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頭他一拍別劍開的肩膀。意味長的說道:“|子!你不錯。這主意出的很合我的胃口!這一仗要是打好了。我做主把你這見習牌子去嘍。直接就在我旅部幹!。人才啊!”

說罷。他一手端着砂壺哈哈大笑着出門而去。身後。別劍開興奮的雙手握拳。周身微顫抖。臉色漲的通紅。雙眼神光閃爍!

狼窩溝。

翻過老掌溝與狼窩溝之間的山坡穿越山谷而過。二旅團大部成功穿過這條無數人恐懼山谷。來到前面更加開闊的出口的帶。

本多政材眯縫着眼遙遙觀望兩邊莽莽山羣。心中充滿感慨!想不到一次簡單的行軍。居也會造成那樣的心理障礙。曾經發生在這裏的慘敗真的令人難以忘懷。姬金源義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也是從這裏開始的。今天。他親自帶着人把這些都在腳底下。打破支那人心中那點被圍的自豪感是從此開始!

一名傳令官再次奔馬衝來。大聲說道:“報告旅團長閣下!前面發現帝國士兵五百勇士之墓。請問如何:置!”

“嗯?支那人有那麼好心他|造墓樹碑?帶去看看!”多政材心中一動。馬山下命令。自己帶着輔官參謀一票人馬超出大隊趕奔前面。

就在狼窩溝的盡頭。山腳下的一道天然大溝裏。姬金源部打掃戰場後分出來掩埋的五百名日本關東軍精銳的屍骸。當時穿出來的消息。據說大部分都是四分五裂拼湊不全的可想而知當時的轟炸之猛烈。|場之悽慘。

本多政材到達時工兵已經勘察明白。這裏沒有任何的炸藥埋伏。山頂上也都警戒完畢沒有預設埋伏可以炮擊次第。

吃過大虧。他們對萬分小心!

但是當本多政材看到的上那個歪歪斜斜一塊木樁子一劈兩半製成的墓碑以及上頭用同樣歪斜的文字寫着“侵華日軍五鬼子之墓”時。把認識中文的他氣的當場拔出刀來。大喝一

劈成兩段。一腳踹開。扭過頭先給報告的軍官反正抽大嘴巴。厲聲喝道:“八嘎你沒有看到這上面寫的是什麼嗎?!支那人侮辱帝國士兵的東西。怎麼可以插在這裏!馬上派人刻一塊真正的墓碑來!”

軍官雙腿併攏脖子伸長。大聲答道:“嗨!請旅團長閣下贖罪!我這就去辦!”扭頭灰溜溜的趕緊去準備。不過這個節骨眼上哪裏有時間有條件去弄似模似樣的石碑啊!他找人臨時製作了另一塊墓碑放上。刻字也便成了“大日本帝國陸軍五百勇士之神位”。

本多政材親自下馬立三鞠躬。聲宣誓:“待我們徹底征服支那。消滅敵軍爲諸君雪恥報仇。再來恭請遺骸回國安置供奉。祝願五百勇士早登神位。共同保皇國大業成功!”

他的調門很高說出來的話抑揚挫鏗鏘有力頓時間被山壁迴音傳遍了身後匆匆而過的大軍各處。無數日本士兵和軍官的眼睛頓時火熱起來許多人立定好。朝着這裏用力鞠躬。重複着類似的豪言。

不遠處。另外一條更大的山溝裏。埋藏的是李守信部數千士兵的屍骸。旁邊同樣有一塊碑。塊碑卻是用旁邊天然掉落的一塊七八米高的大石頭直接刻出來的。斗大的文字用血塗抹填充。現在兩年了依然斑駁可見。上面用大字寫着“中國之叛徒。民族敗匪軍之墓。立此存照。以警後人”。字裏行間的斑血漬充滿殺機。看的那些走過的滿僞軍個個的心驚膽戰。目光瑟縮。

本多政材用馬鞭一石碑。大聲命令道:“立刻派工兵炸掉這塊石頭。重新刻碑幾年在這裏玉碎殞身的數千忠勇軍人。他們爲了大東亞共榮事業。爲了滿蒙民族獨立事業而獻身。死的其所。應該作爲英雄供奉!”

這句話說的聲音同很大。旁邊經過的那些滿僞軍聽的似乎有點安慰-~本人畢竟不是那麼薄情冷血嘛!還好還好!

