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性徵召兵徵召方式,如果戰爭不來臨,那麼這個戰鬥徵召兵陣位就會長期妨礙召喚生產性徵召兵進入。如果生產性徵召徵召兵玩法,突然出現了戰爭。那麼在急缺兵員的時候,那麼就需要將價格昂貴的生產型徵召兵消耗掉,換上戰鬥性徵召兵充當老兵和新兵訓練的教官。如果這麼做的話就會產生極大的浪費。之前召喚生產型徵召兵所消耗的紫晶全部都浪費了。

現在黎明共和國中天子盟四位校官召集到這個世界所有的徵召兵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生產型徵召兵,爲什麼呢?這個世界很明顯優勢太大了,直接攀科技的了。而且是將所有的積蓄全部拉出來少量徵召兵是充當訓練中級技工高級技工的老師,這四個校官是拼了老本了。直接召喚最貴的思維模板的一系列工業體系的徵召兵。紫晶什麼的,下個世界可以賺,這個安逸的時候攀科技在這個世界積累絕對的技術優勢。讓天子盟的科技水平在這個任務世界得到充足的勞動力資源灌溉,徹底長出燦爛之花。

所以呢,本位面,四位演變軍官爲什麼沒有動用徵召兵海發動戰爭就是這個原因,大家都在忙,沒工夫發動戰爭。而上個世界趙衛國保持了百分之六十的徵召兵量攀科技,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徵召兵主戰鬥,就已經非常種田流。本位面更是到達了種田流的極致。上校任務中幾百場任務世界中都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

當演變在本位面開啓戰鬥任務的時候,讓四個開局玩的非常浪的校官心裏一哆嗦。但是隨後僅僅是前面天子盟中校少校殘留的徵召兵,就已經駕駛這機甲把,那幫輪迴者打的家都回不去。就讓王龍他們再次放鬆下來。

但是輪迴者走後,戰爭的號角再一次拉響,來自泰坦上的挑釁,黎明共和國必須做出迴應如果不作出迴應,國家的法統,發展的大義就被模糊了。

所以可以看到,江樂王龍雖然不掌權,卻爲了黎明的發展奔走的積極性,絲毫不亞於任迪和雲辰和。尤其是天外來客到達的時候,在二十年內,通過任迪的天賦,幾乎一個月間,激光同位素分離廠迅速開工。隨後液氫工廠不停的製造液氫,一顆顆的將這些五百萬噸級別的核武器推到元淼星球的軌道上。

隨後進行載人作業,一艘艘人造飛船,進入太空作爲天空陣線的最高組織力量。這種玩法在地球上不會出現,不是地球沒技術,而是五常中任意一個絕不會允許非本國控制的核武在天空中飛,除非也出現了這麼一場天外隕石威脅。

雖然明白核武無法對隕石有效攔截,但是黎明共和國還是要垂死掙扎一下。等到天外隕石極近的時候動用核武器進行攔截。就算炸不掉這個隕石,也要在最後破壞其變軌受控制能力。而黎明共和國現在最擔心的也就是這些隕石的可控性。

六顆大伊萬威力的隕石撞在這個比地球大得多的星球上真的不是什麼事。以地球檯風爲例。2004年雲娜颱風96小時釋放了50萬顆廣島原子彈威力。地球上一場颱風釋放的能量功率相當於二十一世紀初全世界發電量的200倍。有時候核彈恐怖是因爲核彈有毒。至於能量釋放級別,在大自然面前還是太弱雞了,能對地球生態造成毀滅系傷害的隕石必須直徑在十公里以。對元淼來說送過來這幾個隕石或許會對元淼的生物有很大的震撼,但是影響並不大。

當然影響最小的應該是撞到無人區中。然後全球氣候有個一兩度幅度變化。影響最壞的應該是撞倒大陸上而且還是瞄準了城市撞擊。既然想在撞擊已經不可避免,黎明共和國只能降低其最壞的影響。至少不能讓隕石在導航下,撞擊元淼。

其實黎明共和國並不用就此擔心。因爲陸地上諸神已經劃分好地盤,至少戰神和生命之神是決不允許陸地遭到隕石撞擊的,早在海神艾琳一方操控隕石軌道的時候,衆神之間就已經達成了協議。

在衆神在人間代言人的視角來看,黎明共和國現在的反應,就是凡人的反應,遇到災難,一點都不淡定,太慌張,慌張的做出了不理智向着所有衆神宣戰的行爲,簡直就是自絕未來。君不見當初強大的魔法帝國在衆神的算計下一朝覆滅。

所以呢,沒實力的話,反應激烈就是逗逼,自己有實力,反應激烈,那就是讓自己反應激烈的另一方就是打破現狀破壞和平的罪魁禍首。演變軍官的心很大,別的不說,首先雲辰和,想要成神,壓根就不準備在任何一個主神的理念下掛靠。想要在泰坦上獨立成神,就必須要壓倒所有的泰坦神靈。

理念之爭,看似是精神對抗。但是同樣是手頭上有力量,纔是爭鬥勝負關鍵。羽族城市內,希菲娜在元淼的化身,聽完了羽族祭祀的敘述。素指微微輕輕的點了一下坐下的桌椅,一抹綠芽長了起來。隨後又迅速枯萎。

希菲娜擡頭看了看遠方的天空,在神敏銳的雙眼中所看到的是隱於藍天上的光點。逐漸沒入太空。這是黎明共和國在一個月內第二十次射星了。

對於元淼現在的反應,希菲娜有些迷茫了。當海神艾琳決定降下大洪水的時候。元淼大陸上的黎明共和國的反應可謂是引爆了烈火雷。一個月內二十次射星,五次失敗。四次載人飛行,一次毀滅。如此重大的不能容忍的航空災難。在和平時期足以讓人類對這個死亡率和失敗了超高的行動,感到心有疑慮,猶豫。但是現在整個黎明共和國,在失敗後,對犧牲冠以榮耀。沒有愚蠢的質疑,而是在失敗後總結,繼續大膽無畏的去嘗試。

