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澤濤聽罷,趕緊回答趙羊棉副團長說道:「如果我方澤濤能夠換取王大宏、迪麗熱巴和趙永進三個人繼續攻讀各自的碩士研究生和大學學業的話,那麼我方澤濤繼續留在新疆工作一段時間,將會是非常、非常值得的!為此,我方澤濤繼續留在新疆工作的決心已經不會再改變了!」

趙羊棉副團長眼見方澤濤繼續留在新疆工作的決心已經下達,於是就喝令趙永進和迪麗熱巴說道:「你們這兩個混小子,還不趕緊去謝謝你們的方澤濤老師?!」

趙永進和迪麗熱巴聽罷,一起依偎方澤濤的懷裡,痛哭著說道:「都是我們兄妹倆太不懂事,所以才逼得澤濤哥哥回不了家鄉,又一次耽誤了澤濤哥哥和羅蘭姐姐的婚姻大事!我們兄妹倆都不知道這輩子應該如何報答澤濤哥哥的恩情!」

方澤濤聽罷,頓時語氣嚴肅地對趙永進和迪麗熱巴說道:「只要你們兄妹倆安心讀完大學學業,就是對我方澤濤的最好回報!所以,你們兄妹倆都以後不要再對我方澤濤說什麼要退學留在家裡幫助幹活的傻話!要知道,我們國家需要你們這些優秀的青年才俊在將來去從事更重大的事業,不要老是把自己的目光局限在這家裡的200畝棉田上面!」

趙永進和迪麗熱巴聽罷,含著眼淚、點點頭回答說道:「我們兄妹倆一定會好好地聽澤濤哥哥的話,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上大學機會,以便將來以優異的學業成績和更強的專業技能,來報效我們國家的各項建設事業!」

王大宏見狀,也走上前來,內疚地對方澤濤說道:「澤濤好兄弟,我和表妹黎明珠兩個人今天迫使你方澤濤繼續留在新疆工作,以致於讓你又一次不得不推遲了和羅蘭姐的婚期,對此,我王大宏也負有不小的責任!因此,我王大宏真的感到對不住你和羅蘭姐!我後悔剛才實在不應該以中斷我自己碩士研究生學業的荒唐舉動,來逼迫你方澤濤繼續留在新疆工作!」

方澤濤聽罷,禁不住苦笑著揶揄地說道:「其實,你王大宏剛才突然出人意料地想要不遠萬里地追到新疆,來追尋你自己和迪麗熱巴之間的愛情,並因此要義無反顧地中斷你自己的服裝設計專業的碩士研究生學業,這也不愧是你王大宏的一出『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絕唱!」大家聽罷頓時哈哈大笑!

黎明珠見狀,也走上前來,感動地對方澤濤說道:「今天,都是由於我黎明珠多嘴多舌地亂說話,硬是要求澤濤哥哥繼續留在新疆幫助我黎明珠渡過難關,以致於又一次逼得澤濤哥哥和羅蘭姐姐推遲了婚期!為此,我黎明珠感得非常對不住澤濤哥哥和羅蘭姐姐!」

方澤濤趕緊安慰黎明珠說道:「明珠姑娘快別這麼說!其實,我方澤濤還是很佩服你的!你這樣一個來自於江蘇家鄉、黃海之濱的好女孩,能夠不遠萬里地來到新疆塔格特團場這樣一個邊陲之地插隊落戶並紮下根來,所以我方澤濤留下來繼續工作一年半載,又能夠算得了什麼呢?!」

趙羊棉聽罷方澤濤對黎明珠紮根新疆、落戶塔格特團場的敬佩之語,頓時嘆了口氣,並無奈地關照王大宏和迪麗熱巴說道:「我們家現在倒是已經及時增加了黎明珠這個勤勞肯乾的好幫手,但是卻使得黎明珠遠在江蘇家鄉的父母親頓時變成了身邊無子女陪伴的空巢老人!為此,我趙羊棉感到非常過意不去!因此,你們兩個人一定要經常一起回海安縣,代替黎明珠去看望她的父母,給兩位老人家以親情的安慰!另外,你們兩個人現在也已經可以算得上是趙大紡教授的親人了,所以你們也要像羅蘭和雷鳴一樣,平時多多關心、照顧趙大紡教授的生活!」

