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又過去了兩天,原本定於明天就是終極強者大戰臨近,不過現在看來,明天也註定是一個並無特殊的日子。

但,臨近下午,我正在白風堂全身融入趕屍祕術的研習中,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兒發生了。

是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原本平靜的祕密組織內部響起了蒼老震徹天地的聲音:經過最高層決定,明天終極強者大戰照舊進行,請四大堂口做好準備!

在這個聲音落下許久,祕密組織徹底的喧鬧了起來,我有些疑惑睜開眼睛,有些不明白這祕密組織最高層的意思。

祕密組織會議室內,駝背的山羊鬍子老者和另外一些老者圍着偌大的會議室討論着什麼。

“殺龍飛滅口,終極強者大戰無疑是最好的決策了。”

“可惜了,他雖然生性孤傲,但,天賦極高,不出二十年,絕對能問鼎五大青年強者之列!”

“我想,讓他死在龍空手裏最好不過!”

就在他們談話的時候,一個藍衣老人拿着一份泛黃的資料敲門神色慌張的走了進來“龍飛,他,他原來姓陸!”

(本章完) 姓陸?

他姓陸?

陸龍飛?

會議室內的那些老者都站了起來,連山都滿是吃驚,關於龍飛的一切浮現在他們眼前,大概16年前,祕密組織一位老者在青海雲遊,遇到一個天賦超強的男孩兒,於是就將其點化帶進了京都,隨後進入了國家祕密組織,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孩子的姓龍,名飛。

十多年成長之後,龍飛成了祕密組織屈指可數的青年強者,然,讓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原本應該路途平坦的龍飛在幾天前,命運與人生軌跡發生了鉅變。

當高層組織決定殺了龍飛時,藍衣老人送來了這個不同尋常的信息。

“怎麼會這樣?龍飛不是姓龍麼?”

一個老者皺着眉頭站了起來。

藍衣老人也是很吃驚的點點頭,他舉着手裏的那份資料“可是,這個,這個…這份資料,明確的講述了龍飛的身世,讓人不得不相信!”

“龍飛,這是吳散人在青海收的弟子吧?”

駝背山羊鬍子老者開口說道:“若是他姓陸,這讓我想到了崑崙山深處一個古武玄門世家。”

“陸家?他會是陸家的人?”

另外幾個老者抱疑惑的態度。

“這份資料紙張發黃,應該存了很久的樣子。”

那個老者從藍衣老人手裏接過那份資料仔細的看着,隨後皺着眉頭“這不是咱們檔案室的資料!”

“嗯,可是它就這麼的突兀的出現在了檔案室!”

藍衣老人嘆着氣說道:“我覺得很蹊蹺,像是有人就那麼的放在了檔案室裏,上面幾頁的信息和檔案室裏面放着的一模一樣,後面幾頁就不同了,這像是有人後來寫的,我詢問過管理員,這份資料一直都沒動過。”

駝背的山羊鬍子老頭也將那份資料接了過去“咱們祕密組織對管理員要求很嚴格,他們絕對不敢胡來,再說裏面還有高科技監控,他們想做手腳都很難,更別說有外人進去了,但,我猜測沒錯的話,這是有人放進去了!”

很多人

都感覺個駝背山羊鬍子老頭的話有些摸不着頭緒,有些難懂,前後言語不搭。

駝背山羊鬍子老者捋着鬍子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有人控制了我們的人進入其中!若是我沒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就是陸家的人!”

什麼?

這下所有人再次發出了疑問:陸家的人?

崑崙山陸家就算是再怎麼樣也不敢造次吧?

他們敢在這裏撒野麼?

“他們不敢撒野,但不代表他們永遠不敢!”

駝背山羊鬍子老者嘆息道:“你們太小看陸家了,或許陸家那個人復活了!”

隨後,他又接着道:“決定已經做出了,無法修改!明天,終極強者大戰依舊進行!”其實他內心是在想,若是這份資料早發現一點,那麼,這次的終極強者大戰真的就會被取消。

原因很簡單,他們祕密組織仙現在還不想樹敵太多!

祕密組織白風堂內,傍晚時分,要是在之前成員們早就散去,各回各的宿舍,但,雖然損失了一半的成員,此時的白風堂也是熱鬧非凡。

“哼,我們白風堂這次一定要參加,聽說這次若是終極強者大戰排名靠前的都會獲得豐厚的獎勵,更爲吸引人的是,將會去磨練探寶一番!”

“聽說還能去祕密組織的聖地修行一番!”

“……”

“這可是終極強者大戰,大家不要想的太過簡單了。”

藍精靈淡笑着說道:“這次拼的是真正的道法實力!”