當未知的命運審判到來的時候,神的救世指引之言,現在並沒有人聽。反而在極大的恐懼下,這個人類在政權的指引下徹底的排除了雜音,開始了垂死掙扎。

感受到太空中的衛星逐漸穩定後,這個人造星體已經被人類控制穩定了。然而希菲娜感覺到,好像什麼已經不受控制了。 被命名爲“邪術”一號,二號等等的六顆隕石越來越接近了,只有三天就要到達元淼。然而隨着隕石的不斷逼近,元淼外太空軌道上在軌的核武器也越來越多。現在覈武數量不是最主要的問題,現在要考慮的是推進核武在太空中飛行的運載能力。摧毀這些隕石的變軌可控力度,當然這種摧毀當然是越遠越好,如果距離過近撞擊的地帶已經成爲定居,摧毀變軌自然是沒什麼意義。

當然在距離元淼過遠的地帶進行核爆磁脈衝掃蕩,萬一隕石再次變軌,核爆的磁脈衝也許會脫靶。沒辦法,黎民共和國現在的太空技術就是無法應對泰坦的這種突防,尤其是對超高速太空穿梭體施加變軌的力量,黎民共和國的太空中核彈的變軌範圍是有限。現在就是任迪就被泰坦神靈展現的技術非常震撼,隕石脫離泰坦這麼遠的距離既然還能控制隕石。任迪最近算是被高維度生命搞得有點自卑了。也就是太有下位者的自覺了。對泰坦衆神的技術都不自覺的神話了,其實現在靠近元淼的最後這一段路程隕石的末端制導,都是由地面海族通過神器指引的。任迪不知道還以爲是泰坦上的衆神一直在控制着隕石。

面對太空中這靈活的東西。任迪可謂是亞歷山大,甚至在想這個泰坦控制隕石的過程中導航通訊是不是還有量子糾纏的技術在裏面。泰坦神靈的確可以做到量子通訊,但是,僅僅只能在泰坦上做到而已。要麼就是降臨完美狀態降臨在元淼上的神器,才能保持百年對元淼上進行量子通訊。

量子通訊是什麼?根據量子力學,兩個粒子耦合後,分開後,無論多遠影響其中一個粒子,另一個粒子也會產生超距變化,這是一種愛因斯坦非常痛恨的現象,也就是說即使獨立出來一個粒子,這個粒子也不是獨立的,它的種種運動取決於和塔耦合過的粒子。

量子現象是一種自然現象,用不着人爲的去激發。而量子技術是把這些兩個粒子耦合過超距相互影響的結果讀出來。至於怎麼讀出來是一個大問題,兩個粒子耦合後然後分離,在分離的過程中如果其中一個粒子不停的和其他系統外的粒子碰撞,那就是產生了讀取過程的噪音。泰坦上的衆神有這種技術。但是衆神通過祭壇能量發射井將承載衆神意志信息的元力發射到太空中的過程,將會和泰坦濃厚的大氣產生激烈碰撞。也就是說,着一段粒子在穿越大氣的過程中,不斷在碰撞過程中,已經傳輸了大量的噪音給泰坦上的着一段的神,當徹底穿越泰坦大氣候,哪怕是神都無法無法讀取太空中的元力傳輸的量子信息了,因爲元力的粒子已經和泰坦大氣中太多太多的粒子耦合過了。這些耦合的粒子時時刻刻傳輸噪音。

所以想通過超距傳輸信息,就要保障承擔信息傳輸的兩個量子在空間上遠離的過程中是獨立的,不和其他粒子接觸的。當然泰坦上的神靈有着這種技術,那就是通過神器,以神器爲載體,穿過泰坦大氣層中保衛承擔量子信息傳輸的部分粒子不受干擾。在魔法帝國滅亡前四千年之前,也就是魔法帝國最興盛的時代。衆神就已經開始佈局,毀滅魔法帝國了,大約七把神器。在元素大潮最盛。也就是元淼和泰坦距離最近的時候,傳送了神器,不同於現在在元淼上的神器,這些神器都是完美降臨的,也就是部分粒子在從泰坦表面分離的過程中內部的核心粒子從泰坦大氣穿出到從元淼大氣表面穿入,都沒有和其他東西發生碰撞。這就是完美降臨。到達元淼後,這些核心粒子可以通過量子糾纏現象,得到從泰坦傳來的信息。

從泰坦着一段撥動粒子,神器中的粒子就會產生反應。雙方可以進行超距信息傳輸,但是這種超距傳輸依然有着限制,隨着傳輸的信息越來越多,這分居兩地的粒子撥動信息的過程越來越頻繁,在撥動的過程中粒子會和不相關的粒子碰撞,所以最後這種傳輸會被越來越濃厚的雜音所淹沒。除非分居兩地的粒子重新耦合,否則雜音會阻擋讀取。

神靈是非常能忍耐的,在魔法帝國最興盛的時期,傳輸了神器,但是並沒有第一時間用,而是封存住,直接等到第二次魔法大潮結束,魔法帝國戰力青黃不接的時候,將這些神器賜予選定的英雄。這種用上萬年規劃滅掉魔法帝國就是神的謀略。凡人的眼光根本無法企及。

任迪從天空中的隕石變軌手段懷疑到量子傳輸技術。殊不知神對元淼現在黎民共和國第一次感覺到比魔法帝國還要難處理。現在的神和泰坦的聯繫全部靠電磁波和祭祀。畢竟完美降臨神器這手筆就是神都要猶豫一下,現在元素大潮還是開始,泰坦和元淼的距離還不是最佳距離。海神艾琳降下的希爾達之刃在穿過的泰坦大氣層的過程中所有可以量子傳輸的粒子已經全部噪音化。

畢竟現在泰坦和元淼軌道不適合完美降臨,差不多按照演變規劃正常上校降臨的時代,完美降臨纔有可能出現。至於現在絕無可能的條件。相反當生命之神希菲娜看到了黎明共和國一個月幾十次入射太空,一道道細白的雲痕跡在碧藍的蒼穹上勾畫出來時。反倒是被人類的決心弄得出乎意料。

與魔法帝國相比現在的黎民共和國在力量上已然相近,然而在文明程度上,大大的向前邁了一步。如何評判一個文明的強大。有的人或許會看文明的福利,與人交談是否禮貌。這些都是對的,是評判文明的標準。但是都是從小處評判,站在把握人類發展的高處看,只要看幾個大的,同時也是硬標準。其中的一個硬標準,就是應對災難來臨的能力。文明發展必然會遭遇禍亂災難。如果應對不過來一切萬事皆休,畫上句號後,以往的強盛都是虛妄。

