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了老夫人「一頓打」的紀優陽比剛剛安靜不少,規規矩矩坐在老夫人旁邊剝松子,而其她人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頭看著老夫人放在桌上的書,哪怕是無聊至極,也不敢說話。

「沓沓沓。」一陣輕快的腳步聲響起后,寂靜的客廳里響起女傭的聲音:「老夫人,紀總快到了。」

一句話猶如在平靜的湖面上砸出水花,所有人都抬起頭看過來。

「嗯。」老夫人語氣冷淡應了一聲,看到紀優陽在盯著iPad看,沒有剝松子,老夫人動作敏捷,拿起拐杖戳了戳紀優陽放在桌上的iPad,「看多三分鐘能生出幾百萬來?」

紀優陽挪開眼,嘆了口氣,繼續剝松子。

翻閱手中經文的董雅寧,目光從書籍微微挪向前方一些,平靜的眼眸逐漸滋生出計謀。

車子即將抵達紀公館,費亦行回頭提醒紀澌鈞,「紀總,快到了。」

「嗯。」一路上處理了不少文件,精神高度集中的男人,臉色顯得有些疲倦,習慣性拿出手機,進到軟體后翻看木兮是否有什麼動靜,通過遠程,紀澌鈞看到木兮手機界面,處於鎖屏狀態。

不能知道她現在在哪兒,就連她幹什麼都不清楚的紀澌鈞,猶如失去了木兮的行蹤,心裡有說不出的不安和焦慮,煩躁的紀澌鈞,不斷點擊手機,無意間點開通訊錄,看到那臭小子之前未接通的號碼,紀澌鈞點擊進去。

被梁棟罵了一通的紀澌鈞,已經對這通電話完全沒抱有希望,沒想到「撥號中」三個字,居然變成了通話時間計算。

之前氣的有多想把木小寶拎過來打一頓的紀澌鈞,此時看到電話接通,那迫不及待接電話的動作間接泄露了他有多擔心和在乎兒子的心情,情緒有些激動的男人,在電話接通后,準備開口的第一個音調,便是那種小心翼翼,滿滿父愛的溫柔,「怎……」

「幹嘛老給我打電話。」

電話那頭,木小寶很沒耐性和不待見紀澌鈞的脾氣並未讓紀澌鈞感到生氣,因為他能理解小寶為什麼會用這種態度跟他說話,「網上的事情,只是誤會。」

沒有經歷過不告而別的分開,就不知道,在乎所帶來的思念是一種肝腸寸斷的煎熬,和在乎的人第一時間聯繫上,因為有信任的存在,他不想把寶貴的時間用在先解釋,他更多的是想先聽聽她們母子的聲音,知道她們在哪兒,在幹什麼……

但,既然這小子,需要的是解釋,那他還是先解除誤會。

「噢。」明明就不相信這些鬼話,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傢伙的解釋,他居然聽進去還相信了,不肯屈服自己已經不生氣和心裡想念紀澌鈞的木小寶故意用不耐煩掩蓋自己的真心,「還有事嗎?沒有事,就這樣吧。」 吼完后,木小寶才發現,其實他是在等老紀關心他的身體,一想到自己居然有這個念頭的存在,木小寶立刻用手擰自己的大腿。

他怎麼可以那麼沒有骨氣,親親爹地有什麼了不起,不愛媽咪的親親爹地還不如找一個愛媽咪又疼他的,他瞧著Risun深叔叔就比老紀靠譜千萬倍,而且和老紀長得也像,又是同樣姓紀,和親親爹地也沒什麼區別。

「等等。」

聽到這兩個字的木小寶,心裡猶如充滿無數希望,甚至是還有些小雀躍,終於知道在乎他了?

「幹嘛?」不耐煩中帶著一點點藏不住的撒嬌。

「放學后,爹地去接你。」

如果是換做平時,老紀說這一句話,他肯定很開心,可是現在,老紀居然不知道他住院了,難道小洋洋沒有告訴老紀嗎?就算是小洋洋沒說,老紀不是一直都有安排人跟著他們嗎?為什麼不知道這件事?