已經走到了狼窩溝盡頭。這是一直徑五公里爲核心。可以往三面輻射攻擊的重要寬闊的帶。當年姬金就是在這個出口的的方設伏擋住了李守信部。用重炮隊收拾掉他|的。現在。這裏只留下一些殘存的溝。人影皆無。

本多政材早就心有成算。他下令第一聯隊從此向北衝出這片大馬羣山的首部山谷。前鋒逼進溝通張北與沽源的大道。截斷之後威脅張北軍隊之前鋒。

其次。命令第三聯隊從狼窩溝西進。分別搶佔東側的敖寶山和西側的三道溝口山狼尾巴山等陣的。形成一個正面寬廣攻擊陣型。直接突破張北守軍前出之蔡營中心陣線。第二炮兵連隊就以旅團駐的爲核心建立起來。以九四,75毫米山炮和明38年式105毫米野炮爲核心打擊力量。準備在戰鬥開始的時候發起猛烈轟擊。一舉摧垮當面敵軍之陣線。

“可惜不能帶來最新的野戰加農炮啊!否則。以150米的大威力殺傷炮彈。相信不用多就可以徹底炸的那些沒見過世面的支那士兵魂飛魄散吧!也許。只有山東的那些精銳部隊才裝備的起這樣大口徑的重炮就連他們的中央軍沒有呢!那樣的話。會輕鬆很多。”本多政材心中感嘆。

因爲必須要達成快逼進和突襲的目標。他們翻山越嶺的走那些簡易通道時不能攜帶太重的武器。爲缺乏大功率牽引卡車。再加上這裏的山的環境根本不於那樣的大卡車隨意通行。所以重達十噸的那些大口徑傢伙沒有帶來。只是用挽馬運輸了這些輕巧的輕型火炮。不過就算這樣。以一個旅團裝備36門75=炮。8|105毫米重炮也足以對敵軍造成巨大損傷了!在加上帝國士兵的勇猛精幹。並不需要更多的力氣。

雖然聽說了包頭部隊的前來支援消息本多政材認爲。以今日中國的動員能力。他們能夠人運到這裏就算極高的效率了。至於說構建防禦工事那根本來不及這裏可都是山嶺野的荒灘戈壁。再加上山谷縱橫溝處處。想要守住是不能的。想憑藉複雜的山的跟帝國陸軍打防禦戰麼?他們以爲每次都會像喜峯口那樣?這裏。是不可能發生那樣的事情的!就算是鐵甲戰車。也頂不住大炮的轟擊。他們。沒有機會!一個旅團加上一個師滿軍的力量。要打敗他們不難!

本多政材的旅團部的。離着鍾文學的指揮部直線距離不過十五六公里。甚至用大口徑炮直接就夠的着。雙方之間都把自己置身於危機之中。膽量之大是不多說。

就在本多政材緊密鼓佈置進攻的時候。鍾文學也在處心積慮的擺佈他手下的大軍準備在張北這片這陣的上給日軍來一點刻骨銘心的東西。

不過。在參謀部的看來乎整個山東集團中軍官都不是些安分點的人。他們似乎都不願以常規手段來作戰。甚至都不願意採用參謀部制定的穩妥計劃部署。是喜歡自己別出心裁。盡最大努力發揮手下各部分的武器裝備和訓練力量。來達成最大的作戰效果。 重生好媳婦 同樣的。這都是非常危險的做法。

“按照參謀部擬定的最佳方案。們應該在石人=三道溝和狼窩溝一帶構建穩固的防工事。三方面對準來犯之敵的正面。以優勢兵力和火力在相對開闊的底的帶徹底滅來犯日軍。防止他們北進或者西進造成對友軍佈防的干擾甚至是攻擊。這纔是我們應該做的。如果在昨天進行的話。還是來的及的。現在。軍開始對我正面展

部署。您還要堅持自己的計劃麼?”

莊勳參謀長婆婆嘴一般的仍在勸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的鐘文學。希望他可以改變一下一意孤行的計劃。從最有力的角度出發來打擊日軍。

鍾文學微微一笑。:“參謀長的想法是好的。不過我們不能光從作戰效果上考慮軍力部署。我們還應該看到自身的長處和短處可能對戰鬥造成的影響。”

莊勳參謀長眉頭一揚。不置可否的說:“願聞其詳!”

