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風有時確不懂女人心思,當初讓自己叫師姐的是她,此時不讓叫師姐的還是她。

兩人略頓,便匆匆趕往比賽場。

來到六殿據點,只見昭羽等人面色極差。不用多問,便知方才情況定不樂觀。

詢問過後,敖風與蘇香兩人心中也是一沉。就在兩人離開之後,六殿對上主殿,在面對對方二師兄強力攻擊下,昭羽終於敗下陣來。

此時擂台之上的是昭霖,而他的對手,竟然是祖陌!

「昭霖已經受傷,這傢伙太自大,竟然不把祖陌放在眼裡,我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昭羽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看著士氣低落的六殿,敖風心中也不好受。他知道,今天所有分殿的強者都會上場,只要穩穩的拿下今天一局,明天最後的戰鬥之前完全能恢復。

敖風深吸一口氣,轉身對著眾人呵斥道:「敗什麼都不能敗了骨氣,輸什麼都不能輸了士氣,都打起精神來,有贏的追求才有贏的希望!」

眾人聞言先是一愣,覺得敖風說的有些道理,希望都是自己爭取出來的。

可就在這時,擂台上突然爆發出一道強大的轟鳴。

眾人急忙轉眼望去,只見昭霖所在的擂台整個被靈力覆蓋,已經無法看見兩人的身影,很顯然剛剛經歷了一次戰技的強力對轟。


幾乎所有人都緊緊盯著那邊的情況,心中捏了一把冷汗。特別是昭羽,不顧身上的傷勢,緊張的猛然站起,神經緊張的看著前方擂台方向。

大概幾分鐘過去,靈力被周圍的屏障盡數吸收。只見昭霖一動不動的躺在擂台之上,而祖陌,正面色邪笑的看著遠處的敖風,眼中有著一抹挑釁的意味。

「昭霖……敗了!」

六殿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重生八零末 ,因為服用過聚靈丹,因此被六殿一直當作殺手鐧一般在使用,可即使如此,昭霖還是被祖陌輕鬆打敗。


「這怎麼可能!」

長老席上,六殿的幾名長老臉色都是鐵青,心中充滿不信。畢竟這丹藥可是眾長老親手交給昭霖的,而昭霖的實力,別的弟子不知情,他們做長老的可是清清楚楚。

「昭霖實力早已經到達靈境七重巔峰,怎麼可能輕易輸掉!這裡面一定有詐!」六殿長老開始沉不住氣,起身對著首位的主殿大長老拱手喝道。

三殿殿主聞言不禁譏笑,緩緩起身走到六殿長老跟前,邪笑道:「六殿的長老怎麼和小孩子一樣呢?竟然說出弟子都不會說出的瞎話!你六殿的弟子七重巔峰實力很強嗎?呵呵。」

六殿長老聞言嘴角一陣苦澀,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其他長老拉了回來。昭霖都輸了,其他人還有希望嗎?

「好了,事情我們都看的清清楚楚,比賽有輸有贏,只要別輸不起就行。」主殿的長老大手一揮,對著下方宣佈道:「下面宣布,此輪勝出的為三殿,四殿,五殿!」

扶回昭霖,六殿的人都沒有說話,臉上紛紛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那小子有怪招。」昭霖身體顫抖,在別人將要抬走他時,終於還是說了出來。

「什麼?」蘇香急忙湊近昭霖,眾人也都迅速圍攏過來。如果能清楚祖陌的套路,對之後的戰鬥也是很有幫助的。

昭霖眼神有些萎靡,回想了許久,才艱難開口道:「他,肯定不是靈境,他的右手……右手……」

昭霖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隨後腦袋一偏,暈死了過去。

「快送昭霖去醫師殿!」雪靈推開幾人,無奈的嘆息一聲,領著眾人朝著醫師殿奔去。 如此一來,此時最為落後的已經成為六殿了。

敖風面色鐵青,心裡亂成一團。他倒是不想讓師尊這個時候出現,畢竟這件事若是讓師尊知道,肯定會失望的。

「下一場我上!」敖風再也安奈不住,對著眾人大聲說道。

「不行,你保存好體力,下一場我來。」蘇香面色嚴肅的說道,這些人中,實力靠前的也只有蘇香一人沒有出手過。

「你們都別爭。」六殿長老大手一揮,面色有些凝重。眾人將目光看向高台,待抽籤宣布后,六殿長老搖頭道:「這次的對手是五殿,五殿也是一個非常強勁的分殿,五殿的夜魅傷勢已經恢復,這次怕是得讓她場。」

