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用一樣東西來換取圖爾部落一萬兩千人的性命,至於我本就是將死之人,能死在先生手上,也算圓滿。”

圖爾先知把話說完,從懷裏拿出一塊鵝卵石摸樣的石頭遞給了夜凌,夜凌接過,初看時極爲普通,既沒有強大的力場波動,又沒有 特殊的材質特性,極爲平凡。

不過在夜凌想要仔細查看之時,內天地之中的世界樹卻突然震顫起來,一股極度渴求的感覺,突兀地襲上了夜凌的腦海。

夜凌反手就將這石頭送進了內天地之中,石頭在進入其中的一剎那,就被世界樹的枝條纏住,緊接着一道綠光閃過,石頭表面開始脫落下一層黑色物質,一塊晶瑩剔透閃爍着五彩光腦的晶體露了出來,然後瞬間沒入世界樹主幹之中,一時間整個世界樹綠光大冒。

夜凌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一股鼓脹感出現在了下腹丹田之中,那裏正是內天地所在的位置,夜凌慌忙將意識沉入內天地之中,發現整個內天地都在極速擴張,無數的山脈河流開始出現,世界樹也開始瘋狂生長,數秒之內便增高了上萬米。

終於世界樹的生長停了下來,內天地的擴張也停下,看着這面積堪比整個太陽系的內天地,夜凌震驚地久久不能自語,但內天地的改變給他帶來的震驚還遠遠不止這些。

“植物?竟然是植物!難道內天地已經可以孕育生命了嗎?”夜凌眼神震驚地看着山脈上的小草,他清楚的記得哪裏之前還是光禿禿的,然後數秒之內一層綠色的嫩芽便覆蓋在了上面。

這時就在夜凌仔細查看內天地的變化時,一道五彩光芒竟從世界樹的樹尖射出,衝進了他的腦海,一陣溫暖的感覺隨之出現,就在這種感覺出現的一剎那,夜凌周身突然蔓延出一股翠綠色的光芒,光芒所到之處,無數的植物藤蔓從地上鑽出,原本光禿禿的神壇瞬間變成一片綠色。 “這是生命力量?”夜凌相當震驚地看着這一片綠色的神壇,心中極度渴求系統能給他一個答案。

“生命力量,世界樹能力之一,宿主可用來救助治療或激活一切生命體,無等級限制!”

“恭喜玩家獲得異能造化,可複製演化各種物質,無等級限制”

突然兩聲系統的提示,告知了夜凌一些變化,但卻又加深了他的疑惑。

“無等級限制?這是怎麼回事?”夜凌對次很不理解,只能嘗試一下兩種異能,而生命力量剛纔激發過,所以他現在主要要了解的是造化這個異能。

手掌攤開,夜凌慢慢激活造化異能,掌心五彩光芒一閃,突然出現了一把手槍,夜凌臉色一喜,拿起手槍仔細查探之後發現,竟與自己腦海中想象的一般無二。

“無中生有,這個異能當真可怕!”一番實驗,夜凌已經清楚了這個異能的強大之處,憑空創造,這種荒誕的想法竟在他手中實現,讓他心情激動情緒久久無法平復下來,夜凌在想,若是以後這個能力進階到了一定階段,他會不會在掌心創造出一個宇宙,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的話,只怕就可以無所不能了。

異能嘗試完畢,內天地的事情告一段落,夜凌又把注意力放在面前圖爾先知身上。

“你給我的東西對我很有幫助,它可以用來換你們部落的性命,甚至是你的命!”心情大好的夜凌對着她道。

聽到這句話,從拿出那顆黑色石頭之後,就一直閉着眼睛的圖爾先知這是終於睜開了眼睛。

“部落萬年的守護終於等來了它真正的主人,非洲的神明將會永遠保佑你!”

夜凌看着這圖爾部落原始的村落,感受着這千萬年來時間留給他們的沉澱,想了一會道“或許這是這顆星球上最後一片淨土吧,”

但是片刻夜凌又搖了搖頭,道“可是這世界上那有什麼淨土!”