“我們白風堂這次折損嚴重,不知道有幾個能殺進終極強者之列的。”

那些白風堂的女人們聽了藍精靈的話,一陣唏噓不已“藍姐,你說冷惜姐姐會不會參加這次的終極強者大戰?”

“應該會吧。”

藍精靈朝一旁的房間瞅去,裏面桌子上正盤腿坐着一個女人。

她繼續說道:“冷惜姐姐,實力已經達到天境中級多年,這次絕對能在強者之戰的角逐中嶄露頭角,大殺四方!”

天境中級實

力多年!

白風堂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我也忍不住擡起了頭,順着藍精靈的目光朝那間房間裏看去,裏面坐着的正式前幾天我在白風堂門口碰到的那個絕美的女人。

原來她就是冷惜,她的實力達到了天境中級實力,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我內心不認反問自己,怕是自己若是遇戰她,很難與之匹敵。

知道了白風堂第一人實力概況之後,我內心不忍震撼起來,單單一個白風堂第一人的實力就達到了天境中級實力,那麼其他堂口的第一人實力應該也不弱,那麼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呢?實力怕是更加的變態吧!

縱觀全局,我不得不對這個國家祕密組織刮目相看,這是深不可測的組織,並且可怕到了極點。

原本以爲玄門、茅山鬼道江湖中,那些隱世的家族都很恐怖,現在和國家祕密組織比起來,他們不是一般的弱小!

“龍空,這次你會參加麼?”

藍精靈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不知道。”

我淡笑着站起身,朝門口走去,我需要散散心,讓自己平靜下來。

“我知道你會去的!”

藍精靈高聲說道。

我沒有回頭的朝前走去,然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一大股冷風朝下方席捲而來,發出了呼呼的叫聲。

藍精靈等人蹭一下全部都站了起來,並且都戒備起來,謹慎的看着門口。

狂怒的風,將白風堂院子裏的竹子颳得告訴甩動起來,似乎要折斷了一般。

風停,一個身穿紫衣的年輕人出現在白風堂門口,他的頭頂凌空而立着一隻也是身穿黑衣的鬼皇,他冷冷的注視着下方那些身穿白衣的人,發出了不削的小聲,滿嘴的黃牙,冒出絲絲的陰冷味道,它的眼神銳利而充滿仇恨,他的身上流淌着濃厚的泛着墨綠色的陰森光芒。

而,門口的龍飛一張清秀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的長髮在空中隨着風而漂飛起來,他的周身朝外溢出了濃厚的殺氣,就這麼靜靜的看着眼前那個白髮男子。

(本章完) 龍飛慢慢啓動脣齒:“龍空,終極強者大戰,我要與你,不死不休,你可敢來戰?”他的聲音充滿了怨恨。

哼!

我漠然的看着他“我沒去找你,你倒是來了,不要忘了你可是殺死我朋友胖金三的人,不殺你,我難讓其在天堂瞑目!”

我也惡狠狠的瞪着龍飛,眼睛恨不噴出火來!

“好,挑選地方吧!”

龍飛目瞪着我,身上冷冷的氣息朝我捲過來。

“隨時隨地!”

我握緊了手裏的藍色小短劍,想起胖金三頭顱被人砍去,我的內心就如絞痛,原本想着等過些日子,再找這個龍飛算賬,那麼今天他既然來了,做個了斷也好。

狐狸姐姐趁勢也衝了出來,張大嘴巴露出滿嘴的尖牙盯着那隻鬼皇。

情勢十分危急,大戰稍促激發。

我和龍飛兩人間空氣來回碰撞,發出吱吱的響聲。

龍飛身上的氣息很強,要比在前幾天堂口血戰中強悍的多,他果然不一般,不愧是紫楓堂第二變態人,我在揣測紫楓堂第一變態到底是誰?

“來我白風堂打架,你這是活膩了?”

隨着白風堂門口那個房間門打開,從裏面走出了猶如仙子一般的冷惜,她潔白的臉上看不出一點點瑕疵,就像一塊玉石般那麼潔白無暇,渾身都透露着尊貴和強悍的氣息。

龍飛側頭朝那個門口看過去,待看到那個角色冷豔美女的時候,他表現並不是看見美女的失態,而是一種由心的恐懼,是的,他有些忌憚這個女人,他微微擡手“不知冷惜姐姐在這裏靜修,多有打擾,還望見諒,我這次是來下戰書的。”

冷惜微微擡手行了禮“這裏是白風堂,我不管你們恩恩怨怨,但,在這裏你們別想動手,若是真的想逞強,就放馬過來!”

龍飛的氣勢,慢慢弱了下去,眼前這個女人可是有天境中級實力,對付自己那簡直就是如同滅殺一隻螞蟻,他不傻,在這裏叫板就是作死,轉過頭看着我“成

,那就明天的終極強者大戰,我希望能看到你,別嚇得不敢迎戰就好!”

