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整理了下思路,開始講述着這兩年的經歷,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

“哼,李家還算識趣,要是他們敢動手,我也不介意打破當年的約定,提前回來。”聽完趙七刀的講述,高宇冷哼一聲,要是他們給臉不要臉,那麼就別怪自己不給面子。管你什麼家族。

“不過,聽說他們家的大公子現在已經是廢人一個了,現在好像在美國一家精神病院養病呢。還好李家還有一個嫡系子孫,不然李正道那老頭估計要崩潰了吧。”趙七刀說起這個,就是一陣幸災樂禍的笑。

當年的事情,那傢伙落得這樣的下場也算是罪有應得了,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有些狠了,也有些讓人唏噓,但是趙七刀卻一點都不覺得大哥這麼做有什麼不低的。

“大哥,這次回來有什麼要做的麼?您不方便出面的話,我可以替您辦好,雖然這麼多年不在道上了,但是還是有幾分面子的。”說到這個,趙七刀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旋即看着身側的大哥,自己能到現在都有這樣的能連還真是拜大哥所賜啊。當年那一戰雖然民衆設麼都不知道,但是他們這些地下的卻都是一清二楚。

敢和李家攪拌,還安然無恙,光是這份膽識就足以讓人敬佩。

“你小子能不能想點好的,我這次來是宣傳電影的,不是打架的,這都什麼年代了,別一天光知道打打殺殺的。記住,你現在也是一個高級白領了,算是還不容易洗白了,那個能不沾,還是不沾的好,懂了麼?!”

高宇沒好氣瞪着趙七刀,當年是被逼無奈,這把自己當成古惑仔了啊,沒事就拿着刀子捅人,男是最低級的打架方式,到達他們這種水平,大家要是還那樣,簡直就是對自己的侮辱了。

“好的大哥,我知道了。”趙七刀恭敬的點頭應道,知道大哥是爲自己好。

“好了,我們下去走走吧,看看附近有沒有燒烤店之類的喝兩杯。”高宇拍了拍趙七刀的肩膀在,自己也有好幾年沒有和對方喝酒了吧。

”好,我正好知道附近有一家燒烤店不錯。”趙七刀眼睛一亮,毫不猶豫的應道,和大哥一起喝酒聊天也是自己嚮往已久的事情了,算起來,從開始跟着大哥到現在這是第一次吧。

“呵呵,走吧。”高宇笑了笑,下了車,趙七刀緊隨其後。而在兩人的前方,一輛大貨車緩緩地向這邊駛來。

趙七刀後腳落地,看着這輛貨車,笑着:“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有送貨的,還走着?還真是有些奇怪啊。”曾經的身份,讓他更瞭解韓國的下層社會的艱苦,別看首爾建設的高大上,但是首爾還是有不少的平民區的。


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隨意的瞥了一眼,好像沒什麼。這個時候,貨車離兩人只剩下30米不到了。

“嗤……”

這個時候,輪胎與路面急速摩擦的聲音傳到了高宇耳朵了,本來如常的臉色,瞬時大變。

“不好,七刀往旁邊跑!”高宇一聲怒吼,想着趙七刀的方向鋪了過去,而貨車像是失控一般,向着兩人的方向衝了過來,這個時候只剩下十米了!

這個時候,高宇已經來到了趙七刀面前,來不解說什麼,直接一腳踢在了趙七刀的屁股上,將近180的身軀就在高宇的腳下滾出了老遠,高宇心裏暗暗地鬆了口氣,但是這個時候,貨車已經裝上了現代車,而高宇還在副駕駛座的車門旁邊,一切眼看就來不及了。

“大哥!” 滾在遠處的趙七刀顧不的身上劇烈的疼痛,嘶吼道,在他的目光下,高宇逇身影已經完全被貨車車燈所籠罩,而且龐大的車體也看就要撞上對方了。

“大哥!”趙七刀拼了命的往這邊跑着,但還沒到一般的具體,兩輛車就已經相撞了。

“嘭!”

