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寶箱自然也是順便打開了。

「叮!恭喜宿主獲得白色獎勵!」

「女式發卡!」

「···」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南宮朔頓時無語了。

他辛辛苦苦折騰了半天,結果就這?

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隨手拿起了這個發卡。

雖然沒什麼用,但畢竟是系統獎勵的,做的還是很精緻的。

發卡上還掛著毛茸茸的白色小貓,看著手感就很好的樣子。

心中一動,南宮朔隨手寫了張紙條,戳了戳面前的塔城小貓,將紙條和發卡遞了過去。

「別碰我,不然,我就真的動手了。」

銀髮少女的反應異常堅決,小腦袋轉都不轉一下。

「都說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別生氣了。」

南宮朔用哄小孩的語氣說道。

「你看,這是我昨天路過商店看到的,覺得很適合小貓,立刻就買了帶過來了。」

就算再強悍,塔城小貓也是個女孩子。

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發卡。

好像···還真的挺漂亮的?

注意力被吸引了一瞬,塔城小貓趕緊晃了晃腦袋。

不行不行,就是一個發卡而已!

對方可是個hentai!

不能動搖!

心裡正想著,背後的南宮朔卻是用出了必殺技。

「對了,小貓同學好像很喜歡打遊戲吧?」

「我家裡剛買了一款很有稀有的格鬥遊戲,難度也很高,你要來試試看嗎?」

「作為賠禮,我可以先讓你贏三次噢?」

作為一個遊戲狂熱愛好者,塔城小貓下意識的就轉過了小腦袋。

那雙平時毫無波動的琥珀色眸子,都變得閃閃發光起來。

「讓我三次?」

「南宮君,你看起來很自信呢。」

「小看我的實力,可是會吃大虧的。」

聽到銀髮少女帶著幾分激動的聲音。

南宮朔感覺自己都能看見一雙白色的貓耳朵晃來晃去的樣子了。

說好的小貓呢,怎麼跟看見肉骨頭的小狗似的?

心中一笑,南宮朔開口說道。

「來啊,誰怕誰?」

「放學別走,跟我回家。」

塔城小貓自然不會懼怕這種挑戰,小腦袋立刻就點了點。

「回就回!」

元旦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玉姝是個行動派。

說要寫話本子,當即就叫晚霞準備了筆墨來。

大概是剛看過八卦狗血故事,所以她腦中也是文思泉湧,各類設定和故事情節噌噌的往出冒。

屋內燒着熱乎乎的地龍,桌子邊上還置著炭盆。

整個小榻邊上,都好似流動着熱氣。

……

《鳳臨朝》第580章可要給駙馬爺寫信 邊冰玉道:「他們寨里討好綠盟花了銀子,要我賠,自己不能保護自家兄弟,死了人要我負責,如此蠻不講理,可知平時有多驕橫,不殺已經是我最大的忍耐了,不打不行,打的時候,多叫一些兄弟們上來,讓大家知道,咱們寨子也不是好欺負的。」

眾人瞠目結舌,打還不要緊,還要叫人圍觀,這樣一來,真是一點面子都沒給史文敬留了。

藍澄宇急忙勸道:「大頭領三思啊,萬安寨勢力如此大,史文強武功高強,真把他激怒了,我們這寨子,怕就不得安寧了。別說他們還有八百多人馬,就一個史文強,我們捆在一起都贏不了啦。」

眾人紛紛支持藍澄宇的話。

邊冰玉道:「你們放心,所造成的一切後果,由我一人負責,你不要再說了,只管聽令便是。大家願意跟藍頭領一起出去看他行刑嗎?」

眾人眼見她一意孤行,全都有點絕望。一起出去看,那是無論如何不可能的,這就太不給面子了。

藍澄宇轉身出去,一會兒,門外傳來他的怒喝聲:「怎麼回事?」

一個嘍啰慌忙道:「報告藍頭領,我們就五個人在這,剛才就我們兩個人抓他,有個去拿板子時,有兩個要下去通知兄弟們來觀看,結果他就趁機逃了,我們功力不如他,實在是沒有辦法。」

裏面的眾頭領,聽了都是長舒了一口氣。

邊冰玉咬了咬嘴唇。

藍澄宇很快進來,施禮道:「報告大頭領,由於我的疏忽,致使出現疏漏,讓史文敬逃走了,沒有受到懲罰,我甘願接受大頭領責罰。」

邊冰玉道:「罷了,有沒有傷到我們的弟兄?」

藍澄宇道:「沒有。」

邊冰玉道:「沒有就好。」

藍澄宇道:「要不要派人去追?」

邊冰玉道:「算了,不追了。」

各頭領們的神色,頓時徹底鬆弛下來。

邊冰玉道:「我們繼續議事吧,藍頭領,你把昨天籌銀子的冊子拿來給我。」

藍澄宇把冊子拿過來,說道:「昨天收到現銀共有一千四百一十六兩,其中頭領共有三百兩,陳老先生共一百三十兩。」

邊冰玉道:「看來頭領們表現不錯,我看一下,藍頭領九十兩,鄭頭領六十兩,韓頭領五十兩,徐頭領五十兩,另外黃、王三位頭領,各二十兩,祁頭領,哦,是十兩,不錯,不錯,大家都很踴躍。」