“放心,明天,我必殺你!”

我沒有冷聲回道:“我會讓你在衆多人面前,血濺當場!”

“好,我會讓你死的很安逸!”

龍飛沒有看我一眼,而是對冷惜行了一禮,轉身帶着鬼皇離去,留下一陣陰風。

“不要那麼狂傲!”

冷惜斜視了我一眼:“他,你對付不了!”

“何以見得?”

我轉頭笑看着冷惜“現在未免定論太過早!”

冷惜哼了一聲,搖搖頭,跨步離去,一陣淡淡的清香從她頭髮上飄了過來,讓人一陣心醉。

第二天。

祕密組織四大堂口終極強者大戰如期開幕,數千人涌入了第二個比武場,場內喧鬧無比,鬼類咆哮聲不絕於耳,各種氣息衝飛天際。

無論是觀看的人還是前去報名參賽的人,都是熱血沸騰。很多隱藏修行的恐怖實力之人也都出現了,讓衆人大開眼界,最低級的參賽選手都達到了化境巔峯實力!

這次的強者很多,不愧是終極強者大戰、!

我入場的時候,整個比武場已經人山人海,想比玄門大會,這次的終極強者大戰可以稱得上根本無法比擬。

四大堂口的成員在看到很多隱藏修行的實力高強之人紛紛出關,他們都倒吸着氣,不單單是他們還有那些教官,也都是一個個的不可思議,沒想到這些人會出關,並且還參加了終極強者大戰,這是近些年來,動靜最大的一次,也是最多強者參加的一次!

此時的他們現在清楚了,這次的終極強者大戰一點點也弱於前些天的兩大堂口的血腥對決!

也只有這麼多強者的出現,才顛覆了他們曾經的想法。

我掃視全場,內心激動起來,強者,這次來的大多都是強者,這樣的陣容若是放在玄門江湖,他將是根本無法匹敵的。

強者對戰,全是真實實力的比拼,各

種高級別的鬼類呼嘯當空,整個擂臺都是攢動的,若不是祕密組織的那些教官在擂臺上加特了玄門陣法,估計這場終極強者大戰結束之後,擂臺不知道都要被毀掉多少。

現在最弱者都是玄門道法達到了化境巔峯實力的人,可見他們的破壞力真的不一般。鋪天蓋地的玄門之氣,如同流星雨一般,威力絕對不容小視。

這次的強者有很多實力一點也不弱於某些教官,讓祕密組織那些老古董們一個勁兒的稱奇,這將預示着這次的終極強者大戰將會是最慘烈的!

其實觀戰的很多人都在關注着一個人,就是那個白髮的年輕人,消亡數百年的趕屍一脈再次臨世,並且身在祕密組織內部,他們都在想這次的終極強者大戰那個名叫龍空的人會不會上去,是不是也如同傳說那般,召出自己養的衆多屍類,橫掃千軍,氣蓋世!

並不是這個年輕的趕屍人足夠強悍,而是,趕屍人這個神祕的巫族一脈問世了。

大戰開始了一天,我都是在圍觀,這些青年強者,給我的除了震撼還是震撼,並且是前所未有的。

雖然纔開戰了僅僅一天,戰場中就出現了好幾位天境初級實力的青年強者,儘管他們還處於初級實力階段,但,他們的道法已經深厚到了更高的層次。

引起我注意的人太多了,因爲這些都是強者,讓我來不及用眼神記住他們。

但,最讓我吃驚的是兩個黃龍堂的一對矮小的兄弟,他們的實力絕對突破了天境中級實力,哥哥玄門武器是一隻巨錘,弟弟玄門武器則是一把環,他們組合進退自如,可攻可守,在第一天的三場大戰中可以說是橫掃一切,無人匹敵。

這樣的組合是強悍的。

我知道更多的真正強悍的人物,還沒上去,就譬如我前面的冷惜,還有紫楓堂的龍飛等人,藍雨堂和黃龍堂這邊更不用說強者也是一大堆,他們都在等。

就這樣第一天過去,第二天到來,這一次的對決比第一天的場數少,但卻比第一天的血腥殘忍。

(本章完) 很多人都在隱藏實力,就比如藍雨堂一位英俊的少年,他拿着一把扇子,他一身藍衣的裝束不免讓我想起了歐陽凌風,瀟瀟灑灑,談笑風生,總給人一種溫和感。

但這個人一出手便是殺招,並且他現在隱藏實力,他的一身玄門道法,一定很恐怖!