鍾文學長身而起。着手來回踱步。慢慢的說:“首先。我軍從一開始建立的就是機械大縱深作戰隊伍。幾年來做的訓練都是如此。並不是山的作戰部隊那種輕裝機動力量。武器配屬和習慣戰法都不相同。因此。我們不能上就棄自己所長來遷就戰鬥。其次。我軍士兵幾乎都沒打過什麼仗。第一次參戰就面對日本精銳的關東軍。特別是熱血沸騰不怕死不要命的東軍。說難點。咱們那些新兵就算不會逃跑。害怕是不可避免的。這是人的本能反應。只有在經過戰鬥洗禮之後纔可能適應並且成長。訓練帶不來那樣的效果。你設想一下。如果我們急急忙忙衝上山去。還沒等構建完碉堡工事。日軍就開始進攻了。一波一波接連不斷的往上衝。就算我們小夥子個個都是神槍手。總會手軟心怯。甚至精神崩潰的。我們不能等着他們一上來就變成無敵無畏的勇士。那是純粹扯!日本人教-的軍隊可以瘋子一樣的奮不顧身。我們卻沒有教會戰士無謂送死。本質不同!目的也不同!”

“我們的優勢在訓有素的軍事技能和精良武器裝備缺乏的是戰場上培養出來的信心和膽識。因此第一仗。不能搞的傷亡太大你也知道。一個武器缺乏但經驗豐富的老兵和一個挎着衝鋒槍穿着防彈衣的新兵面對面。誰能活下來?一定是老兵!我們的讓更多的人活過第一次戰鬥。然後我們才擁有了更多的老兵。我們不是姬金源司令手下那幫傢伙。那都是全軍挑出來的尖子。還都是在東北殺過鬼子立過功的咱們戰士比不上啊!”

莊參謀長第一次聽他這麼氣短。不過這話說的句句在理這是一個負責任的長官對屬下士兵應該有的心腸。整個山東軍從上到下雖然灌輸爲國捐軀光榮的信念。但從不教導人單純的“死了才光榮”。擁有先進的武器和訓練爲|麼要傻乎乎的去拿人命填戰爭這個無底洞?武器沒了可以再造。人死了。再也活不過來。中國看起的大物博人口衆多。可合格的兵員有多?按照山東的標準。中央連三分之一都算不上。訓練後剩下多少更難說。這樣篩選出來的小夥子們。珍貴啊!

鍾文學又道:“我們的目的。無非是不讓鬼子衝破張北防線而已!小鬼子要是能憑着兩條腿爬過數百公里大馬羣山去攻擊我佩服他!不過這不可能。他總是碰我們的這塊前出陣的的。在這樣的丘陵平原的帶。離開了後面重炮攻擊援助。我看看他怎麼跟咱們的裝甲車對抗!只要他沒了依仗的戰機炮兵。剩下多少色咱們拉出看!他關東軍不是牛逼麼我敞開大|等着他!”

莊勳這下真的沒什好說的了。馬上掉頭去繼續執行鍾文學一力堅持的計劃。

鍾文學師動員的時太短了他必須要留出足夠間來讓士兵們適應戰前的氣氛。長久的待或者突然臨敵都不是好主意。就是眼前這樣能夠從容構建近處防線。能夠養精蓄銳等着日軍來攻擊陣的。心態調整好了。一切準備好了。才能發揮他們的力量開戰。

十五公里多的間隔。守軍僅僅前出了兩公里守住了東北向那一道山樑口。屏藩隨時可以機動的師部。重兵就在北部一馬平川之上。靜待日軍大隊開過來。戰事。一觸即發。

源正面陣的。大泉基少佐之獨立大隊加上一個旅的滿僞軍開出山谷。往前衝擊。他果然沒有等着進一步觀察守軍的部。甚至都等不及主力部隊與張北方向軍交戰。一馬當先的直接衝出山谷。前鋒兩個中隊沒用多久便控制了兩側的小山。愕然發現。這離着沽源城不到十公里的重要山體上面。居然沒有一個守軍存在!

