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打算趁此人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扼殺在搖籃里。

嗤嗤嗤。

無盡的黑霧從鬼王的體內瀰漫而出,這些黑霧匯聚成了千百道黑煙,每一條黑煙都是一條毒蛇,那毒蛇面目猙獰,獠牙尖長,張開血盆大口一咬,就將那襲來的光明劍氣吞下了肚。

地底世界出現了震撼人心的一幕,漫天光明劍氣照亮了黑暗,半路卻殺出來了密密麻麻的毒蛇,這些毒蛇見劍氣就吞,見劍芒就咬,瞬息之間居然把葉陽發出來的那千百道劍氣全部給吞下了肚。

葉陽冷哼一聲,似乎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一幕,而那鬼王則是得意的笑了起來,「螻蟻,這是我凝練數千年才凝練出來的虛無鬼氣,能夠侵蝕一切,把你這些小把戲劍術侵蝕還不輕輕鬆鬆?」


「是嗎?這可未必。」葉陽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容。

砰!千百道吞食了光明劍氣的毒蛇其中有一條,突然炸開了,飛出來一條寒氣逼人的靈蛇,並不是靈蛇,而是靈氣逼人形似靈蛇的劍,寒魄神劍!

葉陽剛才催動光明劍術的時候,故意把寒魄神劍隱匿在了其中,就是為了降低鬼王的警惕,用來偷襲身後的鬼少。

現在在鬼王得意的時候,終於被他找到了機會,立馬心念勾動被虛無鬼氣凝練而成的毒蛇吞噬的寒魄神劍,那寒魄神劍就動了,瞬間震破虛無鬼氣的吞噬,閃電一般射向了鬼王身後的鬼少。

「哈哈,小子,見識到了我父王的厲害了吧?」

鬼少還沉浸在鬼王的無敵手段中,對於射來的寒魄神劍幾乎沒有半點感應,而他身前不遠處的鬼王則是臉色大變,「不好,鬼少,快躲開!」

「父王,你說什麼,讓孩兒躲開?躲什麼?」鬼少聽見鬼王的大喝,不明白鬼王為什麼讓自己躲開,當他看見那閃電一般射來的寒魄神劍后,便明白了過來,可惜這時候想躲開也已經晚了。

噗嗤,劍光一閃,鬼少那奄奄一息所剩不多的鬼魂,在被寒魄神劍穿透的那一刻,被其內爆發而出的劍意當場絞成了灰飛,只剩下了幾抹鬼氣,魂魄消散,就算神仙來了也無力回天。

令人聞風喪膽的鬼少,鬼王的兒子,就這樣死了,死在了葉陽手裡。

一片寂靜。

在地底世界里觀戰的鬼兵鬼將們獃滯了,難以相信在鬼王的保護下,鬼少居然還會被殺死。

那可是鬼王唯一的兒子啊,也敢殺,可以想象鬼王會暴怒到什麼程度,暴走起來甚至連他們自己人也會遭到殃及池魚。

「哈哈。」相比誠惶誠恐的鬼兵鬼將,地牢里的眾人則是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一臉的爽快:「哈哈,鬼少終於死了,這頭鬼前段時間居然敢指著我的鼻子罵,終於被人殺死了,還想借屍還魂,報應到了吧。」

「鬼少死了,我們今天就算逃不出這裡,也沒有什麼了,至少有鬼王的兒子給我們作伴,嘿嘿…」

「啊,卑微的螻蟻,你居然有寶器,把寶器隱匿到了劍術之中,騙過了我的耳目,殺死了我的孩兒,你怎麼陰險到了這種程度。」

在鬼少慘死的那一刻,鬼王的身體都在顫抖,尤其聽見地牢里傳出來的笑聲,更是氣得喉嚨都在冒煙:「我的孩兒死了,我鬼王的孩兒居然死了,你們這些人類留著也沒有用了,都給我死吧,都給本王的孩兒陪葬吧,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是用卑鄙手段殺了我的孩兒,你這個陰險的小畜生。」

鬼王的目光看著葉陽,本來他很暴怒,但突然全身上下的怒氣全部收斂了,變得十分平靜,平靜如水,越是這種人,往往越可怕。

「無毒不丈夫。」

葉陽把玩著手裡的寒魄神劍,淡淡的道:「鬼王,你不是想讓你的兒子借屍還魂,你不是想讓你的兒子搶奪我的身體嗎,現在你的兒子在你的保護下還被我殺死了,不知道你這個鬼王有什麼感想?」 「我的感想就是,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饒是鬼王再平靜,也實在忍受不了葉陽那極具挑釁性的語言了。

葉陽殺死了他的兒子鬼少也就算了,居然還問他有什麼感想,這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忍,遠處圍觀的鬼兵鬼將也滿臉怒容,認為葉陽實在太過囂張,如果不是葉陽表現出來的手段太過強大,它們立馬就要衝上前來將葉陽亂刀分屍。

咻咻咻!