一時間火光沖天,原本還寂靜的夜空,立刻被火光所籠罩。至於自己剛剛家事的那輛現代車已經是被撞的連滾帶翻飛了出來。

這樣強烈的火光已經是驚動了周圍的人羣,不少遠處逇人看到這邊的火光已經是在報警了。相信很快警察就該來了。但是自己大哥……

衝到貨車跟前的趙七刀,看着已經被撞得嚴重變形的貨車車頭,守衛一股機油燃燒的味道,伴隨着濃濃的黑煙。

“大哥!”趙七刀看着面前的慘狀,十幾米外的現代車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包紮了正在燃燒着。

“大哥死了?!” 趙七刀看着這一切,有些發愣,前一秒還說要和自己喝酒的大哥,就這麼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大哥,我對不起啊,要不是我,您應該是可以逃出去的啊。”趙七刀噸在了蹲在了地上,舞者腦袋,一個大男人竟然開始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甚至是忘了報警這樣的基本常識。

對於她來說,大哥一直是自己心中神一樣的人物,他知道,剛剛要不是爲了救自己,大哥是完全有能力躲開的。但是現在……

“你小子,老子還沒死呢,哭你妹啊!”正在趙七刀甕聲甕氣哭的時候,身後卻是傳來一身笑罵聲,回頭一看,不是大哥還是有誰?!

“大哥!”趙七刀立刻起身,跑到高宇便,“大哥你沒事吧。”

不過很快的,他便被高宇右手像是拎小雞一樣提着的人驚到了,“大……大哥,這是誰啊?!”

“我們現在經歷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賜,你說呢?!”高宇冷笑一聲,將手裏的人丟在了地上。

“那他……” 趙七刀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一動不動,出氣多,進氣少了。一副就要掛了的樣子。

“還活着,但是再過一會我就不知道了。”高宇看着地上躺着的人,眼中殺機凌然,“還真是一部好棋啊,要不是我還有點本事,這會躺在這,恐怕就是我們兩個了!”

聽到大哥這麼說,趙七刀還是有些發虛的嚥了口語唾沫,雖然自己以前也在道上混過,甚至是也把人打殘過。但是殺人還是第一次,儘管不是他動的手。不過很快,他便恢復了過來,雖然有些有些難以接受,但是趙七刀知道,大哥這麼做,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想到這,心裏便是有些愧疚,“大哥爲了救自己冒了生命危險,現在自己還在這想着這些問題,真TM不是人了。”心裏如是想着,擡起頭看着高宇。確發現對方卻是捂着胳膊,眼神閃亮的看着自己。

“大哥,我……” 趙七刀從大哥的眼神中看懂了很多東西,讓趙七刀有些羞愧的低下頭。

“七刀,我們還是趕快走吧,這裏已經不能多呆了。”本來還想說其他花的高宇,在聽到遠處傳來的警車笛鳴聲,知道兩人是不能再待下去了,要是一會被警察撞到,就不好解釋了。

“那大哥,這個人?”趙七刀也聽到了,不過比之先前穩重了許多。

“丟進駕駛室!” 高宇想了想,說道。自己還是不能冒險,雖然自己不想殺人,但是也不想留下任何的麻煩。看了看地上的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忍。旋即便被狠戾所取代。

“不要怪我,要怪只怪你投靠了不該投靠的人。”

看到趙七刀把人放到破敗不堪的駕駛室,這個時候,已經依稀能看到警車身影了,高宇知道再不走,就真來不及了。

“我們走!” 高宇低吼一聲,便趙七刀也是趕緊跟上高宇的加布離開了。

身後只剩下熏熏燃燒的烈火,還有一具已經失去呼吸的屍體……

等到兩人到達了安全的位置,看着前面背影有些落寞的高宇,心中愧疚更甚,“大哥,對不起,我……”

“七刀,什麼都別說,我知道的。不怪你!”高宇揮了揮手,雖然是曾經的地下老大,但是韓國的這些地下勢力基本上越貨殺人的事情做得還是很少的,這一點可是和日本完全不一樣。

