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車更顯得剌激一些,她好象張開雙手,閉上眼睛,享受着風吹過的快感,只有這樣,她才能全心全意的享受着自己想要的感覺。

一路上,行人不多,而且,車輛也不多,這裏與繁華的城市終於隔着一座山的距離,看到了幾戶人家,房子建得還不錯。

曉峯在一家門前停下車,這時,層內有幾個人走了出來,其中一個就是小琳,她看着自己的哥哥與沈靜初,小跑上前:“初初,你終於來了,看我媽給你準備好了吃的。”

這裏什麼都不多,就是小吃和野果比較多。她就是爲了上山去採果子,這纔沒有時間去接沈靜初,幸好哥哥休假回家,這才讓哥哥前去接應。

“這個是什麼?”她指着小琳手中的東西,有些好奇。

小琳拿起一個放在她的嘴裏,她吃了吃,口感很好。終於,她知道城裏人最終都不如鄉里人,什麼都不懂,而且,很多東西居然沒有鄉里人知道得多,她有些羞澀,看來自己落後了。

屋內很簡單,小琳家庭條件不是很好,所以,她不想家人太辛苦,才退了學,是這被逼不得已,但是,她何嘗不是呢?

“你有什麼打算?”沈靜初跟着小琳出去走走。

第34章

外面的風光不錯,風景特別很,空氣也很新鮮,她忍不住對這裏動了心,這裏的感覺讓她驚喜,這就是她一直喜歡的。

輕輕的折了一朵小野花,放在鼻間聞了一下,花的芳香讓她心情轉好。

“還不知道,先玩玩再說。”她其實也很迷茫,至少這些事情不能讓父母知道,而自己作不了主,也解決不了。

“我哥說給我介紹一份工作,去他公司上班呢。”這時,小琳向沈靜初偷偷說着,好象待遇還不錯。

安氏的員工,待遇都比其他企業要好很多。而且,年分紅也比其他公司多一倍,有哥哥的支撐,家裏的經濟纔有些好轉,但是媽媽的身體不好,一直被病魔纏身,她只能放棄自己的學業了。

“真的嗎?恭喜啊。”沈靜初也爲小琳高興。

能找到好的工作,好的單位,自然是一件好事。

“要不你也來?我一會問一下哥哥還有沒有什麼好的職位?”她這時眼前一亮,若是能與沈靜初一起工作,她可是很開心的。

щшш ◆ttκǎ n ◆c ○

在學校,她沒有多少朋友,至少別人都是富貴人家的兒女,所以哪看得上她?很少人願意和她這窮苦人家的孩子來往。

“哪個企業?”至少她雖然不問商業的事情,但是,好的企業她倒是知道一二,而上城安氏是好的企業之一,領先鋒的。

“安氏呀,我哥哥可是在銷售部工作的,說那裏缺人,可以和主管說說,安排我進去呢。 ”小琳一臉是笑。

沈靜初臉色蒼白,一聽到安氏,她的心裏不舒服,怎麼去哪裏,都能知道安氏,她想逃也逃不了那一個字眼。

“安氏呀? 吞天劍神 挺好的,不過我不去了。”她纔不會跳進火坑中,雖然安氏很好,但不適合她。

若被知道她去安氏上班,她以後就裏外不是人了。

小琳看她臉色不太對,也不敢說下去,只是心裏有些鬱悶,爲什麼她一聽到安氏,就感覺到像天塌了一樣?

是夜,她睡不着,小林睡得很香,她獨自一個人走到了陽臺上。

坐在那,看着月亮和星星,風很大,她穿着睡衣站在那,吹着風全身都舒服極了。

樓下,似乎有火點,小琳家是二層樓,她住在二樓,看一樓可以看得很清,她感覺到有火點,一會着,一會灰的。

有人?她提高了警惕,看着下面,又是一片漆黑,主要是樹木多,她沒辦法看清那裏到底有什麼。

突然,火又着了,這一回她肯定是有人在下面,而且是用打火機打着,一會亮一會滅,她開始還以爲是曉峯,可是轉眼一想,在自家怎麼會跑到樓下玩,而且還半夜三更的。

她往前再靠近一些,這時,火着了,她看到了安城軒,他就站在那裏,還有一輛跑車停在那裏。

“天,他怎麼在這?”她身子往後一靠,深怕他會看到自己。

安城軒看向的,就是她這個方向,好象知道她就躲在那裏,她急壞了,往屋內走去,躺在牀上。

心裏還是不能平靜,不明白爲什麼安城軒會在這裏。

睡了半個小時,她感覺覺得自己一定是看錯了,可是,那雙深邃的眼眸像午夜的精靈,盯着她全身毛孔都放大,全身冰冷。

“還是看看去。”她想了一下,不可能呀,應該是她看錯了,自己想多了。

再到剛纔那個地方,卻發現下面空無一人,在月亮的光照下,那裏明顯是樹木叢多,可是哪有人影,更別說是跑車了。

這樣的山裏面,哪來的跑車?而且,像安城軒這樣的男人,他怎麼可能會進山裏來?爲她?她自嘲一笑,她算什麼東西,還用得着安城軒記起她嗎?