這就是文明硬指標。誤判這個硬指標會發生很嚴重的事情。首先在這個硬指標上,中國和印第安人就有着巨大的差別,美洲白人殖民者和印第安人的科技差距,在抗戰時期中日的工業科技差距是差不多的。然而印第安人一次次被驅逐一次次失敗後停止抵抗被迫簽訂離開故土的不公平賣地契約,然而中國人就無法被屠殺乾淨。這就是文明在面臨災難時候的硬指標的體現。

從工業實力上,日本人當初認爲自己是可以把支那人屠殺乾淨,然後自己做中國人。因爲這是可以借鑑印第安人的前車之鑑的。畢竟日本當初六百萬噸鋼鐵當時完爆四分五裂的買辦統治下的中國。但是真實情況是,這不能單單看工業數據等硬國家實力,中國的底蘊太厚了,在集體對抗災難的文明硬指標上太強大了。

無論科技差距有多大,放棄抵抗的那一刻就將自己這裏的未知數,變成了定數。現在衆神看到的元淼大陸上的人類已經不是定數。遇到災難,連個拜神祈禱的都沒有了。無人懺悔自己的過去,無人糾結於已發生的過去,都在珍惜極有可能消失的未來。

黎民共和國北山天文臺。這裏是黎民共和國的天文中心,巨大的射電望遠鏡檢測這太空。其實不僅僅是這裏,黎明共和國各處幾十個天文臺均用觀測設備瞄準太空,至於哈勃望遠鏡黎民共和國還沒有在元淼軌道上製造。但是現在已經開始設計了。

這裏的觀察到的數據會直接傳送到超算哪裏處理。對奔向元淼的小行星進行預判。然而現在的計算結果越來越清晰,任迪現在看着計算的結果也就是屏幕上顯示的資料。

旋轉的元淼模型,以及一條,邪術小行星已經運行的軌跡,以及從現在出發,預測小行星未來的一束軌跡。因爲是預測,所以是從現在的爲起點多種可能的一束。這一束中每一個未來預測的路線都會撞擊到元淼。至於不可能撞擊到元淼軌跡線,就直接排除沒有標記了。這樣的圖像與氣象數值預報預測颱風軌跡非常像。一個颱風未來可能刮過來的路線是多種多樣,所以預測的是一束的。

當數值預測的出現後,任迪眉頭皺了起來,因爲三天後,邪術小行星到達元淼的時候,元淼大陸的背面廣闊的海洋將面對小行星的衝鋒。也就是說這個小行星極有可能是撞擊在元淼大陸星球背面的海洋的。

任迪擡頭問道:“計算正確嗎?”

一旁的天文成員說道:“從目前小行星展現的變軌能力來看,不出意外絕對是元淼海洋麪對邪術系列小行星到來。但是不排除其末端變軌能力強大,直接在元淼大氣打出擦邊球。從我們星球大氣外層像彈道導彈一樣繞一個圈子。切入大氣。打擊我們所在的大陸。”

任迪說道:“如果是這樣不用擔心,小行星以這種方式切入大氣,在大氣中運動的時間足夠我們反映了,可在大氣層中進行核爆,讓大氣攜帶能量形成衝擊波攔截。”

這時候,利用相應之心王龍說道:“大氣中摩擦對於電磁波聯繫來說是信息黑障,有沒有可能泰坦利用量子傳輸在大氣層中變軌。”

面對王龍詢問,任迪只能回答不確定。對於任迪回答的不確定,王龍也沒繼續問下去。現在太空防禦的是任迪來操心。這場沒有必勝把握的戰役。

任迪對旁邊的人問道:“距離第一波次接觸還有多長時間?”

這位身穿空軍少將軍銜的人說道:“根據第三號飛船傳來的消息,三個小時二十四分鐘後,第一波次即將和邪術接近。” 在元淼的太空軌道上,一顆顆在太空軌道上的飛船開始加速,在黑暗卻有繁星閃爍的太空中,巨大的火舌從噴口中噴射出來。注意這不是先進的粒子電推,現在這個關鍵時候,黎民共和國不是迫不得已,是絕對不敢實驗新技術的。所以採用都是自帶氧化劑的火箭推進技術。隨着大量推進劑變成火焰,這一個個在太空攜帶核彈的巨大太空艙,的軌道逐漸向外脫離。逐漸超過了元淼所在恆星系的第二宇宙速度。

劃過對於元淼來說就像銀河一樣的行星環。這樣一個個太空艙就這樣獲得了足夠的速度朝着太空中飛過去。爲了獲取足夠的變軌燃料,所以這些太空艙僅僅加速到擺脫元淼的引力,就停止加速了。大概是十八公里每秒。就是以這樣的速度攔截超過自己兩倍半的小行星。當然這種迎面攔截,比的不是自身的速度而是變軌的速度,以及能持續變軌的能量。所以就這樣保留足夠多的推進劑的策略是正確的。質量越大慣性越大,改變自己加速度的能量也就要跟多才能顯着偏轉目標,七八百萬噸的隕石,想要偏轉耗費的能量一定是很多的。任迪不相信推動隕石偏轉的能量源是反物質,那麼只可能是這個世界的重核元素。

現在飛翔太空的這一波攜帶核彈的宇宙飛船,並不是第一波,早在七天前,就有二十批宇宙飛船這樣脫離軌道朝着來勢洶洶的邪術系列小行星迎面而去。在太空中首波攜帶核武器的飛船,此時和來自泰坦的小行星正在以每秒近七十公里的速度縮短距離。一秒七十公里。也就是遲爆炸一秒,核武就會和小行星擦肩。當然更有可能的是擦肩而過,或者是被小行星上的未知力量推開。

核彈直接撞在小行星上這個事件的概率非常小,核彈固然會被撞擊的粉碎,但在撞擊過程中釋放上百噸炸藥能量。這種如同撞大運一樣的攔截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撞上去也用不着引爆核彈了,因爲撞擊產生的能量本來就可以徹底摧毀這個百米級別的小行星。

排除直接撞擊的可能,那就要把握核爆的時機了,這個爆炸的時機無法掌握。因爲從來沒有實際實驗提供真實數據。但是這首波二十顆核武也是分前後梯隊的,每個梯隊相隔五公里,爲的就是看看哪一個核爆炸的光團是最有效的引爆時機。

