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才能守護身邊的一切。

沒有實力,一切都是奢望,包括父母親情。

當然這些日子,白起潛意識裏,想到自己前世的年齡已是花甲,以後還會叫兩個二三十歲的人父母總有些許的尷尬,但是經過這些天的交往,白起堅定地想到:“在他們生養之恩情下,這些又算得了什麼呢?” 時光流逝,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圖紋祭祀日子隨之到來。

清晨的陽光,撒在院落之中抱着白起的洛雲煙身上,因爲修煉的關係,洛雲煙的體質也很好,在生下白起的第二天就可以下牀走路了。

這些日子,白嘯天夫婦也發現,兒子竟然在吸收靈氣,當二人沒發現白起身體有什麼損傷,反而體質相當強韌。只當兒子體質優異,天賦異稟。

知道父母結論的白起,卻暗笑不已,沒想到自己修煉竟造成這種結果,使父母誤以爲體質特異。當然白嘯天夫婦不會想到自己兒子的靈魂,是一個地球上摸索出修煉功法的殺神。

“雲煙,走吧趕緊過去吧,祭祀也快開始了,不要誤了時辰。”白嘯天從房中出來溫柔的說道,並伸手在白起臉上輕撫了一下,冷硬的面孔露出幸福之色。

“嗯、”洛雲煙輕聲應到,同時靠在白嘯天身旁,一起向祭壇方向走去。

“老爺、夫人、小少爺好。”剛出院落,便傳來護衛的恭畏之聲。

第一次被母親,抱出院落得白起,好奇的打量着周圍的一切,看着門口護衛嚴謹的樣子,感受着護衛身上傳來的那種鐵血的氣息,不免回憶起前世那些部下。同時暗暗驚異:“沒想到只是護衛便有如此氣息,看來白家雖然落魄了,但也沒有想象中的不堪啊。”


… …

思緒紛飛的白起,忽然感覺周圍吵雜起來。

這才發現原來他們已經坐到,廣場之上的觀禮臺上。整個觀禮臺共4層,第一層只有一個座位,白業盤坐其上。白起一家便坐在第二層左首,右邊是四位老者。白起也在父親與其交談的時候得知,四位老人皆是白家長老。

第三層坐的是白家外門中地位較高者,和內門一些掌權人物。

第四層卻有數百人,大多數懷中都抱着和白起一樣的孩子。

“看來這些都是,和自己一樣準備覺醒的孩子。”白起看着下方第四層的孩童暗暗想道。

廣場四周佈滿,身穿血甲的護衛。中央是一個,刻畫着各種各樣圖案的祭壇。祭壇之上是一個散發着古老、神祕的氣息雕像和一個兩三米高的古樸香爐。

雕像雕刻的是一個人面鳥尾、背生四翼,四爪雙足的怪人,身高數米。

看着祭壇上怪異的雕像,白起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卻有想不起爲何會如此,索性不再去想,繼續打量起四周來。

祭壇四周的廣場之上站滿了,來參加祭典的白家族人,密密麻麻人聲鼎沸。


高坐首位的白業,緩緩站起,一閃之間便出現在了距離百丈外的祭壇之上。

洛雲煙懷中的白起,看到白業的動作,猛然一驚,同時心中一片火熱。暗暗驚歎:“好快的速度,只是眨眼的功夫便穿越近百丈距離。”

白業立於祭壇之上,渾身猛然釋放出滔天氣息,威嚴、厚重。站在那裏的老者,這一瞬入高高在上的帝王,又如萬年補到的高山。

就連前世經力過生與死的白起也暗暗心驚,得有什麼樣的修爲才能散發出如此氣機,同時也更加堅定了努力修行,走上巔峯成爲強者的決心。

“安靜。”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從白業口中傳出,竟入春雷一般直入人心,威嚴、浩蕩。

全場頓時,安靜下來。

白業環視,全場面露笑容,彷彿很滿意在場所有族人的表現。

隨即,白業那不怒自威的聲音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我白家,自大破滅時期後,由我白家第一代先祖白無忌創立,傳承自今日已有數萬年。先祖時期何等輝煌,何等風光,一代代先祖帶領我白家,走向巔峯,在十二部族聯盟中數萬年來都是第一部族。

然,自從千年之前,時至今日,已是越來越不堪。家族排位也一退再退,到如今已是排位末流。

族人們,羞愧否,在這般下去我族將再無任何顏面。

如此這般,將如何對得起先祖榮光。

先祖榮光,是爲了勉勵我等拼搏努力,是用來守護。

可是你等,卻是心存虛榮,炫耀,若是在抱着這等想法,我白家危矣。

所以,族人們爲了我白家榮耀,爲了家族後輩,努力修行,護衛我白家威嚴。

族人們告訴我,我白家榮耀會不會失去,我白家威嚴能不能褻瀆。”