木小寶很是生氣,直接掛斷紀澌鈞的電話,氣呼呼將手機用力丟出去。

旁邊的保鏢接住被木小寶丟出去的手機后快步來到木小寶旁邊,「寶少爺,別生氣。」

「我能不氣嗎?」一動怒,後腦勺的傷口就隱隱作痛,木小寶痛到用手捂著裹著紗布的額頭,「老紀這傢伙,簡直就是大混蛋,我討厭死他了,還想跟我媽咪在一起,沒門!我要給他機會,我就跟他姓!」

保鏢微微彎腰給木小寶拉被子的時候,門外響起敲門聲。

木小寶和保鏢同時看向門口,正好看到進來的祁任興。

祁任興一手拎著水果,一手拎著保溫袋,「小寶,身體好些了嗎?」

「water樓西,你怎麼來了?」木小寶接過手機,努力擠出一抹笑容說話,他才不要讓人知道他因為老紀那傢伙生氣。

「我來看你,身體好些了嗎?」祁任興走向床邊時,保鏢往後退了數步,並未接過東西,而是走到床尾站著,找了一個方便看清的角度保護木小寶。

「好多了,謝謝water樓西來看我。」看到祁任興四處張望,好像在找什麼,出於直覺木小寶回了句:「我媽咪有事出去了,不過她很快就回來。」

「是嗎。」如果不是他,不請自來,來的那麼突然,他還以為木兮躲著他,祁任興放下東西后,打開保溫袋,「這是我讓人給你準備的雞湯,喝喝看,味道怎麼樣,如果喜歡的話,我讓人一日三餐給你送過來。」

water樓西對他可真好,比老紀那傢伙好多了,老紀那混蛋,只會吼他,「謝謝water樓西。」

祁任興把病床的小桌板架起,再把自己帶來的東西放在小桌板上面,很細心打開燉盅,把湯勺遞給木小寶。

「water樓西,你今天怎麼過來了,不用忙嗎,不用和女朋友約會嗎?」

聽到木小寶這話,祁任興笑的很靦腆,眼神里也有藏不住憂傷,來回調整坐姿后,第一次覺得會不好意思的祁任興說話的音調有些高低不一,「是這樣的,我這次來,是專程來找你的。」

「嗯嗯。」木小寶想點頭,但是一點頭腦袋就痛,只能用眨眼睛代替。

water樓西說話好奇怪,難道water樓西不是專程來看他的?那是來見誰的?

喝湯的時候,木小寶圓溜溜很是好奇的大眼睛盯著祁任興看。

面對木兮和其他人,他能做到自信滿滿,意想不到的是,在一個小孩面前,他居然有些緊張,就連說話的語氣都是顯得小心翼翼,生怕表現不妥當,「我想……」

「嗯嗯。」想什麼?

那個喪屍有點萌 「是這樣我,我覺得……」

「嗯嗯。」你覺得什麼?

實在是受不了自己扭扭捏捏一點都不爽快的表現,祁任興一鼓作氣說完,「我喜歡你媽咪,請你接受我的追求。」不對,好像表達有誤。

「什麼?」木小寶被嚇了一跳,water樓西喜歡媽咪,為什麼要追求他?

面紅耳赤的祁任興在木小寶疑惑的眼神下趕忙糾正自己的錯誤,「請你接受我追求你媽咪。」

「噢。」原來是這樣,他明白了,water樓西喜歡他媽咪,要談戀愛那種在一起。

旁邊的保鏢眼睛一直在打量祁任興,也將祁任興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記下。

看到木小寶反應不大,生怕木小寶以為他不是誠心誠意的,祁任興端正坐姿,很是肯定,一字一頓說得清清楚楚,「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也請你給我一個做你父親的機會,我會把你當做親生兒子照顧。」

「咳咳咳……」木小寶這一回是被嚇到了。

water樓西真是好大膽很有勇氣,居然光明正大來找他,還說要娶他媽咪,還要做他爸爸。

他該答應嗎?

