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雪,你呀!終究是贏不了我的。”

她想不通,他爲什麼會喜歡映雪那狐媚的樣子。

映雪,你看不到我現在的生活,真是可惜的。

傍晚的時候,蘇紫陌和沐雲軒來到了姜詹城。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姜詹城也很大,路上的巫師也很多。

男子們扎堆的在一起聊天。

蕉嶺城一夜之間被沐雲軒他們拿下。

這姜詹城的人也知道了,可以看得出,在城中巡視的巫師,個個神色慌張!

兩人在城中走了一會,就聽到周圍的房子裏傳來一些零零碎碎的琴聲。

沐雲軒一聽,大吃一驚!

“陌兒,這是追魂曲的音調。”

蘇紫陌聞之變色。

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顫了顫。

感覺到她來自心底的恐懼,他緊緊的握住她,心疼的看着她。

“陌兒,不怕。”他輕聲細語的安慰着她。

沐雲軒擡起右手,輕輕在蘇紫陌的身邊注入一道淡淡的藍光。

瞬間隔絕了蘇紫陌周圍的雜音。

蘇紫陌微微衝着他一笑,“雲軒,沒想到你還有這樣辦法。”

聽不到琴聲,這樣她就不怕了。

“你聽說了嗎?聽說巫神讓所有的巫師都學追魂曲,要殺了軒王的妻子,眼看着我們這些不是巫師的女人們快要迎來好日子了,那軒王妃可不能出事呀!”

“誰說不是呢!聽說其另外兩大陸的人都過上了好日子,我們也盼着那天趕緊到來,我不能當巫師,也不想當巫師,我可是被我姐姐欺負慘了。”

“我也是!我每天都要做很多事情?可我妹妹是巫師,整天對着我指手畫腳的,真希望軒王他們也趕快打到這裏來。”

在沐雲軒和蘇紫陌前邊走的着的兩個女子,邊走邊說。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一眼。

“雲軒,你的選擇沒有錯。”

“陌兒,這是我最難下的一個決定,就像墨琰說的,我們不是這三大陸的人,卻要硬生生的打亂這裏的生活,我怕開口之後,雲鶴他們不會支持,我當時也在心裏醞釀了很久才說出來的。”沐雲軒知道要介入一個陌生的世界是有多困難。

現在三萬多人的口糧,讓他空間指環戒裏滿屋的金銀珠寶也只有剩下一半了。

所以,這裏的事情要早一點結束,這裏沒有他們的生意,那點金銀珠寶撐不了多久的。

“雲軒,你看,這裏的人對你的決定都非常的贊同,我們每收復一個地方,他們都非常開心。”

當時他和她說的時候,她也帶着一些小情緒,可是現在,她完全支持雲軒。

沐雲軒緩緩一笑,“陌兒,沒有人願意整天過血腥的日子,人們都喜歡過快樂幸福的日子,巫師讓這裏的人們非常的痛恨,這也是我們一路能順利的原因。” “嗯!希望在我們離開的時候,這裏的人都能過上幸福的日子,這裏是一個好地方,山清水秀的,特別適合生活。”

蘇紫陌深深付出一口氣,就是沒有這些巫師存在,這裏的人們應該會過得很幸福的。

不過說到底,不管在這個世界的哪一個地方生活,說到底還是實力。

“陌兒,你若是這麼想的,這裏就會變成你想要的樣子,除了天上的星星我摘不到,天下的東西,只要是陌兒想要的,我都會盡力去辦到。”

蘇紫陌微微一笑,心裏甜蜜蜜的,“雲軒,你這樣會把我慣壞的。”

“我的女人,我就想這樣慣着。”他目光溫柔的看着她,霸道的語氣出奇的暖心,前世,他還來不及給她幸福,就讓她死在了他的懷中。

這一世也是一樣的,剛剛看得到一絲光明,陌兒在次死在他的懷裏,兩世都讓他承受同樣的痛苦。

突然,空氣中傳來一陣恐怖的氣息。

他們的腳下,發生了劇烈的晃動。

瞬間,整姜詹城的人都被驚動了。

在大家不注意的情況下,一羣巫師正在緩緩撤離。

大街上的衆人,放下手中的事,紛紛逃跑。

“發生什麼事了?”