擂臺上陰風如同龍捲風一般自下朝上卷飛,各種顏色的氣息芒光刺眼,圍觀的人不停的揮舞雙臂吶喊助威,興奮不已。

冷惜出場了,她的臉永遠是那麼的冷冰冰,她彷彿戴着一副人工巧妙的面具,讓人根本就看不透她,她不但是白風堂的傲嬌,更是祕密組織耀眼的明珠,她的受歡迎程度一點也不弱於古怪精靈的藍精靈。

尋爹啓示:萌寶買一送一 她的對手是一個初入天境實力的黃龍堂成員,在兩個照面後,這個黃龍堂成員就被冷惜一劍劈飛了出去,五臟六腑皆震傷,可見其實力恐怖的很。

臺下立馬傳來一陣歡呼聲,畢竟這是祕密組織女神般的存在。

冷惜每次出手都不會超過三招,在她對抗了三個人之後,無人再敢上臺,她的真實實力讓人揣測不透,她從臺上下來,依然是繃着一張臉,微風吹拂,讓她的青春氣息洋溢的淋漓盡致。

紫楓堂的另一個人讓我不得不去注意,因爲他的眼光很少在冷惜身上移開,他的神情會根據冷惜的出手的變化而變化,他永遠都是那麼的懶散,給人一種鄰家小弟的感覺。

他與人對敵總是以平手結束,但與他對抗的人很少,並且都是從未謀面的隱藏高手,他每次都能在別人的符文陣法中來去自如,並且能用自身的道法成功牽制對方至尊級別的鬼類,所有的一切說明,這個人也在隱藏自己的實力,並且他自身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讓人根本無法洞悉。

大戰第三天休息了一天,由工作人員開始修復被這些終極強者破花的比武場。

第四天,依然很讓人期待,因爲整個祕密組織都知道紫楓堂第二變態的龍飛向白風堂一個新來的白髮年輕人

發起了生死約戰,這是讓很多人期待的,強者之戰中他們更能看到兩大青年強者的真實實力。

關於兩個人的信息和各種猜測成爲了祕密組織內部的飯後談論的重點。

龍飛,自幼進入國家祕密組織,其自身天賦極高,一身恐怖的玄門道法更是讓人摸不透,是祕密組織身負盛名的青年強者之一!

那個白髮年輕人龍空,則是剛剛進入祕密組織內部,所有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不久前的白風堂和紫楓堂兩大堂口大戰中中流砥柱,力戰羣雄。並且他還是一個巫族趕屍人,竟然能操控數十位紫楓堂成員這讓人禁不住咋舌,若是和這樣的人對戰真的是兇險無比。

他們對這個龍空很好奇,很多人都上網查詢關於他的信息,但,在互聯網高速發展的今天,竟然沒有他的任何信息,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很是神祕!

其實,他們並不知,他們現在所閱讀的信息都是經過祕密組織內部高科技成員處理過的數據,有些人想要守護龍空的祕密罷了。

讓人想不通的是,龍飛竟然還向龍空發起了生死約戰,這確實讓人費解。一個是祕密組織成名已久的青年超級強者,另一個則是無知的神祕趕屍人,他之間的大戰一定很血腥。

龍飛也不得不這麼做,兩大堂口生死對戰之後,他原本可以得到豐厚的獎勵,但,祕密組織最高層在終極強者大戰前夕卻告訴他,他的任務並沒完成,這就出現了他前去約戰我的一幕。當然,其中還夾帶了某種更深的恩怨,自從看到了某封突如其來的信件之後,他心情無比的沉重,這也是他迫不及待要殺死那個白髮年輕人的原因。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這場大戰絕對不輸於任何兩個強者大戰,也不亞於前不久的兩大堂口生死對決。

當,一場爭鬥停止之後,空中傳來巨大的玄門氣息波動,只見龍飛在鬼皇的幫助下飛身到了擂臺之上,鬼皇發出了陰森恐怖氣息,讓很多圍觀的人內心忍不住顫抖起來。

“龍空,上來受死!”龍飛拿着一把符文劍,他紫色的長袍在風中狂亂飛舞,他的聲音尖銳而又狂暴,就像是跟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當然,有沒有深仇大恨,龍飛內心知曉。

而我,則是想爲朋友在衆目睽睽之下討回一個公道。

愛在初晴後雨 我拎着暗色小短劍朝擂臺走去,與冷惜擦肩而過,她則是扭過頭,淡淡的說道:“小心。”

我心裏突生一陣暖意,這好像是除了楚菡之後,第二個年輕女子對我關心了吧,我笑笑“謝謝。”

然而,就在我接近擂臺的時候,那個身穿紫衣的懶散年輕人出現在我的面前“離冷惜遠點!”他說話雖然帶着微笑,但,我能感覺到他眼神裏濃濃的殺氣!

“龍空,還不上來速速受死!”

龍飛怒吼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