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博無語地看著愛妻。

這小妮子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變得真快。

他,卻愛極了善變的她。

愛極了她嬉皮笑臉,調戲他,又不要臉的樣子。

……

帝豪酒店。

雅間里,那張餐桌上擺滿了滿桌子的酒菜,慕景瑞親自給他的貴客滿了一杯酒,又給自己滿上,然後端起了那杯酒,敬著貴客,笑道「凌總,我敬你一杯,慶祝咱們兩家公司即將合作愉快。」

凌總端起酒杯,與他碰了碰杯,在慕景瑞喝酒時,凌總卻沒有喝酒。

等慕景瑞喝完了那杯酒,凌總淡淡地道「慕總好酒量。」

慕景瑞見他不喝酒,問「凌總是不是不喜歡喝這種酒?要不要我換一種?」

「不用了。」

凌總拒絕。

慕景瑞見對方這神色,有點不對勁,他放下酒杯,關心地問「凌總,是不是有心事?說出來聽聽,我看看能否幫到你。」

「慕總。」

凌總覺得有點難以啟齒,卻又不得不開口。

他歉意地道「我們兩家公司的合作……合同未簽,不能算數。」

上次,他們相談甚歡,約好了今天簽合同的。

慕景瑞眸子閃爍,意識到情況有變,但還保持著風度,微笑地道「上次咱們談妥了的,今天咱們坐在這裡,就是要簽合同的。」

他看向凌總漂亮的女秘書,問著凌總「該不會是你們忘記帶合同吧?」

「慕總,我們公司這個項目已經有了比你們公司更好的合作夥伴,我與慕總相談甚歡,但生意人講究利盈,與其他人合作能給我司帶來更大的利潤,也更有前途,我自然會選擇更好的。」

