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這些竅的作用是以後方便仙家上身,同時也能提高弟馬的通靈能力,提高弟馬對靈體和靈界的感知靈敏度,也能提高弟馬的身體素質。

而且正所謂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如果弟馬身上的竅沒有都打開的話,那麼仙家上身辦完事後,想走可就難了!到時候必須弟馬配合,不然就走不了了!

再者,弟馬身上這竅門打開的越多和仙家溝通的就越好。

弟馬打開竅門有的是在出馬以後,有的是在出馬前,這個需要看各自的仙家是如何要求的。

有的出馬弟子是在大病一場過後,突然就會打災看事了!

這個病的過程,其實就是仙家為弟馬在打竅,磨鍊心性的過程。

有的鬼仙給弟馬打竅,弟馬身上就像冰窖一樣,發冷,發緊等等。

還有的仙家打竅,身體某個部位會發熱或心口位置發熱,然後到各個經脈不停的跳動。

當然也有弟馬在打竅的時候,會非常難受生不如死的感覺,就如同孫羽一樣!

當然了,一般像這樣的情況,多數是跟弟馬的業障有關係。

仙家在給弟馬打竅的時候,往往會因為業障的阻礙增加打竅的難度,因此打竅的時候,弟馬會感到痛苦難受!

但是孫羽之所以如此難受,那是因為灰銀寶想為孫羽開上三穴,也就是譚中,靈台和湧泉三處大穴!

弟馬打開這三處大穴之後,就可以開天眼辮鬼神,走陰路去陰間辦事了,所以孫羽才這麼痛苦。

其實不管打竅的方式有多麼痛苦,對於帶仙的出馬弟子來說,都是一個磨鍊的過程,做什麼事沒有一個過程呢,要想成功,都要有一個艱難的過程!

有很多人以為出馬很容易,出去看事掙錢,風風光光,其實這要想人前顯貴,背後就得付出別人所不能付出的辛苦,正所謂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萬事萬物都是修來的!沒有天上掉下來的,除非你是仙二代!

言歸正傳,孫羽聽灰銀寶解釋完,心裏的蘑菇雲終於消失了,鬆了口氣,問道:「那你給我打完竅了吧?」

「哪有這麼快,別說是三大穴竅了,就是普通的串竅都沒打完呢!要說恩公你身體太差了!不過恩公你放心!再有兩三個時辰就完事了!我再給你串吧!」

灰銀寶說完,就又要開工,孫羽立即把他攔住,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還有兩三個時辰!這竅咱先不打了,行不行啊!我這小身板子經不起折騰了啊!」

灰銀寶看了看臉色發白的孫羽,想了想道:「這也行吧!恩公等將來你開了堂口,讓黃家仙或胡家仙給你串竅吧!他們會醫人,手輕!」

「那好!那好!你先歇歇吧!串竅的事等將來再說吧!

還有啊!銀寶!以後你就叫我孫哥或大雨吧,別老恩公恩公的叫了,讓人怪不好意思的,雖然我救過你,但那都不是事!再說了你今天不也救了我嗎!咱們好兄弟不客氣!」 「可恨的是,夜瑾為了報復我鳳鳴山莊,居然容忍自己的妻子與其他男人勾三搭四。」

她的眼裏都帶着痛恨,說這話時咬牙切齒,死死的扣住掌心。

不管如何,這一次,他們都決不能再放過楚辭!

「娘,別說了,」慕容無煙的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我這輩子最大的錯,就是太過於優秀,導致瑾王府的老王爺千方百計的糾纏我!以至於連累了義母。」

「現在若是可以,我願意用我的命,來換她的命。」

她的聲音帶着凄楚,讓在場之人無不動容。

「慕容姑娘,這不是你的錯,是有些人想要攀高枝,卻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他們到底有何顏面做出這種事來?」

「而且我還聽說了,那瑾王妃六親不認,對自己的親妹妹和親爹都可以下殺手,連對她如此好的後母,她都能肆意傷害凌辱,這種人,當真不配為人!」

像是被慕容無煙的話給點燃了怒火,那群人全都你一言我一語,若是不知道的人聽見了,還以為他們和楚辭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慕容無煙的唇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卻很快又放下了,用手帕擦了擦淚水,繼續道。