“榮耀即我命,唯死而已、”

“榮耀即我命,唯死而已、”

……

白業話音剛停,廣場之上,響起白氏族人,**地宣告之音,澎湃激昂響徹天地。白起此時的心情也受到族人的感染,激動萬分。

看到所有族人激動地神情,白業雙目中閃過一絲精光,他彷彿看到了白家再度崛起的場面,也是興奮異常。深吸一口氣,平復了激盪的情緒,雙手一擺,制止了漫天的呼喊。

然後開口道:“好,看到你們情緒如此高昂,在這個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之上,老夫彷彿看到了家族興起的希望。希望大家,以後能夠精誠團結,共鑄我白家之輝煌。下面,我宣佈祭祀大典開始,燃香獻祭品。”

說罷便輕身躍起,點燃香爐中的香火,面向雕像虔誠的跪下,默默祈求着。

隨後,族人們也燃起香火,獻祭各種物品,向着怪異雕像跪於廣場之上,虔誠的祈求先祖庇佑白家後輩能夠振興家族。

觀禮臺上,抱着白起的洛雲煙也隨着丈夫跪在地上。

白起,看着雙目微閉默默祈福地母親。清晰地感覺到母親和在場所有人,發自內心的虔誠,暗自感嘆,白氏族人之間強大的凝聚力。

同時白起也微閉雙目,默默感受着從衆人身上散發的那種熱誠。一時間彷彿靈魂異常寧靜,而這種寧靜很快就被打破了,白業的聲音在次響起。

“圖紋祭祀典禮,只是這個節日的開始,接下來圖紋覺醒儀式便要開始了。看今年我族孩童,能有多少成功覺醒。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圖紋白家,以速度著稱,這不僅是因爲功法原因,同時也是因爲我族的圖紋效果,一旦圖文覺醒我圖紋族便可以吸收圖紋獸的血脈之力刻畫圖紋,融合圖紋獸不同部位增強自身實力。

大家看到我身旁的祖紋雕像了,等下各位族人將孩子抱上祭壇,我會施展引紋之術,溝通祖紋雕像爲你們的孩子引紋。”

頓了頓白業接着道:“當然在場的孩子,可能會有些不能覺醒,但大家也不要失望。就算不能覺醒,只要努力修煉也會有成爲強者的一天。雖然圖紋覺醒了的,修煉會更加快速,但是不努力的話,仍舊不會有所成就。

所以我希望待會進行覺醒的孩子們的父母,不管如何都要好好教導孩子,長大後努力修行,在這個強者爲尊的世界,唯有自身強大才能更好的生存。好了接下來,有請四位長老,助我一起溝通祖紋雕像。”

白業話音剛落,白起便看見他們右側的四位老者,出現在祭壇之上,其速度與白業不相上下。

四位長老面色嚴謹,雙手連連掐動,四個如同雕像一樣的虛影出現在四人身後,栩栩如生。四位長老大喝一聲:“融”,四人身後的虛影便慢慢融入,祖紋雕像之中。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錯覺,在虛影融入雕像後,白起竟然有一種,雕像活過來的感覺。在古老神祕的氣息內,竟然出現了淡淡的生命氣息。

見四位長老,完成了溝通儀式,白業隨即手掐法訣,施展引紋之術。大喝一聲:“祖紋現。”

於是便看見,雕像前方的祭壇之上出現了一個,由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九色光芒的圖紋組成的立體空間,各色圖紋交織環繞絢麗異常。 四位長老盤坐在圖紋空間四周,不斷釋放靈力穩固着圖紋空間。

當圖紋空間徹底穩固之後。

白業便望向第四層觀禮臺,開口道:“現在族人們依次將孩子送上祭壇,老夫爲他們引紋。圖紋分九品九色,每一色代表一品,由低到高爲白、赤、橙、黃、綠、青、藍、紫、黑。

根據族規,外門弟子一旦覺醒綠色圖紋和以上品級者,便會被收入內門培養。當然,內門弟子若是圖紋覺醒品級低於三品黃色圖紋,將被逐出內門,到外門生活。”

臺下懷抱孩童的族人,聽到白業的聲音,激動異常。外門子弟,能夠進入內門,將是何等榮耀,更何況還能得到更好地修煉空間。當然對於內門子弟來說,圖紋低於三品那更本就是個玩笑,自古以來,內門子弟圖文覺醒低於三品的例子都屈指可數。

接着看向洛雲煙懷中的白起,白業對白嘯天道:“嘯天,等最後在幫起兒覺醒便是。”一頓接着道:“那麼,接下來便開始吧。”

