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瞬間入戲!

只見,候煙嵐由遠及近……

嗯,江北頓時就覺得這個鏡頭應該用針孔營造出一種偷拍的畫面,然後轉廣角拉大,再之後給面部特寫……

呸!想什麼呢!

下一刻,只覺得候煙嵐周身一片冰霜一般的寒意朝着他撲面而來!

“你去哪了,二十年多了。”

候煙嵐的聲音,緩緩傳入了江北的耳中。

當然,也傳入了江萬貫的耳中。

肉眼可見,江萬貫的嘴角當時就狠狠抽搐了幾下,完了,人設崩了,聽這個意思,怎麼真成二十多年沒見到的老情人了!

而且,還成了那種拋妻棄子的感覺?

這不對啊!

同樣的,江北也懵了……

他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成了罪人了?二十多年?

不對!這是在這排練明天的劇情呢,明天得拿這玩意去騙那道無涯!

再看看候煙嵐。

“煙嵐啊,這畫風不對啊。”江北撇了撇嘴,一臉無奈的說道。

“嗯?”候煙嵐明顯一愣,有些不解。

而此時,江萬貫才長出了一口氣。

就是說嘛,怎麼可能照這麼演?這成什麼了?這像話嗎!這不把自己這弄成不仁不義之輩了?當初那冷雙覬覦他英俊的外表,他可是抗爭了很久的。


“煙嵐啊,你想,你平時對我什麼樣?”江北挑了挑眉。

候煙嵐抿着嘴,旁邊江萬貫在那呢,她不好意思罵人。

而江北也是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候煙嵐這丫頭一天天,說起來也勉強算是個賢妻良母類型的……

等等!

那冷雙不是那個冰寒閣的掌門嗎!

有了!

“煙嵐!你看林師姐!”

“嗯?”候煙嵐明顯的一愣,隨後一臉不解的朝着那邊看了過去,林沐雪?

林沐雪也懵了。

瞬間,一大家人基本都朝着她那邊看去,霎時間,林沐雪由懵直接變到了傻……

看我幹什麼!

“煙嵐啊,你看沐雪,她平時是不是就冷冰冰的?標準的冰寒閣女弟子?一副誰都欠她幾兩銀子的樣子?”江北挑了挑眉。

林沐雪:“???”

江萬貫也捏着自己的下巴,你別說,不聽不知道,一聽,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兒哈?

這是個好兒媳婦,以後勤儉持家過日子。

候煙嵐認真地上下幾下林沐雪,隨後朝着江北鄭重的點了點頭,“不錯,確實是如此,沐雪妹妹便是這種性格。”

林沐雪:“???”


“沐雪啊,其實我沒有那個意思,你知道吧?其實咱們一家人生活還是很和睦的。”江北牙一呲,彷彿剛剛那話不是他說的一般。

至於林沐雪?則是隻能在心裏暗罵江北是個王八蛋,除此之外也沒什麼辦法。

“煙嵐啊,那你看,平時沐雪對外人什麼樣?你再想想她見到我?是不是很激動?”

“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種話的呢?”候煙嵐實在是忍不住了,就如同看傻子一般看着江北……

一旁的江萬貫在心裏給自己這兒媳婦豎了個大拇指,這小兒子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明明長得成了這個德行,還想跟他爹比?呵! 江北覺得他現在很尷尬。

被自家這母老虎媳婦兒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羞辱,實在是太難受了!

這個時候,他覺得他爹應該站出來幫他說點什麼!

但是,往旁邊看了一眼……卻是看到了老爹那副完全就不在意,甚至還覺得候煙嵐說的很對的表情。

江北當時就牙疼了。

這劇情不對啊!這走向不對啊!

賊尼瑪。

但是!作爲一個強者,作爲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明知自己不要臉了,那就,徹底的不要臉下去!

臉算什麼?呵,我江北不懂!

“煙嵐,你就按照林沐雪平時見到我的那個樣子,來演一回試試!”江北氣鼓鼓的說着。

“好吧。”候煙嵐抿着嘴,點了點頭,面露思索,朝着旁邊的林沐雪看了一眼,像是在回憶着什麼一般。

嗯……

然後,開始了。

候煙嵐擡起頭,身上哪有那種冰冷冷的感覺了?整個人如同化作一團水一般。

女人都是水做的。

江北也愣住了,沒錯!就是這個感覺!