“你可以不死,我不殺你,但你的能力我要拿走,”


圖爾先知似乎早已料到夜凌會這樣做,點了點頭,示意夜凌可以動手了。

夜凌也沒遲疑,直接吞噬了她的異能,有點讓夜凌意外的是,她的預知未來異能,也不過只有S級,這個級別是夜凌目前遇到的這個這個異能的最高級別,似乎這個異能有什麼限制。

“吞噬完成,預知未來,異能等級SS級,可以預知未來一段時間內的發生事物,潛力未知”

升級了,夜凌在吞噬完圖爾先知的異能之後,預知未來這個異能也終於到了SS級,腦海中那一片朦朧的畫面也清晰了不少。

“這個異能的問題也應該是基於時間線,若是我可以得到時間異能,那麼這個異能應該能夠升級到SSS級甚至是X級!”夜凌仔細考慮一番這個異能,心中對於這個異能未來的發展也有了決定。

就在夜凌準備離開之時,突然一股略顯熟悉的波動,被他感知到了。

夜凌將注意力放在了那股波動傳來的方向,當他看着來人之後,心中的殺意沖天而起,眼睛變的血紅,一股寒意透體而出,周圍的溫度瞬間將至了冰點。


“是你,夜凌!”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趙天哲一眼見到夜凌,眼睛裏的怨毒便如同化爲實質,當初劉建國在國內失勢之後,龍組便決定將他交給夜凌,可是夜凌每次出現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龍組找不到夜凌,沒有辦法只能先將他關起來,後來他被劉建國救走,加入了黑獄,但也失去了錦衣玉食的生活,成了別人的一條狗,因此對夜凌的怨恨愈加深厚。


“毒老,這便是組織要求尋找的夜凌,請毒老出手,”與趙天哲一同來還有一個看起來骨瘦如柴的老者,渾身不時冒着絲絲黑氣,所有靠近他的蚊蟻昆蟲,全部不聲不響死亡。

這位毒老聽完趙天哲的話,卻沒有半點出手的意思,只是目光呆滯的看着夜凌。

這邊沉浸在夜凌被毒老痛苦折磨的想象之中的趙天哲,見毒老半天沒有動作,十分詫異,可是當他剛要詢問毒老之時,夜凌卻率先出手了。

夜凌擡手一拳,趙天哲連反應的機會也沒有就被打飛,狠狠撞在遠處的山腰上,全身的骨頭盡數折斷,渾身上下數不清的傷口在淌着鮮血,不過卻並沒有死,還留着一口氣。

夜凌一個閃身來到他身邊,用手召出一道生命力量,頃刻間將趙天哲的傷勢全部恢復,然後也不理他驚懼茫然的眼神,用念動力將他的骨頭一根一根捏碎,念動力這個夜凌得到的最早的異能,在四大基礎力被聚齊之後,作爲任務完成獎勵,直接被升到了SSS級,用來捏碎趙天哲的骨頭輕鬆之極。

啊啊,趙天哲瘋狂地哀嚎嘶吼着,鮮血從他身體各處流出,很快就淌了一地,不過被生命力量吊住一口氣的他,依然沒死,等到他的喉骨被夜凌捏碎之時才發不出一點聲音,只能痛苦而絕望的看着夜凌。

等到趙天哲全身的骨頭被捏碎之後,夜凌又在頃刻之間,將他全身恢復,還沒等他趙天哲鬆口氣,夜凌拿出一把匕首,開始一刀一刀將趙天哲身上的肉割下,趙天哲全身被控,只能面色驚懼的看着這一切,感受着每一刀給他帶來的痛苦,卻無法反抗,直到夜凌割了三萬多刀,將其全身剔成了白骨之後,夜凌纔將手中的刀放下。

“啊!”夜凌仰天怒吼,兩行清淚從眼角流出,腦海中滿是父母的影子,他們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在這一刻他終於不再壓抑這一切,他終於可以坦然面對父母已經離開的事實,釋放出他內心最真實的情感,他也終於心安!

夜凌長舒一口氣,又將視線放在了地上還有一口氣,但精神已經崩潰的趙天哲身上,看着那顆裸露在外還依舊跳動着的心臟,夜凌冷冷一笑,揮手將他的身體再次恢復,同時又將那個早已被夜凌泯滅了意識的毒老攝過來。

“死?呵呵!”

