明停着的是喻晨的跑車,你怎麼知道一會兒玲瓏姐姐也要出來,所以就把跑車開走了,換了一輛車過來?”

嚴落看了一眼喻晨,歉意的沒有回答,於是林夢瑤也看向喻晨。喻晨指了指自己耳垂下的那個十字耳墜,“問題就在這裏面,否則的話你覺得她們如何隨時隨地的知道我的想法?就像那天吳樂的事情一樣,你也看到了,我沒打電話,但是吳樂的事情卻是那麼快的解決了,就是因爲他們聽到之後,所以就去安排了。”

林夢瑤頓時一愣,原來是這樣子,驀地想起電梯裏還有喻晨的臥室裏,繼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怪不得,我還以爲你和他們有心靈感應呢,呵呵。”林夢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讓喻晨不禁莞爾。正在這時,喻晨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電話,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有些疑惑的接了起來。

“喂?”

“放學了沒,我快餓死了,你只顧着陪你的女人,就不能管管我了啊!”聽筒裏傳來蒂的聲音,很顯然的有些不高興的味道。

喻晨呵呵的笑了一下,然後徵詢了一下林夢瑤和玲瓏的意思,於是說道,“我馬上叫人去接你過來,我們一起吃西餐去。”

喻晨在門口的等到了讓自己哭笑不得的蒂之後,和她無奈的走了進去,之所以哭笑不得,是因爲蒂這個傢伙竟然是穿着自己的衣服出來的,而且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衣服,款款鬆鬆的就如穿着一件動感十足的運動裝一般。

四個人紛紛落座,喻晨給玲瓏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蒂之後,便是從服務生的手裏接過了用軟羊皮打上各種美麗的花紋的菜譜,然後翻開。

上面有着幾種文字標註的菜餚,四個人相繼點完了自己想要吃的東西,然後閒聊了起來。餐廳裏優雅的音樂緩緩的襲來,讓人感覺有些寧靜而又柔和。

“喻晨,等一下我們真的要去看那電影麼?好像很不好看的樣子。”林夢瑤想到玲瓏告訴自己那個電影名字的時候那臉上的無奈笑意,便是讓自己徹底的失去了興趣。而喻晨本來就沒有打算去過,聽到林夢瑤這樣問之後,笑着點頭說道,“不喜歡去就別去了吧?吃完東西,想要去哪我陪你去。”

林夢瑤頓時小幸福的笑了起來,然後試探着說道,“要不,要不我們去酒吧?”

(更新的有些晚哈,自知理虧,今日五更道歉,一起發出來) 這是最開始的時候,林夢瑤就想要去的地方,長這麼大沒去過那樣的地方,林夢瑤自然是很想去體會一下。

喻晨當然不會拒絕林夢瑤的興趣,直接點點頭,不過卻是說道,“酒吧分很多種,比如這座城市裏,就有很多種形形**的酒吧,在人們的眼裏,都市裏不能沒有酒吧,而都市人更加的不能離開酒吧,酒吧是一種蔓延在夜空下的非凡角落,屬於每一個想要在繁忙的社會裏遺忘自己,尋求沉醉的地方。一般情況下我們國家可以分爲四種酒吧,而且這座城市裏,也充斥着各種風格的酒吧,就如北京的酒吧粗獷開闊,上海的酒吧細膩傷感,廣州的酒吧熱鬧繁雜,深圳的酒吧最不乏激情。不知道小傻妞喜歡去哪一種?”

“呀?這麼複雜?”林夢瑤睜着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隨即笑嘻嘻的說道,“那就找一家細膩傷感的酒吧好了,聽說酒吧很亂的,我不喜歡太亂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