現如今二十顆五百萬噸級別的核武組成的五團陣型已經越來越近。

元淼星球的軌道上,巨大航天飛行器中,三位太空行走的宇航員,將太空艙中的光學觀察設備調試好對準了這場星空即將發生的交錯。然而在元淼的海洋上,在海妖祭祀所主持的祭壇上,有着一層層水波波紋的盾牌神器正在爆發出奪目的光芒,大量的信息傳播到太空中,指引着隕石彈道朝着這裏飛行。

可以說只要在發現隕石,在隕石進行大角度偏轉的過程中,將海洋中這些主持祭祀的海族定點轟炸了,這些隕石就失控無法到達元淼了。然而任迪以至於所有的天子盟軍官都想歪了。把問題想複雜了,以爲自己面對的是量子技術控制隕石。用了最蠢的辦法。

六顆旋轉子彈頭形狀的長兩百米直徑五六十米的隕石。被二十艘排列好陣型的宇宙飛船越來越近了,突然瞬間,六顆隕石所在的位置二十個點爆炸。這二十個點最近的炸點,距離隕石四十公里,所有的炸點組成的圓柱體並沒有正中套住隕石,而是位於隕石來向的左側。強大的光芒淹沒了隕石。然而一秒鐘後光芒收縮,隕石再次出現。貌似無損的朝着元淼旋轉前進。

然而隕石表面出現了暗紅。可以看到部分在穿過光區域,脫離光區域的時候脫出了一道道物質剝離的痕跡。能讓元淼上黎民共和國半個國家電子設備癱瘓的強大磁脈衝,隨着光輻射,掃過了。六顆隕石。

在泰坦上駕馭着神器組織意識的海妖祭祀,身邊有着衆多運算的光點這些光點如果用天文學的眼光的來看,就是一元淼爲中心,周圍恆星所在的方位,這些光點的中心位置就是神器所在的位置,一個個光點之間跳躍的拉出一道道聯繫的光線。這些光線閃爍後就消失。每一個光線的長度都是以太空中隕石所在點觀察到一個個恆星之間的距離,這些距離信息傳輸到元淼的神器上,然後在元淼這個目標地的神器發出指引。

從隕石判定方位的手段上來看,這就是洲際導彈的星光制導方式。然而這個祭祀儀式突然間所有的光點全部停滯閃爍消失了。主持儀式的海妖祭祀,面對這種突然失去星空信息狀態大驚失色。

在黎明共和國內部,以天文臺爲核心新組建的太空防禦部門中正在緊張着忙碌,根據太空中觀察到的信息,計算機飛快的運算根據炸點和隕石之間的距離差異,開始重新調節位置參數。二十分鐘後,一縷縷信息傳播到太空,接受指令的是四個小時後第二波和邪術天體羣遭遇的太空核武羣。

當第一波遭遇結束後,王龍趙衛國包括上帝騎士團的愛麗絲都對任迪這裏發出了詢問,情況到底怎麼樣。面對詢問,任迪指着最新觀測到邪術系列小行星穿越爆炸磁脈衝嚴重干擾的區域圖案說道:“如果任何一枚核彈的炸點,在隕石的五百米範圍內,我想是可以對隕石造成崩壞性毀滅的。”

聽到任迪這句話,王龍並沒有歡欣鼓舞。而是問道:“現在最近距離是四十公里,能拉近到多少距離。”

任迪說道:“任何初學者,接住職業乒乓球手的扣殺都是很困難的事情。但是同樣的扣球,同樣多試幾次總是有可能的。”

王龍問道:“次數夠嗎?”

任迪說道:“不知道。”

王龍說道:“詳細一點。”

任迪翻開屏幕說道:“現在已經確定六顆隕石排列成一條軌道。下面我們也會將所有的核武在太空中變軌排列成一條直線,準備二十分鐘一次遭遇,一次次拉近在這個軌道上運動的隕石交錯距離。”

任迪畫出了兩條線,一條是隕石排列的線,另一條是太空核武排列的線。任迪說道:“現在先要是這兩條線對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兩條運行的軌跡線在交錯的時候發生近三十公里的差距。我認爲兩條線五百米之內就算是對上了。然後就是把握交錯過程中爆炸的時機。在如此快的相對速度下,讓兩者迎面在太空中迎面相撞的難度,不比用子彈擊落子彈的難度小。那麼就需要在靠近的過程中逐漸把握爆炸的時機。”

看完任迪畫出來的情況,雲辰和說道:“任迪告訴我,把握大嗎?”

任迪說道:“五百顆太空核武器,我才能說有把握。”

雲辰和說道:“現在只有一百二十四顆核武器在軌。”

任迪說道:“五十顆核武之內,我有把握讓二者軌道交錯。至於剩下的,有把握炸燬部分小行星,但是至於說全部,我不確定。”

這場星空攔截的戰鬥自第一波核武爆炸徹底展開。現在黎民共和國現在測試的技術,和二十一世紀的反導技術非常相似。當強光在太空中爆發的時候,常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而神聖元素中,奧菲通過神器投影在元淼的虛影睜開了眼睛,仰首朝着天空看過去,神的眼睛第一次露出了一絲意料之外的神色。

驚訝的神不止奧菲一個,羽族勢力範圍內,希菲娜也看着天空,強大的光輻射和磁脈衝在幽靜的太空中出現。也被這位神在人間的化身感覺到了。過了一會,希菲娜說道:“代表元淼嗎?好吧我承認了。”

希菲娜轉過身來,面色冰冷的對侍奉其左右的祭祀說道:“準備和黎明共和國戰爭吧。”

羽族祭祀看到信奉的神靈面色不愉,感覺到一絲緊張氣氛,當生命之神的尊口說出了戰爭。這位祭祀臉上露出了大吃一驚的神色。生命之神並不是一個好戰的神靈,然而現在卻首次說出了戰爭。

黎明共和國此時已經挑戰了神的底線。過去也只是在思維信仰上的較量,而現在元淼展現的能力是一種杜絕神靈從泰坦對人間降下災難的能力。如果不是這次海神艾琳,投射的隕石。激起了黎民共和國的絕地反擊,神靈依然是高高在上的。雖然現在奈何不了人間,但是隨着魔法大潮的到來,神對元淼的影響會越來越大的。