夜凌一聲冷笑,巨量的病毒從掌心涌出,進入趙天哲的身體,開始瘋狂地改造他的身體,片刻趙天哲依然完成了從一個人類向一個生化兵器的改變。

鋒利而狹長的巨爪,渾身滿布的黑色鱗片,顯示着強大的攻擊力與防禦力,不過夜凌並沒有改變趙天哲的相貌,這一點夜凌自由打算。

“吼吼”病毒完全激發了他的本能,或者他的獸性已經完全掌控了人性,當然僅僅這些還不夠,夜凌隨手一拋將毒老扔到了他面前,剩下的就不用夜凌去做了。

完全變成生化兵器的趙天哲嘶吼着直接撲了上去,用堅利的巨爪撕裂毒老身上的血肉,放在嘴裏大口大口地咀嚼,血肉混合着骨渣從趙天哲的嘴角掉下,咯吱咯吱的咀嚼聲一直在半個小時之後才停下,當夜凌回頭看時,地上除了殘留的血跡之外空無一物,連毒老的衣物都被趙天哲吃的一口不剩。

此時趙天哲的氣息也完全改變,體型變大了不少,身上冒着騰騰的黑氣,這黑氣一落到旁邊的植物上,植物瞬間枯萎,看來病毒已經完美的將那個毒老的異能嫁接到了趙天哲身上,他的實力也已經晉升到了SSS級!

夜凌揮手將進化完畢的趙天哲收進空間,然後瞬間消失在原地。

澳洲,夜凌的身影在一處荒原上出現,周圍除了一些本土生物之外,也只有些荒草,這一點和非洲的一些地區很相似,不過夜凌來這裏不是爲了看着風景的。

夜凌看着下面的荒原,嘴角冷冷一笑,蓄力一拳朝着地面打了下去。

轟…一聲悶響,地面在如此巨大的力量之下,瞬間凹陷,粗大的裂紋迅速蔓延開來,露出了下面的基地。

這基地自然是黑獄的基地,夜凌來這裏的目的自然也是爲此,而此時基地內部的情況一團糟,夜凌一拳幾乎將裏面的低級異能者全部震死,剩下的能活動的也只有SS級以上的異能者了。

“是誰!”一聲怒吼,地面瞬間被破開,一個黑衣老者衝了出來,頭髮披散,衣服殘破,摸樣極爲狼狽,但從他那起伏的胸膛來看,黑衣老者此時怒火沖天。

“劉建國,怎麼不認識了”夜凌從空中走下來,嘴角噙着冷笑,眼神冷冽地的盯着一身黑衣的劉建國。 “夜凌!”劉建國臉色陰沉似要滴出水來,聲音沙啞,壓抑着心中的怒火,硬生生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來!

“哈哈!”看着臉色陰沉的劉建國,夜凌哈哈大笑幾聲,眼神嘲弄地道“怎麼堂堂軍區司令,卻跑來給人家當狗了,瞧瞧你這一身行頭,與你在華夏差的不是一點半點啊!”

劉建國知道夜凌是在故意揭他的傷疤,眼睛中怒火似乎就要化成實質,他之所以走到今天這種地步,可以說完全是因爲拜夜凌所賜,他對夜凌的仇恨比天高比海深,這次夜凌出現,劉建國就就算不爲了黑獄的命令,也因爲兩個人之間的仇恨,和夜凌做一個了斷。

“你給我死來!”劉建國身體一陣卡卡作響,迅速變成了銀白色,這是金屬化異能進階SSS級之後,才能表現出來的顏色。

夜凌對於劉建國的變化,絲毫沒有感到詫異,眼神嘲諷地打量着他,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裏的意思。

“看來你的主子對你還挺關心的嗎,不僅給了你一個窩,還武裝了一下你的牙齒!不過我來找你可不是爲了和你打架的”

夜凌臉色露出一絲冷笑,一個閃身,躲過劉建國奔襲過來的一拳,然後飛到半空中,將成爲生物兵器的趙天哲從空間內扔了出來。

拿出瓜子花生,一邊吃一邊道“我今天是來看戲的,你外孫實在是太想你了,所以拖我把他帶過來看看你,這一份孝心可真是難得,連我都羨慕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哦”

“哲兒”劉建國看着面前嘶吼着朝他衝過來的趙天哲,心中悲痛到了極點,面容一下蒼老了好幾歲,他知道此時的趙天哲已經完全不屬於人類範疇,可面對趙天哲的攻擊,他就是下不去手,只能被動閃躲,但經歷過夜凌改造的趙天哲,實力豈是劉建國可比,幾分鐘之後,劉建國便被趙天哲打成重傷,身上多出傷口,深可見骨,鮮血直流,而且還因爲有毒無法癒合。

劉建國一拳打中趙天哲胸口,將他遠遠擊飛,他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唯一的下場就是死, 他不得不這樣做,雖然他不情願。

“呦呦,瞧瞧你看把你外孫打的,他只不過是見你一時興奮,抓了你幾下,你就把他打成這樣,你還是不是他外公了!你這樣做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夜凌扔下手中的花生殼,神情激憤地看着劉建國,似乎在爲趙天哲打抱不平,摸樣像極了新時代新面貌的四好青年。

噗,劉建國仰頭噴出一口鮮血,身體被氣的發抖,胸膛劇烈起伏,用手顫顫巍巍地指夜凌,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指我做什麼?你要道歉也要給你外孫啊,你看他又來找你了,肯定是因爲他嫌你打他了!”