“爲什麼大地突然動的這麼厲害?”

人羣中有人大喊大叫。

大地震得更厲害,全城的人,全都神色大變。

蘇紫陌和沐雲軒都感覺有些站不穩了。

沐雲軒將蘇紫陌緊緊護在自己懷裏。

“雲軒,這是怎麼回事?”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蘇紫陌看着地上,似乎有什麼強大恐怖的東西要破土而出。

沐雲軒神情凝重:“陌兒,極有可能是巫神催動了地下的巫獸了。”

沐雲軒看着地下出現了一個個巨坑,以確定心裏的想法。

有東西在地底下極速的穿梭着。

“救命呀!”

“救命!”

城裏瞬間亂做一團。

看着如此恐怖的場景,蘇紫陌眉頭更是緊鎖。

看着地下那有東西極速跑過的痕跡,威力相當巨大!

聲勢如此浩大,除了巫神以外,蘇紫陌想不到還有誰可以控制這樣強大的力量。

“雲軒,看來她對我們動手了。”

沐雲軒冰冷一笑:“那就讓她來吧。”譏諷的語氣中,毫不在意。

這下更好了,他不用戰鬥,這姜詹城就能被他拿下了。

他沒想到那個女人會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爲了殺他們夫妻二人,自己的人她絲毫不顧死活。

簡直太沒有人性了!

他沐雲軒,活了兩世,還未見過這樣心狠手辣的女人。

不過他不能坐以待斃,他必須救這裏的人。

“陌兒,想不想見識一下古月夢神族的力量?”

“沐雲軒,別羅嗦,快點救人。”蘇紫陌蹙眉看着不遠處,那些噁心的巫獸已經衝出了地面。

“吼!”瘋狂的吼叫聲讓人驚恐。

從地下躥出來的巫獸開始襲擊城裏的人了。

“陌兒,看我的!”

沐雲軒雙手微微擡起,天地間的玄氣像是從四面八方涌來,那金色中又帶着一點點藍色的玄氣形成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威壓,瞬間震懾住那些瘋狂得想殺人的巫獸。 隨着這個力量的蔓延,天下所有的一切似乎被靜止了一樣。

空中飛舞的灰塵和雜物,似乎被這股力量變的慢吞吞的。

“哇!”蘇紫陌不由得發出驚歎聲!

一覺醒來我成了滿級大佬 雲軒這招太牛了。

師叔無敵 他的修爲,可以令天地變色。

這就是古月夢神族的力量嗎?

簡直太讓人震撼了!

他的靈魂聚齊以後,變得超厲害了。

“雲軒,現在是最好的時機,我幻化迷迭之翼殺了它們。”

沐雲軒正想阻止,可已經來不及。

蘇紫陌快速的幻化迷迭之翼離開了。

一道道紅光從不同的方向飛去。

每到一隻巫獸的身邊,高大恐怖的巫獸都會散發出驚恐的恐懼聲。

過了一會,瞬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隨着沐雲軒力量的增大,天地爲之變色,大地變得昏暗無比。

沐雲軒的修爲不斷的放大,巫獸的動作也更慢了。

沐雲軒使出來的力量已經超越了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對於沐雲軒來說,這是屬於和夢魘靈魂聚齊之後的另一股力量。

若是他怒了,似乎可以將這個天下毀得只剩下廢墟。

巫獸的數量很多,蘇紫陌殺了一半,她就感覺體內的玄氣在漸漸枯竭,她臉色慘白如紙,身體搖搖欲墜。

可她咬着牙強撐着,控制着迷迭之翼殺巫獸救人。

也因爲有了她,那些人們得以逃生。

沐雲軒釋放着修爲,他此刻就如掌控這天地之間的霸主。

身影快速移動到蘇紫陌的身邊,猛然看着她的臉色不正常,看着她逞強的樣子。

他震怒大吼:“陌兒,你瘋了!快停下。”

她怎麼能?

