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說我們要再想辦法湊嘛!”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米豔猶豫了一下,一改往日性感嬉笑的樣子,頗爲認真的對着林子軒說道:“趙哥不在,我說一句不該說的話,咱們幫趙哥解決問題自然是應該的,可是,咱們之間的交情到了拿出全部家當的份上了嗎?”

聽到米豔這樣說,林子軒和孫莫愁都沉默了。

林子軒沉默了好一會兒後,將銀行卡往茶几上狠狠一摔說道:“我和趙哥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我知道趙哥是一個值得交的人,我願意將我的這50萬交給趙哥,替趙哥解圍!我也相信趙哥一定會追回那200萬,只不過時間可能會長一些,我願意先替趙哥度過這一關!”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孫莫愁趕快接着說道:“雖然我的錢沒有子軒多,我也願意拿出來替趙哥解解圍!畢竟,趙哥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孫莫愁言之鑿鑿,而就在孫莫愁的話音剛落的時候,米豔便對着孫莫愁說道:“趙哥和子軒兩個人天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住在一起,可以說他們兩個的感情是“睡”出來的,你說你把第一次給了趙哥,可是,趙哥沒承認呀!你真的考慮好了!?”

孫莫愁沒有理會米豔,而是對着林子軒說道:“明天我就把我的銀行卡拿來!雖然不多,卻也是一份心意!”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林子軒對着孫莫愁說道:“明後兩天再去找其他人藉藉,湊齊200萬應該不是問題!”

林子軒說這話時明顯是將米豔排除在外,顯然,林子軒對米豔剛剛的話很是不滿意。

米豔聽到林子軒和孫莫愁的談話,滿臉的不滿意,雙手叉在胸前,提高音量對着兩個人說道:“你們兩個人是什麼意思!我剛剛那樣說難道不對嘛!我就是想聽聽你們的意見,我也沒說不拿錢替趙哥解圍呀!我一下子拿出那麼多錢我問問不也是正常嘛!”

說這話時,米豔言語中滿是委屈。

聽到米豔委屈的這樣說話,林子軒看了看米豔小聲的問道:“那你••••••你能拿多少錢出來呀?”

“我手裏有100萬,我問問不行嘛!”見林子軒服軟了,米豔氣勢瞬間便強了起來。

“一••••••一百萬••••••萬?那麼多錢呀!看不出來呀••••••”

林子軒眉飛色舞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門忽然被推開了。

一聽到門開了,三個人齊齊的望了過去,剛剛一望過去,三個人便看見趙二彪滿臉是血的站在門口,而趙二彪的身邊還站着一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王紅霞。 一見到趙二彪滿臉是血,屋子裏面的幾個人全都嚇了一大跳,而幾個人也顧不得去想趙二彪爲什麼會弄成這樣,全都第一時間竄到了趙二彪的身旁,從緊緊的攙扶着趙二彪的王紅霞的手裏接過了趙二彪。

幾個人手忙腳亂的將趙二彪攙扶到了沙發上以後,林子軒趕快一把將王紅霞拽到了一旁,小聲的對着王紅霞詢問着什麼。

米豔見林子軒和王紅霞兩個人說起話來也趕快湊了上來。

見幾個人說着什麼,孫莫愁雖然很是好奇,也想湊到王紅霞的身邊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見到趙二彪的狼狽樣子,孫莫愁猶豫了一下,拿起了蘸着溫水的毛巾,輕輕的給趙二彪擦拭着滿是血水的臉。

還沒等林子軒說話,米豔便對着王紅霞開腔了。

“姐姐,雖然我不認識你,可是我還是要謝謝你,謝謝你將我朋友送了回來!謝謝你了!”

米豔一邊說話一邊看了看躺在沙發上直哼哼的趙二彪,顯然,米豔並不知道王紅霞和趙二彪的關係,確切的說,米豔並不知道眼前站着的標緻少婦就是王紅霞。

米豔也曾聽說過趙二彪的身邊有一個從農村出來的開着小飯館的標緻少婦王紅霞,可是,米豔沒想到王紅霞竟然這麼標緻,竟然有這樣不遜於自己的姿色。

聽到米豔這樣說話,王紅霞對着米豔強擠出一個笑容,並沒有說話。

林子軒看了王紅霞一眼,然後對着王紅霞急急的說道:“王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你和趙哥怎麼會遇上的呀?趙哥又爲什麼會弄成這個樣子呀?”

