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沒羅嗦,直接坐進副駕:“王傑,你師傅讓帶的東西帶來了?”

“喏,都在這呢。”王傑早有準備,遞過來一個文件袋。而後煞有介事的將這件事情的前後點差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

原來,那次車禍之後,博文就開始介入調查,雖然上面的壓力很大,但他的調查並沒有終止。這其中的細緻工作都是交給王傑去做的。

現如今王傑因爲博文高升也當上了副中隊長。整天牛逼哄哄的。不過落實博文交代的事那絕對不打折扣。一番折騰下來,還真就找到了案件的蛛絲馬跡。

經過偵查,那輛肇事車是當地拍照的高檔轎車。而且幾次都見着他進出江洲,大致都打沙河而來。最後終於在監控中查到了車牌,經過系統調查,發現這輛車竟然是沙河縣一家建築公司名下的財產。

但具體的駕駛者得以確認,名叫王宇濤,正式身份是這個叫連宇公司的司機。具體是什麼身份只能進一步細查。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個小子前幾年也被了一個肇事逃逸的官司,最後人都死了,他卻愣是沒事。


所以王傑讓方正小心的。具體的就只能調查之後再說了。

方正點了點頭,帶着資料準備走人。王傑這才急切道:“方哥,我師傅讓我跟…”

“不用了,我自由打算。”方正擺了擺手,隨後打了輛車趕往方茹萍家。

家裏氣氛不怎麼高,加上方正心事重重的,也沒有多說什麼,方正簡單的吃了點東西,沖洗了一下之後,就早早的回房間了,他必須想好接下來行動的步驟。

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王傑從醫院回去就找到博文,將這件事和博文一五一十的說了,本來生怕博文會批他一頓,卻不想他還很高興的帶着王傑吃了頓飯纔打發他走。

事後,博文專程趕去了刑警隊,直到十點多才開車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方正就準備開車去沙河走一遭,卻接到了博文的電話,說是已經有人開始去調查了,讓方正等消息就行。至於具體細節卻不肯透露。

無奈之下,只能在跟着林木琳去了花店。

這段時間花店的名聲很不錯,加上公司網站開局很順利,兩方面良好結合,線上線下交叉宣傳,已經打開了市場。所以林木琳這段時間確實夠忙,也瘦了。

看着林木琳忙碌的身影,方正甚至有種錯覺,這女孩哪裏有千金小姐的影子。已經完美蛻變了吧。

雖然他的情緒不高,還是將林木琳請到沙發上休息,自己接過她手頭的事,一個勁的忙碌着。現如今唯有忙碌才能讓他的心暫時得到放鬆。

… …

經過一夜的探討,博文和倪雅最終達成一致。

第二天博文借輛地方拍照的小轎車,來到刑警隊。那邊已經準備好了。便裝打扮的許士林和翁小雪兩人很是惹眼,一個西裝革履,像個成功的大老闆,一個穿着工作套裙,活脫脫一個祕書。兩人一路朝着近郊的沙河縣去暗訪。

有關部門已經對這件事採取漠視的態度,所以博文在交警隊也沒有的到任何的有效的線索,就連紅綠燈口的監控錄像也被刪除了。

也就是說,現在這件案子,警方就算是要查,也無從下手了,畢竟重要的證據已經被焚燬了。即便是要調查也無從下手。

當博文和倪雅暗地裏商量的時候,許士林和翁小雪兩人自告奮勇,很是得意。

兩人的行動,完全是保密的,就連和自己熟悉的幾個人也沒有向他們提及。要的就是防止走漏消息。

沙河縣,位於江洲城郊西北,裏城區大概一百公里不到。兩人順着省道一路西行,經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兩人終於來到了沙河地界。

可是到了那裏,倪雅和博文才發現,這一行,比想象的要困難的多。

他們在當地找人打聽,結果只要是一聽說是找‘連宇公司’,就沒人人敢說話。根本就是談虎色變的那種。而且還有人勸他們別在這呆了,要不然會出事情的。

這一情況,讓兩人很是驚訝。只不過越是有疑點,就更加堅定了兩人要追查到底的決心。

但是就在他們開着車繼續在縣城轉悠的時候,卻發現後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幾輛各小車,正明目張膽的跟在麪包車後面。很顯然是衝着他們來的。

“我們被盯上了,怎麼辦?”翁小雪一邊回頭看着情況,一邊詢問開車的許士林。

此時的許士林也是一頭的汗水。他想過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查到了劉連夫,但是他不認賬。或是根本查不到。但是想不到這剛剛進來不到一小時,就被人給盯上了。

這就最能說明問題了。這個王宇濤不簡單,絕對不僅僅是連宇建築公司的一個小車司機這麼簡單。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要不我們回去?”許士林着車,還得留意後面和前面的情況。

“不行!”翁小雪看了看時間,堅定道。“不能就這麼無功而返了,明知道這裏有問題,我們怎麼可能就這樣一走了之了?”

