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後你,一切小心!”

周陽點點頭,再次怔怔的看着大海。

良久。

“教官,我想請你幫個忙。”

聽着周陽的話,王志乾一愣,隨即微笑道:“不用客氣,你說吧。”

“我想和你一戰,效驗一下自己的能力!”

王志乾看着周陽滿臉的堅定,點點頭道:“好!”

······

三日後。

如劉影所說,周陽的確等到了漁船,用了一百枚金幣,船家願意渡周陽過海!要知道,一百枚金幣,即便是出海十次,也不見得能賺得了那麼多。

而金幣對於周陽來說,光是擊殺孫斌幾人,不說金幣,即便是紅鑽都數萬枚。金錢對於周陽來說,已經毫無疑問,只是個數字。

看着遠去的周陽,王志乾和劉影兩人緩緩呼出一口氣,同時說道:“這個能惹事的小子,終於走了。”

話音落下,兩兄弟相視一笑。

遠處。

船上的周陽撫摸着白靈,滿眼冷冽的看着看龍島,看着影衛,彷彿看到了韋沉等所有監視他的人。

陰冷的說道:“來堵我?來殺我?搶我地龍根?跟我不死不休?讓我和我愛的人分離?”

“很好!下次見面的時候,我發誓,一定就是你們的死期!” 海面之上,風平浪靜。時而有些海鳥掠過,在這海天一色之中,形成別樣美輪美奐的畫卷,讓周陽心境祥和。

在這三十多米的漁船上,周陽領着只能在中部甲板上休息的白靈,人看着天,獸好似睡覺。

撫摸着昨晚便已經服用地龍根,而此時還在消化地龍根能量的白靈,周陽嘴角一挑,微笑道:“地龍根果然強大,白靈剛剛服用沒有多久,便突破到5級後期,而且現在還在繼續消化。這可還是火屬性的魔獸,如果白靈是土屬性的那真是…..嘖嘖嘖。”

隨即周陽眉毛一挑,眼眸一亮。

也對,之前的自己服用地龍根身體強化就從造化境中期,直接一躍爲玄妙鏡中期!

可見,地龍根之強大!

“整個地龍根就一米二長,加上葉子,可以分成十三份!給聞人兄妹三份,教官兩份,林爺爺三份,我自己服用兩份,現在給你一份,還有兩份!”

“最後兩份,一份是安然的,一份給爺爺!其餘人……”周陽搖了搖頭,他顧及不了太多,“還好,給你身上用的一份也不算浪費,不然我可要心疼死!”

看着還在消化身體內地龍根能量的白靈,周陽微笑道。

爲什麼是夜晚,那自然是因爲周陽和白靈的到來,已經驚嚇了漁船的漁民!倘若是再看到白靈服用地龍跟,變爲通體金色,周陽都不敢想。

所以,周陽爲了怕再次驚嚇他人,而讓白靈夜間吞服。

吞服地龍根,這自然使得白靈欣喜若狂。

其實,即便是夜間,出海的漁船也有巡夜的!周陽本是漁民,自然清楚不過。只是,周陽自然也生於漁民之家,又因爲夜裏修煉,無所謂睡不睡覺,所以,周陽代替了漁民的其他水手,擔任了夜間的巡邏。

這一點,自然也讓漁民們樂得清閒!

不過當知道,周陽是漁民,修煉到現在的強大後,漁船之上的衆人自然是羨慕不已。

看着寧靜的海面,周陽緬懷着過去,好似他又回到了自家的船上。

一道憂傷的光芒從眸子劃過,周陽看了一眼白靈,心想道:“其實,自己並不孤獨,最少還有白靈的陪伴。”

“有個能說說話的,心中總不會那麼寂寞!”

看着溫順的白靈,周陽心中喜憂參半。

喜的是身邊有白靈,不至於孤單。

憂的是身邊沒有親人。

緊接着,周陽想到了自己三天前和王志乾教官的一戰。

“看來,自己身體的強化,也只能抵擋解脫鏡初期的人類強者,而且自己還有損傷,加上固若金湯,略微好些,當然,虛無不能計算在內。”

周陽皺着眉頭想到。

“至於解脫鏡中期?”周陽搖了搖頭,他知道,當時的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可以抵擋住王志乾全力的一擊!

而王志乾的境界,就是解脫鏡中期大圓滿的人。

周陽之所以和王教官挑戰,校對自己的實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想知道自己能給解脫鏡的強者有多大的創傷,亦或者怎麼應付解脫鏡強者。凌空飛行的擊殺。


周陽知道,趙家和韋家絕對會應證王志乾的話,在森林之海擊殺自己,這毫無疑問。

知彼知己才能百戰不殆!

“嗯?暴風雨要來了!”寧靜的海面,此時是豔陽高照,下一刻電閃雷鳴,猶如家常便飯。

周陽十分清楚,頃刻間,周陽的身體如影,在許多水手的震驚之下,收起了桅杆上的船帆。

要知道,周陽的神識已經強大如解脫鏡強者,早已不是普通漁民的感知。

在衆人張口結舌的震驚下,周陽迅速的收起了整個船上的三條桅杆上的船帆。原本最少要三個人才能拉動的船帆,周陽一人收起。

要知道,周陽雖然只是身體上強化到玄妙鏡中期,實力不如戰士。


舉個例子,戰士彷彿是槍,鬥氣如那子彈。

周陽不能釋放鬥氣,也就是一把沒有子彈的槍而已。

可即便這樣,周陽一拳打死牛,那還是不成問題的。必定強化後的身體,力量也會變大!

