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一步踏出,任由那些飛掠而來黑色火焰,轟在自己身上,黑色火焰在風天涯身上肆虐著,頃刻間,整個人便被那黑色火焰所包裹!

桀桀!

看來我是有點兒高估你了,被我玄冥魔火纏上,不出一刻鐘,便讓你化為灰燼…

正當柏飛弘正得意之際,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包裹風天涯的黑色火焰,彷彿是受到驚嚇般,突然劇烈的抖動起來,緊接著,黑色火焰逐漸變得虛無,最後消散不見!

「什麼?」

拯救崩壞攻〔重生〕 怎麼可能?」

此時,不僅是玄冥門那些長老,就連那柏飛弘都是一臉驚愕之色!

讓柏飛弘引以為傲的玄冥魔火,居然沒有給風天涯造成絲毫的傷害,要知道那玄冥之火,可是整個天辰大陸神火榜,排行第八的存在,這也是自己大哥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才將那玄冥魔火封印於玄冥魔刀之中的,他也是憑藉那玄冥魔火之威,短短十數年,便將玄冥門發展到這般地步!

這小子身上那黃色光芒好生古怪,看來,他身上定然有一件逆天的防禦法寶,我若能奪來,實力必然突飛猛進,旋即,那柏飛弘眼瞳中驟然閃過一抹貪婪之色!

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什麼玄寶,擋住了我的玄冥魔火,但是,如果你以為這樣便能與我抗衡,未免太幼稚了些!

柏飛弘臉上掠過一抹陰狠之色,旋即,暴躁無比的玄力,瘋狂的自周身席捲而出,猛然一步踏出!

公子!

那柏飛弘修為極為不簡單,他若全力出手,我怕是連他一招都抵擋不住,公子要當心才是,牧南在一旁焦慮的道!

嗯,我知道,牧南大哥,那黑色火焰奈何不得我,你將靈兒姐姐保護好便是!


對了,怎麼不見萬山?風天涯又輕聲問道!

弟弟!萬山現在安全,而後又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只是萬伯伯,現在還被囚禁在那裡,靈兒小聲說道,語氣極為激動,旋即,眼睛看向高台之上!

遠遠望去,高台之上,大約有七八道身影,被一波恐怖黑色的光罩圈禁,那黑色光罩之上,黝黑霸道的火焰瘋狂閃動著,而在那黑色光罩之內,幾道身影,氣息極其萎靡,顯然,都是受傷不輕!

玄冥魔火,魔焰滅世!

那如響雷般的嘶吼聲,自柏飛弘口中爆發而出,聽的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震!

茲茲!

澎湃無比的玄力,瘋狂湧向那玄冥魔刀之上,頓時間,魔刀上那翻滾的黑色火焰,在此刻更加的暴動起來,頃刻間,一股比先前恐怖炙熱百倍的黑色火焰,便是在那魔刀之上重新凝聚而成!

那些重新凝聚成的黑色火焰,剛一出現,在場的所有人,便是露出一抹抹驚懼之色,那黑色的火焰所釋放出的溫度,更是讓他們感覺像是在火爐焚燒一般…

轟!

玄力灌注下,那些黑色火焰逐漸膨脹起來,而後一聲巨響,黑色火焰爆裂開來,緊接著,一柄與那玄冥魔刀,一模一樣的絕世兇刀,自爆裂的火焰中閃現出來,而後,迅速與那玄冥魔刀掠去,最後融為一體!

旋即,那柏飛弘身形暴掠而起,穿過那炙熱無比的黑色火焰,雙掌同時伸出,而後將玄冥魔刀緊緊一握!

嗡!

天地間傳來陣陣的嗡鳴之聲,隨著柏飛弘雙手緩緩抬起,只見那天際之上,又是出現一道道細微的黑色裂痕,一股恐怖到極點的霸道氣息,自魔刀上瀰漫而開。

這般波動,讓風天涯也是心神一怔,同樣也是感覺到了那魔刀的不凡之處,更是暗自慶幸自己太虛神體第一重大成,如若不然,自己對這般恐怖攻勢,定然束手無策!

轟!

柏飛弘握著魔刀的雙手,舉過頭頂,而後一刀狠狠轟出,頓時間,天際之上,一道數百丈之長的刀影,閃動著異常恐怖的黑芒,鋪天蓋地的向風天涯席捲而去!