往欄杆上一靠,今晚她肯定又會失眠了,根本就睡不着。

“初初,你怎麼了?”被她睡下又爬起來,小琳都被她吵醒了。

走上前看她這是怎麼了,卻發現她根本就是在這發呆,好象有什麼心事一樣,這並不是一個單純的17歲小女生應該擁有的神情。

“沒,心裏不舒服,出來透透氣。”她可能是自己胸悶,所以纔會這樣,她捂了一下胸口,覺得這裏總是有些不舒服。

小琳拉着她的手,兩個人靠在欄杆上,兩個同齡的人,兩個同樣失學的人。想必沒有人能理解她們17歲花秀少女的心事。

“你是談戀愛了吧?”小琳一笑,雖然沈靜初並沒有說起,但是她總是感覺沈靜初的身上,出現了女人味。

是女人才應該擁有的成熟,還有那感覺,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女人。好象是一夜之間變了一樣,她有些好奇,但是沈靜初沒有說,她也不會去問,今晚看沈靜初她這樣,小琳便大膽的問起。

沈靜初沒有想到她會這樣一問,談戀愛?和徐強?算嗎?小琳不也知道她和徐強的事情,交往不是很久,但是,確實徐強是她的男朋友沒錯。

“徐強啊?應該算是分了吧。”想到徐強,她就想哭。

一個好好的學生,突然就殘廢了,她不敢去回想那一天下午,不敢去想那麼血腥的場面,還有就是她的心臟也無法承受起的痛。

這些天,她沒有刻意去打聽徐強的事情,更別提說去看他,她沒有勇氣讓自己去做這些,至少她知道自己是自私了一點。但是,徐強拿着她的那些視頻去威脅安城軒的那一刻,其實她是恨的,心是恨的。

徐強爲了錢,居然棄她於不顧,這些,她的心裏那坎都過不了。

“他?我不是說他,你和他其實根本就不像是戀人。”小琳覺得其實沈靜初的戀愛,是另外其人。

就如那天買衣服的時候,那張卡,她依然記得,那一張金卡,是限量的,而且任刷沒有金額限定的。

能擁有這樣的卡的人,是非富即貴。

追夫有術:這個男人歸我 “不像戀人?”她想想也是,其實與徐強在一起,她與他兩個人之間的接吻,也是像蜻蜓點水,牽手的次數也少之又少。

“是啊,就如送你那張卡的人?”小琳一笑。

她並沒有想多,只是事後她曾去查過了,在上城有這樣能力的人,也只不過是有五個企業家有資格擁有,就連沈靜初家裏的條件,也沒有資格去辦這樣的一張卡。

第35章

像沈靜初這樣節省的人,家裏更不會給她開一張卡任她刷,最後沈氏出事了,她是知道的,像經濟不穩定的沈氏,怎麼容沈她去一刷就是十多二十萬?

“那個…”她有些慌了,差點忘記了,她那卡是安城軒給的。

只是,都放在他的別墅了。那晚她走了,什麼都沒有帶走,就連身份證,護照,還有其他私人用品,全部都在包包裏,而包包卻放在他那了。

“是朋友的。”她撒了一個謊。

若是小琳知道她其實是安城軒的女人,或沈說難聽一點,是情婦,一個才17歲的情婦,想小琳會怎麼看待她?

像她身體這麼髒,配擁有友情嗎?像她這麼貪心,配擁有有真心嗎?再說,她走的時候,就知道自己與安城軒不再有什麼瓜葛,他會很快就忘記了她的存在。

那一通電話,證明了安城軒與別的女人風雲作樂,而且她只不過是一e情,在他的心中,根本就不會有她的位置/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所以,很清楚自己對他的影響,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以他的身份,他應該會放過她吧。

“那就好,我還擔心你會去做了傻事呢。”小琳看着她,只見沈靜初低下頭沒有看她。

其實,小琳知道沈靜初說謊,那天她不單是翻到了她的卡,而且,裏面居然還有安城軒的名片,她曾查過了。

安城軒與沈靜初是認識的,上週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安城軒爲了她,傷了徐強,這已不再是祕密了。