木小寶無法決定,因為這件事聽起來很嚴肅的樣子,而且,老紀那傢伙要是知道了,會很生氣吧,還會打他小屁屁吧。

看到木小寶低著頭在思考,祁任興撐起身,坐到床邊,「紀澌鈞和我表姐的事情,我已經求證過了,確實屬實,難道你還打算,把你和你媽咪的未來交到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手上?」

「你說的是真的,老紀真的……」木小寶不敢相信祁任興說的是真的,老紀說了,那是誤會,不是真的。

捧著花進來的夏明義剛好聽到這句話,快步走向祁任興,「小祁總,請你不要跟小孩子說這些,寶少爺才剛醒,他需要的是休息。」這個小祁總,平日里看起來為人還挺沉穩的,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怎麼這個時候,知道寶少爺身體不好,還說這種事情讓寶少爺難過。

正好,夏明義的出現緩解了木小寶的尷尬,木小寶笑了笑,「小夏夏沒事的,water樓西就是來看看我。」

祁任興自小接受的教育不同,看待事情的做法自然不同,他並不認為自己的舉動會增加木小寶的心理負擔,反而覺得木小寶也該擁有知情權,祁任興理直氣壯說道:「小寶該為自己的未來打算做出選擇,我是為他好。」

沒想到,祁任興居然說這種話,一時間,本來心裡對祁任興多加好評的夏明義,瞬間感覺祁任興很自私,「小祁總,不好意思,我們寶少爺需要休息。」

既然夏明義下了逐客令,祁任興也不會為了這件事繼續在這裡待著,以免影響小寶休息,祁任興從位置起身,「小寶,我說的是認真的,希望你能考慮一下,我有空再來看你,好好休息。」

「我會考慮的,謝謝water樓西。」

祁任興轉身離開后,夏明義一直看著祁任興離去的背影,直到病房門關上,祁任興才回頭看著木小寶。

暗暗鬆了一口氣的木小寶,故意發了句牢騷,「你看,好吧,走了。」

「我覺得,小祁總和木小姐不合適。」平時看不出來,到了關鍵時刻才發現,小祁總這個人很自私,一點都不懂得照顧小孩子的心情,現在都這樣,日後就算是真心待寶少爺,也做不到真正關心到寶少爺心裡去。

「你覺得,三叔和我媽咪最合適是吧?」小夏夏是三叔的人,肯定是向著三叔的啦。

「那是自然,少帥對木小姐無微不至,有責任,有擔當……」夏明義談起梁帥就停不下口,不過,在看了紀總和紀董之後,他也明白,少帥還是有缺點的,「就是,黑了點,其他都是完美無瑕。」

「你是要笑死我嗎,小夏夏?」一本正經的誇完之後,很是羞澀來了句,就是黑了點。

「寶少爺,我是認真的,絕對不會想讓你笑死。」性情耿直和老實的夏明義,很是嚴肅說道。

木小寶豎起手,讓夏明義別說了,「我還是喝湯吧。」他不願提起三叔,就是想到三叔,心裡就忍不住難過和想他。

「那寶少爺你喝湯吧。」夏明義上前一步。

木小寶瞥了眼夏明義,其實小夏夏和三叔有些地方還是很像的,例如什麼都好,唯一的缺點不是黑,是太過古板,很難討女孩子喜歡。

哎,他現在苦惱的不是這個,是water樓西。

為什麼他都想好要讓water樓西做備胎爸爸,可是當water樓西真的很認真跟他說這件事的時候,他心裡居然會猶豫給不出答案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找不出理由的木小寶一臉茫然在喝湯。

電話那頭的紀澌鈞,在電話掛斷後,皺著眉嘀咕一句:「話都沒講完就掛斷,這臭小子的脾氣像誰?」

坐在副駕駛的費亦行扁著嘴,一臉鄙視小聲接了句:「和他老子,如出一瞥,能像誰?」有時候他都懷疑,寶少爺那賤賤的模樣,是不是關上門后,紀總不為人知,不對大眾公布的另外一面。