那吞噬了葉陽光明劍氣的漫天毒蛇,在鬼王那暴怒的大吼之下紛紛射向了葉陽,匯聚成了一道龐大的龍捲風,十分刁鑽,掃到哪裡哪裡的虛空就在震動,走到哪裡哪裡的空氣都在轟響,這些虛無鬼氣凝練而出的毒蛇,擁有極其恐怖的腐蝕能力,皮膚上沾染到一點這種氣體,立馬皮膚就要大塊的被腐爛,而眼下千百道虛無鬼氣形成的毒蛇全部席捲向了葉陽,估計在降臨到葉陽身軀上的那一刻,瞬間就能把葉陽吞噬得連渣也不剩。

虛無鬼氣,這是魔鬼最為恐怖的手段之一,如惡魔之王的惡魔之翼,血妖的鮮血之翼,是各自種族修鍊的象徵手段。

人類也有象徵,是各種千奇百怪的武魂。

眼下的鬼王,居然把魔鬼最為恐怖的虛無鬼氣凝練了出來,不知道耗費了多長時間,就算再天才,估計也需要個三千五百年。

「虛無鬼氣,吞噬一切。」

我的絕美總裁老婆 ,發出來了淡淡的聲音。

棄婚媽咪:天才兒子小小媽

這些虛無鬼氣扑打在葉陽身上,要把葉陽腐蝕得連渣也不剩。

但就在葉陽即將被虛無鬼氣腐蝕的上一刻,咔咔咔,葉陽全身上下的皮膚表面,突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龍鱗,這些龍鱗甚至覆蓋了葉陽的臉頰,把葉陽整個人包裹的嚴嚴實實。

關鍵時刻,龍神鎧甲這門絕對防禦被葉陽凝練了出來。

嗚嗚嗚,就在龍神鎧甲出現在身體表面后,那虛無鬼氣緊接著就扑打了上來,扑打在葉陽身上,宛如密密麻麻的細菌,要往葉陽的體內鑽,但全都被龍神鎧甲擋住了,而龍神鎧甲在虛無鬼氣的侵蝕下,雖然出現了被腐蝕的痕迹,但要把龍神鎧甲完全腐蝕,沒有個一兩個時辰根本不能做到。

何況在這個時間裡,葉陽擁有無數次可以反擊的機會。

嘩啦啦。就在虛無鬼氣把葉陽整個人全部包裹在了其中的時候,葉陽的背後突然出現了一片雷霆火海,這些火海如龍捲風一般繚繞著葉陽的身軀一旋轉,那些虛無鬼氣本來無法無天,但在遇到雷霆火海的碰撞后,好似遇到了剋星,猛烈的倒退,但為時已晚,所有虛無鬼氣全部被龍捲風似的雷霆火海蒸發成了空氣。

「啊,我的虛無鬼氣,我好不容易耗費七千年凝練出來的虛無鬼氣,再過三千年就要成功蛻變成摩訶鬼氣,為什麼會被你這樣的卑微螻蟻毀滅掉?」

鬼王看見自己的虛無鬼氣將葉陽包裹而住,還沒來得及欣喜,就看見了雷霆火海的出現,把他的虛無鬼氣團團包圍高速蒸發的一幕,他甚至來不及拯救,耗費大半輩子心血凝練而出的虛無鬼氣,就這樣煙消雲散了。

「沒有想到啊,萬萬沒有想到,你這個螻蟻居然會雙屬性術法,還是我魔鬼一族天生的剋星,火焰與雷霆並存,為什麼你不早點使用出來,這樣我的虛無鬼氣就不會冰消雪融了。」

鬼王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面孔第一次產生了扭曲,他的心在滴血,虛無鬼氣是他用來震懾其他魔鬼的最大手段,現在這個手段被葉陽徹徹底底的破壞,可想而知他的內心是怎樣的暴怒。

「雜種,你這個小雜種,我要殺了你,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把你的魂魄進行囚禁,無時無刻對你進行痛不欲生的折磨,敢把我的虛無鬼氣徹底破壞,給我死啊。」鬼王發狂了,幾乎是語無倫次,只能用猛烈的攻擊來表達內心的怒火。

「找死。」

葉陽聽見『雜種』這兩個字,臉色頓時一沉。

他什麼都能忍受,最不能忍的就是這種辱親之恨,他有父有母,卻被人罵雜種,怎麼能忍受?