對於沈靜初爲什麼要騙她?她只知道希望今晚的事,她並沒有做錯。

“我們去睡吧,明天你不是答應我去山裏採果子嗎?”沈靜初拉着小琳往屋內走去。

她回過頭,想尋找着那失蹤的身影,卻是一片漆黑,她什麼也看不見。

次日,她早早起牀,與小琳梳洗完畢,就要出發。

這時,小山村裏,來了十輛車,三輛奧迪,三輛寶馬,兩輛商務車,還有兩輛奔馳。豪華的黑色,顯示着他們身超的身份。

家裏傳來一陣打鬧,一樓的傢俱被一掃在地上,碎成了一地。

“曉峯在不在?”這時,爲首的黑衣人摘下自己的墨鏡,環視着屋內的一切,卻沒有自己要找的人。

這時,小琳和沈靜初在二樓,被一樓的吵鬧嚇了一跳,兩個人往一樓跑來,看到一屋子的人,個個都是身材高大,似乎是保鏢這一類的人物。

她睨視着這些人,曉峯怎麼會惹上這一類人?看曉峯倒是很斯文,怎麼會和這些人扯上關係呢?

“你們這是要幹嘛?”小琳跑上前,拉開他們的手,害怕他們會傷害自己的媽媽。 小琳的媽媽體弱多病,這些年一直是靠藥物維持着生命,家裏也窮,現在他們這一鬧,把家裏的東西都打爛了,她的心很痛。

沈靜初看着這些人,還有地上的東西,心裏很氣憤:“你們這是要幹什麼?爲什麼要找曉峯?”

爲首的黑衣人看到了沈靜初,態度突然收斂了一點,走上前:“是他欠了我們二十萬,過了還債的日期,現在還沒還錢,你說我們要幹嘛?”

他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倒是沒有剛纔那麼囂張了。沈靜初看了他一眼,他身後的人都微微後退一邊去,暫時不敢有什麼動作。

“二十萬?”這時,小琳和她的媽媽都嚇了一跳,二十萬,他們哪來的這麼多錢啊,再說了,曉峯要這些錢來幹什麼?他一向都是做事安安份份的,從來都不會這樣的。

這時,曉峯從外面回來,看到家裏停了這麼多車輛,而且,屋內一團亂,他知道出事了。

“你們不要在這裏鬧,再給我一星期的時間,我會把錢還給你們的。”曉峯說着,可是,那些人只是輕蔑一笑。

“還?怎麼還?你連總裁的女人都敢碰,還有什麼不敢做的?”這時,爲首的人手一揮,四個漢子上前來,圍着曉峯就是毒打。

曉峯滾在地上,受不了這些人的毒打,倒在地上,頭撞到桌角,滾了很多血,他不斷的叫着,不斷的抱着身子。

“求你們,再給我一段時間。”曉峯沒有反駁人家說他玩總裁女人的事實,只是一面的求饒。

他玩了別人的女人?沈靜初被這句嚇着了,小琳也是。

“我哥哥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是。”小琳這時上前,卻被保鏢們拉住了。

“你們住手。”這時,沈靜初大叫一聲,她站了起來,手中拿着掃把,一模想打人的模樣。

四個漢子看着爲首的男人,最後退到一邊去,曉峯暫時得救了。

他不斷的喘氣,站都站不直了,看着這些人,他好象突然害怕了,不斷的後退,縮到一角去。

“天啊,造孽啊。”這時小琳媽媽哭着,喘不上氣來,倒在地上。

屋內亂成了一團。

沈靜初看在眼裏,她走上前:“要二十萬是嗎?我給。”

二十萬,她哪來的二十萬,只不過是想讓他們不再鬧事罷了,只要他們暫時離開,她還是可以想想辦法的。

“哼,現在不止是二十萬,二十萬只是利息,總的加起來是五十萬,再加上他玩了總裁的女人,所以,另外再加五十萬。”

一百萬?這回,沈靜初蒙了,利息都是二十萬?看來,這是放高利貸了吧?

“證據呢?”她不相信曉峯會去玩別人的女人,不會是這些人造假吧?

這時,爲首的人拿出一疊相片,是曉峯與別的女人在牀上糾纏的相片,確確實實是有的,她看了曉峯一眼。

“看來是真的了?”她昨天還看曉峯爲人老實,可是,現在居然看到他與別人的牀照,這事怎麼解釋?