望著眼瞳中映射著那急速而來的百丈刀影,風天涯此時也是雙拳緊握,旋即,身體之上那些原本淡淡的黃色光芒,在此刻也是急速膨脹而起!

隱隱間,自風天涯周身十米之內,儘是被這股急速膨脹的黃色光芒所覆蓋,而後風天涯腳掌猛然一跺,隨著這一腳狠狠得跺下,整個城主府此刻都是有些抖動起來,緊接著,一圈圈黃色的波紋,便向那席捲而來的百丈刀影擴散而去!

彭彭!

剎那間,那擴散而開的的黃色波紋便與那百丈刀影相撞,天際之上,毀滅般的波動自兩者相撞后,肆虐而開…

咔嚓,咔嚓!

那一圈圈黃色波紋,在那百丈刀影的極端威壓下,不斷的碎裂,而這些碎裂的波紋,同樣也是將那火焰魔刀攻勢削弱了許多!

暴虐的火焰魔刀,眨眼間便震碎了所有的黃色波紋,最後,直接是降臨在風天涯凝聚出的黃色光芒之上!

叮!

清脆而震蕩人心的聲音響起,一股帶有毀滅氣息的恐怖力量,自那撞擊交觸點爆發開來!

所有人的目光,也是在此刻,全部凝聚在那兩股正在瘋狂對抗的力量之上!


黃色的光芒外,那黑色的火焰瘋狂暴動,此時,風天涯臉色也是有了一絲凝重,呼吸也是略微急促起來,整個人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

這黑色火焰雖然奈何不了我,但是這柏飛弘,修為已無限制接近古玄境圓滿,所釋放出的威壓,還真是不容小覷啊,風天涯心中暗嘆著!

不過,憑藉這點力量,便想突破我太虛神體的防禦?旋即,眼神一冷,雙掌不停的變幻,只見,一道道青色光柱便是從那手掌中,噴射而出,粘附在那黃色光芒之中!

此時,那黃色光芒又是凝實了幾分,猶如銅牆鐵壁!


那般僵持,讓柏飛弘臉色變得更為猙獰,眼中也是寒芒四射,隨後,又是連揮數刀,頓時間,滔天般的黑色火焰,自那揮動著的玄冥魔刀中奔涌而出,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速奔湧向那金黃色光芒…


砰砰砰!

漫天的黑色火焰,再一次的撞擊在那黃色光芒之上,這般更為猛烈的攻勢,終於是讓那黃色光芒,發生了一絲扭曲!

「看你能擋我多久!」

看著那略微扭曲的金黃色光芒,柏飛弘怒吼道!

是么?

難道,你以為我只會一味的防禦不成?風天涯冷喝之聲,驟然響起!

隨即,森然一笑,雙手陡然結印,而後對著天際猛然拍出!

轟!

天際上,滔天的紫芒涌動,天地間暴動的玄力,此時,也是不受控制的向那紫芒急速掠去!

此時的天際,異常絢爛,好似一幅美妙無比的畫卷!

茲茲!

天地玄力與紫芒交織融合間,九道若隱若現的紫色掌印,緩緩地自那紫芒中閃露出來,而後逐漸凝實,最後,徹徹底底的出現在天際之中!

嗡!

九道巨大無比的紫色掌印,帶著驚天般的恐怖威壓,緩緩的向那柏飛弘抿去,紫色掌印所過之處,就連那空氣都是化為虛無,那般恐怖的氣息,再一次的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他們都清晰的感受到,那紫色掌印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柏飛弘面色陰沉的望著那緩緩而來的九道紫色掌印,隨即,悶喝一聲,只見一股極致滔天般的黑芒之焰,便是再其周身瀰漫,頓時間,一股股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雄渾玄力,以無比驚人的速度,向那手掌中的玄冥魔刀涌去!

噗!

緊隨著,那柏飛弘一口黑色鮮血噴薄而出,黑色鮮血噴洒在那玄冥魔刀之上,頓時,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那玄冥魔刀在吸收了那黑色鮮血之後,也是劇烈的抖動起來,好像是有什麼絕世凶物要破刀而出…

血祭!

伴隨著話聲落下,那劇烈抖動的玄冥魔刀上,一道巴掌大的奇異黑色火焰,驟然出現!