趙天哲從地上爬起,嘶吼着,再次朝劉建國衝了過去,同時因爲剛纔那一擊,趙天哲已經完全被激怒,巨爪再次伸長了幾分,身上蒸騰着的黑色毒氣也更加深厚。

劉建國此時雖然怒火沖天,但還沒有失去理智,知道完全不能和趙天哲硬剛,所以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閃躲趙天哲的攻擊上,但就是這樣,劉建國也被趙天哲打的險象環生,隨時都有可能歸西。

“趙天哲攻他下盤!對,就是這樣,從下至上,一招就能讓他體會什麼叫做蛋蛋的憂傷!”

“誰讓你抓他肩膀的,這樣你就不給他機會,讓他的小拳頭錘你胸口了嗎?這種機會怎麼能給呢”

劉建國這邊和趙天哲打的死去活來,夜凌則是端坐在一旁,磕着瓜子,看着熱鬧,同時還煞有介事地點評着趙天哲的攻擊,當然夜凌這麼做,也是爲了出當年那口惡氣,同時也爲亂劉建國的方寸,這裏畢竟是黑獄的基地所在,這裏遭襲黑獄肯定會派人來支援,所以夜凌爲了早點結束這場復仇之戰,也使出了一點手段來縮小時間。

“小拳頭?噗”果然,劉建國在聽到夜凌一句小拳頭之後,怒火攻心,又噴出一口鮮血,重重一擊將趙天哲擊飛,然後不顧一切地朝夜凌衝了過來。

夜凌看着衝過來的劉建國,將手中的瓜子扔下,對着劉建國嗤笑一聲,隨手一拳迎了上去。

轟…一聲輕響,劉建國的身體瞬間在空中止住,然後從手臂開始,一片片崩碎,然後化爲虛無,最終在劉建國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整個被分解爲原子,死的不能再死。

“無趣!”夜凌拍了拍手,然後又將視線轉移到另一個方向,繼續道“你們說是吧?”

夜凌話音剛落,遠處剛纔還是一片平靜的虛空,突然傳出了幾道劇烈的空間波動,這種波動夜凌再熟悉不過,這是有人在用空間門進行超距空間轉移。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是不是有點太不禮貌了!”夜凌冷冷一笑,手一揮,瞬間將周圍的空間全部封鎖,只要實力不再夜凌之上,任何人都別想進行空間轉移。

空間被封,三個黑衣人從空間中掉了出來,這種特有的黑衣裝束,夜凌再熟悉不過,黑獄的人無疑。

“閣下,非要趕盡殺絕嗎”三個黑衣人之中,一個手持碧綠色圓球的年輕人,眼神極爲嚴肅的盯着夜凌,從旁邊兩個黑衣人的站位上來看,此人的身份怕是不俗。

“是你?倒是冤家路窄啊”夜凌眼神冷冽,嘴角噙着淡淡地冷笑,這年輕人正是當日在天涯海閣出現的那個神祕的SSS級強者,本是爲抓夜凌而來,不過因爲私人空間的存在,夜凌逃過了一劫,但劉建國卻被此人帶走。

綠梟對於夜凌認出自己一點也不感到詫異,對於他來說,手上的圓球已經很好的表明了他的身份。

“呵呵,沒想到,你竟然會成長到今天這個地步,SSS級體質系強者竟受不了你一拳,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啊!”綠梟低沉地嗓音迴響在天地間,讓人聽了異常不舒服。

“不過單憑你現在的實力就想留住我,呵呵,癡人說夢!”綠梟一聲冷笑,然後一個眼神示意,旁邊兩個SSS級異能者瞬間就對夜凌衝了過來,奇怪的是雖然兩人身上都沸騰着海量的能量,但卻沒有做出任何攻擊的動作,直到兩人渾身鼓脹,夜凌才覺察出來,這兩人是爲自爆而來。

“不好!”夜凌大驚,急忙解開空間的控制,然後光芒在兩人飛過來的路上構建出一道空間門,在兩人爆炸的剎那,瞬間將兩人傳送走,而綠梟也在空間解禁的同時,瞬間傳送離開,留給了夜凌一個神祕的笑容。

