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老爺子點頭道:“不錯!先祖早已料到後世子孫沒有能力開啓玄門,便留下開啓此門的鑰匙,正是這個鳳凰玉鐲,但爲了不讓後世子孫濫用這個手鐲,故而玄門只能隔六十年開啓一次,下一次再次開啓至少要等到六十年一甲子後!”

仙若疑惑地看了看鳳凰玉鐲,道:“據我的記憶裏,這個玉鐲只是蘊藏着三道鳳凰火影,可以護身而已,其他的沒覺得有特別之處啊?”

易老爺子聞言不免嘆道:“你們這一支血脈的傳承條件太過苛刻,但爲了保證仙家血脈的純正,在第二代人出生的時候,第一代人就不能再活在世上,這也是你從小就父母雙亡的原因,至於那三道鳳凰火影,只不過是被你父母特別施下的,護身倒是其一,其二便是掩人耳目,就算是修爲再高的人見過,有鳳凰火影的掩蓋,也難以看出此鐲的奇異之處!”

仙若聞聽父母離世的真正原因,不免黯然神傷,但馬上清醒過來,畢竟此刻不是傷心的時候“奇異之處?!我不明白!”

壽伯伸手接下鳳凰玉鐲,霎時五指合攏,一道白色真氣瞬間注入其中,葛地!一股乳白色的能量漣漪自鳳凰玉鐲中激射而出,沒有遲疑,壽伯將之遞還給仙若並慎重地道:“此刻便可開啓玄門了!”

仙若點了點頭手掌一翻,火紅玉鐲徑直射向青黃色的能量玄門,霎時!兩道火紅色的鳳凰火影破空而出,“鏘鏘!”地鳴叫幾聲,頓時拍打着羽翼向着昏暗漆黑的空間裏騰飛而去!

“最後的兩道火影!”仙若驚詫地叫道,但話音剛落,先前的火紅玉鐲在鳳凰火影離去的剎那便瞬間化爲耀眼的白色,只見鳳凰玉鐲突然爆射一股乳白色的浩瀚能量,將眼前的玄門盡數籠罩!

葛地!

以白色玉鐲爲中心,巨大的玄門緩緩移動起來,滴溜溜一轉,竟急速旋轉起來,片玄,一個青黃白三種顏色的巨大漩渦驟然出現在衆人的面前,漩渦的正中心,白色玉鐲閃閃發光,仙若顫了顫,伸手將玉鐲拿在手裏。

“只要打開玄門,便是先祖們的恩澤,你們可進去了!”易老爺子激動地望着眼前巨大的漩渦,顫聲道。

“哈哈哈。。。果然不出本座所料!仙若小姐便是仙神谷的後人,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一道血紅的身影一閃出現在青色橋的對岸,在一閃便出現在青石橋的中間位置,速度之快宛如瞬移,易逍遙震驚地望着來人,正是當初的元寶,今日的血族少主!

易逍遙翻手一掌迎了上去,但還未及血族少主三尺便被一股無形大力震退開去,九陽脈巔峯修爲卻不是他所能抵擋的!

壽伯與仙若同爲九陽脈二重境修爲,當下齊齊出手,易老爺子修爲還處於先天筋脈境界,遠不能及身。

“嘭!嘭!”

兩掌輕易地將壽伯與仙若震退,繼而手掌隔空一抓,瞬間抓住仙若的肩膀,身影一閃便沒入漩渦之中——


“仙若!”易逍遙大驚,身影一動,急速掠了進去——

“這,這怎麼辦?!”壽伯急急地站在漩渦前面,無所是從地叫道。

易老爺子更是憤然地道:“我們還能怎麼辦!只能等!”

一處美輪美奐的晶宮玉閣之中,兩道身影閃現而出,正是仙若與血族少主,血族少主一掌將仙若拍到一邊,欣喜地狂叫道:“我終於來到玄門幻境了!哈哈哈。。。只要我得到不死神藥,當年盛極一時的血族便可再度復燃,哈哈哈。。。”

晶石雕樑白玉鋪地,此地宛如仙境一般虛無縹緲,絲絲仙氣自地面升騰而出,繚繞在地面,如夢似幻,奇怪的是,此地沒有世間的房內擺設,小小空間內,卻林立着白玉雕成的小山峻峯,玉臺石柱,而正中央位置,竟有着一個雲白色的水晶棺,長約三丈寬兩丈,水晶棺上雲霧涌動,雖然看不到裏面,卻能感覺到這個水晶棺絕非凡物!