滋啦一聲。葉陽踏風而出,寒魄神劍一晃,把鬼王打出來的巨大鬼爪劈成兩半,而後當空一劈,劈出來了一道毀天滅地破滅時空的劍光。

這劍光約有十丈大,彷彿一輪太陽出現了,把昏暗的地底世界瞬間照了個通天亮。

啊!一些被劍光發出來的光芒照耀的厲鬼,突然尖叫了起來,霧一樣的身軀滋滋滋的冒起了黑煙,是強烈的太陽之力腐蝕了這些靈體魔鬼的身體。

鬼最怕的就是太陽,何況還是聚集在這裡的厲鬼。

之前葉陽掃射出來的光明劍形體太小,蘊含的太陽之力也並不強烈,現在含怒發出來的驚天一劈,簡直是太陽精靈暴走了,攜帶的太陽之力似乎連虛空都能燃燒,熾熱的氣息瞬間就把一些弱小的厲鬼蒸發,只剩下一些**次蛻凡的強大鬼魂在死死抵抗。

「這是光明神創造的光明劍,應該只有光明之力一種,為什麼你的光明劍裡面還有太陽之力?」

看著那十丈大彷彿要把地底世界切割成兩半的劍光劈來,就連鬼王也大驚失色,終於意識到了葉陽的手段到底有多恐怖。

那輪劍氣是葉陽的含怒一劍,融合了八頭遠古巨龍之力,加持了惡魔戰袍攜帶的魔鬼祝福,更是由寒魄神劍這件寶器催動而出,威力幾乎是葉陽目前發出來的最強攻擊。

一看見這一劍的到來,鬼王就知道自己完全不能抵擋,大喝了一聲『散』字,整個身軀突然化為霧氣散開了,變成了散亂的氣流,以此躲開了劈來的劍光。

噗嗤,葉陽那十丈長的劍光劈在了地面上,當場把一些來不及躲閃的鬼兵鬼將蒸發成了渣渣,而地面也被炸出了一個猙獰大口子,強大的衝擊力引得整個地底世界都在搖晃。

嗚嗚嗚。

鬼王化為的氣流沒有再凝聚,而是爆散開來,化為了漫天的黑霧,這些黑霧不停的蠕動,形成了一頭頭手持刀劍的鬼兵鬼將衝殺出來。

葉陽看也沒看,劍氣一掃,那些撲來的鬼兵鬼將頓時支離破碎,而葉陽並沒有半點停留,在衝殺之間惡魔之翼出現了。

十丈大的黑色翅膀出現在背後,猛烈一扇動,鬼王化為的黑霧一下就被吹了個煙消雲散,最後只有鬼王的身影踉踉蹌蹌的跌了出來。

「這雙翅膀…?」

鬼王一臉驚恐的看著葉陽背後出現的翅膀,從上面感受到了令人心悸的地獄氣息,發出來吞唾沫的難以置信聲:「惡魔之翼,這是惡魔之王的惡魔之翼,為什麼會出現在你這個人類身上?你居然有這樣的翅膀,想走隨時就能走,我怎麼能殺得了你?」

「你的確殺不了我,但我能夠殺你。」

葉陽有惡魔戰袍加持在身,又有惡魔之翼披在肩后,再加上手裡那寶光粼粼的寒魄神劍,使得他整個人好似天神下凡,不可抵擋。

「住手!」看著葉陽殺機畢露,一副就要衝殺上來的樣子,鬼王倒退了一步喝道:「我和你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鬼少也只是我收的義子而已,他這個廢物死了也就死了,我們兩人就這樣止戈如何?就算你手段超出了我的想象,也沒有戰勝我的可能,不如就這樣止戈,化干戈為玉帛如何?」

「止戈?」葉陽搖搖頭,「不好意思,我殺的正爽,並沒有止戈的打算,你去死吧。」

「乾天學院的小子,你以為我就這點手段,我是不想和你兩敗俱傷而已。」

鬼王冷喝道:「既然你非要魚死網破,那就來吧,看最後到底是你這個螻蟻死,還是我這個鬼王亡?」

唰唰唰!就在鬼王冷喝的時候,從葉陽的方向突然劈出來了三輪太陽似的劍光,每一輪劍光都足夠照耀一方世界的黑暗,產生的光芒把人的眼睛都能刺瞎,地牢里的寧戰等人看見三輪劍光的出現,連正視都不能做到,下意識的就閉上了眼睛。