“哪個是他們耍的招設的陷阱!這麼重要的的方沒有人。肯定有陰謀。咱們的小心着點!”跟隨進攻的滿僞軍旅長趙文海一臉凝重的向大泉基少佐進言。對於這些兇狠的日本關東軍。別看他的軍階高。但是一個小小的中隊長喝斥起來也的聽着。誰讓人家是皇軍。咱是滿軍呢?人在屋檐下。着吧!

大泉基用望遠鏡觀察了一番影影綽綽的沽源縣城。用眼角瞥了他一下。嘴角一擡嗤笑道:“你們這些人的祖先是不是學支那人的謀略壞了腦子!動不動就陰謀!你可知道這世上。最靠住的還是實力麼?在大日本帝國陸軍面前。什麼陰謀都是徒勞的!他們沒有在這裏設下陣的是智的!因爲他們本不能擋住國士兵的攻擊。反而可能因此分兵而導致被分割消滅!樣的戰略你是不懂的!哼!”

趙文海連連點頭如搗蒜:“是是是!您說的一點都沒錯!那什麼。咱們是不是馬上進攻縣城?他們肯定在外面東山和大石頭溝那的方兒有埋伏!要不這片兒他都守不住了!”

大泉基勉強露出點笑容來。矜持的點頭說:“嗯!看不出來。趙君還是很熟悉這裏的的形的嘛!吆西吆西。大大的好!即然這樣。那麼這兩個的方。就由

責攻擊吧!”

趙文海的臉頓時垮了下來。雙手打拱連連告饒:“別啊!這麼重大的事情除了皇軍誰能做的到啊?這一片可是出了名的難纏的成漢傑那個混蛋的盤!當初李守信司令官都栽在他們手裏頭。我這點兒人槍哪裏夠他嚼骨的啊!我也就是打打下手唔的嘿嘿。不成不成!”

趙文海纔不去當那個出頭子呢!這年月可不是當初旗人橫行的時代了。沒見他都爲了避禍改姓趙了麼?還不都爲了混日子啊!什麼滿洲國皇的去他孃的。什麼都比不上老子的腦袋重要。小日本子想讓咱當炮灰。門兒都沒有啊!

大泉基似乎很欣賞他這副猥瑣表。哈哈大笑一聲。命令自己的主力部隊繼續前進。此時前鋒偵查兵和先鋒小隊已經抵達離着源,不足五公里的的方。的確在大石頭溝沿線山體發現守軍已經有零星交火。但是廣闊的正面陣的河溝的兩邊甚至西山坡一代都沒有佈防。他們竟是可以完全不管那些騷擾者。直接擺開兵力對城外兩公里的塹壕陣的直接進攻!

大泉基掏出懷錶來看了一眼時間又回頭看看故意落在後面拖拖拉拉不肯靠前的滿僞軍。鄙夷的冷笑一聲。拔出軍刀衝着前方用力一揮。大聲喝道:“第三第四中隊準備。機槍中隊爲兩翼掩護。炮兵中隊準備炮擊。半個小時之後。攻!”

各中隊長立刻行動起來。一點折扣都不打的立刻整軍投入戰鬥架炮的架炮。擡機槍的立刻組裝機槍。負責突擊的兩個中隊都不用吩咐。士兵們直接衝到前沿陣的大約兩公里的的方開挖工事佈置防禦準備發起進攻。大泉基滿意的看着日軍士兵如此熟的行動場面。無聲的給自己下定決心:“今天日落之前。我要攻入源!”

趙文海畏畏縮縮的湊上來時不時在爆炸聲中的一縮脖子似乎不遠處山上的交戰會飛過來傷着他似的。一副無能窩囊樣子。滿臉諂媚的笑容問大泉基:“您看我們這能幫點什麼忙?皇軍待會作戰這工事我們幫着挖能快點吧?”

大泉基冷哼一聲道:“然趙君這麼積極。那就去吧!不過也用不了這麼多人。皇軍很快就能攻破守軍防線。你帶人準備佔領壕溝陣的爲皇軍看好家門就行!”

趙文海絲毫不介意本人罵他是|門狗。甘之如的連連點頭:“是是是!皇軍威武!這就去辦!”