聽到林子軒和眼前的這個風韻少婦如此說話,米豔再怎麼胸大無腦也猜到了眼前的並不是一個路上隨隨便便的好心人,不僅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路人,還很有可能是一個和趙二彪有故事的人。

米豔朝着林子軒靠了靠,然後用胳膊肘輕輕的碰了碰林子軒小聲問道:“這個標緻少婦是誰呀?”

林子軒感覺到米豔碰自己,下意識的朝着米豔轉了轉。

不轉不要緊,林子軒這麼輕輕一轉便覺得自己的左胳膊碰到了什麼柔潤溫軟的東西,一時間一股說不上來的舒服感覺從胳膊處一直傳遍了全身,就算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林子軒也覺得好像雲裏霧裏似的。

“問你話呢!這少婦是誰啊?”見林子軒沒有理會自己,米豔又向前湊了湊,小聲的對着林子軒追問道。

由於米豔向前湊了湊,林子軒只覺得胳膊上傳來的感覺更加的劇烈了,而林子軒也趁着這個機會看清了到底是什麼東西觸碰到了自己的胳膊。

能夠有這樣的觸感,除了米豔不以爲然卻讓衆多女人羨慕嫉妒的雙峯外還會有什麼。

要不是和趙二彪的感情深,林子軒肯定會多享受一會兒這樣的感覺,不過,一想到趙二彪還不明不白的躺在那裏,林子軒趕快向後緩緩的撤了撤,同時小聲的對着米豔說道:“他就是王紅霞!紅霞小飯館的老闆娘!你應該聽說過的!”

“原來他就是王紅霞呀!長的果然很漂亮呀!一點兒也不輸我!不過,名字也確實夠俗的!”

林子軒沒去理會米豔的自言自語,而是轉頭看着王紅霞又問了一遍。

“王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你們兩個爲什麼會碰在一起?趙哥又爲什麼會弄成這個樣子呀?”

王紅霞看了看趙二彪,然後輕輕的嘆了口氣,儘量的穩定情緒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二彪現在的處境我知道了,剛纔在回來的路上他已經斷斷續續的告訴我了!現在他還不清醒,等他清醒了,你替我告訴他,不管他遇到什麼事兒,千萬別忘了還有王姐,不就是200萬嘛,別怕,王姐回去想辦法!”

王紅霞雖然是儘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緒,可是,說着說着,還是帶上了哭腔。

“說的倒是輕巧!不就200萬?好大的口氣!”

一旁的米豔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小聲的嘟囔起來。

剛剛米豔幾個人還在爲這200萬絞盡腦汁,而王紅霞一來竟然說“不就200萬嘛!”,米豔的心裏自然有些想法。

林子軒朝着王紅霞擺了擺手說道:“王姐,沒你想象的那麼嚴重,而且,要是真的需要拿200萬的話,也不能夠讓你一個人拿,剛剛我們都已經說的差不多了,我們剛纔湊了湊,現在已經差不多有一百七八十萬了!”

“好的!剩下的錢就交給王姐吧!王姐肯定用最快的速度把錢送過來!”

王紅霞看着林子軒眼神堅定的說着,而就在這堅定的眼神之中,不經意間閃過了一絲絲的顧慮,只不過,這一絲絲的顧慮轉瞬即逝,誰也沒有發現。

說完話後,還沒等林子軒說什麼,王紅霞便轉身要走,一邊風風火火的要出門去一邊小聲的嘟囔着:“我想想,這幾十萬我肯定有,我應該有幾十萬••••••”

見王紅霞風風火火的便要回去準備錢去,林子軒一把拉住了王紅霞,然後輕輕的拍了拍王紅霞的肩膀,試圖說服有些慌亂的王紅霞鎮定下來。

其實,從此時王紅霞的表現,林子軒就看出了自己在剛剛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有多慌亂,自己當時的表現可能還遠遠不如此時的王紅霞。

“王姐,不急這一時,你跟我們說說趙哥這是怎麼回事呀?爲什麼會弄成這樣?”米豔見林子軒拉住王紅霞,對着王紅霞淡淡的說道。

美人相吸,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米豔雖然見王紅霞長的漂亮卻一點兒也沒有惺惺相惜的感覺,反倒是有一種敵意,一種天生的,與生俱來的敵意,就連米豔自己也說不清楚。