王大宏聽罷,頓時連連點頭應承說道:「我不但要和迪麗熱巴一起照顧好趙大紡教授的生活,而且還要經常去海安縣和上海市去看看黎明珠的爸爸媽媽和迪麗熱巴的爺爺奶奶!」

羅蘭聽罷,禁不住調侃地說道:「如果也算上趙紅柳和哈妮克孜之間的表姐妹的關係,那麼雷鳴和周丹華現在也已經算得上是趙大紡教授的外孫女婿啦!沒想到趙大紡教授的這幾個學生,在這一多年來,就一下全部變成了趙大紡教授的外孫女婿!」大家聽罷頓時哈哈大笑!

方澤濤聽罷,也鄭重地對趙紅柳和哈妮克孜說道:「本來,我們還指望趙永進能夠立即考上江南大學紡織專業,以便讓趙大紡教授馬上就能夠享受到有外孫長期在身邊陪伴的天倫之樂,但是現在卻由於趙永進改報南京農業大學而未能如願!因此,趙紅柳和哈妮克孜還需要多多努力,確保在初中畢業時考上上海市寶山公共衛生學校醫士班,以便早日回到趙大紡教授和哈妮克孜的爺爺奶奶身邊,讓他們這三位古稀老人能夠早一點享受到天倫之樂!」

周丹華和王大宏聽罷,卻滿不在乎地齊聲說道:「你方澤濤都已經能夠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裡,輔導趙永進和迪麗熱巴考上重點大學了!那麼,你方澤濤現在再來集中精力輔導哈妮克孜和趙紅柳報考中專學校,那還不是閉著眼睛也能考上的事情呀?!」

哈妮克孜聽罷,卻憂心忡忡地提醒周丹華說道:「張建軍校長下學期肯定不會讓澤濤哥哥繼續教我和趙紅柳姐姐的初中數學課了!這是因為,澤濤哥哥去年教高三年級文、理兩個畢業班的數學課程,結果高考成績是那麼的出色,所以,張校長肯定還是要讓澤濤哥哥繼續教新一屆的高三年級文、理科兩個高考畢業班!而且,這些高中畢業班的學生和家長們肯定也不會放過澤濤哥哥!」看到自己的一個同伴瞬息之間就被打的灰飛煙滅,甚至還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吸了。

眾美人瞬間大驚!

「你你你……!?」

「我……?怎麼了?」何問之微微一笑:「我這不是在實現你們的願望嗎?」

「你……你到底是怎麼從控制里走出來的?」一個美人鬼物問道。

《我最喜歡詭異了》第七十五章塞進嘴裏(求訂閱,求月票) 112第二次上門

「么,你怎麼過來了?」看著門外出現的Krystal,徐賢俊很是詫異,來家裡怎麼沒有事先打電話?

「我打了你沒接到,是你經紀人接的。」

Krystal也不客氣,邊進來邊摘下掩藏裝備,驀得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自己打扮的這麼嚴實,他是怎麼發現是自己的?

「哦,我沒注意通話記錄,虎昌哥也沒有告訴我。」徐賢俊點點頭,這是他的也是大多數明星的習慣,拍戲的時候把手機交給親近的人保管,這樣可以有效避免信息外泄。

「今天來找你,是因為我拿到了一個劇本。」Krystal決定開門見山,不過其真實意思是偷偷的進村,打槍的不要。

「么,恭喜你。電視劇本還是電影劇本?編劇導演是誰?」

雖然無名之輩中常會有一鳴驚人的傢伙,但是只要不與潮流脫節,那麼有名氣的編劇和導演更有保障。

「這就是今天來找你的目的,這個角色我還沒有拿到手,還得通過一場試鏡才行。」

Krystal把幾張紙遞給了徐賢俊。

徐賢俊上次能拿到劇本還多虧了蘇志燮,而Krystal這次只是正常的角色面試罷了,能搞到一些角色信息已經很不錯了。

徐賢俊接過來就瞄了上去,也不招呼Krystal,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想喝想吃什麼自己拿。」便不再管她。

Krystal自然也不跟他客氣,直接打開冰箱,看到裡面的東西撇撇嘴,這人還真的沒有生活情趣呀,一水的礦泉水,其他什麼食物都沒有!