祁鎮面紅耳赤。

邊冰玉道:「藍頭領,我讓你記上我的七百七十兩,怎麼沒有記上來?」

藍澄宇道:「未見現銀,不敢記。」

邊冰玉道:「等一下玉竹回來,你跟她去拿現銀,除了這七百七十兩,另外還有二百八十兩,是我昨天賺到的,如今正是需要之時,我也一起拿出來,你都給記上。」

眾人無不吃驚,鄭豪道:「大頭領,你昨天出去了一下,你說你賺到了多少兩?」

邊冰玉道:「本來應該是五百兩,實際上只到手了二百八十兩。」

眾人皆笑。

邊冰玉道:「你們不相信?」

眾人紛紛道:「大頭領,你吹牛吧,你自己說不許偷不許搶,這麼多錢,你怎麼賺?」

邊冰玉道:「不偷不搶,也就打了個賭吧,跟大哥賭注一樣,五百兩,結果運氣不錯,賭贏了,但是那人身上只有二百八十兩,沒辦法,又不能等他籌完,就回來了。」

眾人莫不欣然。

祁鎮紅著臉道:「你說五百兩,但只拿到手二百八十兩……」

邊冰玉道:「大哥你放心,我知道你窮,別人都給至少二十兩以上,你只給十兩,說明你特別窮,所以不到五百兩,我是不會讓你賠我錢的,不過等我把剩下的二百二十兩也拿到,還請大哥願賭服輸,如數交錢。」

祁鎮被她搶白了一下,一時作聲不得。他在寨子裏最富有,只出十兩,是有不甘心的成份,沒想到被邊冰玉當眾表示理解,很是難堪。

陳木一直不作聲,這時突然說道:「藍頭領,如果加上大頭領的銀子,是不是已經有了二千四百多兩銀子了?」

藍澄宇道:「是,將近二千五百兩。」

陳木道:「老朽有個建議,各位再努力一些,想辦法再多籌出一千兩,但是有五百兩今天就得拿出來,送給萬安寨,免得事態擴大,把史文強激怒了。」

祁鎮道:「老先生言之有理,我也認為這樣更妥當。」

邊冰玉思索片刻,搖頭道:「不。」

祁鎮道:「師妹,你可不能意氣用事,史文強此人我們真的是惹不得的。」

邊冰玉道:「綠林道上,我們現在惹得起的人有幾個?難道就讓這些我們惹不起的人,一個個都跑到我們頭上拉屎拉尿嗎?這種日子,我受夠了。」

眾人苦笑,這種日子,他們也一樣受夠了。

邊冰玉又道:「憑什麼呀,一個山寨的二當家,就敢到我們的地盤上來無理取鬧,我們還得笑臉相迎,還得按他的無理要求賠錢給他,我們山寨的錢,不就是這麼浪費掉的嗎?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眾人沉默。

邊冰玉又道:「我爹爹在時,寨里有上千人,現在只有這四百多人,我問你們,其中有多少個,是因為得罪了這些外來的人而被殺的?」

藍澄宇道:「八十三。」

邊冰玉道:「八十三?死一條命,就苦一個家,這就是八十三個家被害了。」

藍澄宇道:「只有七十個家。」

邊冰玉道:「為什麼?」

藍澄宇道:「有三個家,共計十三口人,被綠盟的人直接滅了門,所滅門中最小的一個,才三歲。這些年裏,我們寨里被綠盟的人直接處死的,共有七十人,另外的十三人,是其他各寨的所謂貴客殺的。」

眾人面有愧色。

「八十三人中,有三個是小丫頭,從十二歲到十五歲不等,被凌辱之後殺了,都是綠盟的人乾的。此外還有不少被打傷的,計有五十一人,當然了,昨天增加了一個,可以算是五十二個了。基本上都是各山寨來的貴客傷的,因為綠盟的人得罪了就只有死,其他的人多少還能手下留情,我可能是五十二個傷者中,唯一一個被綠盟的人傷而不殺的。」

邊冰玉道:「這就是我們的綠林同道嗎?這就是我以前跟他們稱兄道弟的人嗎?」

鄭豪道:「是我們把他們當同道,他們怎麼會把我們當同道,當豬當狗還差不多。殺了我們的人,傷了我們的人,我們還得給他們賠罪,問他們是不是殺人傷人時累著了,還要給紅包他們壓驚。」

眾人都慚愧無地,低下頭,各自嘆息一聲。 「你可知道,北辰刀與我,共同並肩作戰過多少場!」

「北辰刀曾助我,斬下多少敵將首級!」

「北境近年的安穩,當然大部分還要歸功於虎賁將士,但這其中,絕對有北辰刀的一臂之力!」

秦風字字鏗鏘,闡述著自己和北辰刀浴血奮戰的往事。

在場的神策營將士們,眼前無不秦風在戰場上的身影。

一人一刀,披風飛揚!

鮮紅如血,落日長圓!

「今日,就算是聖上來要親自收走北辰刀,我也是一樣的話!」

末了,秦風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北辰刀,是他的戰友袍澤,是他的兄弟!

意義,絕非止於一把皇刀。

秦風不允許任何人褻瀆北辰刀。

尤其是眼前這個欽差大臣。

秦風懷疑,聖上未曾特意下旨收回北辰刀。

只是因為此人的一己私慾,或許,是想假借夏皇質疑,私藏北辰刀!

「帶着你的人馬,滾!」

秦風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冷冷地向欽差大臣呵斥。

欽差大臣咬了咬牙,明顯是一臉的不服之色。

可,秦風現在雖然已經被貶為庶人,地位遠遠不如他,但秦風在北境大軍中的地位,依舊是一呼百應!

欽差大臣也不敢在說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