「諸位,這次我們請你們來,還是想請你們給我一個公道,讓他們為我義母償命!」

一抹狠芒從慕容無煙的眼裏一閃而過,她揚起了眸子,斂住眼眸中的憤怒,用盡量平靜的語氣說道。

眾人全都義憤填膺,便是連表情都透著憤怒。

「慕容姑娘你放心吧,這件事我們必然會為你做主。」

「稍後我們便出動人馬,滅了大齊國——」

聽到這些人的聲音,慕容煙兒的心頭冷笑一聲,唇角帶着若有若無的弧度。

有了這些人,即便不動用鳳鳴山莊暗格之人,她也有把握,誅滅瑾王府。

而這,就是這些人敢與她為敵,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好,」慕容無煙穩定了下心神,繼續說道,「我知道現在楚辭在什麼地方,只有殺了她,才能為我義母報仇雪恨!」

「另外,神醫門助紂為虐,也罪該萬死!」

說出這話之際,慕容無煙冷笑出聲。

事實上,這些人之所以幫襯着她,不只是鳳鳴山莊都與他們有幾分交情。

更重要的是,瑾王府與誰謀和不好,偏偏要和神醫門聯合在一起。

這些勢力誰沒有被神醫門威脅過?

若是神醫門覆滅,他們日後就不必在仰仗神醫門的鼻息。

反而能將那些神醫都收入麾下,也不用在受到任何的脅迫。

正是因此,這群人才如此痛快的答應與她一起對付瑾王府——

山林之中。

楚辭一襲紅色長裙,騎在駿馬之上飛奔而去。

她的速度很快,如同一陣狂風。

在駿馬飛踏而過之處,地上濺起滿地的塵土飛揚,卻絲毫沒有讓她停下腳步。

但是,下一刻——

無數的人馬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來,將楚辭團團包圍了中間。

楚辭下意識的扯住了韁繩,令駿馬停了下來,她的目光掃過將她包圍起來的人,眼神之中帶着晦暗不明的光。地星命劍欣然雀呼般,繞著黑境外界光輝頻爍。

這,這是至高者的氣息。

萬族至強者,一方古宇宙之始祖的存在。

楓野歷經兩個時代,在近古將末時在一處絕地星空裂痕中,存在一方至高者留下的修地秘境,雖然殘缺不堪,歷經萬古,

。 如果一個人我不認識,我會揣測他的內心,揣測他的性格,揣測他的真面目。然後兩個人交流起來,之後兩個人漸漸熟知。如果你願意和我交流,袒露內心,那麼我也極其願意奉陪,我是孤獨的,偶爾有這樣的人跟我說話,我的內心也是欣喜的。其實我也愛這個世界,我也愛很多人,我也愛很多東西,一個人不可能只有一個想法,只有一種觀點,頭腦都是多面性的,我沒提過的想法它不代表就不存在。人和人之間沒有什麼是對的,也沒有什麼是錯的,只有你願意不願意,是不是跟從自己的想法。你沒辦法揣測別人是怎麼想的,而別人也無法控制你的思維,這是不矛盾的。為什麼這樣說呢,有可能在你的觀念里這樣的行為是錯的,而在別人認為是對的,你不能去改變這個人這樣的想法,因為他可能也在試圖改變你。

其實生活中你認為對的事情很少,或許不完美或許很失望,你不要去奢望可以改變生活,因為你甚至不能做到不讓生活改變你。我在無聊的時候都會抱著吉他彈琴,我喜歡吉他,我喜歡它帶給我的很多未知的感覺。比如,彈響了一個很難按的和弦、彈出了喜歡的一首歌的前奏的欣喜與自豪,比如,彈琴後手指火辣辣的疼,但我享受這種痛苦,我把它視為彈琴的代價,比如,好不容易彈熟了一首歌,卻跟不到節奏進人聲,這種感覺是煩躁的,有一種想摔琴的衝動。又比如,我常常會幻想,我有一天會和李延亮一樣,在多少人崇拜的注視下演奏完很困難、技術高超的曲子,我知道,這要付出什麼才能換來。又比如,我還會想到假如有一天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把吉他,可能我可以靠它養活自己。

我舉的這些例子就是說,在吉他里,我找到了很多雷同生活的部分,我的那種自豪就像在生活中經歷了什麼開心的事,「代價」在生活中也不盡勝數,凡事都有代價,生活最大的代價就是,你賠上了歲月。「煩躁」就像你經歷的困難,煩躁的時候想砸東西,這和我想砸琴是沒什麼區別的。「幻想」在生活中也不可缺少,誰沒有幻想過自己過上眼中「成功者」的日子。