「唉,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摳,上部電影的片酬應該就有幾千萬,這一部應該也有幾千萬吧,給自己買點水果也不捨得?」Krystal狠狠灌了一口礦泉水,坐在他的對面嫌棄道。

「有的喝就不錯了,哦對了,你看有沒有過期,我都兩個月沒有回家了,這些東西還是兩個月之前買的。」

徐賢俊頭也不抬的道,要不是明天要和前輩拍《我結》,他今天還是不會回來住的。

「你這是災難題材的電影?」徐賢俊抬頭詢問Krystal,因為他從裡面看到了喪屍。

「嗯,災難題材。」Krystal點點頭,放下手中的礦泉水,用手背擦了下嘴角,才又接著道:「你知道延相昊導演嗎?」

徐賢俊搖了搖頭,不過聽Krystal的意思,這部電影好像就是他的作品。自己進娛樂圈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年,韓國就這麼大點地方,只要稍微有點名氣的導演自己應該認識個七七八八,可是這位……

「延相昊導演是一名動畫導演,在動畫電影上拿過許多獎。這是他首部真人電影,不過聽說他同時還在準備一部動畫電影,跟這部真人電影有關聯。」Krystal指指徐賢俊手中的紙張,然後又不好意思的道:「我懷疑這部真人電影就是延相昊導演的一次玩票電影。他的重心肯定放在動畫電影上。」

「都有了這樣的猜測,為什麼還要去面試?」徐賢俊晃了晃手中的幾頁紙,略帶好笑的反問。

「呀,好不容易有了機會當然要試一試。如果不算《聽見你的聲音》,這可是我第一次接觸電影圈,有的選就不錯了,哪裡還能挑三揀四。」Krystal仰靠在沙發椅背上,自我解嘲道。

「嗯,說的不錯,第一部電影從一個配角開始也好,畢竟你身上有愛豆屬性,要是剛上來就挑大樑,挑的起來還好,挑不起來,那幾乎很難有第二次機會。」

徐賢俊復又看了起來,這個女二號,哦,不,接近女三的角色,戲份當然少,輾轉騰挪的空間太小,那麼想要給觀眾留下印象,就要另闢蹊徑,也不算是另闢蹊徑,只是把這幾個有限的鏡頭掰碎了、揉爛了的研究就可以了。

「這劇本你看了沒有?」徐賢俊晃了晃手中簡易劇本,看向Krystal。

Krystal白了徐賢俊一眼,你不是廢話嗎?

「這上面說這個角色是高中生、棒球啦啦隊隊長。看到這個你有什麼想法?」徐賢俊考較似的問起Krystal。

Krystal一件迷糊:「就是高中生、棒球啦啦隊隊長……哦哦,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看到徐賢俊臉色不對,Krystal反應過來,不就是人物小傳、細化人物嗎?

「漂亮、身材好。」說完之後,一雙美目盯著徐賢俊,似乎是想從中得到誇獎。

「啊……就這?」

看到Krystal學著她歐尼萌萌的點頭,徐賢俊感覺自己的血壓有點升高,把劇本往茶几上一扔,趕緊去冰箱中拿出一瓶水,一氣喝掉一半,這才又回到Krystal身邊坐下,恨鐵不成鋼的道:「漂亮、身材好是入選啦啦隊的必要條件吧,這個先不說。我來問你一些問題,看你能答上來幾個?」

Krystal也感覺自己有點過分,剛才那句理所當然的話,估計把他氣的不輕,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小聲的道:「內,你問吧。」

「人物就讀哪所學校?」徐賢俊也不給她準備時間,直接問道。

「呃……」Krystal一槍沒開就啞火了,這上面……Krystal反應過來,知道他為什麼生氣了,也是,要是自己攤上這麼個不長記性的,自己估計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前輩的憤怒。

明明就是在《對我》中做過的事情,怎麼現在就忘了?