「陰羅鬼法,歸元神典!」

鬼王大喝一聲,嗚嗚嗚的陰風響起,無窮無盡的鬼氣突然從虛空中瀰漫而出,這些鬼氣如潮水,形成了無與倫比的力量,一波一波的向葉陽衝擊而來。

砰!一道十丈大的劍光劈來,劈在了那潮水似的波紋上,從第一股劈到最後一股,把鬼王魚死網破的攻擊瞬間劈了個粉碎。

「不可能!」鬼王變了顏色,還沒等他運轉功力,第二劍接憧而至。

咔擦,這一劍劈到身體上,頓時把鬼王全身上下的護身真氣劈碎了,顯現出了最純粹的鬼魂。

而那第三劍也近在眼前,馬上就要劈在他那沒有真氣保護的鬼魂上,到時候承受了光明之力和太陽之力的雙重壓迫,就算他是鬼王估計也要落得個當場飲恨的下場。

「為什麼,你的力量為什麼會那麼強大,光是太陽之力和光明之力還不足以威脅到我,但你的劍光中還有另一種力量,好似洪荒巨龍,為什麼你身上會有這種強大的力量?」

鬼王臉色慘白,知道今天想要把葉陽殺死是不可能了,不僅如此,就連他自己也危矣。

因為在葉陽的惡魔之翼下,沒根本沒有任何逃跑的可能,再怎麼逃跑也逃不過那對翅膀的追擊,看著劍光的到來,鬼王的神色突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瘋狂,獰笑道:「小子,既然你非要魚死網破,那就死吧,我們同歸於盡,獻祭,以我無上生命力進行獻祭,天魔屍度的通道,打開吧!」

轟隆!

鬼王的身軀突然自燃了,而葉陽的腳下則是出現了一個煞氣森森的黑洞,黑洞傳出來了無盡的吸力,葉陽一個躲閃不及,便被吸入了那個黑洞里,而黑洞隨後消失不見,整個地底世界恢復了平靜。

沒有了鬼王,也沒有了葉陽,只留下了地牢里那一群面面相覷的眾人。(求月票求推薦) 「發生什麼事了?」

地牢里的眾人面面相覷,就連寧戰的眼眸里也帶著疑惑。

他們剛才見到葉陽發出來了三輪極為耀眼的劍光,為了不讓眼睛被刺瞎,所以下意識就閉上了眼睛。

在他們閉上眼睛的過程中,聽到了劇烈的爆炸聲以及從鬼王嘴裡隱隱約約傳來的『魚死網破』『同歸於盡』等詞語。

然而等睜開眼睛之時,一切風波平息了,恢復了平靜,沒有了葉陽,沒有了鬼少,沒有了鬼王。

就連那些在地底世界里飄來飄去的厲鬼,不是盡皆死在了葉陽的劍氣下,就是被大發神威的葉陽嚇跑了。

葉陽連他們的鬼王都不是對手,尤其背後擁有那對惡魔之翼,還留下來幹什麼,留下來送死嗎?

偌大個地底世界里,空無一鬼,只剩下了被關押在地牢里的寧戰等四十八人。

「那個少年和鬼王的戰鬥怎麼樣了?」

「怎麼兩個人都不見了?」

「不會真的同歸於盡了吧?」


眾人看見葉陽沒了蹤影,再結合之前鬼王所說的話,便有了一個猜想,十有**葉陽已經和鬼王同歸於盡了,不然偌大個地底世界怎麼連個人影也沒有?

「葉陽小友死了?」寧戰的臉色變得無比懊惱,「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葉陽也不會來這裡了,這下我要怎麼回去見飛翔?」

「寧戰兄,葉陽的死並不怪你,他不是說了么,他是自願來這裡救你的,就算最後死了,能把你救出去他最後應該也是高興的。」

有人安慰道。

這些人的臉上全是欣喜的神色,本來他們已經絕望了,認為今日必死無疑,會被鬼少用來血祭,但沒想到一個少年冒著重重危險潛入進來,擊殺鬼少,甚至不惜和鬼王同歸於盡,讓他們得以從這裡脫身。

三界走私商 如果不是葉陽,我們遲早都要死,是葉陽今天救了我們,救了我們所有人,把我們拯救於水火之中。」

「葉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本應該好好感謝他,卻沒想到他最後和鬼王同歸於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