許士林點點頭:“那怎麼辦,他們敢有這麼大的動靜,絕對不會是善茬,”

雖然對方來者不善,但是許士林的決心還是有的。一來是想立功,而來是想在翁小雪面前有所表現,否則也不會的信誓旦旦的毛遂自薦。

“讓我想想,你儘量開着車跟他們兜圈子,”翁小雪這會,有點後悔昨晚沒有多做足準備工作,要是查清楚連宇公司的具體地址,就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了。但是現在事情已經如此了,後悔是沒用的仔細的想着對策,而後幽幽道。“打電話救援是肯定不行的,遠水救不了近火,況且我們還是祕密調查的,不能讓上面知道。否則以後開展工作就難辦了。”

“你不是廢話麼!”許士林沒好氣的說了句。這個道理誰都懂,翁小雪說出來,只不過是浪費時間。

“你——”見許士林說話一點不客氣,翁小雪的脾氣上來了,不過還是給忍住了。好一會,接着道。“這樣,我們儘量麻痹後面的車輛,多兜圈子,要讓他們覺得我們是來做建築生意的,要儘量多的在建築工地上逗留些時間。”

“好!”許士林點點頭,開着車走走停停,是不是的在工地邊上停下來,裝作考察的樣子。

但是他們這樣的做法,並沒有收到成效,那些跟蹤車輛不但沒有放鬆警惕,反而是越發的跟緊了一些。瞅着情況不對,翁小雪靈機一動,讓許士林靠邊停到了一家賓館。

看着賓館的招牌,許士林驚愕不已,“這是要幹什麼?”

翁小雪並沒有解釋,而是很主動的挽着許士林的胳膊就向賓館走去。

許士林這時候才明白翁小雪的意思,這樣做不就是爲了製造一個假象嗎?

警方偵查裏面,這種化妝偵查是最常見的了,假扮情侶什麼的,甚至是夫妻,總之只要效果,過程都不怎麼重要。

倒是許士林很是享受這一感覺。


兩人在賓館服務檯登記要了一個雙人間,便相挽着上去了。不過進房之後,他們並沒有向一般的情侶那樣,而是仔細在窗戶口上看着樓下的情況。

果不其然,剛剛跟着他們的那幾輛車蜂擁而至,停在了路邊上,不一會就從車上下來幾個長得一個個凶神惡煞般的年輕人,直接就奔着賓館來了。

翁小雪這時候慌了神了,因爲不一會樓下傳來沉重的腳步聲,上來不止一個人,而且很急促。博文在一邊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就在這時候,翁小雪將許士林拉到牀邊上,兩人坐在了一起。“待會我們——”

“啊,不要吧,我還沒準備好…”許士林顯然有些難爲情。

可是這時候,樓下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許士林最後一咬牙,有點不情願的閉上了眼角。

“來吧!” 見許士林眼睛微閉,似乎在等到一個重要時刻的到來。翁小雪瞬間被雷倒了。感情人家會錯意了。

“拜託,許士林,要不要思想別這麼庸俗啊!”翁小雪沒好氣的說了句。

還沒等許士林回過味,翁小雪便接着道。“楊總,咱們這次來沙河找人合作做房地產生意,是不是找錯地方了啊!”

“啊!沒有吧!”見翁小雪怒氣衝衝的,許士林這會才明白,因爲門口的腳步聲嘎然而止,應該在偷聽呢。所以許士林很是糾結的應喝着。“應該不會吧,聽說這裏有個連宇建築公司,挺有名的,待會吃完午飯好好去看看,考察一下,要是他們的實力不錯的話,那麼就考慮考慮,承包給他們做算了,我呢就抽點水!”

他們事先已經安排好了,許士林現在姓楊,是一位慕名而來的大老闆,來沙河實地考察市場的。翁小雪則是他的小蜜兼情人。

“那好吧!”翁小雪淡淡的說着,同時向許士林使眼色。“午飯是叫外賣還是去酒店啊?”

“當然,當然是酒店了!”許士林說着話,躡手躡腳的移步到了窗戶邊上,往下瞅了瞅。見着樓下的那些人正盯着賓館的出口,還有些人在打電話,似乎在報告情況什麼的。看樣子現在他們的處境不容樂觀。

倒吸了一口涼氣後,向翁小雪低聲說明了情況。接着故意大聲說:“晚上換一家好一點的賓館,好好睡一覺!”

“好的!”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短促的鈴聲,應該不是來電話的那種,而是短信提示音。不多時,腳步聲再次響起。只不過不是下樓,而是朝着他們兩人休息的房間來了。


兩人頓時一陣慌亂,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翁小雪急忙將胸口拉低,還將牀上的杯子一通亂扯,做出一副凌亂的樣子,而且還含糊其辭的嚷道。“楊總,讓我好好陪你嘛!”