海神的行爲率先撕開了黎明共和國和神靈之間虛僞的和平。

由於海族的原因黎民共和國現在沒有地球位面那種遍佈全球的海監測船隻,但是這次算是把所有的大型運輸機改裝了,拉上觀測設備進行全球監測。形成陸地,大氣層,太空多重監測。

在太空中一個個攜帶核武的航天器材。原本寂靜的金屬身軀上一個個孔洞開始噴射藍色的火焰,同樣是星光制導。本位面的彈道武器用上了元素燃料棒,這些推進劑並不是單單被點燃更是被電電能加熱了有着更高的動能。

由於是大規模生產,此番進入太空的武器至少有五分之一是失效的,至於失效是什麼呢?攜帶核武器的彈頭在尚未進入太空的時候就直接“斷箭”墜入大洋中。亦或是在太空失去控制,變成無法控制的太空垃圾。這個位面的黎民共和國,在面對太空威脅的時候,展現的太空技術是無所顧忌的。然而就是這種無所顧忌,在多次試驗後,技術會被拉伸一大截。

所謂戰爭推進技術進步,無非就是讓技術無底線的在戰爭中使用,讓人類充分實踐。第二波航天器排成的線條,正在和太空隕石軌道對齊。 核彈對於星球來說就是,瓷器店中的子彈,這種大威力的武器只有瓷器店中所有的瓷器都變成了碎片垃圾,纔會被無所顧忌的使用。幾乎每一個校級演變軍官在未得到核武科技時候,都試圖用核武器大殺四方,而真正得到核武器後,像王龍這樣,對核武的使用都非常實用,強大的力量輕鬆得到,是可以不在意施加毀滅。當歷經千辛萬苦得到之後,心路已經變了。王龍這幾次擁核做任務,只是將核武當成了一個不敗的底線來使用,就是在常規戰鬥戰敗後,會試圖將核武器拿出來,作爲本土不被屠殺轟炸的最後籌碼。至於平時的時候只是先進的常規武器來戰爭。核武是用來保本用的。

在自己優勢的時候自然不會用核武器,因爲核武有毒,整個星球都在自己手中,有時候用燃燒彈性價比更高。在自己劣勢的時候只會用核武拒止,而不會用核武翻盤,如果要使用核武翻盤,首先你要有足夠的核彈頭,一個星期內,滅掉敵國境內所有的工業區,否則,即使對方沒有核武器,工業化量產神經毒氣,投射到城市中,對城市的殺傷和遺害並不比核武差到哪去。所以核武只用來保本,讓人家打你不敢有全勝的心態。

這就是王龍對核武使用的利益判別。至於任迪,任迪的心態純粹是不想殺人,記住是不想殺人,士兵在佔領後,根據社會達爾文理論屠城的是畜生不是人。直面戰爭的殘酷後,任迪認爲在局勢可以掌控的前提下,大型熱核武器。這種污染大,毀滅不精確,後遺症慘重的武器性價比不是很高。

在這個位面,任迪本以爲在這個位面不會使用核武器。原本以爲和神之間的對抗,就是在元淼建立隔絕信息傳遞的衛星網絡,然而今天卻要依靠人類目前爲止掌握最強大的能量釋放方式,在茫茫宇宙中和諸神來一次推手。

寂靜無聲的太空上排列整齊的太空隕石,面對的是同樣列隊畢竟的人造金屬體。兩者如兩列高速迎面對象行駛的列車。卻比地面上的列車要快千倍。然而這麼快的速度,在太空這樣的大尺度上。這個速度到算不上什麼的。在元淼星球的軌道人造飛船上,望遠鏡已經對準了這個即將交鋒的區域。

在地面的指揮中心中,代表人造核彈的與隕石的兩個點正在屏幕上緩緩靠近。而在太空上,被設定好接觸程序。裝在覈武的太空倉上已經可以看得太空中在恆星光芒下反着光滑打磨的隕石了,朝後方發出了這最後的錄像訊息後,核武直接開始了倒計時。零點一秒後,劇烈的閃光在太空中爆炸,強大的光在宇宙中綻放,然而宇宙終究是太空曠,太能容納光芒了,在地球上能讓天地一片白色的光,僅僅是在空曠的太空中閃光了一下。就讓太空重新變成了繁星閃耀的黑暗。

只有核彈的“知己”迎面而來的隕石在覈彈爆發出強烈的閃光後,因反光作用,如明月華光匯聚,反射了非常顯眼的光點。這場交鋒的五十六秒後,在元淼外太空軌道上,由宇航員調試高幀數攝像機,拍攝到了這場閃光和反光兩個光點出現照片。

隨後三個在軌飛船,將觀察到的信息,速度傳遞給地面中心。在第一次閃光後,任迪所在的天文臺就展開了緊張的數據分析,根據事先設計好的十二套數值運算模式,進行演算。隨後運算完畢後,這十二套數值模式,運算的結果取平均值,第一次是取平均值,接下來,如果那一套模式準確,就偏向這個結果。數值運算的結果迅速變成電訊號,發送給太空中所有的核彈要求其修正軌道。

太空中如同華爾茲一樣,一個個隔着一個地球半徑的距離的,太空倉如同廣播體操一樣集體(嚴格的算根據光信號傳播有時間來看,還是分先後的)噴射出如同藍色琉璃的火舌,推動着太空艙開始轉向。

十分鐘後,第二顆核彈再次和隕石碰撞,這一次調節後,炸點距離拉到了五十公里的範圍內。數據再次傳回,經過相同的處理程序,然後繼續進行微調。這是觀測和運算配合到極致的一場工作。

“邪術”系列隕石的一號隕石在經過三次核爆炸後,第四次核爆炸距離終於拉近到六公里的距離。這個距離核武爆炸將太空艙高溫加熱的電離物質直接把,一號隕石直接洗了一遍。以至於一號隕石表面溫度瞬間提高,產生了熔融的琉璃物質。由於劇烈的旋轉,這些被融化的琉璃質被直接甩了出去,就像小狗身上沾水後甩水一樣。在太空中,無數細小的顆粒如同薄紗一樣擴大,隨着第五顆核彈的爆炸,這些細小的顆粒,被朝後推過去。一號隕石的極其像彗尾的東西就這樣被核武的高溫洗禮下,剝離出來。在陽光的反射下在太空中拉出了一個顯着的痕跡。

