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過還幾個地下大幫派的人都表示。

查不出來。

很麻煩。

無從下手。

需要等候。

都是這些敷衍的說辭。

“混賬,我就不信了,這龐大一個京城,老子投資的五號賽馬被人砍了,就沒人看見?”

唐老在房間中大發雷霆。

蕭玉瑩冷笑道:“依我看,唐老你不用去查了,動手的人就是林絕。”

“他?”

唐老皺眉:“應該不會吧?世家大族的人,是幹不出這種事的,那等於和我,和京都集團正面衝突。”

蕭玉瑩肯定道:“一定是這個林絕,唐老你想,只有他最近和我們有過節,肯定懷恨在心,所以就殺你的愛馬。”

“玉瑩你說得很有道理。”

唐老獰笑:“召集人手,我們去問問這個小赤佬。如果是他,我要他償命。”


砰!

唐老帶人野蠻衝進師琦琦的休息室。

“林絕呢,讓他出來,我有事找他。”

師琦琦和紅姐都有些害怕,唐老吃錯什麼藥了,這麼嚇人。

“林哥哥,他……他不在,唐老你找他什麼事?”

唐老暴躁道:“立刻給我把他叫過來,我要問他一些事。”

蕭玉瑩冷笑:“師琦琦,你這個哥哥真是找死啊,居然敢殺唐老的賽馬,死定了。”

師琦琦驚恐失色:“不可能,林哥哥不會這樣做的。”

唐老冷笑:“讓他過來,我問他就行。”

“唐老,你帶着一夥人,衝進我妹妹的休息室,興師動衆,是不是太有損你集團元老的形象了?”

林絕戲謔的聲音傳來。

人也走進來了。

唐老怒視着林絕:“我問你,我心愛的五號賽馬,是不是你殺的?”

林絕笑道:“唐老你找錯人了,我可沒這個膽子做這種事。”

唐老狐疑半天:“諒你也沒這膽子,賽馬的事,我一定會查得水落石出。玉瑩,我們去泡溫泉,好好放鬆。”

蕭玉瑩笑盈盈道:“唐老,等泡完溫泉,你就讓李夢導演,給我拍一部電影好不好?”

說着,炫耀地看了一眼師琦琦。

唐老笑道:“這是小事,別說一部,十部都沒問題。”

“唐老,人家愛死你了。”

蕭玉瑩矯揉造作得無法。

人走後。

紅姐低聲罵道:“蕭玉瑩,徹底淪爲一個賤人,真不要臉。”

師琦琦泄氣道:“沒辦法的,唐老在,我一個活動也沒有,玉瑩姐已經稱霸啓航了。”


林絕面色冷漠地看着唐老走出啓航大樓,一步步朝座駕走去。


轟!

一聲爆炸巨響。

唐老的勞斯萊斯直接被炸上天。

唐老嚇得嘴脣哆嗦,面無人色。

要是他再前進幾步,被炸上天的就不止愛車,還有他這把老骨頭了。

“保護唐老。”

西裝男大聲吩咐道。

唐老的保鏢立刻戒嚴。

蕭玉瑩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嗚嗚,唐老,到底是誰?不但砍了賽馬,現在還要炸死我們,我好怕。” 唐老後怕過後,則是無止境的暴怒:“特麼的,老子一定要找出這幕後兇人,將他碎屍萬端。”

情緒太激動,劇烈咳嗽起來。

“藥,給我藥。”

唐老虛弱求救。

西裝男立刻拿出隨身攜帶的降壓藥,唐老服下後,才平息下來。

這一幕,被林絕看在眼裏。

立刻聯繫虎子:“派人二十四小時盯着唐老住的京都大酒店,找到他買藥的地方。”

師琦琦和紅姐依然目瞪口呆。

“唐老好險,差一點就完蛋了。”

師琦琦看向林絕,“林哥哥,這不是你乾的吧?”

“不是。”

林絕搖頭。

說出來,怕嚇壞這丫頭。

還是不說爲好。

做哥哥的,保護好妹妹就行。

有些事,不用多說。

這根本不算什麼。

相對於從前刺殺一國元首,無所不用其極。

這個,真的是小兒科。

再說,林絕也不是要直接弄死唐老。

而是嚇殺這個老頭。

唐老不是誇下海口,自身能量大,世家豪門也不怕嗎?

那林絕就讓他嚐嚐黑幫的手段。

屁滾尿流回到京都大酒店的唐老,一點去泡溫泉的心思都沒有了。

“是誰?到底是誰要殺我?”

唐老如同受傷的野獸,舔着傷口在咆哮。

他努力回憶,也實在找不出到底是誰要這麼暗算自己。

“難道是集團高層那幾個競爭對手?”

唐老聯想,但隨即又否定。

那幾個老狐狸是知道他來京城的,不可能動手。

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京城本土的人要搞他。

蕭玉瑩尖叫道:“一定是林絕,絕對是他。”

唐老搖頭道:“不是他,我的人監視着林絕,他的行蹤在我手裏,不可能去做這些事。再說,汽車**這種陰損的事,是黑幫才幹得出來的,那個林絕還做不到。”

蕭玉瑩害怕哭道:“那會是誰啊?太嚇人了,說不定哪天我就死了,唐老你一定要想辦法。”

唐老強自鎮定:“玉瑩你放心,這該死的幕後之人,我很快就能查出來,我已經拜託龍家給我去調查了,一定會有結果。”

然而,很快龍家就給唐老回覆了。

是京城的地下勢力乾的,具體不知是哪方。

唐老面色陰沉到極點。

如果玩光明正大的,他還真不怕。

可地下勢力的人都是瘋子,一言不合就耍陰招,他根本防不勝防。

“看來,老夫是被另外的人盯上了。”

唐老沉吟,心頭生出離開京城的心思了。

越老,他越怕死。

女人雖然好玩,但命,更重要。

“玉瑩,今天的事嚇壞了吧?”唐老色心又起:“過來,讓我好好疼愛你。”

蕭玉瑩抗拒道:“唐老,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玩啊?”

唐老闆起臉道:“玉瑩,你敢不聽我的話是吧?乖,就是要玩一玩,才能舒緩壓力。”

一番折騰過後。

唐老精疲力竭,舒服地躺在牀上。

“玉瑩啊,你還真是要唐老我的老命啊。”

蕭玉瑩媚眼如絲,眼角掃過牀單,驚叫道:“唐老,怎麼這麼多血?”

唐老一看,笑道:“小事情。”

蕭玉瑩臉色卻是一變:“唐老,這血是你流出來的?你……你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