就在費亦行以為紀澌鈞聽不見,沉醉在自己的吐槽之中時,後排傳來一句:「你對我們父子有意見,用不用給你一個上法庭原告席的機會?」

肯定是缺少愛情的滋潤,否則怎麼解釋紀總脾氣如此暴躁,平時都不理他自言自語的紀總,今天居然一字不漏的回懟,「不敢。」

開車的保鏢看到費亦行那怕事的表情忍不住在心裡暗暗得意。

費哥,你也有今天。

心情無比愉悅的保鏢,正準備提速將車開進小區門口,沒想到小區門口聚集了不少記者。「費哥,有記者。」

不用說,他都看見了,黑壓壓一群人,看到車子開過來,那些眼睛里充滿了渴望,恨不得能從車上得到什麼信息,費亦行雙擊耳機藍牙感應處,「5、6號車,在門口攔截記者,不能放進一個記者。」

「5號車收到。」

「6號車收到。」

回復后,兩部車從後面開過來,直接開到小區門口,從車上下來十個保鏢把站在小區門口的記者分到兩邊后攔在身後。

原本只是擁擠,眺望的媒體,在車子開過來的時候,開始躁動,推開保鏢要衝過去。

本來還站得住的保鏢,這會已經和記者拉扯推搡起來。 「紀總,請問您一早就回紀公館,是要來談和賴小姐的婚事嗎?」

「紀總,您打算給木兮多少分手費?」

「什麼時候迎娶賴小姐?」

「您是為了愛情,還是為了事業才迎娶賴小姐的?」

「紀總,您在和木小姐交往期間就和賴小姐在酒店過夜,請問您怎麼看待網上說您傷害木小姐真心的帖子?」

保鏢攔不住一窩蜂衝過來的媒體,不少記者已經隨著車小跑,長槍短炮對著玻璃窗,恨不得能有透視功能拍到車裡的人在做什麼。

坐在車裡的紀澌鈞,平靜的目光掃過車窗外的記者,車子進入小區后,保鏢把追趕車輛的記者攔下。

司機一個提速,將後面那群記者拋得遠遠。

後面跟上的車子進了小區后,看到前面的車提速了也紛紛跟著提速。

很快車子到了紀公館,在車子停在主樓的時候,已經有人去稟報老夫人說紀澌鈞回來了。

坐在沙發的紀優陽,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

好戲終於要上場了。

拿起松子就要往嘴裡丟的時候,招來一道凌厲的眼神,紀優陽頓住手上的動作,緩慢將要丟進嘴裡的松子放回碟里,雙手端到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拿了兩個,然後用鼻音發出一聲很輕的聲音:「嗯……」

紀優陽這才把碟子放回茶几上。

東西剛放下,原本坐在紀優陽對面的董雅寧,突然起身。

拿著手機路過沙發的方秦,看到一個身影落下。

「砰!」

雙膝跪在地板發出的響亮碰撞聲。

光顧著看,沒收住步伐的方秦差點撞到紀優陽身上,趕緊低頭把手裡的東西遞給紀優陽,「四少,你的電話。」

紀優陽接手機時瞥了眼對面下跪的人,真是好戲才剛上,就被攪了好心情,紀優陽一臉不爽拿過手機起身出去接電話。

這一跪,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和目光,唯獨老夫人像是什麼都沒看到,仍舊低頭看書吃松子。

「雅寧嫂子,你這是幹什麼?」明知道董雅寧這一跪是帶著心機的,但紀佳夢還是故意提高音響大聲關心,好似董雅寧是遭誰欺負了。

「老夫人,是我管教無方才讓澌鈞那孩子做了這種給紀家丟臉的事情,您要打要罵就朝我來,那都是我該受的。」董雅寧用膝蓋挪動身子來到老夫人跟前。

駱知秋眼眸輕抬就看到不遠處走來的身影。

似乎證明了什麼的駱知秋,深呼吸了一口氣。

剛來到二樓,就看到母親跪在地上替自己承擔過錯的紀澌鈞快步走來。

「媽。」上前攙起董雅寧,「這事與你無關,用不著下跪請求原諒。」

董雅寧用力拉扯紀澌鈞,「你給我跪下!」

下跪?

