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木遁」,則是指利用樹木、草叢作為掩飾或逃跑的工具。

所謂「水遁」,則是指藏身在水中,利用水作掩護。同時還要藉助一根細管伸出水面呼吸。

所謂「火遁」,則是指利用煙霧隱蔽自身,或者直接放火,引得敵人救火,則忍者可以從容逃走。

所謂「土遁」,則是指預先挖好洞,在緊急時藏在其中。或者利用牆壁、岩石縫隙等地方藏身。

其實,這幾種遁法,在華夏國早就有了先例,只是絕大多數人不屑於使用。而東瀛人更陰險,凡事總是把人往最壞處琢磨,所以才有忍術這個門類。

花田公長期住在情人家,為防萬一,他早就在房頂預留了一根金屬絲,那頭纏在一棵大樹的樹梢上,一個幻影彈。也就是說,他要「金遁」、「木遁」、「火遁」三結合,這樣安全係數更大,逃跑的效率也更高。

花田公已經將腰帶掛在了金屬絲上,只要手中機關一松,他就可以利用大樹的彈力,把自己的身子快速彈出。鄰近的大樹都有濃密的樹冠,正好可以借些隱身。眼看著郝仁一拳轟到,花田公將手中幻影彈一擲,頓時化作好幾道虛影。

郝仁的真氣一出,眼前的虛影立即煙消雲散,花田公的身子已經被他鎖定。

若是平時,花田公完全可以向別處躲。可是,如今他的身子已經被固定在金屬絲上,而那邊的大樹也已經開始將他拉出去,只是最初的兩三秒里,他逃離的速度還不可能太快。

怎麼辦?躲是躲不開,那就只有硬架。花田公的一隻右手已經被宣萱的鞋跟給廢了,那就只好用左手了。

「轟」,郝仁這一拳運起十成功力,再加上從地上躍起的慣性,比之前在室內那一拳的力量要大上三成。花田公硬接之後,化解不了敵人的暗勁,頓時全身的經脈都受到震動。他再也壓不住翻騰的氣血,一張口就吐了出來。若不是腰上的金屬絲拉著他,可能左臂也要廢了。

「唰!」暗夜中,花田公的身子急速遠去,並很快消失在遠處的樹冠里。

郝仁嘿嘿一笑,從房頂跳了下來。

「哥哥,你怎麼樣了?」

「我沒事!」郝仁說道,「你呢?」

「我也沒事!」宣萱笑道。

「走吧,我們回去吧!」郝仁攬著宣萱的纖腰,二人一起跳過圍牆。

二人落地的時候,宣萱不由自主地一個趔趄。郝仁忙問:「怎麼了,妹子!」

「剛才我用腳跟和花田公的拳頭對撞,我的鞋跟撞斷了他的中指,可是我的右腳也又酸又痛!」宣萱說道。

「抓緊找個地方,我給你揉揉!」

「不用了,回到住處再說吧!」宣萱說著,挽著郝仁的胳膊走上長街。

二人回到酒店,就聽到大街上到處都是喧囂。郝仁透過窗戶一看,只見好多穿和服的人在大街上跑來跑去,似乎是搞戒嚴。

接著,郝仁就收到了「瓜片」打來的電話:「教官,你太厲害了,連花田公都能打敗,要知道他是『百忍堂』僅有的兩個上忍之一!」


「瓜片」還告訴郝仁,因為花田公受了重傷,現在「百忍堂」正在四下抓捕可疑人物。有可能一會兒就有人到酒店來搜查,只要郝仁坦然對待,就絕不會有事!

「瓜片」的電話剛剛掛有五分鐘,就有幾個東瀛人進了酒店,他們挨個房間地查。查到郝仁房間時,郝仁剛剛洗完澡,他穿著睡衣出來放門。看到眼前這幫人時,郝仁不由得愣了。

來查房的一共是五個人,兩男三女,為首的卻是花田公的女兒花田夏子。花田夏子也是一愣,看到了郝仁,她的眼裡竟然有喜色。突然,他輕啟朱唇說了句什麼。

花田夏子這句話明顯是沖郝仁說的,因為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那意思是,我們夏子小姐跟你說話,你怎麼不吱一聲,這也太不識抬舉了吧!