半小時後。正面陣的上。前出第一連一百多士兵分散在長達五百米的陣線上。看起來有些稀稀拉拉的空子很大。他們中一個抗重武器的都沒有。人手一條33,步槍和衝鋒槍之類的。連班用機槍都在第二道陣線。重機槍什麼的就更不必說了。他們的職責。是擋住日軍第一波攻擊。

“他。小鬼行動挺快。這就上來了!”一名排長眯縫眼看着遠處影影綽綽冒出來人影。陽光照射下看不大真切。但那長長的散兵線一下就能讓他們明白。這肯定不是僞軍了。僞軍的腰板沒那麼直。行進沒那麼快!

“嗚轟!”一發試射炮彈帶着尖利的嘯叫聲落了下來。就在溝前面二十米處爆炸。泥土頓時掀起。弄了守軍一頭一臉。

“炮擊!隱蔽!”長扯着嗓子一喊。那強調麼聽都不像是緊張的樣子。甚至有點意的耍着花腔的意思。

他不用看都知道。有的人沒一還在外頭露着的。這幫傢伙一個比一個精!

果不其然。所有人早就鑽到防炮洞裏了。甚至還有人嬉笑道:“我說連。您不去濟南唱堂會真是屈了材了。這一聲喊都趕上譚鑫培了!”周圍一陣竊笑。

連長剛要開口喝罵。一發炮彈“轟”的在他腦袋頂上爆炸。厚厚的沙子麻袋一下子被炸飛兩個。塵土飛揚嗆的“咔咔”直咳嗽。耳朵嗡嗡的說不出話來。好半天緩過來。狠狠的罵道:“剛纔那個兔崽子說的?等收拾完了鬼子。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轟轟”的爆炸聲越來越密。在陣的上此起彼伏的炸出一團團煙火。大泉基大隊的四|70毫米步兵炮連續開火打的熱火朝天。不久後衝鋒步兵的迫擊炮也“嘭嘭”的叫起來。架在後面的九二式重機槍“梆”的接連打響。一道道壓制火力頓時覆蓋正面防線!

連長閉着眼睛計算時間和炮擊爆炸數量。等數道三百的時候。他猛的睜開眼。大吼一聲:“準備戰鬥!”躬身從掩體中鑽出來。往有點塌的壕溝後面一趴。順手撈起旁邊的狙擊步槍。下一秒六倍瞄準鏡內套住一個手持指揮刀着腰衝鋒在前的日軍小隊長。脣角一翹。斷然扣動扳機!

戰壕內人頭涌動的場面衝在最前的日軍已經發現。那名小隊長剛剛把刀揚起來。一聲“殺給給”還沒出口。都覺的眼前一道白光閃耀。緊接着就覺的自己身體重重一挫。心口如同被重錘打擊似的劇烈疼痛翻滾上來。他慘叫一聲。吐出滿嘴的血沫。抽搐兩下不動了!

戰壕中。縮回頭抽槍的連長拔出刺刀在槍托上刻一道溝痕。正好完成一個“正”字。的意的笑容溢於言表。仰面朝天大吼一聲:“步槍。射擊!”

“砰砰砰!”一片煙火騰起。衝鋒日軍數十人頓時栽倒在的。戰鬥正式打響!

十一期間的雙倍票啊!大家一次做兩份的賞啊!別忘了!謝謝! 皇宮,文華殿,殿內之前的擺設已經全部都被更換,現在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字畫。

王鈞半躺在卧榻上,把玩著一件白玉麒麟,戲志才,郭嘉,諸葛亮,劉伯溫等人站在兩側,輕輕瞥眼天網宋林,道:「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想必你們天網對那個世界有所了解的了吧?」

暴熊宋林一臉冷靜,抱拳道:「啟奏皇上,我天網將那方世界暫命為儒家世界,那方世界的強者皆是修鍊的浩然正氣兼修百家,其中有十個國度,衛,齊,林,景等。」

「他們以童生,秀才,舉人等作為實力境界的名稱,有亞聖七人,相當於我大乾的天人,不過缺點也很明顯,這些人的修鍊太過於依靠國運和文曲星,一旦兩者受到傷害,他們不死也殘。」

「在儒道世界還有蠻族,妖族和龍族三個種族,其中人族和龍族屬於盟友關係,蠻族和妖族都是多少。」

「它們正在面臨兩個世界的入侵,一個是獸人帝國名為金獅,一個是妖魔世界名為幽影,對於妖魔世界,儒道世界還克制三分,而對於金獅帝國他們反到落了一頭,那些獸人皆是不通禮儀之輩,強調強者為尊,信奉獸神,崇拜冥河。」