林子軒不斷的對王紅霞說着一些安慰的話,而在這樣的安慰中,王紅霞慢慢的安定下來了。

剛剛穩定下來,王紅霞便勉強的笑笑,自言自語的說道:“失態了!失態了!”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米豔冷冷一笑。


“你家有沒有醒酒茶!?”孫莫愁跑到林子軒的身邊對着林子軒急急的問道。

“怎麼了?”林子軒說過話後朝着沙發上的趙二彪望了望,此時的趙二彪臉上已經沒有了血漬,不僅沒有了血漬,臉上多處也被簡單的處理包紮過了。

“二彪渾身酒氣,他肯定是喝多了!他現在肯定十分的難受!所以我想給他醒醒酒••••••”

“冰箱裏就有醒酒茶!”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孫莫愁三步並做兩步的便竄到了冰箱前。

王紅霞看着孫莫愁的背影,眼睛中閃過了一絲落寞,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本來我正在飯館忙活呢,二彪就渾身酒氣,腳步不穩的來到了我的飯館,對着我說了一大堆話後便起身要走,我見攔不住他便要送他回來,可是,就在我去打車的空檔,二彪竟然站着睡着了,然後一個不穩倒在了地上,臉就成了這樣!”

“我還以爲是被打的呢!嚇死我了!不是被打的我就放心了!哎••••••”

王紅霞看了看林子軒,然後語重心長的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你最近一定要多留意二彪一些,剛剛他一直嘟囔着要用寶貝去找一個叫做杜磊的算賬,二彪現在情緒很不穩定,千萬不要讓他做傻事,你可千萬要告訴他,一定不要做傻事,不管怎樣,生活還是要繼續的,身邊還有許許多多在意他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告訴趙哥的,讓他不要做傻事,讓他知道身邊還有許多愛他的人,遠了不說,今天能夠出現在這個屋子裏的人便都是愛他的人!”

聽到王紅霞說趙二彪的暴力傾向的時候,林子軒吃了一驚,而林子軒這樣對着王紅霞認真說話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 又叮囑了幾句以後,王紅霞便推說飯館中還有事情便離開了。

王紅霞離開了,而林子軒和米豔、孫莫愁的煩惱事卻也漸漸開始了。

趙二彪最開始的時候還是躺在沙發上,只是時不時的發出幾聲**,可是,過了沒一會兒後便開始手舞足蹈的說起胡話來,什麼打呀殺的根本就沒有斷過,而這打呀殺呀的“受害者”都是杜磊和吝嗇摳。

林子軒看了看時間,然後對着米豔和孫莫愁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們兩個還是早點回家吧!我一個人照顧趙哥就可以了!”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孫莫愁第一個不幹了。

孫莫愁將眼神從趙二彪的身上移向了林子軒,然後態度堅決的對着林子軒說道:“二彪攤上這麼大的事兒,我心裏也是萬分的擔心,就算是回家我也是沒心思幹其他的什麼事情,所以,我寧願在這裏聽二彪的胡話也不回家!我要留在這裏照顧二彪!”

說過話後,孫莫愁便又低下了身子,伏在趙二彪的頭前,靜靜的看着趙二彪。

聽到孫莫愁這樣說話,米豔也不示弱,看着孫莫愁的背影同樣堅決的說道:“趙哥平日裏對我那麼好!我肯定是要留下來照顧趙哥的!”

見孫莫愁和米豔的態度都這麼的堅決,林子軒便不好再說什麼,只是小聲的嘟囔着:“我就知道趙哥的女人緣好!羨慕呀!”

“我去••••••我••••••我問候你•••••八輩••••••八輩祖••••••宗••••••你他孃的••••••敢打••••••敢打老子的••••••主意••••••我他孃的••••••我••••••去••••••”

剛剛消停沒一會兒的趙二彪忽的又閉着眼睛大聲的喊了起來,而一邊喊着趙二彪一邊揮動着雙手擊打着空氣,從雙手揮動的力度來看好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一聽到趙二彪又胡言亂語了,孫莫愁趕快輕輕的拍着趙二彪的身子,試圖用自己溫柔的動作讓趙二彪一點點的平靜下來。

趙二彪雖然是閉着眼睛,可是,他卻好像是感覺到了孫莫愁的輕輕的拍動,動作一點點的慢了下來,嘴裏呼喊的聲音也越來越小了。

“看不出來你還真有一套呀!”