“你這二十多年去哪了!你爲什麼不管我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噗!”

江萬貫那頭剛了點茶水,一口直接就噴了出去。

江北:“???”

候煙嵐:“……”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江萬貫站起來了,那臉上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自家這兒子,他想怎麼罵就怎麼罵,但是!這候煙嵐不行啊!這可是他的寶貝兒媳婦!

“那個,煙嵐姑娘啊,我覺得你可能是對我和那冷雙的關係有些誤解……我們並不是你所想的那個樣子。”江萬貫搓着手,一臉尷尬的說道。

“哦……”候煙嵐抿着嘴,微微點了點頭。

“對,煙嵐,那冷雙對老爹,是愛而不得,你知道吧?你想想,要是林沐雪一直惦記着我的身子,但是卻又得不到我,那得是種什麼感覺?”江北搓着手,一臉尷尬的說着。

“我呸!你小子給我要點臉!不會說話就別說!”江萬貫呸了一聲,一臉鄙視的看向江北。

“爹……你不能這麼對我,我還是個少年。”江北彷徨了。

“滾!”

“好咧……”

氣氛再次陷入尷尬,這劇情走不動了,候煙嵐則是看着林沐雪,在那考慮着。

至於林沐雪?那腦袋恨不得都要低到胸口裏去了,這叫什麼啊!她能做出什麼?還有!什麼叫惦記他身子!

這王八蛋……

良久,候煙嵐長出了一口氣,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一般,微微一笑,“江北,我們再來一次。”


“好嘞!”江北一激靈,趕緊答應道。

沒什麼辦法,看這個樣子,現在在家,他和老哥可能是最沒人權的兩個,哦不,還得算上個秦楓,秦楓比他倆還沒人權……

至於他哥老哥誰排第二沒人權的位置?這個還有待考量。

第三次,繼續了。

候煙嵐由遠及近朝着江北走去,整個人,那氣質,就如同是極冰變成了溫水一般,讓人由內而外的感受到了溫暖。

“你爲什麼纔回來?你到底置我於何地!”

隨着這句話說完,場面一度變了,從剛纔那溫潤如水的感覺,變成了幽怨……

“咔!”江北趕緊喊停。

“不對,還是不對,差了一些,差了一些啊……”

江北搖了搖頭,一臉的茫然,到底差在哪了,他一時間還想不到。

突然!

他轉過頭,看向一旁已經臉色通紅,明顯是有些無地自容的林沐雪,明白了。

“沐雪,來!我們來試一次!”

“啊?我?我不行。”林沐雪趕緊搖了搖頭,看煙嵐姐姐在這演,她都覺得很難堪了,要是她親自上?那怎麼能行!

“別拒絕了,快來!”江北走過去,不由分說的直接攙着林沐雪的胳膊,當然,攙着的時候免不了胳膊肘又往外拐了兩下。

林沐雪更是身體一顫,整個人再也無法反抗了。

至於候煙嵐?她倒是樂得其所,直接靠在了一旁,靜靜地看着。

至於說到了明天,真的讓江北和林沐雪倆人上?這就算了吧,萬一到時候出了點事怎麼辦?林沐雪的實力還是太低了……

“沐雪啊。”江北尷尬的摸了摸大腦袋,隨後開口說道:“你就想哈,你相中了我的英俊的外表,然後不擇手段的想要得到我,但是卻被我屢次拒絕,嗯……隔了二十年之後,我突然找上了你,你是不是很驚喜?”

林沐雪剛被代入到這個語境中,聽到最後,明顯的一愣,趕忙點了點頭。

“很好,就是這個意思,然後你考慮考慮,如何去壓抑住這個驚喜,你肯定很怨恨我是吧?但是你又打不過我,你拿我沒有辦法……”

林沐雪面色有些糾結,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我爹是什麼人?我爹那就是一言不合就得砍死那冷雙,冷雙自然明白這一點,所以,她的內心應該是很糾結的,對,很難受!”

江萬貫:“???”

老子什麼時候是這樣的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