“不死神藥?!對!快找不死神藥!”血族少主有些狂聲叫道,身影一閃在周遭峻峯石臺上狂劈亂砸,瘋也似的尋覓不死神藥。

仙若緩緩走到水晶棺木前,兩行清淚順着臉頰滑落而下:“難道在這裏面的,就是我仙神谷的祖先?”

“哼!小丫頭!你若想活命就替本座尋找不死神藥,一個死棺材有什麼好看的?!”血族少主猙獰怒吼,繼而一掌拍碎一座玉石雕刻的小山。

四周一片虛無縹緲,易逍遙詫異地望着四周,緊隨着仙若進來,卻怎麼看不到仙若的身影,而四周一望無際的虛無景色,不由得喃喃道:“這是哪裏?”

“。。。呵呵!這裏自然是玄門幻境!”片玄,一道蒼老的聲音自虛空緩緩迴盪,聲音裏,竟有着一抹看透世事滄桑的孤寂。

PS:今日第二更送到,,下一更晚點送到! “嘿嘿,小子,這次感覺怎麼樣啊?告訴你一個祕密,這是你召喚出來的最後一種了,實力達到天階之後,你將不能再繼續召喚了!倒也不是不能繼續召喚,到時候就不是這樣毫無代價的召喚了!”魔源笑嘻嘻的現身出來。

“什麼?這怎麼可以啊,你不是說每次突破都能可以召喚新的嘛?”本來唐闊還在爲得到這魔侍而感到高興呢,只是魔源的話卻是讓他一下子嚇着了。

“你以爲魔源世界是造物主啊,可以讓你無限制的召喚!前期之所以可以讓你召喚,是因爲你的實力不足以自保,這是魔源世界保護主人的一種辦法!但是等到你的實力達到了天階之後,你就有自保能力了!到時候再召喚的話,就不像話了!”魔源沒好氣的說道。

魔源的話讓唐闊頓時沉默了下來,他知道,魔源說的對,如果一直有這些魔族戰士的保護,自己永遠都沒有辦法真正成長起來。

“那如果天階之後再召喚的話,需要什麼代價啊?”唐闊面色一整,當下便直接開口道。

“天階之後召喚的是最頂級的魔族戰士,但是召喚出來,如果死掉了的話,再次召喚還是要付出同等的代價。而這個代價就是你的實力倒退一個等階,如果你是在天階初級的話,那麼就會退後到神威境巔峯程度!”魔源淡淡的說道。

唐闊的臉上頓時露出苦澀的神色,這代價未免也太大了點兒吧,倒退一個等階,還好不是一個等級,要不然恐怕他都不敢再召喚了。

唐闊沒有再繼續問了,而是看着魔侍,他在想魔侍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召喚出來的魔侍,實力達到了神威境巔峯。

“魔侍,我們兩個打一場?”唐闊笑眯眯的望着魔侍那清秀的俏臉,頓時兩眼直放光的說道。


“好啊,主人!只是人家不喜歡魔侍這個名字,可不可以給人家改個名字啊?”魔侍雙目之中露出點點委屈和期待的目光看着唐闊。

唐闊的臉皮頓時一陣抽搐,這魔侍雖然比之前的那些長得要清秀很多,但是這說話的風格實在是太……那啥了,不過確實需要改個名字,要不然叫起來多不順口啊。

“靈子,這個名字好聽嘛?”唐闊沉吟了一下,隨口說道。


“多謝主人賜名,以後人家就叫靈子了!”靈子的眼中閃爍出一道火熱的光芒,當下便對唐闊福了福,一臉興奮的樣子。

“那個啥,你以後說話可不可以不要那麼的……嗲啊!”唐闊心底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當下趕緊開口說道。