隨後一號隕石就如同進入了密集的防空火力區域的戰機一樣,接二連三持續不斷的核武步步逼近下溫度越來越高。收到的衝擊力越來越大。終於在第十五次太空核爆中,有着三分運氣成分在裏面,一枚核武器,在一號隕石的四百米在三百米之內爆炸。

在這次爆炸中,太空觀測的過程中,核武爆炸的發出的光點,和隕石反射的光點已經重合,這已經超出了觀測的精度,已經無法分辨兩者之間的距離了。然而就在這次核爆中,隕石沐浴核聚變的光芒下。發生了變化。

緊張運算的航天部門瞬間觀察到了變化,大廳中播音的男聲掩飾不了激動地說道:“一號的軌道正在發生偏離,一號的反光效率正在增大。”

任迪聽到話語後臉上露出了喜色。這時候王龍問道:“反光效率增大,是不是目標正在瓦解。”

任迪說道:“需要等待下一次爆炸的確定。”

在太空中由於接受了太強的能量,一號隕石的表面已經開始氣化,這種氣化並不是均勻的,因爲隕石本身的質地也不是均勻的,所以有的地方導熱不均勻,就像玻璃受熱一樣,在近距離承受巨大能量的時候,終於土崩瓦解,變成碎片。然而這種破碎是緩緩分離的。

當再一次核爆爆炸後這些碎片才因爲受熱粒子噴射而四散開來。但是同樣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隕石羣網絡,當接下來的太空艙穿過這片區域會有機率被擊毀滅。

不過這第一顆隕石已經被毀滅的相當徹底,雖然最大的碎片直徑還有四五十米。然而這個形狀已經不可能在大氣中變軌,這個形狀在粘稠的大氣翻滾起來,有可能會因爲受力不均直接崩壞。

首戰告捷,大廳中傳來了喜悅的交流聲音,然而隨後大廳中的擴音器響起任迪的聲音:“安靜。”

隨着任迪說完這句話,整個大廳的只能聽到計算機運轉的聲音,看着大廳中如同被澆了冷水一樣,任迪說道:“繼續。”整個大廳的成員繼續進入了繁忙的運算過程中。

每隔十分鐘太空中爆發的磁脈衝,這種獨特的音樂在宇宙背景中非常顯眼。然而在海洋三大祭壇主持祭祀的海族卻在這場神聖的儀式上,不得不接二連三的中斷。這些海族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不僅僅海族不知道,就連神都不知道黎明共和國現在在太空中核武器的彈道位置。海神神器現在只有兩個參照系,一個就是元淼星球在星海的位置,另一個就是隕石在太空中星海中的位置。

而黎明共和國急急忙忙的發射一個個有人飛船太空行走安裝觀測設備,以及地面所有的望遠鏡,朝着天上看,才勉強的看到這些不朝自己發射信息的小行星位置。至於看到之後不代表能摸到,此時黎明共和國,摸小行星的手,就是在太空中不停朝着黎明共和國天文臺發射參數並能接受天文臺指令的核彈。這個手摸空了多少次,然而在爆炸的閃光拍攝的對比一次次嘗試着繼續用核爆炸來摸小行星。

至於海族這邊呢?他們根本看不到黎明共和國發射的太空核武器,他們不可能看到,除非他們有着更先進的海天體系全球望遠鏡。他們只能感覺到他們的手——朝自己發射信息並且能接受信息指令的小行星在被一次次炸。而且炸的發麻——磁脈衝一次次干擾了小行星的朝着海族神器發射信息的能力。

觀察奔向隕石一列列太空艙,不僅僅超出了海族的能力,就連衆神在元淼投射的化身,神器都沒有這個觀察的能力。他們只知道,人類已經將手伸入了過去神的領域——太空。當年魔法帝國在天空之城,也就是元淼引力場內,與諸神在星空上對視。現在黎明共和國的手伸的更遠。飛行器已經突破第二宇宙速度。人類的手雖然很稚嫩,但是已經對諸神伸向元淼的手,狠狠的拍了下去。

神聖元素,傑瑞乘坐巨龍朝着大洋上飛過去,攜帶着奧菲投向人間的神器,朝着海神城市飛過去。黎明共和國終於有了魔法帝國的待遇。 在星空上與諸神的之手的隕石爭鋒相對的是一連串的聚變閃光。這樣的場面終於讓衆神意識到了,現在的黎明共和國可不是一個能穩住到元素大潮時期人類勢力,以雲辰和與加速者爲代表的兩大來自於下位的英雄,展現了歷史上所有魔法師英雄都未有的眼光。以凡人之軀的身軀的壽命相對於諸神雖然只有一瞬,但是這一瞬間卻讓衆神從側目到怒火中燒。這樣目中無神,肆無忌憚仰望星空的眼光和夢想,比歷史上所有的瀆神行爲都要眼中。

包括生命之神希菲娜,原本看雲辰和與任迪,認爲這兩個人類英雄,是兩個非常難以收買難以偏轉意志的棋子。對於任迪和雲辰和不屈於神靈,希菲娜只是感嘆。但是現在呢,黎明共和國的這兩位顯然是要和諸神以星系爲棋盤,互爲對手,下一盤。

高維度上演變和天雲對弈,本位面層上,演變軍官也開始和本位面最強大的生物開始了對弈。在隕石距離元淼六十光秒到二十光秒這段距離上,一波波太空線條,正沿着固定前方太空艙已經走過的軌跡,朝着既定目標飛過去。繼第一顆隕石被摧毀後,二號隕石照例被摧毀,三號隕石被衝擊波削掉了整整一層,就像逐漸在水中溶化的糖一樣。

第三號隕石已經嚴重偏離軌道。而且上面神在上面做控制的神元已經徹底被持續不斷的風暴刮掉了。經計算第三號衛星將在兩天後撞擊與海洋座標上,這個座標遠離大陸海岸線兩萬公里。基本不會對大陸造成影響。

這樣的戰果是通過消耗七十六顆核武完成的。其中十六個核武穿過隕石碎裂的殘骸地帶時是直接撞毀,每一次計算在未完成核爆前,任迪這裏誰都不知道結果。只能朝着概率最大的方向前進,至於彈道核爆後攔截效果彈道分析,很多細小的條件漏分析了。任迪在精打細算的算着手裏可以調動的核彈準備把這六顆隕石全部弄碎掉,墜落在海洋中。