吉他手,是一個孤獨的職業,別人不知道他為了一首曲子可以放棄什麼,別人不知道他為了一種旋律可以忘記什麼,別人不知道他為了一把吉他可以背叛什麼。有太多的人不理解吉他手了,吉他手需要有自己的個性,他才能詮釋出更好的音樂,他要對生活和音樂有自己的理解,他的音樂才有他的味道,才有他的感情,就像他用一把琴代替了一張嘴,一個個音符代替了他的語言,一首曲子結束,他的話也說完了,然而沒有人看到他張了嘴。因為他的感情全在這旋律里。

我看著左手手指上被磨出厚厚的繭子,我再一次把它關聯到了生活,彈吉他,手指會感到疼,甚至疼痛難忍。但如果你彈得久了,不出一年你的手上就會起很厚的繭子。磨了繭子,彈琴時就不會像過去那麼疼了。就會彈的越來越輕鬆、自如,沒有感覺了。而生活又何嘗不是像這樣,在生活中,經歷的事情讓你痛苦,你的內心和外表都會慢慢地比以前堅硬,所以經歷的事多了,一個人也會變得更堅強了,外表也有了久經風霜的模樣。就像彈琴磨的繭,你的手指也已經習慣了和琴弦的摩擦。

在現實里,我不奢望有誰可以理解我,因為即使有人想來理解我,他不可能理解全面的呀,可能他會面帶微笑點頭看著你滔滔不絕,心裡卻在嘲笑你。可能真的是因為年紀大了吧或者可以說成熟了,我已經開始冷眼旁觀一些事情,可能放在之前我會怎樣怎樣,但現在沒有那種衝動的慾望了,可能是性格變了。即使有些傷害我的事情,我也會裝作視而不見,一笑而過。

我想這也可以說是我的思維考慮的越來越多,也可以說是我不屑於去做這些所謂「爭名」的事情,我更像是一個寄情于山水的世外詩人,訴說著自己的故事、想法。

一個人可以評論一個東西的好與壞,同樣一個人也可以評論另一個人的好與壞,就像李志說的,他和一個攝像機、一個沙發是沒有什麼區別的,然而我也不能反對別人對我的看法,因為別人也不能反對我對他的看法,這就是我剛剛說的沒有誰是對是錯,沒有什麼主觀和客觀,其實都是主觀。

此刻,我有一個畫面,一群人和另一群人圍著說笑,而我,在一邊專情地彈著吉他,不問世事…… 面對敢對她開槍的人,雲溪自然不會客氣,如果不是季九堇一直在旁人嚷嚷,她就不是簡單的將幾個人的武器都卸掉揍幾下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你找我來就是為了給我看這個?」將手中收繳的武器都扔到一邊,雲溪滿臉不悅的問道。

她還以為有未被清理乾淨的高級喪屍出現,這幾人解決不了呢!沒想到是給她擺龍門陣的,不開心。

最重要的是,在這裏她居然又看到了一個頂着藍色光環的人,看那裝扮,好像還是他們此行的目標,那個什麼博士教授。

「不是,真的是誤會,找你來是真的為了救命,你看這個還有救沒,這是我們老大的隊友,哦,對了,這個老大就是隊長的堂哥。」

看着一直壓在他們頭上的獵豹隊員,同他們當初一樣被雲溪揍翻在地上,季九堇此刻卻生不出一點幸災樂禍的心思。

特么的,感覺女魔頭好像生氣了呢!為了不被摁在地上摩擦,他還是先讓女魔頭消消氣吧!不由得朝着還在地上愣神的老大使了個眼色,希望他能看懂吧!

「抱歉,是我們太多草木皆兵了,沒搞清楚就開了槍,我是黎琝,如果你能救我的隊友,還請你施以援手,我們獵豹小隊感激不盡。」

只能說老大不愧是老大,看到季九堇和黎栩如此緊張的模樣,下意識的就做了最有利的決斷,哪怕他並不相信雲溪真的能救回磊子。

這個時候他甚至都沒時間去糾結為什麼門鎖得好好的,這個人會突然出現。

見人家都低頭了,雲溪也不是那種得寸進尺的人,畢竟真要較真起來,這件事她也有錯,換成是她的話,身邊突然出現一個人,她的反應可能比幾個人好不了多少。

所以,見人間都給台階了,雲溪也就順坡下驢,怎麼說,黎栩幾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況且這裏還有一個她到現在都沒搞清楚代表了什麼意思的,頂着藍色光環的人。