“是,主人!”讓唐闊無語的是,本來還一臉媚意嬉笑的靈子,聽到唐闊的話之後,登時整個人面若寒霜,說話都冷冰冰的了。

“咳咳……我的意思是讓你正常點兒,就跟人類一樣!算了,就這樣吧!”看到靈子的樣子,唐闊頓時一陣頭疼,扶着自己的腦袋無奈的說道。

“可是,主人,難道你們人類男人不都喜歡女孩子這樣說話嗎?”靈子一臉天真的揚起自己那清秀的臉龐問道。

“不討論這個話題了,咱們兩個打一場,你不許放水,我要試試你的實力!”對於靈子的話,唐闊卻是直接選擇無視了,當下直接擺開自己的架勢。

“主人,你確定不讓我放水嘛?”靈子的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非常不確定的問道。

“我確定!”唐闊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

“完了,這個笨蛋這是在找虐啊!”一直隱藏在旁邊的魔源聽到這裏,卻是猛然一拍自己的小腦袋,然後一臉看好戲的神色。

半個小時之後,唐闊卻是不得不跑出了魔源世界,因爲此時的他體內魔氣已經消耗一空,就連他身上的衣服都沒有一點兒好的地方了,簡直就跟乞丐似的。

不過唐闊的心裏卻是非常的興奮,剛剛唐闊可是一點兒都沒有放水,可是在靈子的強大實力面前,唐闊只有被虐的份兒,根本就沒有還手的餘地,雖然有些小鬱悶,不過這靈子可是自己召喚出來的,她實力越強,對自己的幫助也就越大。

唐闊沒有繼續進入魔源世界,他可是有些不敢見靈子了,要是這小丫頭再給自己來這麼一下子,那自己可就丟人丟大了。

此時的天已經亮了,唐闊恢復了一下自己體內的魔氣,傷勢也在體內藥力的滋養下恢復了過來。

站起身來,唐闊便朝着清池場掠去,武修大會開始之前都可以報名,他現在去報名應該還來得及,只是他現在可是身無分文啊,那些靈晶可全都在秦楚戈他們兄妹倆手中呢。

一路飛掠,唐闊倒是發覺有幾個人在跟蹤着自己,唐闊知道,這些人肯定是那蘇青派來的,不過只要自己不離開清池城,這蘇青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膽子過來殺自己。

來到清池場之後,唐闊才發現,整個場地已經人山人海了,唐闊根本就沒有辦法找到秦家兄妹在什麼地方,在這裏好多人的實力都很強大,如果他膽敢用精神力去掃的話,恐怕會引起衆怒啊。

他還是先去報名的地方看看,或許秦家兄妹在那兒等着自己呢,果然,當唐闊來到報名處之後,正好看到秦家兄妹正一臉焦急的在那兒東張西望的。

“看什麼呢啊?”唐闊緩緩的走了過去,一臉笑意的看着他們兩個說道。

“呼……你總算來了,我們還以爲你被那蘇青給捉起來了呢,還有啊,再有一個小時武修大會就開始了,你如果還不來,恐怕就錯過報名了!”秦家兄妹看到唐闊出現了,頓時齊齊的鬆了一口氣。

“本來就是衝着武修大會來的,我可不想錯過悟道崖這麼一個好的機會!”唐闊卻是微微一笑,當下便伸出手來,接過了秦家兄妹遞過來的空間戒指。

本來之前的時候,秦家兄妹拿到唐闊給他們的那張代表賭注的卡片,他們還沒有在意,畢竟他們的那些靈晶就算全都贏了,也不會太多的。但是當他們拿到那枚空間戒指一看,兩人全都傻眼了。

因爲這空間戒指裏面堆得滿滿的都是靈晶,當然,這些還不是讓他們真正震驚的地方,真正讓他們震驚的是,這些靈晶居然全都是極品靈晶,這可是超越了上品靈晶的存在啊,他們以往連上品靈晶都沒有怎麼見過,現在驟然發現了這至少有上萬塊的極品靈晶,不嚇着纔怪呢。

唐闊把之前秦家兄妹和恆風給他的那些靈晶全都壓上去了,他們的賠率是一比一百,縱然因爲他們押的比較多,這賠率會稍微降低一點兒,但是耐不住基數大啊,最後唐闊贏了好幾十萬的中品靈晶,而這些中品靈晶卻是按照唐闊的吩咐,全都換成了極品靈晶。

因爲唐闊知道,只有上品靈晶以上的靈晶纔是修煉界的硬通貨,那些下品靈晶雖然數量很多,但是質量上卻不夠,而且佔得地方太大,不如全都換成這樣的。


“這是你們的戒指!”唐闊略微掃了一下,心裏也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這枚恆風給他的空間戒指非常大,就算是裝再多的靈晶,他也不會有什麼波瀾的。

