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欠缺的,只是實踐而已。

自由技能點:32→20

【茶道家18→Max】

無數明悟在心中排列成行。

宗千家和無數和書漢藏所蘊含的內容,已經融會貫通。

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上,他拿起筆,攤開紙,開始勾描自己心中茶室的第一筆。

……

醍醐家的新茶室重新開始動工了。

千臨涯成了總工程師。

一開始,大家對這個大小姐的男朋友、如此年輕的茶人、空降而來的指手畫腳的傢伙並不信任,上到工程主管和監理,下到施工的工人,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懷疑。

白天的時候,他一直陪在琉璃子身邊,玩世不恭的樣子,也沒有做什麼指示,僅僅只是給出了設計圖紙,聲稱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

這股不負責任的態度,一開始讓負責具體實施的工頭很是惱火。

但晚上,琉璃子離開后,他掏錢請工人們吃了一頓海鮮自助,第二天,工地上所有人都在議論這位「醍醐家未來的女婿」多麼有風采。

工頭相當不服氣,挑了幾個他認為設計上不合理的地方,打電話叫千臨涯來質詢。

在工程辦公室內交流了半個小時,他對千臨涯刮目相看,從此心服口服。

千臨涯對於茶室的設計,精準度達到毫米級別,把控標準是「不允許有1度的偏差」。

在施工的同時,他則在各大市場上尋找石料。

尋找石料的目的,便是為了製作枯山水。

枯山水最初作為禪寺的園林景觀,是隨著禪宗被傳入日本后,慢慢發展而成的獨特日式園林景觀。

人心方寸,天心方丈,中國的禪寺,方丈間外就有園林。

日常的洒掃、修剪花草、打理園林,也被視作修行的一部分。

中式園林,在意蘊方面追求自然,在手法上注重情景。

池塘、矮桌、石凳,無論什麼,甚至馬桶,都可以拿來做園林點綴,形式上非常自由、活潑。

比如千臨涯前世,就在某禪寺看到以廢棄抽水馬桶養花的景觀,當真是佛在屎溺,即心是佛,讓人大開眼界。

當禪宗傳入日本后,天然缺水的日本,在園林這塊,犯了難。

經過數代的發展,一種「無水的山水園林」,逐漸成為了主流。

這便是枯山水。

日式的枯山水,相對於中式園林來說,形式上非常嚴肅。

一般構成都是由須彌山石、恆河白沙、石燈籠等固定成員構成,各有象徵意義。

須彌山石象徵山,恆河白沙象徵水,雖然無山水,卻在庭院內有山水,便是所謂的「枯山水」。

在意蘊上追求幽玄,手法上追求「余情」「留白」。

所以中式園林給人的感覺是「滿滿當當、隨處成趣的歡喜」,日式枯山水給人的感覺,就是「言外意無窮的侘寂感」。

在茶道上,茶室以風格劃分,大體上分為書院茶室和禪院茶室。

禪院茶室和禪院脫不開關係,庭院里也會用枯山水。

無待庵就是一座禪院茶室。

無待庵原先的枯山水,名字叫做「心間春久」。

借用須彌山石的陰影,養著青苔。對面是明治神宮,樹色隨季節變化,庭院內山石腹內的青苔卻始終綠意青青。

這便是「心間春久」的寓意。

一年四季在茶室觀景,都會體會到不同風味。

所以,在醍醐家的新茶室,無論如何都無法復刻無待庵露地。

但在那塊選址,高聳的東京塔和虎之門之丘,是絕對無法繞開的存在。

但這塊選址又不能動,庭院換個朝向,陽光位置又會變得不對。

在庭院牆外,移植高高的樹,把後面的人造建築物擋住,倒也是個辦法,但他總不喜歡視線被遮擋的封閉感。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千臨涯決定,設計一個史無前例的枯山水景觀。

