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林拎起男人,冰冷的眸子與其對視上。

咕嚕!

看到易林那慢慢開始泛起血絲的眸子時,男人整個人都顫抖起來,連忙點頭。

「剛才我家發生什麼事了?」

易林聲音冰冷。

「有一伙人闖進你家裡,搶走了那兩個小孩,其中還有強大的修鍊者,亞當爺爺不敵,就被打傷了,我們都是普通人,哪敢幫忙啊,大人,求求你饒了我吧!」

男人臉上涕泗橫流。

「知道那幫人的長相嗎?」

「這個,我記得為首的是一個胖子,脖子上還帶著一根金色的項鏈。」

男人像是回憶了一下,隨後說道。

砰!

易林鬆開手,男人落在地上,他連忙往後退去,緊緊貼著牆壁,恐懼地看著易林。

「金老大么,」

易林聲音冰寒,一時間整個屋子的溫度都下降了許多。

轉過身,易林踏出了破碎的大門。

男人看著易林離開,輕呼了口氣,但看到那破爛的大門,眼中又露出心痛之色,修補這個大門都要花不少錢。

砰!

一個錢袋從外扔了進來,男人一愣,隨後連滾帶爬上前將其撿起,打開一看,眼神頓時變得無比明亮,他對著易林離開的方向,重重地磕了幾個頭。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走到街口時,像是心有感應,易林停步,看向了一號房,那是地精的住宅。

地精此時站在窗邊,正好與易林對視上,易林那有些發紅的眸子也落入到了他的眼中。

微微點頭,地精沒說什麼,將窗戶關上了。

易林眸子冷漠,繼續往前走去。

貧民區。

易林來到這裡,問到了金老大的住址。

西城區,哈爾街,七十二號。

這條街算是富有人才能住得地方,易林所在花蘿街與這裡根本沒得比。

街上商鋪鱗次櫛比,房屋也是極具藝術性。

「七十三號。」

易林面無表情,站在了一座三層圓頂樓房面前。

三樓。

「老大,我們把瑪姬她們抓回來,會不會惹到那個光明魔法師啊?」

有手下猶豫地說道。

「有科曼大人在,怕什麼?那傢伙只要敢來,科曼大人自然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

金老大拿著一根煙,一臉諂媚地遞給了坐在首位的一個金髮中年人。

「大人,這根煙是上等煙質,保准符合你的身份。」

金老大說道。

中年人面色平淡,接過煙,放在了嘴裡,金老大見此,連忙躬身點煙。

深吸了一口,中年人拍了拍金老大的臉,說道:「煙不錯,你有心了。」

「您開心就好。」

金老大笑著說道。

眼前這中年人是安薩男爵派過來的人,是一名初階銅環級的鬥氣戰士,實力極其強大,他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哪敢不敬。

他之前上報說瑪姬兩人被人強行買走了后,安薩男爵一時間並沒有回復,這讓他有些惴惴不安,但今天卻突然派來了一個修鍊者。

有這個修鍊者在,金老大自然無所畏懼了,而易林當初離開后,他一直派人遠遠跟著,加上城裡耳目眾多,所以早已知道了易林的住址。

結果去了易林居然不在,只有一個老頭,以及瑪姬兩人,這讓他有些不爽,畢竟當初給他帶來的羞辱,他可時刻銘記著,本想讓這修鍊者大人為自己報仇,但時機不對,可惜了。

不過任務的主要目標是瑪姬和阿姆,其他也就無足輕重了。

「大人,您堂堂一個銅環級的戰士,怎麼會派來處理這種小事?」

金老大問道,畢竟只是抓兩個普通人而已,鐵環級就夠了,那魔法師雖然看上去像是有點強,但還能大師級的實力嗎?

「這個,就不需要你擔心了。」

中年人將煙吸盡,起身,看樣子是準備離開了。

「嘿嘿,是是是,不過我們也要恭喜男爵獲得兩個如此水靈的孩子,晚上估計可以好好享受一把。」

金老大笑著說道。

砰!

然而,樓下傳出了碰撞聲以及還有戛然而止的慘叫聲。

「怎麼回事?」

中年人皺眉。

「不知道啊。」

金老大也不明所以,他剛想到樓梯口處看看情況時,一個血紅的人頭從樓道口飛進了房間里。

咕嚕!

人頭血紅,目光驚恐,額頭前還有深陷進去的指印,像是被人硬生生將頭顱給拔了下來。

呼!