說這話的時候,一隻手也沒有閒着,正忙着編輯一條簡短的短信,直到短信發出去的那一刻,房門被敲響了!

“誰呀,壞老子的好事!”許士林尷尬的看了翁小雪一眼,等這一刻他等了好久了,現在終於等到了,不過翁小雪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聲呵斥着。

許士林忙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接着有些不情願的說道,“小雪,去和他們說說,沒事別打擾我們。”

“嗯!”翁小雪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走過去開門,拉開門的時候,見着了剛剛看到的那幾個人。“你們什麼事啊?我們認識麼?”


來人一個個賊眉鼠眼的,瞟了眼翁小雪,良久才從她身上挪開目光,轉而投向裏面正在假裝穿衣服的許士林。

“你們是市裏來的投資商?你是楊總?”爲首的一個小平頭語氣冷淡的衝着兩人說道。

“對啊,找我們有什麼事?”許士林穿好衣服走了過來。“小雪,你約了人了?”

“沒有啊,又沒有事先打招呼,只不過是過來看看。”翁小雪一臉無辜的看着來人。

“你是楊總?”爲首的小平頭又問了句。

許士林點點頭,還沒說話,就被小平頭給打住了。“跟我們走一趟吧!我們老闆有請!”

“你們老闆是誰啊,我不認識你們老闆啊!”許士林反問道,但是看着這情形,不走是不可能了,翁小雪在一邊向他使着眼色,示意他別輕舉妄動。這會就算是想輕舉妄動也沒用啊,人家三四個,樓下還有一大幫人。而且一旦動手了,那行動就徹底的暴露了,以後還怎麼調查下去。

“少廢話,來我們沙河,就得入鄉隨俗,走吧,兩位。”

小平頭根本不理睬許士林的問題,而是招呼手下將兩人請了下去。

下樓後,兩人仍舊被帶進了他們開來的小轎車,許士林坐在了駕駛位上,只不過副駕駛位上坐着小平頭的一個手下。 後座的翁小雪左右各坐了一個人。這架勢,就是要讓兩人又來無回啊!

“開車!”

不多時,兩輛小車上路了,一邊的小弟一隻手插在兜裏,招呼着許士林跟上去,而後面還有兩輛車跟着。

這樣一來,許士林和翁小雪就在他們的護送下,離開了賓館。


“你們要帶我們去哪?”翁小雪一邊觀察着路況,一邊問道。顯然心裏沒有底。

不得不說,這沙河的水太深,這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想不到這幫人直接就綁人,而且毫無預兆,根本就是地頭蛇的做派。

“少廢話,你們不是投資麼,我們老闆跟你談大買賣。”一戴眼鏡的男子喝了句。接着就沒有下文了。

翁小雪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爲看到那幫人都插着一隻手在兜裏,那裏面肯定就是些管制刀具什麼的,一旦有不對的情況,他們很可能會兇相畢露。

這幫人簡直太無法無天了,是誰讓他們這麼有恃無恐的?

不過翁小雪很快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沙河是個小縣城,所以這邊的建築以及房地產業基本上都被人給壟斷了,這突然冒出一對外地人嚷着要投資,換作是說也要多留一個心眼啊!

只不過翁小雪低估了這幫人的能力,更忽視了自己的言行和打扮。這一路上,兩人的心情極度緊張。翁小雪雖然害怕,但是卻並不後悔,只希望這一去不會有事,一旦出事了,那麼只能依靠那個短信能起到作用了!

但是,一切還都是未知的。

… …

方正正在花店忙活着,突然林木琳拿着手機遞給他,說有人給他發短信。林木琳平時不怎麼看方正的短信,這不僅僅是出於禮貌,更是一種信任。所以一看到手機響了,便馬不停蹄的送過來。

短信是翁小雪發來的, ‘沙河君悅賓館,來車找貨!’

方正一開始看着短信內容還以爲是翁小雪開什麼玩笑,因爲這短信太不正常了。沙河這個地方,方正雖然聽說過,但是並不熟悉。

而這個短信的信息量又不大,說什麼來車找貨,搞得跟什麼毒品交易的接頭暗號一樣。

“誰的短信啊!”

方正還在琢磨的時候,林木琳瞥眼看了看,並讀了出來。“沙河君悅賓館,來車找貨?”

“方正,你做什麼交易啊,倒賣黑車?”林木琳說。“小雪就是那個纏着你的小學妹吧!”

“嗯!”方正看了一眼短信。聯想起博文早上的那個電話,瞬間豁然開朗。這翁小雪一定是有意提醒他關於車禍的事情。

見方正神情緊張,林木琳便支持方正去一趟,而且自大昨天回來後,他的情緒就不高。雖然她不知道這件事和車禍有沒有關連,但卻不願看到方正這個樣子。

“等我打電話確認一下再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