那道奇異的黑色火焰,通體呈赤黑之色,彷彿是透明般,異常耀眼,在那刀尖之上閃動跳躍,而每一次的閃動跳躍,都釋放著毀滅般的氣息!

「小子,我自損修為,將封印著的一半玄冥魔火之靈釋放出來,今天便是你的死期,」那柏飛弘心神中,沉沉的喝道!

而此時,風天涯的小心臟也是劇烈的跳動起來,在那閃動跳躍著的奇異黑色火焰上,讓他感覺到了,一股不亞於於九星焚荒火火靈的極致氣息!

寶盒之內,小九也異常的焦躁起來…

去死吧!

柏飛弘猙獰怒吼,旋即,那赤黑色火焰,彷彿有了靈性一般,猛的向那九道紫色掌印奔襲而去!

茲茲!

兩者半空中相遇,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只是僵持片刻,那九道紫色掌印便是被那赤黑色火焰擊的四散而開!

掌印被毀,風天涯悶哼一聲,踉蹌後退幾步,臉上泛起一抹久違的細白!

而那赤黑色火焰並未就此作罷,反而,繼續向風天涯急速衝去!

嘶!

那些玄冥門的人,也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臉龐更是呈獃滯之態,顯然,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們的門主,施展出的如此逆天手段!

這般突髮狀況,風天涯再也不敢有所保留,太虛神體急速運轉開來,一**的恐怖玄力如風暴般,向那黃色光芒涌去!

轟!

兩者狠狠得轟擊在一起,可怕的力量波動,瘋狂的暴虐而開,整個城主府的高大建築物,在這般波動下也盡數化為粉末,極其狼藉!

咔嚓!

那黃色的光芒,發出如同玻璃碎裂般的聲音,緊接著,出現一道道巨大無比的縫隙!

如斯恐怖無比的衝擊力,將風天涯直接是震的倒飛了出去!

公子,弟弟!

牧南與靈兒皆是驚呼一聲,但是,此時的戰鬥,他們顯然是施不上一絲援手!

噗嗤!

同時間,那柏飛弘嘴角也是鮮血狂噴,而這般鮮血卻是鮮紅無比!

而那赤黑色火焰也彷彿是受到召喚一般,向柏飛弘急速回攏,此時的柏飛弘,氣息要比風天涯萎靡不少!

攻勢再度被阻,柏飛弘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他付出那般代價,居然還是沒有將風天涯滅殺,旋即,猙獰無比的面目下,那鮮血狂溢的嘴角,再度的蠕動起來!

隨著那般蠕動,玄冥魔刀再度的劇烈顫動起來,緊接著,又是一道赤黑色的火焰,自魔刀中閃現出來,兩道火焰急速匯聚,眨眼間,那玄冥魔刀,便是被這兩道重新凝聚的赤黑色火焰,煉為灰燼!

天際中,一道若隱若現,散發著赤黑色光芒,又略顯蒼老的身影,凌空而立!

這道身影約兩尺之長,赤黑色光芒中有一些極致的火焰閃動著,遠遠望去,這道身影,僅是長著一雙黝黑的眼瞳,那眼瞳猶如利劍一般,彷彿看上一眼,便是有種被刺穿的感覺,其他部位皆是與整個身體融為一體,說是身影,倒是顯得有點牽強!

「給我殺了他,」柏飛弘瘋狂的咆哮著!

聞聲,那道身影身體微轉,那雙黝黑的眼瞳中充斥著不屑,僅是看了那柏飛弘一眼,旋即,便直直的看向遠處的風天涯…

……

你快逃命吧,那應該是玄冥魔火之靈,以你現在的境界,根本不可能斗得過!這時,那沉寂在寶盒內的小九,淡淡的說道!

咦!

不對,那道火靈身影好像並不完整,應該是凝靈時發生了一些意外吧,小九稚嫩的語氣中帶著一抹驚喜…

你認識此火?風天涯鄭重的問道!

喂!

我好歹也是上古第一神火,雖然我凝靈僅千年余,但是這點見識還是有的,此火名為玄冥,吸收天地間冥煞之氣而形成,神火榜前十的存在,極為恐怖,現在雖凝靈失敗,卻也不是你這等**凡胎可以抗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