這個時候,郝仁再不說話就不合適了,他只有老老實實地說到:「我是華夏國人,請你說華夏語好嗎?」其實郝仁也能說英語,但是他的英語說得並不好。這個時候,還是說母語算了。


花田夏子點了點頭,竟然真的用華夏語說了一句:「我叫花田夏子,今晚我的父親被人打傷,我們是專門來查找可疑人員的。給你添麻煩了,對不起!」說到這裡,花田夏子還向郝仁淺淺地鞠了一躬。

美女如此有禮貌,說出來的華夏語又十分動聽,郝仁自然要裝得紳士一點:「夏子小姐,你的孝心讓我感動,希望你能儘快抓住兇手!」

花田夏子十分嬌羞,她又微笑著向郝仁鞠了一躬:「謝謝先生。我能請教先生你的姓名嗎?」

美女主動問姓名,郝仁有點受寵若驚:「我姓郝名仁,赤耳郝、仁義的仁!」


花田夏子笑得花枝亂顫:「先生,你太幽默了,居然叫好人!」


郝仁卻一點也不覺得幽默,長這麼大,拿他名字開涮的人太多了。

花田夏子又向郝仁鞠了一躬:「打擾你了,郝先生,晚安!」說著,她就帶著那兩男兩女向下一個房間走去。

下一個房間是宣萱住的。當初「瓜片」為他們開房間的時候,曾經只為他們開一個房間,在宣萱的強烈要求下,才多開一間,就在郝仁的隔壁。眼看著未婚妻的房間就要被查到了,郝仁不可能進自己的房間,他要看看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

房門開了,宣萱走了出來。她和花田夏子的目光一接,兩人都是一愣。


這時,郝仁跑了過來,對花田夏子說道:「夏子小姐,這是我的女朋友,我們都是從華夏國來旅遊的。如果想知道什麼,可以跟我說!」

花田夏子看了看郝仁,又看了看宣萱,問道:「你們是男女朋友,怎麼不住在一間房裡?」

郝仁笑道:「我的女朋友很保守,在沒結婚之前不想我和住在一起!」

花田夏子又問:「這就是說,你們還沒有夫妻之實?」

這個問題也太敏感了!東瀛女子也真夠直接的。郝仁只好據實回答:「是,我們只是未婚夫妻。」

花田夏子頓時爆發出一陣大笑。不過是郝仁和宣萱不知道她為什麼發笑,就連她身邊的幾個隨從也都莫名其妙。花田夏子突然指著宣萱說道:「我看這個女子就很可疑,把她給我帶走!」 又開戰了!

巫妖兩族,顯然耐不住寂寞。``

只要抓住對方哪怕一點點痛腳,都是往死里打。隨著『謠言』傳播開去,大聖之死這個消息彷如瘟疫般蔓延,整個妖族大軍妖心惶惶,一片大亂,加上妖族四皇傷的傷,隱的隱,算計的算計,更是一片亂糟糟。

而蝕九陰統領巫族大軍,浩浩蕩蕩而來。

趁他病,取他命!

無心戀戰的妖族士氣低落,反之巫族卻是一片戰意四起,雄心勃勃,要將妖族趕回無邊海域,收復失地。又是一場大戰轟然而發,這一次沒有半點懸念,妖族幾乎一開打便已陷入劣勢,哪怕是處於防禦之位。

此消彼長,實力確實重要,但士氣……

亦是戰爭中決不可忽視的因素。

擁有極高士氣的軍隊,就好似擁有絕對的自信,所發揮出來的實力自是無比強大!紙面上妖族大軍的實力其實並不弱於巫族大軍,尤其是巫族大軍僅是由蝕九陰領軍,巫皇帝江並未在,但戰果…卻是完全一邊倒。

「哈哈!」

「哈哈哈哈!~」

軍營中,蝕九陰肆無忌憚的狂笑。

陰冷的雙眸閃動著自信光澤,對於這場暢快淋漓的勝利可謂興奮無比。

一掃頹氣!

在暫任巫皇這段期間,他可謂吃盡苦頭,被妖族壓著打。最後的那一場慘敗更是枯骨銘心,直接讓他失去民心,眾叛親離,灰溜溜的從巫皇之位退下來,成為一顆『棄子』。

哪想到峰迴路轉,原本被他視為敵人的巫皇帝江竟是如此栽培於他。這一役之勝,可謂將他從地獄重新拉回人間!

在帝江安排下,他相信短短一年時間他定能重回巫皇寶座,統領整個巫族!

而這一次將不再是暫任,而是永久!