夜凌看着綠梟離去的方向,臉色陰沉,他有感覺,這個綠梟將成爲他的大敵,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直接命令兩名SSS級強者自爆,這份果斷,這份毒辣,夜凌自愧不如,很難想象到底是什麼造就了綠梟這樣的人格。

“算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夜凌揮手將地上的趙天哲分解,劉建國已死,再讓他活着也沒什麼意義了。

做完這一切,夜凌直接回到了華夏,離開那麼久,他覺得也該回來看看了,不過他沒有立即回到東海市,而是來到了黃土高原,這片終日塵土飛揚,水土流失嚴重的土地。

來到這裏,夜凌找了一個相對還算平緩山坡,從空間內拿出了三個休眠艙扔在了地上,這休眠艙內正是那三個夜凌從昂宇文明次元空間中救出來的老梆菜,道士,書生和和尚。


不過夜凌剛將他們放出來,還未有任何動作,旁邊的空間中便走出了一個老者,這老者正是曾經幾次欲出手救下夜凌的那個袒露胸膛的老人,這次也是感受到了夜凌的氣息才趕過來,他的目的自然也是爲了化解夜凌和龍組的恩怨,不過他現在的注意力完全沒有在夜凌身上,而是渾身顫抖地盯着休眠艙內的道士,神情異常激動。

這老者的反應,夜凌自然察覺到了,不過夜凌卻沒時間搭理他,細細查探了一番三人的情況之後,發現三人的情況比預想中的情況好一些,所以夜凌直接調動生命力量開始救治三人。

龐大的生命力量一出,以夜凌爲中心周圍迅速長出了各式各樣的植物,同時很快向四周蔓延出去,只是片刻,方圓千里之內便從一片荒蕪變成了滿目綠色,這麼大的動靜,這老者自然感受到了,原本察覺到這股龐大的能量波動之後,他下意識的還將兩個白色的雲團召集到了手上,不過在感受到這股能量的屬性之後,他的眼睛裏只有激動和欣喜。

生命力量被夜凌分成三股,分別灌進了三人的身體,原本早已油盡燈枯的三人在生命力量的作用,迅速開始恢復,乾癟的體型在第一時間充盈起來,沉寂的細胞鯨吞着生命力量又開始了分裂,萎靡的意識也在一點一點甦醒過來。

黃土高原發生的這一切自然被國家注意到了,數萬部隊開始調動,第一時間將整個黃土高原戒備起來,同時龍組、異能協會的異能者也全部出動,進入黃土高原,以應對所有可能進入其中的敵國異能者,至於內部發生了什麼,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死也不能放一個人進入黃土高原。

首都,中海,新一屆領導人全部聚集在這裏,靜靜地聽着一位擁有心靈傳輸能力的異能者,實時彙報着黃土高原的情況。

“如果他能夠成功的話,我華夏也能在國際上動一動了!”一號首長放下手中的煙,沉穩的眼睛裏暗露鋒芒。 生命力量雖然強悍,但也不能一時片刻就將這三人恢復過來,一直到三天之後,夜凌才緩緩撤去了生命力量,而此時整個黃土高原已經覆蓋了一片原始叢林 。

砰砰砰,三聲輕響,休眠艙的蓋子被彈飛,和尚道士書生三人從中走了出來,神色茫然的看着周圍,雖然三人還沒有完全恢復,但從三人的有神的眼睛來看,精氣神卻也恢復了大半。

“徒兒杜成參見師父!”那袒露胸膛的老者直接對着道士跪下,神情激動地渾身顫抖,自從當年一別,他已經有百年沒有見過他師父了。

道士剛剛醒來,眼神還略顯一些迷茫,此時聽到杜成的問候,回過神來,有些激動地道“杜成徒兒,沒想到我們師徒還有見面的一天,真是世道輪迴,世事無常啊!”

“阿彌陀佛,天恆道友,如今師徒團聚,共享天倫,可喜可賀,善哉善哉!”旁邊的檀嘆和尚笑呵呵地打了個佛禮。

杜成聽見天恆這般親切的聲音,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原本他以爲在這世上再無與師父相見之日,卻不成想今日還有這見面的一天。

天恆上前將杜成從地上拉了起來,仔細觀察着他的變化,百年未見,他們之間有太多的感情需要表達。

“多謝少俠相救,在下孔霄”那書生見夜凌醒來,立刻躬身行了一禮。

夜凌從地上站起,對孔霄恭恭手,算是回禮,這邊天恆道士和檀嘆和尚也急忙過來,感謝夜凌的救命之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