可是當他看到這裏面的東西之後,他的震驚也不比秦家兄妹好,不過唐闊對此倒是有一些心裏準備,只是還是被這滿空間戒指的極品靈晶給嚇着了,那一片深紫色,將唐闊的心靈給狠狠的震了一把。

他可不是剛剛進入到這修煉界的傻小子了,自然知道極品靈晶代表了什麼,代表了你可以在這修煉界擁有很多的財富和修煉資源,因爲極品靈晶可是硬通貨啊。 收拾好此行所得的戰利品后,楊恆和楊軍便打算啟程回家了。

只是一路上,楊軍因為阿虎的事,情緒一直都不怎麼高。

楊恆不好說破,只能由著他了,打算等到合適的機會在告訴他。

二人各懷心思走在路上,卻突然聽到前方傳來陣陣打鬥聲,時不時的還伴有陣陣獸吼。

楊恆心中疑惑,和楊軍對視了一眼。

「走,前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楊軍點了點了頭,跟了上去。

打鬥聲越來越近,獸吼聲也越來越大,傳到二人耳中,如同驚雷一般。

楊恆趕到現場時,正好看到一人用長劍狠狠的刺入了凶獸的咽喉處。

凶獸發出了一陣嗚嗚的哀鳴,便轟然倒地,沒了生息。

而那個殺死凶獸的人,楊恆也認識,正是金不換。

見到突然出現的楊恆和楊軍,眾人立刻提高了警惕,滿臉戒備的看著二人。

這叢林之中少有人煙,而楊恆二人又恰好在他們成功殺死凶獸之後就出現了,這由不得眾人不懷疑。

「哈哈,原來是楊兄弟,還真是巧呀,在這裡還能見到你。」

金不換其實也是心懷忐忑,還沒殺死凶獸之前,他就注意到有人靠近了。

等到發現是楊恆時,才鬆了口氣,畢竟他此刻已是強弩之末,眾人也已經精疲力盡,傷痕纍纍,來人如果生了殺人奪寶的心思,他們也在難有反抗之力了。

見眾人對楊恆一臉的警惕,金不換這才出聲提醒眾人。

眾人臉上也鬆了一口氣。

楊恆卻不知道眾人的心思,也笑著對金不換說道:「剛剛在林子里聽到此處有打鬥聲,我便和楊軍趕了過來,看看有沒有可以幫的上忙的,沒想到剛剛趕到,金兄就已經解決了這凶獸,我卻沒有幫上什麼忙。」

金不換擺了擺手道:「楊兄弟客氣了,不過為了解決這隻凶獸,也的確廢了我一番功夫,終於將它斬殺。」

金不換說完,立刻便來了精神,非常得意的對楊恆道:「楊兄弟可知道這頭凶獸?」

楊恆雖然知道,卻不好掃他的興,搖了搖頭道:「我沒見過這隻凶獸。」

金不換神情更顯得意,道:「這隻凶獸叫裂天虎,因口中一雙巨大的獠牙而得名,據說這獠牙可分金碎石,十分鋒利,故而得名裂天虎,成年裂天虎體形可達一丈高,兩丈長,實力堪比靈級強者。」

金不換說完,看了看楊恆,卻沒有發現他臉上有震驚之色,不免有些失望,也沒了繼續賣弄的興緻。

而楊恆此刻卻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看這隻裂天虎的體形,似乎是一隻雌獸。」

「雌獸?」

金不換疑惑的看了看楊恆,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頓時一變。

「難道?」

金不換話還沒有說完,不遠處便傳來了一陣巨吼,隨後便是一陣地動山搖般的震動。

金不換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大聲對眾人說道:「大家小心,我們剛剛殺死的是一隻雌獸,雄獸已經過來了,大家提高警惕,準備戰鬥。」

話音剛落,一隻更加巨大的裂天虎,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吼。」

裂天虎大吼一聲,不做絲毫停頓,直接便朝眾人沖了過來。

金不換拿起長劍,便沖在前面,打算攔住裂天虎。

裂天虎一聲怪叫,伸出巨爪便拍向了金不換。

金不換揚起長劍便迎向了裂天虎拍來的巨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