紀澌鈞的目光略過那些無動於衷等著看熱鬧和他們笑話的「親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后,一把用力把董雅寧從地上拽起。

被紀澌鈞拉起后,董雅寧一臉生氣和失望,揚起手一巴掌掃過紀澌鈞的臉。

「啪!」這一聲響亮的耳光過後,整個客廳的氣氛綳的緊緊。

董雅寧這一巴掌和無比委屈求全的態度,重新勾起了紀澌鈞對紀家的痛恨。

「媽平時是怎麼教你的,老夫人和你大哥是信任你才把公司和紀家交到你手上,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董雅寧訓著訓著眼淚都出來了。

魏勝勉拿了一塊紙巾遞給紀佳夢,紀佳夢接過紙巾后從沙發起身來到董雅寧旁邊,握住董雅寧的肩膀,「雅寧嫂子啊,你就別生氣了,我想澌鈞他也不想的,說不定他也是一時不小心,這男人逢場作戲,難免有時候……」

紀佳夢話沒說完就遭來紀澌鈞一記冷光。

被瞪了一眼后,紀佳夢沒說完的話全部卡在喉嚨,暗暗在心裡發牢騷,表面假意擔心董雅寧,不停安慰董雅寧。

而此時,站在遠處打電話,目光在樓下和樓上客廳方向來回看的紀優陽,可是煩惱的很,這種感覺就好比,電視劇演到最精彩的時候,家裡電視壞掉了,要趴在窗戶看著對面人家的電視,只有畫面沒有聲音——不盡興。

剛剛準備接,電話就斷線了,紀優陽給高博文回了電話。

電話接通后,那邊傳來高博文的笑聲:「Augus,早,吃早餐了嗎?」

「吃過了,事情辦得不錯,托你的福,我這正在看好戲。」

「客氣了,都是你的功勞,沈董知道以後,對你是讚賞有加,還讓我們齊心協力一起完成這次任務。」話鋒一轉,就連笑聲都是帶著目的的,「是這樣的,我這邊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這件事昨晚,我給沈董彙報工作進度的時候,也提了,他很滿意。」

確定是商量,不是通知他配合?「什麼事?」紀優陽看了眼不遠處,哭到快暈過去的董雅寧,還有那渾身上下散發出叛逆氣息,站在那裡愣是不動的紀澌鈞。

「我打算,讓沈呈和梁淺吃個飯。」

「這個想法不錯,挺好的。」他忽然明白了,高博文為什麼會給他打這通電話。

「Augus你也知道,我雖然名義上是社長,但也是個人微言輕的人,沈呈又是沈董親自給你安排的人,平日里吃個飯談點事還行,這要真是遇到事,以我的身份,怎麼有資格叫動他,所以,我才來找你的,希望你能勸勸沈呈,凡事以大局為重,畢竟,這件事,會直接影響到兩家的合作。」

果然,如他所料,「知道了,這件事交給我,日後有什麼用得著我配合的地方,儘管開口。」

不得不說,Augus是個聰明的人,很多時候,都會放低姿態跟他說話,不像沈呈,平時不聲不吭,關鍵時刻擺譜,「不敢,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小職員,往後還是得靠您多多關照,這件事就麻煩您了,地點和時間他已經知道了,那就不打擾了,先這樣。」

「好。」不怕會說話的人,就怕這個人不止口才好,也有兩把刷子,說的就是高博文,否則以高博文的為人,早就讓姓沈的老頭給除掉了。

電話掛斷後,站在紀優陽身後的方秦,上前問道:「是什麼事?」

「我做小人,他撈好處的事。」紀優陽的臉上是數不清的嫌棄,把手機還給方秦后,用自己的手機給沈呈打電話。

電話剛打通,紀優陽就看到樓下和萊恩總管一塊進來的身影。

「Augus,那麼早,有什麼事嗎?」

「……」光顧著打量木兮,忘記自己在打電話的紀優陽,愣了數秒才應道:「嗯。」

聽紀優陽的聲音,就是心不在焉,擔心紀優陽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沈呈語氣很是著急,「Augus,怎麼了?」

「沒事。」樓下的人看過來,紀優陽立刻轉身背對著樓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