「這人被抓傷幾天了?你給他注射了什麼?」看着還在翻看患者眼皮脈搏的白大褂男人,雲溪語氣微頓。

患者的傷口一看就是被抓超過24小時的,這人用了什麼居然能拖延他喪屍化的時間?在當前能做到這種地步,也確實是能人。

不對,神識在這個叫磊子的人身上遊走了一圈,雲溪決定收回剛才對這個人的好評,特么的,他不是抑制了這人喪屍化的時間,而是直接給患者注射了喪屍體內提取的血清。

這人之所以能挺到現在才屍化,是因為他本身體質較強,在受傷之前已經產生了抗體。本來被抓一下,還有可能直接激發抗體產生異能。

可是喪屍血清的加入,均和了抗體的濃度,導致他逐漸喪屍化,就連抗體都被消耗得差不多了,若她再晚來一步就回天乏術了。

「你懂醫?」確定已經沒有辦法可想的米文終於退開一步,聽聞雲溪的問話,終於捨得將眼睛從患者身上轉移到說話的人身上。

「要我救人可以,但是待會不管發生什麼都別打擾到我,否則……。」對於米文的話,雲溪並沒有解釋,因為沒必要,微微眯起的眼睛從季九堇等人身上掃過,煞氣冷然,威脅意味很明顯。

「你放心治療,我保證不會讓人打擾到你。」被雲溪身上的煞氣嚇得一個激靈,季九堇拖住站在磊子身邊的郭曉峰率先表態,其餘人有樣學樣,一人拖一個將黎琝等人跟雲溪和兩個傷患的距離隔開。

「你真的有辦法救人?」被人無視的米文眯著一雙褐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雲溪,四目相對,一個淡漠無動於衷,一個好奇滿是驚訝。

「如果你都沒辦法的話,我可以試試。」

有7級光系異能在,想保住他們的性命很容易,只不過這個過程可能有些痛苦,畢竟光系異能本身就是喪屍的剋星,看那些解除到光系異能就被腐蝕得坑坑窪窪的喪屍就能看出來,這對它們的傷害有多大。

所以雲溪提前給幾人打了預防針,她可不想在治療的時候,邊上還有人質疑或者咋咋呼呼的打擾到她,尤其是這個頂着藍色光環的男人。

「好,但是我要求圍觀,我保證不會打擾到你。」無視了一眾端著槍滿目戒備的瞪着他的兵哥哥,米文又退開一步給雲溪讓了位置。

見雲溪並沒有反對,剩下的三個端著槍,自覺的對準了房間中的另外七個普通人,徐笑笑倒是想往季九堇身邊湊的,可惜面對黑洞洞的槍口只能退回原來的位置。

「我知道你們的意識是清醒的,現在我會幫助你們治療,而你們如果想活下來就必須保持清醒,哪怕這個過程再怎麼痛苦也要堅持下來。」

確定不會給打擾,雲溪轉身面對兩個傷患開了口。

她異想天開的想通過治療來激發這些人體內的生機,進而激發異能,理論上可行,畢竟人之所以屍化就是因為體內的生機不足以抵擋魔氣的侵襲導致身體失衡造成的。

那她用異能幫助人體內的生機吞噬掉魔氣,是不是就可以重新產生抗體,甚至激發異能?

「你在哪裏找來的?靠譜嗎?」看着點點白光從雲溪的指尖緩緩的進入磊子的額頭,瞬間讓磊子嘶吼掙扎得愈發劇烈,郭曉峰推了推擋在身前的季九堇,語帶擔憂的問道。

「別廢話,看結果就行了,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曾經目睹過蘇晨光和李路被雲溪救回來的季九堇一點都不擔心那兩個傷患會異變。

他比較擔心的是這幾個傢伙會異動,還有那個在他們出現時連眉眼都沒抬一下,此刻卻站在雲溪身邊的的米文教授,怕他會搗亂,妨礙到雲溪治療。

「行了,我不亂動,別搞的跟防賊似得,我們三天前就來了,外面有一個很厲害的大傢伙將我們困在這裏了,耗子他們都犧牲了,等等,你們來的時候沒碰到那傢伙?」關注點剛被轉移,智商立馬上線,郭曉峰才想到最關鍵的問題。劍影發現梅兒獨自一人在藥房煎藥,便猜測是不是晚上要用到的紅花,此刻藥房無人,梅兒趁現在來,怕就是不想讓別人看到,劍影在外面想了半天,終於想出法子,他找了個丫鬟進去,讓丫鬟想辦法支走梅兒一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