若是修爲枯竭,她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人形就會消失的。

她不要命了嗎?

她就不想一下他的感受嗎?

若是她最後的精元都消失了,他百年的等待,又算什麼?

“雲軒,快了,沒有幾隻了。”蘇紫陌咬着牙,若是不把它們全部殺死,這裏的人會全部死的。

“你給我回來!”沐雲軒怒吼,卻對她的固執沒有辦法。

只是此時,蘇紫陌早已經飛到了離她幾百米以外的地方去了。

她快速化爲人形,給了自己一個喘息的機會後,又快速的去殺剩下的十幾只巫獸。

沐雲軒不放心,隨着她的身影移動。

“陌兒,快停下!”

沐雲軒怒聲道。

看着她不聽話,他一轉身,憤怒的將所有的修爲都擊到了那幾只想要逃走的巫獸上。

“砰!”

刀槍不入的巫獸被沐雲軒這股強大了的力量震得粉身碎骨。

巫獸零碎的屍體散發出惡臭,散落一地。

這力量,這速度,實在讓人感到恐怖!

還剩下最後兩隻,沐雲軒看着那紅光飛過來,先一步飛身過去,用自己強大的修爲將巫獸的身體震碎。

他瞬間撤掉威壓,四周塵煙飛揚,惡臭滿天。

蘇紫陌化作人形落在沐雲軒的身邊。

“雲軒。”

她虛弱的倒在沐雲軒的懷裏。

她還是低估了自己的實力,巫獸太多,她幻化迷迭之翼,居然也會有玄氣枯竭的時候。

沐雲軒緊緊抱住她,看着她虛弱的樣子,他心如刀割。 “陌兒。”沐雲軒輕輕晃了晃她。

“雲軒,我有些累了,先睡一會……”

話還沒有說完,蘇紫陌就暈了過去。

“陌兒。”沐雲軒心急心痛的大吼!

沐雲軒抱着蘇紫陌瞬間回到空間指環戒裏。

將蘇紫陌放在牀榻上後,他心疼的看着她。

看着她那烏黑明亮的眼睛,永遠都是一副水汪汪的樣子,此刻卻緊閉着。

“陌兒,你可知道?每次看到你這個樣子,我的心裏就很痛很着急,你總是很喜歡這樣不顧一切的去做事,你說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

沐雲軒此刻,眼底盪漾着溫柔的痛意。

他坐在牀榻邊,輕輕的握着她的手。

她這樣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他被她氣得想揍她一頓。

可他又怎麼捨得呢?

他的陌陌,那是世間絕無僅有的,他找遍了全世界才找到她,他又怎麼捨得打她一下?

磨盤山,寬大的密室裏。

庚映柔看着被蘇紫陌和沐雲軒殺死的巫獸。

她目光冰冷無情,心疼她那些好不容易煉製出來的巫獸。

這些巫獸,是她多年前就準備好的,就是防止那些不是巫師的人作亂的。

可沒想到,那個女人的精元,可是直接殺了巫獸。

看到這樣的勢頭,庚映柔心裏有些慌了,在這樣下去,她們撐不了多久的。

生死魔圖若是不快點回來,她百年來的基業也將親手毀在她的手上。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庚映柔柳眉之下,一雙利劍般的眼睛,閃動着刀鋒般的凌厲之色。

之英也在這時緩緩走進來。

“巫神?姜詹城的計劃失敗了。”

庚映柔猛的轉過身來,她雙目微眯,眼中射出冷酷的殘忍之色,倍顯冷血和無情,令人不寒而慄。

“本神已經看到了。”

庚映柔走到一邊的軟榻上坐下。

“這夫妻二人跟他來自同一個地方,他們的修爲和巫術不能相提並論,當年千天浩的修爲你也是見過的,修煉到了巔峯時期,可以讓容顏永保青春,可我們三大陸,失去了生死魔圖,就好比失去了一顆心臟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