「內,不好意思,我一時激動,給忘了。」

看到Krystal可憐兮兮的向自己撒嬌,徐賢俊決定放過她,能看到高冷撒嬌,怎麼也要付出點代價吧,

「友情提示,你的高中學校。」徐賢俊沒有直接說出,而是讓Krystal自己說。

「肯特外高?」Krystal眉毛一挑,她好像摸到了點什麼。

「家住哪裡?」徐賢俊點點頭,沒有多餘的話,接著問。

「清潭洞xx小區。」這正是他們父母房子的地址。

「家裡有幾口人?是獨生女還是有兄弟姐妹?」

「家裡四口人,有個大五歲的歐尼。」

……

就這樣在一問一答中,Krystal眼睛亮了起來,她感覺一個人物在慢慢豐滿,人物的眼角也越發的清晰,到了最後,與她自己有了七八成的相像。

劇本只是給了一個輪廓,那麼怎樣在輪廓里作畫,她自己說的算。 濟州郡城離長樂縣有數百里之遙,天高路遠,道阻且長;

好在吳勢會飛,所以趕路的速度也還可以,只是一天的時間,就來到了濟州城;

但來到之後,吳泉才發現自己好像來早了,

小翠他們雖說都有修鍊,但畢竟還是凡人,

此時,距離她們從長樂縣出發才不過一周多點,根本還沒趕到濟州城;

撲了一個空的吳泉,感覺有些尷尬;

就目前來看,小翠他們想要在濟州城站穩腳跟,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自己想指望他們幫助自己散播消息,只怕是指望不上了;

相信即將忙碌起來的小翠他們,也沒心情研究基礎秘籍的事情;

本待直接離開,但本著賊不走空的原則,

吳泉專門找了幾個茶館,開始故作神秘的散播消息,

剛一開始,吳泉本打算只散播超品秘籍的事,

但後來一想,既然是散播消息,那管他是真的假的,多散播幾條就是;

萬一就有那麼幾個沒腦子的高手聽信了自己的謠言,去找湮滅閣打劫,那不就是賺的嗎。

於是,吳泉藉助前世看小說學來的經驗,又精心編排了幾個版本的故事,

什麼長樂縣湮滅閣有許多法寶,湮滅閣有超品秘籍,湮滅閣人傻錢多,

湮滅閣有好多道兵令……

然後將這些故事教給茶館的說書先生,開始往外宣傳,

只可惜,這次來得急,身上帶的錢不多,

只是平億近人的說服了三四個說書先生宣傳湮滅閣的寶物故事;

好在,吳泉得自前世的編書本領還不錯,在這幾位說書先生的幫助之下,總算是將消息慢慢散播了出去;

雖說消息傳播的速度比想象的要慢許多,

但編故事耗盡了腦汁的吳泉,只想好好躺床上睡一覺。

要將一件子虛烏有的事情,編的有模有樣,最好能跟真的一樣,你想想這得消耗多少腦細胞!

散播謠言真不是人乾的活。

不想幹了,罷工!

於是,忙活了好幾天的吳勢駕馭長槍走空路,徑直飛走了,

獨留湮滅閣的傳說,開始在濟州城慢慢醞釀和傳播,積蓄著力量!

……

一番操作,又接連忙活了好幾天的吳泉,總算是能好好的休息休息;

此時此刻躺在躺椅上不想動彈,

一旁,已經變成了紅磚綠瓦小民房的小房子拿著個拖把,在房間里跑來跑去,快樂的拖著跟鏡子一樣光滑乾淨的地面;

在接連有三個人踩著小房子拖得鋥光瓦亮的地面摔了個大馬趴之後,

調皮的小房子被沒收了作案工具拖把,轉而被禁錮在吳泉身邊,不準遠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