慕景瑞的笑容慢慢地收斂起來,嚴肅地道「凌總,生意是利字當頭,但也要講誠信的,我們兩家公司談得好好的,臨到簽合同你們卻反悔,這是不守信用。」

為了拿下凌總這個項目,慕氏投入了很多的,臨到簽合同了,卻被別人截了胡,慕氏前期的投入等於打了水漂。

雖然一次不會讓慕氏資金鏈斷了,卻會讓慕氏損失慘重。

慕景瑞內心生氣,還要保持著他的風度,沒有拍桌子沖凌總吼。

「我們是相談甚歡,卻沒有簽合同,沒有簽合同都會有變數。」

凌總收起了他那點不好意思,理直氣壯地辯解。

他隨即站起來對慕景瑞說道「謝謝慕總的厚待,這頓飯,我請了。我還有急事,先告辭了。」

說完,他拉開椅子就走。

他的秘書馬上站起來,跟在他後面。

慕景瑞坐在那裡,並沒有叫住凌總。

談妥的項目被截了胡,就算他叫住凌總,也沒有用的。

「慕總。」

鄭秘書擔心地叫了他一聲。

慕景瑞神色冷冷的,對鄭秘書說道「小鄭,你去打聽打聽,是誰截了我慕景瑞的胡!」

「好。」

慕景瑞靜坐了兩分鐘,也起身離去。

一桌子的飯菜,誰都沒有動。

兩人一起下了樓,卻在酒店的大堂廳里看到了匆匆而入的若晴。

「若晴?」

慕景瑞叫了女兒一聲,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爸。」

若晴沒想到這麼巧,會在帝豪酒店遇到父親。

她送戰博回公司后,就匆匆地趕來帝豪酒店,慕若惜給她電話,讓她提前來點好酒菜,她和周子同二十分鐘後到。

「若晴,你跟爸過來。」

慕景瑞把女兒拉到偏僻的角落裡。 遠處,方平飛了過來,眼中很是驚嘆。

兩人交手,雖然迅速,但招招皆是兇險,錢嶸這邊,尚有幾分餘力,蘇北這,若不是對方手下留情,早就危險了。

方纔此時有些無奈發現,他和蘇北的差距,是真的拉開了啊。若是換成他,可能三五招,都撐不下來。

「方平,你之前好像說要來挑戰我,擇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日先比一比?」

蘇北突然有些惡趣味地問道,如果可以,他不介意陪方平玩玩的。

方平臉色一黑,急忙搖頭,根本不會應下。

他又不傻,若是和蘇北比試,自己今晚別想完整地回魔武了。

「蘇北,這次來京武,找你是有正事的。

過陣子魔武準備發動一場戰爭,你若願意到時候想請你過來助陣。」

蘇北實力他清楚,原本以為蘇北沒有突破,以六品的實力參戰,關鍵時刻殺出來,迅速解決七品戰場。

不過現在突破也好,剛過也見識到蘇北實力,八品武者可以交給他了。

蘇北有些皺眉,卻是想到什麼,疑惑問道:「要反攻天門城?」

方平點點頭,看向一旁的張濤,說道:「沒錯,正式如此。計劃戰爭就在最近發起,天門城手中沾染魔武多少鮮血,現在劣勢了,想走,門都沒有!」

方平臉色堅定,不帶絲毫猶豫。

如今的魔武,論實力,並不輸於天門城,唯一的變數,就是其他城池可能會有武者支援。

蘇北對這個結局並不意外,魔武身為魔都地窟的主戰力,和天門城的血海深仇豈能一筆帶過。

如果沒有方平,魔武沒有崛起,為了所謂的大局,可能會忍一時,但是現在實力夠了,一但再忍,所有人都不會甘心的。

不提別人,天門城主跑了,呂鳳柔沒了報仇盼頭,只怕瘋定了,蛇王吳奎山,本源道也難再有寸進。

「我才七品武者,這一戰,至少能幫忙牽扯一名八品武者。」

蘇北對這邀請也不拒絕,甚至很是期待。

京都地窟、南江地窟、天南地窟,他經歷大戰無數,每一次都是躲在後方,說是直搗黃龍,其實就是實力太弱。

而如今這個時候,突破七品,也終於稱得上一聲強者了。

「你們還邀請了那些人?」

方平搖搖頭,說道:「沒有多少,剩下的就是老王他們幾個。

讓他們先別突破,大戰時臨陣突破,至少可以緩解六品、七品兩大戰場的壓力。」

這種事他不好主動去邀請的,畢竟一但應約,就是搭上性命的事,他們和天門城有深仇大恨,可其他人沒有,甚至有的宗師怕是還覺得這一戰徒生事端。

「八品再邀請一兩人吧,這一戰,怕是難了,這些年,地窟一個接着一個的被平定,禁區不會眼睜睜地看着魔都也被平定的。」

方平有些沉默,這確實是個麻煩事。

妖植王庭怕是不會輕敵的,而經歷王戰之地一行,妖命王庭指不定也要參戰。

「讓我來吧,未必能有李長生那一劍的傷害,但是八品,殺三五人,還是能做到的。」

一旁,錢嶸直接開口說道,眼中竟是浮現些許劍影。

李長生萬道合一,戰鬥就是在消耗生命力,以至於他根本無法挑戰李長生,而這一次參戰,也可以看看,他那一劍,究竟如何。

方平這下有些遲疑了,錢嶸的實力他很滿意,有他在,絕對是一大保障,只是……

「蘇北和李寒松已經邀請了,錢導師你若是也來,一但出了什麼意外,京武這邊……」

錢嶸大笑一聲,自信說道:「還未戰,怎能心怯呢,八品算我一人,沒什麼問題,即便戰死,那也是實力不夠,我等又豈懼死亡?」

一旁,白校長也是點點頭,贊同道:「我京武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剿滅天門城是為了漲華國士氣,並不是你魔武一校之事。

在這等大事上,京武無法像魔武這般全校出動,也只能盡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也就是九品不宜輕動,若不然,老頭子我都想上了。」

張濤見幾人議定好,也直接說道:「那就這麼定了,八品不宜再多邀請了,若不然,地窟可能來的更多。

九品的話魔武只能有吳奎山,其他九品可以幫你們震懾他方,但是不會參戰。

槐王那邊我已經聯繫好了,不會有人打擾你們的。」

方平點點頭,直接告辭了。

大戰將即,他也事務繁忙,這次過來,主要是想挑戰加邀請蘇北的,目的大成,也不多留了。

「部長既然過來了,不妨過來坐坐?」

張濤搖搖頭,目光在軒轅劍上凝視片刻,也沒再多說。

「不用了,我日理萬機,忙的很呢。你剛剛突破,還是抓緊鞏固下境界吧。

另外若有機會,可以去泰山看看。」

蘇北目光閃動,泰山?

他突然想起當日秦鳳青所說,泰山發生大變,能量粒子噴涌,比地窟濃度還要高,即便現在,泰山那一帶都是修行聖地。

有機會倒是要去泰山看看,也不知究竟發生什麼變動,前世看書時,可也不記得也這麼一茬事了。

蘇北隨意想着,突然臉色一變,直接後幾人大聲招呼,便回京武去了。

先前突破之後,一時沒壓制住興奮,直接挑戰錢嶸,剛剛習慣性地用系統補充補充精神力,卻發現,系統用不了了。

仔細一看,突破七品后,系統再度迎來升級,打開系統面板,也是顯示系統升級中,什麼都看不到。

終於升級了,這系統簡直差評,四品、七品,下次不會突破絕巔才能升級吧,再下次呢,突破皇者?

也不知道系統升級能夠多出些什麼啊,氣息屏蔽,現在蘇北念念不忘地就是這個了。

隨着實力的提升,敵人越來越強,靠着道心種魔,根本無法將氣息完全收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