要賬把人打殘、打廢,這樣事情時常有,但是殺人,趙七刀還真是沒做過。一時間,兩人就這樣一個人在前一個人在後走着,氣氛有些僵。


“這個人不是我殺的!” 良久,找到個地方坐了下來,高宇緩緩地吐出了一句。

“啊?!”趙七刀驚呼道,旋即看到高宇眼睛,那是一雙不容置疑的,讓人忍不出誠服其中的眼神。

這個人還真不是高宇,在高宇抓到對方的時候,雖然是一拳把對方打斷了幾根骨頭,但是並沒有性命之憂,只要在醫院躺個個把月,還是能好的。

但是沒過幾秒,高宇就發現不對勁了,手裏的人頓時沉了不少,待自己再次查看的時候,已經就是丟在地上的那副樣子了。想來是用了什麼方法自絕了。

想到這,高宇心中冷意更盛,“呵呵,還真是一手遮天啊,我真是小看你們了,還能有這樣的手段”

趙七刀自是不知道到高宇心裏的想法,高宇也沒打算告訴對方,這件事還是自己解決比較好,不想把其他人牽扯進來了,而且,想來也沒有誰有能力牽扯進來吧。

趙七刀在看到高宇的目光後,就知道,這個人,真不是大哥啥的。以老大的性格沒必要做了不承認。

“大哥,你流血了?!”

正在這個時候,趙七刀看到了高宇胳膊上的大片血跡,剛剛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兇手身上,加上光線,也沒注意到,現在定睛一看,很容易就看到了對反胳膊上血跡,甚至是退步也有一大塊的血跡。

“咳咳,沒事。這點小傷,對我來說沒什麼!”高宇不在意的笑了笑,心裏卻是呲了呲牙,這尼瑪老子雖然身子強壯也頂不住十幾噸的東西高速行駛的衝擊力啊。

“大哥,我真是混蛋,竟然到現在纔看到。”趙七刀臉上越發的愧疚了,尤其是想到自己剛剛非常慫的表現,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了。過了幾年舒坦的日子,把原來的東西都丟了?!

“你能不能別婆婆媽媽的,都說了沒事了!”高宇沒好氣看了一眼趙七刀,這小子這麼大年紀怎麼越變越婆媽了。

高宇當然不會怪趙七刀什麼,爲自己一句話,任勞任怨的爲別人服務了五年。光這一份恩情,就值得高宇感激了。

“那我們現在去哪?!” 趙七刀看到大哥有發飆的趨勢,頓時不敢再說這個事情了。

“唔,回酒店是不可能了,就咱倆現在這個樣子,很有可能會被人舉報,這樣一來,找其他住處也是不可能了。反正是人多的地方咱是不能去了。” 高宇有條不紊的分析着,現在這個樣子,兩人身上都掛着傷,尤其是高宇,傷的還挺嚴重。要是被人看到,自己一世英名算是要毀於一旦了,。這倒是其次,關鍵是到時候牽扯出來其他事情,可就不單單是交通事故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我倒是知道有個現成的地方可以去!”趙七刀突然嘿嘿一笑,說道。

“什麼地方?!”高宇看到對方的笑容,有種不妙的感覺。

“就是這裏。”趙七刀仰頭指了指面前的公寓。

聽到趙七刀這麼說,高宇才發現兩人走着走着竟然又回來了。而起那個房間的燈到現在都是亮着。

“你開什麼玩笑。”高宇瞪了趙七刀一眼,他當然想去看看,但是現在這個樣子,這個時間,那什麼理由去?!


“嘶……”

高宇皺了皺眉,胳膊上的傷口又開始流血了,就算是自己會點點穴止血的辦法,也只能是維持一段時間,而且這個方法又不能反覆的使用,不然對身體可是會造成巨大的傷害的。

“大哥,你……”趙七刀看到高宇樣子,再看看手捂着的地方越來越多的血涌了出來,那還不知道什麼情況。

“大哥,這是你逼我的!”趙七刀突然下定決心一般,拿出了電話。

“喂?藝珍麼?大哥受傷了,要是再不處理就危險了!”“啪,嘟嘟嘟……”趙七刀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

而這個時候,高宇也從呆滯狀恢復了過來,盯着趙七刀,趙七刀被盯的心裏有些發毛。

“大哥,你說對了,還真是沒什麼用……”

趙七刀撕下了自己襯衫上的一縷布條,裹在了高宇的胳膊上,“要不去我家吧!”