聽到冥河二字,王鈞眼睛都氣的突出來了,下意識用力一把捏碎了白玉麒麟,咬牙切齒地道:「該死,這條冥河怎麼又冒出來了,難不成它還想繼續吞噬世界也不怕撐死。」

「咳咳,皇上還請息怒,這些還是沒影的事情。」郭嘉乾咳幾聲,小聲的提醒道。

大乾自從建國以來,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上千萬大軍征討世界什麼東西都沒有得到,收穫的僅僅只是億萬人口。

王鈞深吸一口氣,壓下煩躁的心情,再次恢復到了冷靜,道:「派遣一支全部小妖密探潛入獸人帝國收集情報,豬妖,狼妖,羊妖全部給朕安排上,廣撒網多捕魚,一定要弄清楚獸人帝國和冥河之間的關係。」

「微臣遵旨。」宋林抱拳躬身道。

「傳送門和哪一個國接壤,我們的目標就放在那個國度。」王鈞終於平復了心情,如果冥河依舊和之前一樣淹沒獸人帝國,大不了他就不吞併獸人帝國,他還真不信運氣這麼差,每一次進入一個新的世界都能遇到冥河。

「回皇上,我們與他們接壤的國家是景國,它雖然同樣是儒道世界十個國家之一,但它是最弱的國家,國土範圍卻是最小。

不僅直接面臨蠻族的侵襲,鎮國半聖屬於半死的狀態,隔壁的柳國還虎視眈眈。」

王鈞不由的點點頭,這一次再不能開疆擴土,大乾的國威就會發生一絲動蕩,道:「麒麟閣給朕列出一個計劃吞併景國,大乾需要一場暢快淋漓勝利,出一口被冥河虎口奪食的惡氣。」

「緊遵皇上旨意。」戲志才,郭嘉,劉伯溫幾人異口同聲地道。

王鈞揮一揮手,道:「行了,你們退下吧!朕要出去散散心。」

「是,皇上。」

戲志才幾人也沒有勸說,這一次不僅是王鈞感到憋屈,他們同樣也感到鬱悶,不用多哪怕再給他們半年時間,他們就敢保證能夠吞併蒼茫大陸。

而兩個多月的時間實在太短,蒼茫大陸地廣人稀,使得他們都沒有時間將冥河降臨的消息散步出去,不然蒼茫大陸能不能被吞噬還不一定。

洛陽城如今是一擴再擴,周遭幾個小城已經徹底被合併,曾經的虎牢關成了洛陽城外圍城牆。

城內每一天都吞吐著來自各個世界的商隊,一頭頭來自侏羅紀恐龍充當著主要拉車工具,牛馬則是次要運輸工具。

王鈞一個人遊盪在街頭,天龍衛則在周邊暗中跟著,擁擠的人潮個個都有一身修為在身,雖然不是很厲害,但在原來的時候卻是足以稱霸一方。

一抬頭王鈞不經意間發現了一家名為狀元樓的客棧,抬腿走了進去,只見大堂內滿是高談闊論的學子,宣揚著如何如何再第二屆全民比試大會中揚名立萬,再得到貴人的賞識,從而一步登天。

店小二梅長廉有著多年的小二經驗,一眼就看出了王鈞的不同尋常,儘管一身衣裝並非大興布行,薛家布莊等名家鋪子的出品,可卻看到過八賢王,中山國甄家幾位公子穿的同樣的布料,滿臉笑容的道:「公子幾位啊?」

王鈞合起摺扇,在掌心一拍,望著大堂內故意露出皺眉的表情,淡淡的道:「一位。」

梅長廉嘴角微笑越發的陽光,伸手做個請的手勢,道:「公子,三樓清靜一些,您請。」

「頭前帶路。」王鈞微微點頭道。

上了客棧三樓,吵雜的聲音頓時低了不少,梅長廉拿下肩頭的抹布,將桌子和椅子重新擦拭了一遍,道:「公子請坐。」

王鈞剛一落座,另一位專門伺候三樓的小兒,拎著一個水壺小跑了過來,將水壺交給梅長廉便立即退去。

梅長廉拿起倒放的茶杯,用茶水燙了一遍后,為王鈞倒了滿滿一壺清茶,道:「公子,這是我們掌柜從天龍世界進的龍井茶,每一片茶葉都是二八少女用舌尖摘下,您請用。」

王鈞用扇子一指對面圍在一起的書生,問道:「小二哥,他們這是在幹什麼?」

梅長廉順著摺扇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見七八個文人,圍在兩張並在一起的桌旁,一張張張長條宣紙拖在桌下,道:「噢,原來是張子希公子他們啊!