他要把高聳的東京塔,和宏偉的虎之門之丘,也作為庭院借景,融入到茶室的枯山水中來。嘶

鱷魚被打中之後,嘴裏瞬時間發出一聲慘叫,卻是到得後來,越來越無力,倒在地上,徹底失去了聲息。

本來這條鱷魚被段浪用天元一擊打的那一下,早就油盡燈枯了,能夠堅持這麼久,都是因為他的生命力強大。

但實質上,現在這鱷……

《超能養女神農爸》第一百七十四章段浪的猜想殺戮之都,已經差不多過去一年時間了,這期間蕭炎和幽絮一起生活,不斷去地獄殺戮場參加戰鬥,如今勝場來到了六十五場,離完成一百場還差三分之一左右。

看起來沒出現什麼問題,可實際上,危機已經顯現了。

這一天,蕭炎從地獄殺戮場返回,身上沾染了鮮血,右手畸形、腫脹,前臂出現了明顯的反

《蕭炎穿越到斗羅》第三百四十四章幽絮和蝠月莫爾斯,本來沒想著得到答案,可是現在有人告訴了自己答案,他反而有些吃不消了。

「你還真的是什麼都往外說呀?」莫爾斯不想和這幾個蠢蛋在一塊呆著,害怕愚蠢會傳染。

洛雨凝知道今天沈凡,就會被帶走,今天她剛好無事,所以特意到這個地方來看了一下

「你就是讓那個魔鬼至始至終都放不下的那個女孩子?」莫爾斯,出門在不遠處就看到了一抹紅色的身影,這個女孩子他看過照片,就是艾瑞,寧願自己死,也不願……

《和總裁領證后他飄了》第76章自作多情了 「哦,張公子…改變主意了?」

秦蒼穹眸光平靜,雙手負背,臉上帶着一絲玩味的神色。

在他四周,罡氣震顫!

站在這萬米高空,彷彿…夏威夷度假一般。

張鋒面色驚恐駭然,整個人都是徹底崩潰了!

他的聲音顫抖,將過去做過的,那些事情…都一一交代了出來!

迫害宋憐星。

追殺宋憐星的女兒,秦小鯉。

強行霸佔憐星集團名下,無數資產!

一樁樁觸目驚心罪行,張鋒都是痛哭流涕的說了出來!

而,此刻。

秦蒼穹的眸光,緩緩凝起。

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升騰而起…!!

那,是殺氣!

「秦兄弟,這些事…都是其他人逼我乾的啊!」

此刻,張鋒渾身一顫,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瘋狂嘶吼,「這件事…我真的不是自願做的啊!」

「你殺了我,對你也沒什麼好處……」

「我父親的家族,江南商盟…都不會放過你的!!」

「繞我一命怎麼樣,我張鋒保證,日後張家…絕對不會找你麻煩…!!」

「這件事,從此…一筆勾銷!」

說到最後。

張鋒的渾身都在顫抖,試圖說服秦蒼穹。

但,此刻。

秦蒼穹的神色,沒有絲毫波動。

甚至,都沒看張鋒一眼,而是淡淡看向了萬里雲層。

張鋒面色慘白凄厲,聲音顫抖,「秦先生,這樣,我們各自後退一步…」

「你放過我,我名下…所有資產,都給你一半…!!」

「而且,我張家日後,什麼事都聽你的…!!」

錢沒了,還能再賺。

可命沒了,那他媽…就什麼都沒了!

此刻。

張鋒不顧一切,只想活下去!

他整個人,都已經近乎崩潰了…!!

財產…那都是虛無縹緲的事情。

而,如今。

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聽到這番話。

秦蒼穹的嘴角,緩緩浮現出一抹弧度!

「是么?」

「就是不知道,張公子名下…有多少財產?」

唰!

聽到這句話。

被踩在機翼上,狼狽不堪的張鋒,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似乎…還有希望啊!

只要秦蒼穹表現出感興趣,那…就還有的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