看到這個人頭,除了那個中年人,其他人都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看來是有不速之客啊。」

中年人微微皺眉,他是銅環級的鬥氣戰士,自然心中無懼。

嗒嗒嗒!

樓梯上傳來平緩的腳步聲,很快,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門邊。

「是你!」

金老大有些咬牙切齒地說道。

「他是誰?」

中年人問道。

「他便是之前從我手裡強走瑪姬的那個魔法師。」

金老大說道。

「你確定是魔法師?」

中年人目光落在易林那被血染紅的手上,一個魔法師不用魔法殺敵,而是像戰士一樣直接霸拔下一個人的頭顱?

「不錯,他是一個光明魔法師!」

金老大很確定地說道。

「那麼就不需要擔心了。」

中年人神色微松,因為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他居然有種看到禁區魔獸的感覺,很是心驚,不過有金老大這麼確定的話,那麼應該是自己感覺錯了吧,畢竟是一個魔法師,估計會些幻術什麼,給自己無形中製造了一些錯覺。

「你膽子倒是很大,居然還敢找過來?」

中年人冷笑一聲,「不怕死嗎?」

「瑪姬,阿姆在哪裡。」

易林面色平靜,聲音更是波瀾不起。

「有意思。」

中年人面色微沉,區區一個光明魔法師,居然敢無視他?難道不知道這種距離下,自己可以瞬間秒殺他嗎?

「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今個兒我便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敬畏!什麼叫做強者!」

中年人右手抬起,青銅色的鬥氣環繞在拳頭上,他向前一步,砸向了易林的腦袋。

「對! 重生之心動 大人!殺了他!殺了他!」

金老大看到中年人出手,眼睛頓時一亮,有些解恨地叫喊著,但下一刻,他整個人都僵住了,因為他看到易林抬起了手,然後一巴掌甩在了中年人的臉上。

轟!

鮮紅的血液撲面而來,還有根溫熱的大腸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怎…么…可能…」

金老大整個人都控制不住的顫抖。

因為他看到易林一巴掌拍在中年人的臉上后,中年人的身體就如同氣球般爆炸了,屍骨無存,房間里的天花板,牆壁,乃至地面上,都被一層血漿鋪滿,血液在吊燈上滴滴墜落。

砰!

那是中年人的眼球從吊燈上掉了下來,落在了金老大的腳邊。

撲通!

金老大整個人頓時軟了下來,雙腿跪在了血漿中,旁邊的手下也是如此,其中有些更是早已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大…人,我…」

金老大看著易林,即便臉上被血液染紅,看不清楚神色,但那縮成一個點的瞳孔,卻在顯示他的恐懼。

「她們在哪。」

易林語氣依舊平靜,他踩著血漿,緩緩走到金老大身前,慢慢蹲下。

「她們已經被送到安薩男爵那裡了。」

金老大吞了口唾沫。

「安薩男爵住在哪裡?」

冷酷總裁迷糊妞 「哈爾街,三號房,離我這裡並不遠。」

金老大現在是有問必答,畢竟易林現在太恐怖了,居然連銅環級的鬥氣戰士都能一巴掌拍爆,而且這麼血腥的環境中,還能如此的平靜…這簡直…就不是人啊。

只是如果自己表現好一點,會不會有活命的機會呢?

金老大不想死,儘可能往好的方面想。 說到底,還是陳小芸不信任羅陽。

一個少年,又不能確定是不是小神醫,若讓他扎針,萬一他只是鬧著玩的,這可不糟了?

為了保險起見,陳小芸拒絕做針灸,也算是人之常情。

「表妹,做了針灸,我給你一個大驚喜。」

「什麼大驚喜?」

「先別問,你先做了針灸再說。」

一面說,一面拖陳小芸進房。

表姐妹倆拉拉扯扯的,二人力氣旗鼓相當,便僵持住了。

「牛仔,你從後面抱住她,我抬她的腿。」林喜葭笑道。

「好嘞。」

羅陽便走上去,從後面摟住陳小芸。

這時林喜葭蹲下去,要抓住表妹的腳踝抬起來,哪知陳小芸一掙扎,林喜葭便只抓住了她的褲子拉到了小腿下面。

「快放開!」

陳小芸耳朵都紅了,繼續折騰著。

提上褲子后,她氣咻咻的走進了房間裡面。

林喜葭和羅陽也跟了進去。

「表妹,你知道他是誰不?」林喜葭問。

「不知道!」陳小芸躺在床上,捂著耳朵。

當眾脫了表妹的褲子,林喜葭也不好意思,便走過去,坐在床沿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