僞裝的?她睨視着曉峯,只見他擡起頭:“我不知道她就是總裁的女人。”

前晚他喝多了,所以那女人勾搭上了他,事後,他才知道是總裁的女人,所以他逃回了這山村中,卻沒有想到今天他們就追來了。

事情並沒有他們所說的那樣,他覺得自己被冤枉了,可是他們手中有照片,讓他不知怎麼去解釋,越描越黑。

“哈哈,聽到沒有?今天你們還不還錢,那麼,我就洗血了這裏,看你妹妹長得也不賴,若是到我們冥天堂去,說不定還能賺到大錢還債。”他們看了小琳一眼。

第36章

小琳身子一縮,冥天堂?她也有聽過,聽說是好恐怖的地獄,是***的場所,在那裏,女人是連妓女都不如。

“冥天堂?”沈靜初心大怔,他們是冥天堂的人?

而冥天堂顯然是安城軒的旗下的娛樂場所,上次上靜的待遇她都看到了,若是這次是小琳去,她怎麼也不會再原諒自己了。

救還是不救呢?她心裏糾結着。

“來人,把她給我帶走。”這時,爲首的男人揮揮手,示意手下可以將小琳帶走,反正他冥天堂現在也正缺着新女人。

這女人長得還是人模人樣的,去了估計還真有些看頭。

“給我停手。”這時,她上前去拍開了那些男人的魔爪。

那男人眯着眼睛看着她,上下打量一下,雖然身材不咋滴,但是,他轉眼一想,看來她是非鬧事不可了。

“怎麼?你替她還?錢呢?”

“你們是安城軒的手下?”她不理這些人,只是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安城軒的手下。

看來安城軒真的是來頭不小,這些人看起來應該是****的人,看來傳聞中安城軒是黑白通吃,其他是真的。

“是,那又怎麼着?”

“我是安總裁的女人。 ”她自亮身份。

那些人果然停下手了,只是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着懷疑。

“哈哈,就你這貨色,也配當總裁的女人?”爲首的男人笑了,總裁的女人他是見多了,可是,沒見過一個黃毛丫頭居然自稱是總裁的女人。

“這個也一起帶走。”

伴隨着小琳媽媽的哭聲,還有曉峯的慘叫聲,小琳與沈靜初就這樣被押上車,那些人開車揚長而去。

小琳與沈靜初被押上車,車上了高帶公路,她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人早就暈死了過去。

當她醒來的時候,是夜裏,這裏的環境讓她大吃一驚。

真的是夜城,冥天堂。

他們說到真的做到了?她真的嚇壞了,她連忙推了一下小琳:“小琳,快醒醒。”

小琳被她推了一下,終於醒來了,她看了一下四周,豪華的房間,她們兩個在這種曖昧的粉紅色燈光下,身上穿着的都是一些透明的V形的短裙。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們原本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飛,換取的是一種性感得讓人可以看到衣服下面那若隱若現的身子?

“這是怎麼回事?”小琳站了起來,打量着屋內,兩個打了一會,打是反鎖的,根本就打不開,而且應該是不用鑰匙,直接用手印打開的。

高科技的產品,她們怎麼能走得出去?

據沈靜初的經驗,她知道這裏的肯定有攝相頭,而且,還是在那裏盯着她們的一舉一動。

“完了,怎麼辦呢?你有沒有帶手要?”她現在能想到的就只有一個人,就是安城軒。

現在只有他能救自己了。她想到上次小靜居然被八個男人上過了,身下血流成河,她現在全身都發冷。

不行,她必須找機會打個電話給安城軒。就算安城軒是魔鬼,可是,也好過在這裏受這些不人不鬼的虐待。

她是怕了,真的害怕,她現在寧願回到安城軒的身邊,呆在他的身邊總是比在這種地方好。

“這…那裏有一部手機。”不知是巧合,還是他們忘記了。居然把一臺手機放在桌面上。

看到手機,沈靜初彷彿看到了希望似的,她盯着那手機,跑上前去,她幸好記得安城軒的手機號碼。

打了一次,通了,可是沒有人接,她現在都快急壞了。聽到外面似乎有人說話,說的是英文,看來是外國人。

“怎麼?你打電話給誰?”小琳也同樣緊張,她現在知道自己進入了狼窩,哭鬧是沒有用的,主要是找法辦出去。

冥天堂,她以前聽別人說過,是班裏的同學,就有男人說跟過自己的父親來過冥天堂,還說這裏的女人,不管是幾P都能接受,而且那個滋味特別消魂。

“沒有人接。”安城軒一向都不會不接電話的,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不接她電話?

她再打一次,沒有人接,再繼續打,還是沒有人接。

打了近十個,終於通了。

這時,二位外國人進來了,他們看到沈靜初手上拿着手機,心裏一慌,跑上前去搶着電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