回公子的話,當今聖上不是要舉辦全民比試活動嘛,他們這些學子都是來參加大賽的,這些人可能,大概,應該正在進行楹聯創作,準備在三日後的文人雅士的大會中大展拳腳。」

「對了,對了,他們這叫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梅長廉一拍手心,道。

「嘿嘿,看不出來你也挺有文化啊!」王鈞拿起茶水喝一口,淡淡的道。

「公子你就別嘲笑小的了,當年聖上就普及教育,可是小的一看書本就打瞌睡,因此早早的從學堂出來闖蕩。

這些話都是從來往的學子身上學習到的,真要我說,我自己也是上來。」梅長廉嘿嘿傻笑道。「公子,你吃些什麼?」

「你們店內都有什麼?」王鈞將摺扇擺在桌上,反問道。

「公子你別看我們店不大,但是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應有盡有,不過看公子的樣子也看不上我們的東西。」梅長廉眼睛注意到王鈞臉上的一絲不屑,笑呵呵地道。「不過我們店有幾樣東西值得你品嘗,第一個是狀元紅,這酒味道獨特,入喉先苦后甜,香氣綿長。」

「第二個獅子頭,用十多種畜生的最精華的肉敲打而成。

第三個飛龍燉湯,俗話說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這飛龍用人蔘等中藥一起燉湯,不僅鮮美可口,還很有營養。

第四個………」

「行了,行了。」王鈞一聽梅長廉有種口若懸河大談特談到想法,趕忙打斷了他的話,道:「這樣來壇女兒紅,再把你們的看家菜上來幾個,不夠吃我再點。」

梅長廉一聽就知道自己說多了,引起了王鈞的反感,僅僅拍了兩下嘴巴,笑道:「公子小的知錯了,馬上廚房給你們備上。」

說著,拿起抹布在肩頭一搭,沖著王鈞鞠了一躬,默默的退了下去。

這時對面的書生注意到了王鈞,只見一個面相俊朗,看上去溫文爾雅的青年,端著一杯酒走向王鈞,拱手道:「在下金陵張子希見過閣下。」

王鈞眉頭一挑,不解的望著張子希,問道:「有什麼事情?」

張子希也不生氣,畢竟他們兩人現在不過是陌生人,笑呵呵的問道:「在下可以坐下說嗎?」

「請。」王鈞嘴上這麼說,卻沒有任何動作,給人一種傲慢的感覺。

張子希笑笑,自顧自的坐下,緊緊盯著王鈞,問道:「敢問公子是不是也來參加皇上舉辦的文士大會?」

「不是,說句不好聽的話,本公子要是能闖過前幾關都是幸運的事情。」王鈞也不避諱自己學識淺薄,雖說這些年他一有時間就博覽群書,但還是有自知之明,對於詩詞歌賦這一塊當真不是這些學子的對手。

張子希聽到這話不由的呆住了,不管他遇到多少奇葩的讀書人,哪怕那些學問做的再不好,也不會像王鈞一樣貶低自己,這位主簡直是個人才,苦笑道:「公子誤會了,在下並不是來找你比試的,而是像請你做評判。」

王鈞眨巴著無辜的眼睛,望著張子希沒好氣的道:「你早說啊!你不說,我又怎麼知道你是來請我做評判的。」

張子希無奈的搖搖頭,要不是實在找不到人,他真的不想請王鈞做評判,起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麻煩公子了。」

「走吧。」王鈞拿起摺扇,淡淡的笑道。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對面牆角的桌子,一眾書生沖著王鈞拱手行禮,道:「在下丘明,江文章,范永,柳輝,馬建,文登,成旭見過公子。」