當然任迪這麼做已經在神界中引起了軒然大波。弄個隕石對神來說也是不容易的,首先需要有隕石被泰然引力俘獲,其次是利用能量井發射神元打磨隕石是有一定的損失率的。第三就是運算,到目前爲止所有的隕石都是排成一列沒有變軌,不是不想變軌。

因爲在徹底擺脫泰坦和正準備進入元淼引力場之間這一段距離,六顆隕石的都是以固定軌道中軸線爲變軌的,絕不敢偏離這個中軸線太遠,其實這些隕石是在走S,不是爲了機動,而是爲了打發路程時間準備恰好趕上元淼自轉露出來的位置撞擊上去。

至於現在,撞擊的時間已經調好了並且到達了最後階段,已經不能走S型變軌,在大角度變軌,就過分消耗路程,有可能撞不到元淼了。黎明共和國挑選用核導彈轟擊隕石的時機恰到好處。正好是,泰坦控制不了,地面的神器只能引導也不能機動控制的時間段。六顆隕石排成一列傻不隆冬的被固定轟擊。

泰坦丟過來的這六個石頭,在丟出一定距離後,泰坦上的艾琳就觀測不到這六個隕石的情況了,只能感覺到這六個隕石朝着目標地前進,然而還差三天就再次受到自己在元淼丟下的三把神器所承載的視野看到並感覺到。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艾琳愕然了。鍋蓋下的鴨子竟然被撕了兩個鴨腿。

自信滿滿的海神艾琳臉上猶如被狠狠的抽了一下,神的威嚴不容被有力量的人踐踏。希爾達這位輔神在戰爭前與艾琳發生衝突,直接被封印成神器投入人間。然而現在,六顆製造大海嘯的隕石,其中三顆徹底時空,這等於是動了海神的奶酪。

在泰坦上海神大殿上,氣氛猶如萬年不化的堅冰。海神艾琳仰望着太空,隔着泰坦厚重的大氣層,感知來自太空中隕石發來的信息,每當一次劇烈的核爆磁脈衝,中斷了隕石的信息傳達,海神艾琳的眼中寒意就濃厚了一分。

黎明共和國認爲泰坦丟隕石過來是不給黎明共和國這個元淼面子,然而現在人類行動,數百萬年來習慣元淼生命逆來順受接受神理念灌輸指引的神眼中,同樣是超出神所能容忍的底線。

海神製造大海嘯有意擴大信仰,是海神與多方協商同意後的結果,所有的神都認爲,人間已經不在虔誠需要災難點醒。所以這場運動是海神牽頭的。但是現在海神這個頭牽不住了。

海神自信滿滿對其他神靈的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意志,雖然現在其他神靈沒有說什麼。但是這種自己說話變成了不算話的感受讓海神艾琳感覺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褻瀆。

突然間海神擡起頭來,遠在泰坦五千公里外(注意考慮泰坦神靈的體型,五千公里是一個很大的距離。)坐在光明神宮殿的光神奧菲,微笑的頷首,二人沒有開口,但是遍佈在元淼代表兩大的意志的神元開始交錯,交換了大量的信息。

鏡頭切換。

元淼海神城池上,龍騎士傑瑞騎着龍,巨大的龍翼張開藉助這海面上的上升氣流,遨遊。隨後四位騎着龍的龍騎士,拍動這翅膀翱翔過來。

看到前來迎接的海族,傑瑞喊道:“我奉至高之光神諭,謹見無限之海在大洋上的寬廣。”

在龍上的人魚說道:“貴客,歡迎您的到來。吾王已經等你很久了。”

傑瑞這位大騎士攜帶着神器從巨龍身上跳下來,走入了海神的核心祭壇禁地,傑瑞應該是迄今已來,唯一進入海族聖地的人類。當然因爲神。海皇羅敏特正在主持着浩大祭祀。祭壇上每一寸地面都散發着五顏六色的光芒。一點點星辰的投影美輪美奐的分佈在祭壇周圍,湛藍水晶的希爾達之刃爲這一切的核心。

羅敏特和傑瑞沒有說多餘的話,傑瑞拿出了奧菲投射在這個世界的神器。希爾達之刃是湛藍如大海深邃波濤的韻律,而耀芒就是純粹的光,如太陽一樣純粹耀眼。

兩把神器見面後,自發環繞,強大的光柱突破天際。運算體系開始完善,加大了傳送信息的功率。而與此同時已經逼近元淼的剩下三顆隕石在混亂磁脈衝中終於穩定接受了這個強有力的信息傳遞。三顆隕石尾部一個個如同毛孔一樣的孔洞中猶如爆炸一樣閃光頻繁的閃爍。隕石開始了變道。

鏡頭切換。

太空返回艙在與大氣劇烈摩擦下逐漸靠近地面,返回艙外圍一層層特殊的塗層,不斷的在大氣摩擦中流失,將過熱的熱能也送走。很快返回艙拉開了巨大的三朵傘花,緩緩降落。

當返回艙降落後,大批的直升機,涌過去。載人航天的項目其實是趕鴨子上架的,按照計劃應當在元素力五八年纔開始進行,載人航天這個項目,現有技術是可以做的,但是技術堆砌必須要堆砌到滴水不漏,一個細節出現問題,都會導致脆弱的人死亡,載人航天失敗。本次發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二十人。(均爲徵召兵。)

有發射的時候,直接墜落的,有太空行走的時候艙室,出現裂紋漏氣,氣壓不足的。這樣犧牲是和平年代無法承受的。然而現在是戰爭,和平時代的競爭推動技術,而戰爭時代是最有效整合技術的時代。

在得知這一批返回艙的成員安全迴歸後,任迪只是點了點頭,因爲新的一批宇航員正在乘坐宇宙飛船繼續踏上太空。有的事情必須要人手在太空中操作。現階段的機器根本無法完成。

大量的問題暴露後,必然是給科技發展指引了方向。然而此時大廳中氣氛再次緊張起來,因爲隨後的三顆隕石開始了變軌。三個小行星的集體重心依然是沿着運動的軌道前進,然而此時三個小行星得到的運動是三體不規則運動。兩顆小行星最遠的變化距離可以達到一百二十公里,最近的距離則是十五公里。