隨手一揮,一張名單便出現在白業手中,看了一眼道:“外門白林”

四層之上,一個抱着孩子的婦人,走上祭壇,向白業行了一禮,便將孩子交到白業手中。

雙手接過孩子,白業在圖紋組成的空間前站定,手中的孩子便放入圖紋空間中。

白起眼中放入圖文空間的孩童,竟然憑空漂浮在裏面,沒有絲毫不穩,熟睡中的孩童,絲毫沒有驚擾。

看着浮空的孩童,這一刻徹底顛覆了白起的常識。如果說之前只對這個世界靈氣濃郁,修煉快速而驚奇的話,那麼現在徹底震撼了自己。“這要什麼樣的能力才能做到啊,竟然如此玄妙,還有啥嘛是這個世界沒有的呢。”同時也暗下決心“定要努力修煉,好好探索這個玄妙而精彩的世界。”

將孩子放入,圖紋空間後,白業右手虛引,一滴鮮血從那名孩童眉心引出。然後右手一揮,漂浮在孩童眉心血滴便,飛入雕像眉心,漸漸滲入其中。

吸收了孩童血滴的祖紋雕像,雙目中射出一絲精芒,將孩童包裹住。

這時,瀰漫在圖紋空間的各色圖紋,越加閃亮,圍繞着孩童快速旋轉。

最後一個橙色的圖紋在孩童眉心一閃而逝。

“白林三品圖紋”

看到孩子眉心閃爍的圖紋,孩子的母親面色激動,顯得興奮異常,雙目中閃爍着淚花。

在白業的牽引下,漂浮在圖紋空間的孩子,被母親抱在懷裏,向白業行了一禮,高興的走下祭壇。

雖然是三品橙色圖紋,開在外門已經算是頂尖的了,要知道外門弟子只要是五品以上符文,都要進入內門修煉,以後便是內門子弟。所以在場外們族人,看到興奮地婦人,有羨慕、有嫉妒、有不屑面色各異。

“下一個外門白楓”

“白楓二品圖紋,下一個……”

……

“外門白羽,六品青色圖紋,五歲後進入內門修行。”


頓時,全場譁然,六品圖紋啊,數十個外門弟子,唯一一個,超過五品的存在,就算在內門,也可以名列前茅了。要知道在外門因爲血脈之力太過薄弱,圖紋覺醒時很少會出現如此高品級的圖紋。

看着,抱着白羽面色驚呆的婦人,白業慈笑道:“下去吧,等儀式結束帶孩子去內門。”

婦人面露激動,興奮地連連行禮,畢竟他們家因爲孩子一步登天了,能不興奮麼。

接下來,外門又出現了五個孩童覺醒高品級圖紋,被收入內門培養,當然也有一些,沒有覺醒圖紋的子弟,失望而歸。

在接下來內門弟子覺醒中,最低都是覺醒,四品圖紋,壓根就沒有低於三品的,當然這都在內門弟子中的預料之中。

“下一個,內門子弟白河。”

當在場所有人,看到白河眉心,閃爍的黑色圖紋時,全場譁然。

“快看,黑色圖紋。”

“這個叫白河的到底是誰,好純淨的血脈之力,竟然是九品圖紋。”

“嘿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可是大長老的孫子。”

“原來是大長老的孫子,難怪呢”

“……"

看到在場因驚異而亂哄哄的族人,白業大喝一聲:“安靜”

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白業望向,維持圖紋空間的思維長老中,盤坐東方那個面色興奮地老者,誠摯到:“恭喜大長老。”

白起看着震驚的父母,眨巴眨巴眼睛,滴溜溜的望向祭臺,心中也羨慕不已,並不是他心境太低,而是越高品級的圖紋對實力的提升越大。

因爲激動而有些顫抖的大長老,若非是因爲要維持圖紋空間,肯定會大笑不已。

祭臺上白河的母親,抱着孩子一直走到臺下,還沒有從激動中清醒過來,一直走回觀禮臺,才慢慢恢復過來。但眼裏卻流漏着激動的光芒,環視了一下在場的族人,眼中的不屑,一閃而逝。

接下來 內族又出現了倆個覺醒七品和一個覺醒八品的孩童,竟然都是剩下三位長老的後輩。

其中二長老孫子和三長老孫子分表覺醒七品、八品圖紋,四長老孫女覺醒八品圖紋,也是所有女童中覺醒最高品級圖紋的。

渣攻都去哪了快穿 ,內門覺醒過程中,在沒有太過耀眼的存在。偶爾有個成功覺醒六、七品的,可和那四人比起來,就顯得暗淡無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