「夜魅!」

說道夜魅,所有人心中都是一沉。夜魅是公認的五殿最強者,若是上場的真的是夜魅,那他們六殿肯定沒人能抵擋的住。

「如果是夜魅的話,我上。」敖風抬起頭,面色堅毅的說道:「我和夜魅交過手,我之前勝過她,雖然有些僥倖, 清雲未央 ,勝算絕對比你們大。」

眾人聞言一愣,聽得敖風說自己贏過夜魅,臉上都有些不敢置信。

「你騙人的吧?你能贏得了夜魅?」眾人都是懷疑的看著敖風,等待敖風進一步確定。

不等敖風說話,蘇香意識到什麼,皺眉道:「當時是你背著夜魅出來的,所以說,你救的夜魅?」

敖風聞言點了點頭:「所以我上,我不在是那個莽撞的少年,香兒,你相信我!」

敖風說著有些激動,雙手按著蘇香的肩膀激動的說道。

所有人都是一怔,自然是發覺到敖風竟然直呼蘇香的名諱,並且還是小名。

蘇香對這些顯得無所謂,她在意的是這場比賽,就將如何進行下去。

許久后,蘇香與六殿長老經過核實,這才點頭嘆息道:「那便你上吧,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如果實在敵不過,那便放棄吧。」

敖風臉上透著一絲自信,這一戰,不管怎麼樣,都要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到極致,如果實在不行,那便只好提前將底牌翻出了。

隨著兩殿人紛紛躍上擂台,所有人都是歡呼了起來。

經歷過上一次觀看敖風的戰鬥,所有人都是很期待。並且這次敖風的對手恰恰是五殿最強的大師姐,這一切,將會更加精彩。

「你們說,六殿這次會贏嗎?對手可是五殿最厲害的弟子。」

「難說,這六殿弟子速度超群,可能會在速度上佔據很多的優勢,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他抓到空子。」

眾人都在台下議論著,說的倒是很有道理。

夜魅面無表情,看著面色嚴肅的敖風,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該死的,早就說這場不想上,非要讓我上。」夜魅心中憋屈的嘀咕著,似乎很不想與敖風同台相戰。

敖風臉上除了凝重,還有一絲熱血。這一戰雙方弱都是全力以赴,無疑將會是一場真正的拚死一戰。他將會使出畢生精力應對,不為別的,簡簡單單的只為勝利,只為六殿的榮譽。

「下面宣布,比賽開始!」

隨著長老的宣布聲響起,三個分殿紛紛動手,唯獨敖風這邊,竟然沒有絲毫動靜。

敖風本來打算率先衝出去,可當他抬頭看見夜魅那憂鬱的眼神后,竟然是忘記的出手。

「敖風在幹什麼呢?」昭摹面色疑惑,見敖風站著不動,不清楚這兩人是用的什麼招式。

六殿的人以及五殿的人都鬱悶了,而周圍看好戲的弟子們,紛紛不滿的催促了起來。

要知道在場看戲的弟子很多,多的數不過來,他們只能守著一個擂台觀看,如果想看其他的,遙遠的距離估計看都看不清。

「喂,你們打不打呀?睡著了嗎?」有人開始不滿的大喊了起來,這才將走神的兩人驚了回來。

敖風皺了皺眉頭,腳步一扭身形鬼魅的沖向了夜魅,拳頭爆出砸像她的面門,竟然是沒有絲毫留手。

看著衝來的敖風,夜魅似乎有些失望,身形急閃,略微驚險的躲過了敖風的攻擊。

敖風緊追而是,而夜魅卻一直閃躲,幾回合下來,一招都沒有還擊。

見夜魅總是不還手,敖風開始變的有些打不下手,總覺得她是在讓著自己。

「你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敖風面色微怒,對著夜魅嗔道。


夜魅聞言一愣,沒有想到自己不忍出手卻對敖風當作是看不起他,不禁自嘲的一笑。

「果然嗎?看來是我自己想多了。」夜魅不明所以的嘀咕一聲,身形一閃沖向敖風,右手一翻,火紅長劍光一般的閃現而出。

台下的人見兩人終於要開打,忍不住歡呼了起來,似乎在試圖激發他們的兩人心中的熱血。

「大師姐是怎麼了?」五殿的人圍攏在一起,對於夜魅的反應覺得很摸不著頭腦。

「我怎麼知道?指不定大師姐只是覺得那個傢伙沒資格做對手吧,看著吧。」

幾人議論片刻,也猜不出個所以然,只好舉目看著擂台上的戰鬥,只有夜楓面色微沉,目光僅僅鎖定敖風身上。

「噹噹當!」

兩人攻勢極其猛烈,一連片的兵器撞擊聲傳出,敖風雙手直感覺一陣陣的麻木。他兩人實力差距太大,硬碰硬的情況下,敖風顯然落入下風。

「敖風,不然我們打平局吧?」看著再次衝來的敖風,夜魅突然開口輕聲說出了這樣一句話,讓前沖的敖風忍不住再次停下了腳步。

由於聲音太小,周遭的人並沒有聽見,敖風聽力超出常人,眉頭微微皺起。

「什麼意思?」

聲音冰冷,似乎沒有絲毫打算同意。

夜魅看向敖風的眼神變的很奇怪,似乎很不忍和敖風戰鬥,但又不好意思明說,只好大手一揮說道:「我昨日突破了,你現在根本不可能戰勝我。」

敖風聞言一驚,沒想到夜魅竟然又突破了。本來對抗夜魅便很麻煩,如今以來,估計是真的沒希望了。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這個時候敖風怎麼能退縮,他必須要贏,況且自己還有封天神術,這樣的招式,必要的時候完全能顛覆戰局。