“這是……”船長看着周陽,一臉震驚於周陽的高超能力之時,一臉疑惑的問道。

隨着船長的話音落下,頃刻間三十多米長的漁船被颶風颳的搖擺,彷彿隨時就會覆滅,淪爲大海的祭品。


“暴風雨!”

這樣的事情,每個船員或多或少的都經歷過,當船隻搖擺,大傢伙立刻明白了周陽的用意。

要知道,在暴風雨當中撐帆,下一刻就會被暴風所折斷,甚至掀入海底。也正是因爲這樣,漁民算得上是拿生命去搏鬥。

因爲誰也沒有把握,可以安詳的度過下一次的暴風雨!

正待所有人都已經進入船艙,而周陽站在白靈的身旁,爲白靈守護之時。一幅驚人且恐怖的畫面,映入了周陽的眸子。

暴風雨而來,瞬間天地晦暗,海浪狂涌,隱約間,天空之上閃電雷鳴,道道雷電滾滾。豆大的雨水,瓢潑而下。

墜落在船板上,啪啪作響。

可在這滾滾雷電之中,周陽看着天際之上,竟然有個影人!這人影隻手舉天,彷彿要觸摸那咆哮且瘋狂的天之雷電!

周陽滿臉震驚!

“怎麼可能!即便是天空自主形成的雷電,比不上雷鳴煉獄之中的雷電,但是,這也是雷電!這人怎麼會!”要知道,雷鳴煉獄的雷電,夾雜這一切莫名的東西,成爲法陣,會把奎寶也一舉湮滅。

而天空之中的雷電,則不會!因爲普通的鋼鐵,天空自主產生的雷電,就不能損壞!

但,毫無疑問的是,那也是雷電!

沒人聽說過,有人敢觸摸雷電。

一時間,此人在周陽的眼中,恍若神明!他從沒見過,這樣強大的人,什麼解脫鏡,什麼無爲境,一切都比之不了!

“主人,此人的能力絕對超過了魔獸等級8級,和你們人類等級神話鏡有的一拼,而且還只少不多!甚至更強!”

聽到不知何時醒來的白靈的話,周陽心神巨震!

“神話鏡以上的強者,真的如此強大?!”緊接着,周陽想到了王志乾所說的,趙家的現任趙家家主,也就是現任的趙元帥,趙仁宇,就是突破了神話鏡到達天人合一境界的超級強者。

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是一尊巨擘!

頓時,周陽冷汗直流,如果被這樣的高手擊殺,周陽知道,人家也就是擡擡手的事,自己便灰飛煙滅。

“轟!轟!轟!”

正在周陽思想之間,天空之雷彷彿因爲有人要觸怒與他,更是咆哮瘋狂,剎那間,天際劃出一道道恐怖的藍白色電流,轟擊在那人類的身體之上。

“享受?這人完全是在享受雷電,就好像在玩!”依稀間,天地因爲被狂雷照的驟亮,周陽彷彿看到了那人影好似在微笑。

頓時,恐怖的陰影,在周陽的心底不由自主而生。

在周陽的眼中,這樣的人仿若神明,絕對不虛!

暴風雨來得快,去的也快!即便天際間暴虐的雷電,也沒有擊殺那到凌空而站的身影。

緊接着天空大亮,周陽看到那天際間的人影,緩緩睜開眼簾,彷彿那眼中閃現出道道閃電。就好似這人是雷之鼻祖一樣。

隨着那人影的眼簾睜開,頓時周陽覺得心神巨震,一口鮮血就要噴出,被周陽死死壓住!

“強大,這纔是最強大的人,如果我也能這麼強大,那麼我還怕誰?”

“我將誰也不怕,天地任逍遙!”

“強大!我必須要強大!”

周陽熾熱的看着那人影,雙拳緊握,牙齒作響。

“嗯?他在看着我!竟然還笑了!”

看着天空之中彷如神明的男子,對着自己笑,周陽一時間驚呆了。

而天空之中那人,看着大海之上的一艘漁船上的一個小人,嘴角挑起,只聽他彷彿自言自語的輕笑道:“很不錯的一個小子……” 一天一夜,每每想到那仿若神明的男子,最後恍若流星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周陽便是全身血脈憤張!欲血沸騰,那種熾熱,渴望,一切都歸於實力。

看着臨近的海岸,周陽亦是沒有多大的驚喜,完全沉溺在漫天狂暴之雷之中的男人的景象之中。

“強!太強了!”

周陽滿眼精光,那種對實力的渴望,讓周陽欲罷不能!

“主人,前面就到了!你坐到我的背上來,咱們該下船了。”

白靈清脆的聲音,打斷了周陽的思緒。

“好,走!”

剎那間,白靈整個虎軀彈射而飛,那三十米左右的漁船往海水之中硬是猛然下沉,然後浮起。

驚得船員們一聲大叫。

在船長和船員驚愕之中,聽到遠去的周陽的話語:“各位船老大,就此一別,多謝!”

虎獅白靈已經完全的適應了自己5級後期的實力,一躍兩百米,並不是什麼難事。


在周陽話音落下之時,白靈已然站在了沙灘上,甚至沒有一片海浪衝至它的爪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