他蝕九陰,就是未來真正的巫皇!

想到這蝕九陰的眼中便是熾熱。野心勃勃,對於權力他極度的痴迷,甚至勝過實力。

「稟巫王,後土巫王來了。」護衛稟道。

「是么,讓他進來。」蝕九陰眼眸一亮,揮了揮手。

時至如今,隨著與巫皇帝江化干戈為玉帛,他與後土再非敵對,當然交情也是一般。畢竟曾是敵人。自不可能一轉眼就握手言和,彼此間依然陌生的很。

「九陰。」後土緩緩進入,點頭道。

「稀客。」蝕九陰嘴角冷划,做了個『請』的手勢。

「不用了,我此次只是來傳給話。」後土眼眸微灼,淡然開口。

「哦?」蝕九陰輕訝了一聲,似笑非笑道,「是什麼樣話能讓後土巫王親自跑一趟。九陰當真受寵若驚。」

語帶譏諷,後土自聽的出來。面色微變卻也並未太過放在心上,徐徐開口道:「傳巫皇口訊,巫族大軍且暫停攻擊,等待下一步指示。」

蝕九陰眉頭一皺,望著後土疑聲道:「開什麼玩笑,我巫族如今士氣如虹。眾戰士嗜戰瘋狂,加上妖族節節敗退,士氣萎靡,此戰必勝無疑!這等大好優勢你跟我說停戰?荒謬!」

在蝕九陰看來確實荒謬!

感覺就好似擺在面前的食物,突然有人跟你說不能吃。這不是耍人玩么?

後土眼眸微爍,淡然道,「我只是傳達巫皇口訊。」

「你!」蝕九陰面色一怒,倏地冷靜下來,沉聲道,「巫皇在哪,我要見他。」

後土搖了搖頭,「不知,巫皇似乎有事要做。」

「是么?」蝕九陰眯了眯眼,閃過一道精芒,冷聲道,「好,我知道了。」

望著蝕九陰的表情變化,後土眼眸一凜,語重心長道:「奉勸你一句,巫皇這麼做自有他道理,莫要玩火。」言罷,不待蝕九陰回話,便是轉身而去,留下蝕九陰一人,面色陰晴不定。

良久……

「哼!」蝕九陰目光鄙夷,「膽小如鼠,機會稍瞬即逝,錯過就沒了。」

「誰知後土這傢伙說的是真是假,也許巫皇並非如此說,又或者純粹是他造謠。」蝕九陰冷笑了幾聲,「很可能心有怨氣,不服我繼任成為巫皇,想方設法的陷害我,到時我若就這麼放任妖族離去,勢必名譽掃地,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所謂的口訊傳達不清不楚,屆時就算否認我也拿他沒辦法。」

「沒必要聽他廢話,就算真的是巫皇傳達下的指令算什麼,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這等千載難逢的機會,必須要把握住!」

握緊雙拳,蝕九陰眼中執著肯定。

要他放棄吃到嘴邊的肉,放棄打響名聲最好的機會……

他,不願意!

※※※

巫妖之戰,如火如荼。

而這一邊南方域,也是熱火朝天。

新官上任三把火,林嘯天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也知林風為他鋪好了路,既是如此便趁熱打鐵,將自己位置先坐穩。他也不想每次都靠林風幫忙,偶爾一次還行,長久這麼做勢必影響民心。

先安內,再攘外。

閉關鎖域的方針不變,但林嘯天卻是將『選拔』提上方案,擺了檯面之上。

與林風暗中挑選的造神計劃不同,林嘯天的方案比較類似堯帝生前所做,從基礎抓起,從血脈開始培養起,所不同的是如今有了林風足夠資源支持,整個計劃層次大不同。

覆蓋整個南方域!

變身少女的日常

整個域,分層次的挑選精英,測試資質天賦,只要有資質的武者便會精心培養,決不錯漏。建立各級武館,設立完善制度,細分公民等級,並給予貧困武者救濟。維持整個域的安寧。

自上至下的收買人心,更是建立絕對的完善法制,一時間整個南方域地震連連。

然叫好的人顯然更多,畢竟絕大多數的民眾都是社會最底層的存在。一連串的措施,可謂花錢如流水,霎時使得國庫錢財往外如洪水般宣洩。但林嘯天卻沒半點不捨得,事實上林風更是無所謂,早已『視錢財如糞土』。

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