想到這裡,敖風便不屑一笑,黑木棍一揚喝道:「我不答應!」說罷身形一閃,沖向夜魅! 對於敖風的選擇,夜魅好似意料之中一般,無奈的搖了搖頭,火紅長劍一閃指,直指敖風面門。

這一擊,兩人幾乎都是用了全力。

夜魅手中長劍劃過空中,直接刺在了敖風的黑木棍之上,頓時傳出一道尖銳的金屬撞擊聲。

敖風應聲而退,腳步凌亂的踏在擂台上,顯然又一次落入下風。

敖風的不樂觀自然也落入六殿的人眼中,眾人臉色紛紛凝重。

「敖風,你現在答應我還來得及,我和你一樣,是在為榮譽戰,所以即使我不想與你為敵,也不能就此退卻。」夜魅看著敖風,希望能夠化解與敖風的這次比試,畢竟敖風救過她,並且還是不計前嫌的救了她,她不能恩將仇報。

可此時的敖風又怎麼聽的進去夜魅的話,狠狠的一揮手喝道:「沒什麼好說的,今日你也贏不了,這一戰,我要為六殿拿下!」

說罷敖風身形一閃,提著黑木棍沖向夜魅。

相比之前,兩人的戰鬥都顯得沒有看點,台下眾人也都顯得很不滿,還不如看其他擂台的比賽。

「喂,你們還打不打呀!」

台下眾人開始呼喊了起來,都不理解為什麼這兩人打個架都這麼磨蹭知道現在,一次戰技都沒有使出。

夜魅將目光投向遠處,果然也看見五殿的殿主也是一臉陰沉的看著自己,顯然是知道自己一直沒有出全力。

敖風,得罪了!

夜魅心中如實想到,帶著千萬不忍,直接將手中出長劍拋出,口中嬌喝道:「御劍通靈!」隨著夜魅喊聲傳出,台下所有弟子眼前頓時一亮,紛紛期待的看向夜魅。

敖風臉色也驟然一變,雖然沒有看過什麼御劍通靈,但既然是戰技,定然有不凡之處。

還不等敖風過多反應,夜魅手中的長劍突然變成了很多把,一眼看去竟然都數不過來。

而這些火紅長劍,竟然都很有規則的在天空盤旋了起來。

台下無數弟子不禁嘩然,紛紛愕然的看著飛舞在擂台上方的火紅長劍。

「御劍通靈!」夜魅又是一聲嬌喝,右手一指,那些飛舞盤旋的長劍好似受到了牽引一般,全部朝著敖風的方向射了過去。

敖風見狀頓時驚醒,腳步迅速後退。

只是這些長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只是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劍影,下一瞬便已經來到敖風跟前。

夜魅沒有跟著衝上去,而是面色有些擔心的看著敖風,心裡倒是希望敖風能夠抵擋下來。

敖風看著極速逼近的劍群,手中黑木棍接連舞動,將射來的長劍紛紛抵擋,頓時一陣陣鏗鏘的聲音傳遍周遭。


敖風舞動黑木棍的速度非常快,快到一個讓人膛目結舌的境界。

可就在敖風以為這些長劍被打走便沒事的時候,倒退回去的長劍竟然一個轉身,再次飛射了回來,看上去詭異異常。

「怎麼會這樣!」敖風面色疑惑,不明白為什麼夜魅可以如此輕鬆控制她的長劍。

隔空取物的事情敖風也可以做到,但想如此控制,對於敖風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沒辦法對於這些再次飛射回來,並且力道更加龐大的長劍來說,敖風只有硬抗。

黑木棍在敖風手中極其靈活的舞動,帶起一道道黑芒,身體也是極其靈活的在擂台上閃動,和數不清的長劍糾纏在了一起。

台下的人看著臉上充滿了激動,也為敖風捏了一把冷汗。

夜魅皺了皺眉頭,目光不自禁的投向遠處五殿殿主所在之處,見殿主面色大好,這才鬆了一口氣。

畢竟再不出全力,那就太明顯了,萬一殿主怪罪下來,身為五殿弟子領頭人,自然會被重罰。

「噗嗤!」

就在這時,一道皮膚破開的聲音傳出,夜魅心中忍不住一緊,急忙將目光投向敖風的方向。

只見敖風不知何時,一不小心被身後襲來的長劍刺中,鋒利的長劍割破衣服,將他的胳膊劃出一道很深的血痕,很快傷口邊緣的衣服都被染紅。

敖風牙齒緊咬,面色痛恨的看向夜魅,突然一聲怒吼,直接將黑木棍狠狠丟向夜魅,呼嘯而出的黑木棍宛若箭矢一般射過長劍的縫隙,直射夜魅面門。

敖風的攻擊雖然突然,但已經被夜魅驚訝過後一把接住。


就在也沒分神的瞬間,敖風手印翻飛,突然一聲猛喝,雙手對著空中一指,那些原本極速飛舞的長劍突然戛然而止。

「聖炎拳!」

敖風猛喝一聲,鬼魅一般都身形脫離長劍的束縛,直接沖向夜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