這樣不規則的機動,很顯然被智慧體改變了,所以這樣的小行星變化無法再用之前的軌道法攔截,航天器無法靠近五百米範圍內是根本無用的核爆攔截。

而此時距離元淼也很近了只有十五個光秒的距離了。太空防禦部門決定改變策略,不在用一顆顆核彈去炸,而是準備直接密集投射大量的核彈去攔截。新的計算正在展開,真在計算最大概率攔截方式。

而任迪現在卻將目光轉開。當小行星變軌的時候,黎明共和國在天空中的遙感衛星終於探測到大海上衝入天空的光柱。

“這地方有問題。”雲辰和說道。

王龍說道:“我們好像把問題想的複雜了。忽略了眼皮子底下最簡單的問題。”

任迪說道:“撞擊海洋,羽族的漫不經心,發出光柱的同時隕石變軌。這條線,應該就是這樣吧。”

雲辰和說道:“止戈,武31式洲際導彈半個小時後可以發射。”

任迪看着這個海族聚集的城市說道:“換十六號彈種。” 元淼星球或許自始至終都處於下位者的世界,縱然這個世界看起來很美,但是就像盆景一樣,是給別人端在掌心中欣賞的。盆景的世界再怎麼精彩依然是被其他世界操控的,諸神在元淼上劃定勢力範圍,演繹着英雄,公主,王子,高貴身份,英勇品質等等美好的故事,這些營造的故事就是元淼,縱然元淼上的衆多人類世世代代的臣服於固化生產力社會下。或許只有大量卑微的配角才能存托出高貴閃耀的故事。神以爲他們控制了元淼……

神有數百萬年的時間來來俯視人類五萬年的文明。然而神不知道他們所控制元淼的兩萬年曆史,被另一個維度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讀檔,另一種存在也對這個世界感興趣。這就是天雲。雖然無法像神一樣持續插手元淼星球幾百萬年的時間。但是天雲所插手的那兩萬年,要勝過泰坦神的影響。這兩萬年,天雲知道每一步所作所爲,泰坦神的反應。爲什麼輪迴者有時候是無下限的。因爲輪迴者無下限的行爲,才能讓天雲知道這種無下限行爲,諸神有何種反應。輪迴者中的正常人天雲不需要。

因爲天雲就是需要各種能打破常態思維的輪迴者來試探這個位面遭遇各種非常態(輪迴者變態思維)強有力(輪迴者強大能力)影響,各種各樣的反應,包括諸神的反應。哪怕輪迴者玩大一點,敢了常人根本想不到的奇葩事情,比如說毀滅整個世界,這只不過是元淼對這個固定劇情化的世界一次有意思的讀檔。經過多次讀檔,天雲對衆神在這兩萬年的性格反應也是瞭若指掌的。

當然,天雲只願意瞭解重要人物,比如說這兩萬年來一個個元淼上的主角,以及一個個諸神。一些妨礙天雲瞭解重要人物的雜亂變量自然會被髮布任務給輪迴者,將劇情線重新整理。這裏畢竟不是變量熄滅的亞廢墟地帶,天雲控制的兩萬年。幾乎每五次讀檔均會在不同的歷史節點上發現不受控制的偏轉,這些偏轉,有時候天雲根本不會佈置任務,只要稍微做出提示將輪迴者往着這些不對勁的地方走,以輪迴者要在最短時間壓榨最大做有效利益的作風,這些本來就生活在這個位面中的一些生命開始格格不入爲長遠考慮的行爲。可能會讓輪迴者非常看不慣。

輪迴者的世界是一場場任務世界中短期打工,他們的世界是一個個破碎短期世界拼接的。在第一代穿越系統遺留至今的模式下,輪迴者最有用性格就是當斷則斷,站在所有人角度考慮,甚至有時候感情情不自禁的帶入,也就是任迪一開始認爲哪種傻子的想法,是被輪迴者最爲鄙夷的。因爲鄙夷,所以輪迴者在一個位面所到之處,絕對會讓這些傻子死得其所。

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看法,然而不同的世界必然會有不同生存方式,哪種世界更強,那就是世界的較量。輪迴者撞上了演變軍管,天雲撞上了演變。

元淼第一次出現要把握自己命運的智慧,在諸神,輪迴者,天雲這些固有上位者看起來這種“自我把握”是很奇葩的,他們認爲天雲的環境下,就應該符合這個魔法世界應有的常識。元淼這個世界與天雲所在的世界諸神所在的世界皆不同,看起來像是不同的世界揉在了一起。

就像1900年到1940年,西方鉅艦大炮,工業革命維多利亞全球殖民有着先進科技自由領略世界不同的風情人文的朋克世界了,民國內軍閥上層趕時髦西化的資產階級情調和封建大家長公正主持的文化世界,當然也有民國水利投入零,年年水澇旱災,幼童身上肋骨分明卻腹脹如泡。蘇浙人販子在皖贛地區像挑選雞鴨一樣挑選人口,人均壽命不足35的餓殍世界。三個世界截然不同,而三個世界看起來非常和諧,一點衝突的都沒有,因爲第一世界決定第二世界並且比第二世界更能代表這個世界,第二世界也就是民國上層決定第三世界,並且比第三世界在輿論上的話語權更強更能代表中國。整個世界非常有序。這種有序讓人看得非常舒服,整個地球生機盎然。看起來美好的美好,看起來醜陋的在沉淪中沉淪。

但是不和諧的很快就誕生了醜陋低賤的人所在的第三世界不願意被頭頂上兩個世界所決定,並且垂死掙扎的要獲得力量。三個世界自上而下的統治動搖,世界被下位者所在的世界反抗所分裂,世界看起來分離了,變得不和諧了。當然這一切不和諧導致世界對抗的罪名,當然是尚未取得星球統治權利的反抗者來揹負。

元淼同理,無科技時代,這個魔法世界如無任何反抗能力的少女一樣,被天雲和泰坦的諸神所喜愛,被不在這個位面其他位面的充當看客歷險者的輪迴戰士所喜愛。但是魔法世界突然一夜之間擺脫了束縛開始集體看世界,突然冒出來科技文明,這就非常不討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