見趙二彪慢慢的平靜下來了,米豔言語中帶着酸味的對着孫莫愁冷冷的說道。


孫莫愁當然聽到了米豔的話,不僅這樣,孫莫愁還聽到了米豔的話中濃濃的醋意,所以孫莫愁只是繼續輕輕的拍着躺着的趙二彪,沒有理會米豔。


米豔見孫莫愁沒有理會自己,覺得有些尷尬,心中也有些不快,作勢上前,欲要和孫莫愁好好的了“理論”一番。

一旁的林子軒已經掌握了身邊的這兩個女人的套路,故而就在米豔要上前繼續挖苦孫莫愁的時候趕快擋在米豔身前並和米豔說起話來以防止兩個人女人的戰爭越演越烈。

“米豔,你說趙哥是不是挺可憐的?”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米豔將“作戰”的氣勢收了收,然後看着林子軒問道:“可憐什麼!?趙哥不是還有我們嘛!再說了,我們不是已經將錢湊得差不多了嘛!這點事兒對於一個大男人來說算什麼呀!特別是對於像趙哥這樣的男人,根本就不算什麼的!”

“那個••••••這個••••••其實••••••其實是••••••”

林子軒聽到米豔這樣說話一時間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說什麼好,本來林子軒就是爲了防止兩個女人打起來而臨時湊上前來的,心中沒想好什麼說辭。

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後,林子軒忽的想起了什麼,趕快對着米豔說道:“我說趙哥可憐不是說趙哥攤上這樣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趙哥攤上了這樣的事情竟然將怨氣撒在了吝嗇摳和杜磊的身上,他們兩個人雖然可惡,可是,真正應該怪的卻不是他們兩個,真正應該怪的是那個偷偷篡改數據的人!”

“說的有道理,真不知道是誰偷偷•••••••”

米豔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便聽見趙二彪哇的一聲,然後便聞到了一股特別難聞的味道,而一感覺到,林子軒和米豔兩個人趕快朝着趙二彪望了過去。

剛剛一望過去,林子軒和米豔兩個人只覺得一陣反胃,險些將昨天吃到肚子裏的東西也吐出來。

此時,趙二彪頭前不遠處一大堆的嘔吐物,黃的綠的白的,透過附着在上面的黏絲甚至可以看清楚一些尚沒有消化完全的東西••••••

雖然從視覺嗅覺等各個方面給林子軒幾個人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可是,趙二彪卻好像沒事兒人一樣,又躺在牀上閉着眼睛睡着,而趙二彪身旁的孫莫愁則因爲躲閃的及時,順利的避開了趙二彪的“生化攻擊”,不過,雖然是避開了趙二彪的“生化攻擊”,可是,這“生化攻擊”給孫莫愁帶來的副作用顯然不小。

孫莫愁愣了一會兒,猛的站起身來衝進了衛生間,然後便聽見衛生間裏傳來了一陣乾嘔的聲音。

就在孫莫愁跑進衛生間的同時,米豔也轉過身去,彎着腰,不住的乾嘔着。

林子軒雖然也覺得胃裏面一陣翻滾,不過,爲了不在兩個女生面前示弱便只得強忍着從胃裏面翻上來的一陣陣的嘔意。

三個人這樣倒不是因爲三個人太矯情,只是因爲趙二彪的嘔吐物實在是太噁心人了。


鎮定了好一會兒後,見身邊的米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林子軒輕輕的碰了碰轉過身去便不願轉過來的米豔說道:“米豔姐姐,求你個事兒唄!求你去將趙哥的嘔吐物清理了唄!我實在是受不了那個味!實在是••••••嘔••••••”

“你說什麼!?讓我收拾?你一個男人讓我收拾?”米豔吃驚的看着林子軒問道。

“求你去把趙哥的嘔吐物處理了唄!米豔姐姐!”林子軒又重複了一遍。

“你是男生好不好!這種事情就應該你們男生去做,你竟然讓我一個女生去做這樣的事情,你到底懂不懂得憐香惜玉!怪不得你一直單色!”

米豔一邊對着林子軒咄咄逼人的說着一邊慢慢的轉過身去看向林子軒,而由於微微一轉身便看見了那一大堆嘔吐物,米豔趕快一個激靈轉了回去。

“聽你的意思,我去把嘔吐物收拾了,你就讓我不再單身?從了我?”

“想得倒美!就算你把它吃了也不可能!哼••••••”米豔回絕的很是乾脆,乾脆的有些噁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