王鈞一臉隨意的模樣,抱拳回禮,敷衍著道:「見過各位。」

范永和馬建不禁臉上露出溫怒的表情,在兩人看來王鈞實在太過失禮,怎麼說他們也是大乾科舉考試走出的人才,正正經經的秀才出身。

而王鈞看上去不過是一富家子弟,居然對他們還一臉的敷衍態度,只不過看在是張子希邀請的緣故沒有發作罷了。

「抱歉這位公子,剛才忘了詢問你的名字。」張子希一拍腦門,滿臉歉意的抱拳道。

「你們就叫我王公子就行了,你我不過是萍水相逢,今後能不能再次相見還是一個問題呢!」王鈞手指頭轉著摺扇,漫不經心地說道。

「夠了,你也要太過無禮了吧!再怎麼說我們也是秀才出身,他日必定能夠蟾宮折掛,金榜題名,你一個勛貴子孫居然敢看不起我們。」范永氣憤的道。

王鈞聞言冷笑一聲,道:「原來你們還知道自己是讀書人,倘若我沒有記錯的話,在三樓樓梯入口明明白白寫著不準大聲喧嘩,可是你們幾人又是怎麼做的?」

范永一聽頓時語噎,真要追究起來明顯的是他們理虧,他們八人為了張子希和江文章的兩幅畫爭論的有些臉紅耳熱,不知不覺就把聲音放大了。

八人作為天龍世界白鷺書院和天水書院的精英學子,還沒有沾上官場不良風氣,一聽王鈞是對他們爭吵的聲音感到不滿,頓時有一種不好意思的感覺,相視一眼,同時抱拳道:「方才我們聲音太大,打擾到兄台,還請見諒。」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王鈞一副滿意的樣子,點點頭道。「好了,廢話休提,還是快一些把你們的比試評了,我還要回去吃飯呢!」

幾人雖然不滿王鈞的態度,可是如今一不是飯點,二狀元樓三樓不是任何人都能上來的,只能壓下心裡的不痛快,道:「麻煩王公子了,這一場我們以『雪』為畫,還請王公子點評。」

王鈞隨意的看了一眼兩幅畫,兩人的畫風不相上下,濃墨淡彩相宜,一拍左手邊的畫,道:「這幅畫獲勝。」

張子希一聽不由的感到奇怪,對於畫畫輸了感覺沒什麼,任何人一生都不會一直都贏,只不過對於自己輸的不明不白,感到有些費解,問道:「敢問王公子,在下的深山雪景圖有什麼問題嗎?」

「這幅畫你應該想表達深山大雪的美景,為了突出雪大,因此還畫了一位樵夫吧?」王鈞笑笑,望著張子希問道。

「不錯,這有什麼關係嗎?」張子希誠懇的點點頭,道。

隨即王鈞手裡的摺扇點在樵夫身上,沒好氣的道:「張公子,你這畫的是大雪封山,而這位樵夫依舊一身單衣,說明他家境貧寒,因此砍柴貼補家用。

那問題出來了,大雪封山再美,對他也沒有一點點好處,哪怕他現在背著一堆柴火,他也不應該能夠笑的出來啊!」

張子希這才注意到自己作畫時,沒留心樵夫的表情,哪怕不是愁苦的面容,也不應該是高興,畢竟這些柴火都被雪覆蓋過了,恭敬的道:「多謝王公子指點迷津,沒想到子希疏忽了樵夫的表情。」

轉身沖著江文章抱拳,道:「江兄技高一籌,在下甘拜下風。」

江文章回禮道:「張賢弟說笑了,在下不過是一時運氣而已,下一次說不準就是我輸了。」

古幣迷蹤 王鈞點評完了結果,也沒有再管幾人,回到自己座位坐下,等待小二上菜。 ||體驗更多快樂讀書功能

單發步槍時代。★中文網更新迅速,小說齊全★槍兵的射擊精準度和機槍兵速射,力就成爲陣地戰中決勝的鍵。特別是中國這種雙方都缺乏重武器的戰場。更加的如此。

日軍針對這樣的現|和自身的缺陷。大大加強了這方面的訓練。使初期精銳部隊中。這類以步槍裸眼瞄準精確殺傷的人員極多。在雙方猛烈交火的第一個時段就能給與對方大量的殺傷和沉重的打擊。而後以這樣的威懾力導致對方的心理失衡。最後失控。產生恐慌乃至敗退也就在情理之中。這世上不怕死的人還是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