“自己回去吧,別管我了。”高宇突然看着趙七刀,說道,“這只是一副有些破,回家沒什麼問題,再說你也不是什麼公衆人物,不會有人察覺到你的。”

“大哥,你這麼說我就要生氣了!”趙七刀忘了高宇還在流着血,氣呼呼的說道。

“嘭!”

正在這時候,公寓的最底層的門被打開,一道人影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而看到這道人影,本來還疼的有血皺眉的高宇一瞬間傻了,旁邊的趙七刀也是有些發愣。

“藝珍?!”

…… 看到高宇滿身鮮血的時候,孫藝珍腦袋頓時“轟”的一下,一瞬間空白,尤其是看到那順着胳膊往下延伸的血跡,更是一陣心驚肉跳。

很難想象他也也會有傷的這麼重的時候,對於他的能力,孫藝珍還是有一些瞭解的。但是眼前的情景打破了她的認知,原來他也會有受傷的時候啊。

“藝珍你不是?!”

趙七刀看着有些氣喘吁吁的孫藝珍詫異的說道,旋即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旁邊的高宇一眼,便笑而不語。

高於這會已經忘了自己身上還在流着血,笑着看着孫藝珍,這個讓自己無可奈何的女子,這個讓自己虧欠了許多的女子。

“我沒事!七刀,我們走吧。”

說完轉身背對着孫藝珍瞪了趙七刀一眼,自己雖然沒什麼大礙,但是老是這麼流着血,就算自己血量厚,也擋不住啊,現在已經是開始有些犯暈了。

趙七刀看出了老大呃尷尬,而且血現在是越流越多了,要是再不處理,留什麼痕跡在地上,到時候也會造成許多麻煩的。

“哦哦,好的老大。”雖然不知道該去哪,但是現在的狀況也沒有他插嘴的份了。還是乖乖的聽老大的吧。

“你是不敢進去了嗎?!”

突然身後響起了清冷蘊含一絲怒意的聲音,站在身邊很容易就能看的到對方現在是血流不止,雖然孫藝珍不是醫生,但也知道這麼流下去肯定會出事。

高宇的身子卻是頓了頓,旋即堅定的向遠處走去,自己還是頭一次這麼被別人說,不過要說這世界還有什麼地方時自己現在不敢去的,那一定就是這個女人的住處了。

看到高宇還是執意要走,孫藝珍咬了咬牙,看向旁邊不知道怎麼辦的趙七刀。現在趙七刀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一個是他最敬重的大哥,一個是跟了好幾年的大嫂,還真是難辦啊。

但是趙七刀卻是看到了孫藝珍眼眶裏的淚水,雖然還在打轉,但是決堤怕是遲早的事情了。看到趙七刀自己都難過的不行,想來全韓國能擋住孫藝珍眼淚的也沒幾個啊。“淚美人”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

“大哥,現在這個時候,你這樣我們實在是不能去別的地方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你的傷啊。”

高宇還是咬着牙,不說話,他也知道趙七刀說的正確性,但是要自己現在這麼進去。不單單是因爲不想以這樣的方式面對,更重要的是不想把她牽扯進來啊。


就在高宇還在執意要走的時候,一雙小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不用轉身都知道手的主人是誰。回頭看去,卻是一張梨花帶雨的俏臉。看到高宇自己罪惡值直線上升,好像現在受傷的是對方而不是自己一樣。

“我……” 本來想笑一笑的高宇,卻是感覺的眼前一暗,身子跟着晃了晃,顯然是是血過多,有些昏厥了。


“趙七刀,過來,我們扶着他上去。”孫藝珍這個時候突然顯現出霸氣的一面,對着深層趙七刀嚴肅的說道,早就沒有了平時那副柔柔弱弱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