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就是他。恩公,我當日在我們觀中所見到的惡鬼就是他!”

童言聽此,冷冷一笑道:“原來是個跳樑小醜,你的主子呢?他在哪兒?”

無臉惡鬼哈哈笑道:“主子?我哪有什麼主子,我就是這裏的主人。”

童言冷哼一聲道:“區區惡鬼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不知死活。小黑,出手滅了他。”

小黑聞此,二話不說,當即出手攻向惡鬼。而童言自己也不閒着,直接快步走入屋中。

先是殭屍,再有惡鬼,這是明顯的拖延之法。恐怕那捕龍的惡賊早就知道他們來了,所以在故弄玄虛,以圖拖延時間。而他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趁此機會,做出什麼事兒來。

童言不得不承認,他失策了。早知如此,他應該直接破門而入。現在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也不知道那火虺現在如何了。

惡鬼本想攔住童言,可就憑他這點兒本事,連童言的身都無法靠近。

童言快步向前,四下看了看,徑直便向着裏屋走去。

可剛剛來到裏屋門口,幾隻同樣全身血紅的惡鬼猛地衝出。

童言看在眼裏,低喝一聲,直接一掌拍出。

幾隻惡鬼被勁風吹襲,一下子都被打了回去。童言不再耽擱,一步向前,迅速衝入了裏屋。

可不曾想,就在這時,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強大的魔氣。

凝神看去,這裏屋之**奉着一尊女子神像,神像長着三頭六臂,身着紅色長袍,面含笑意。看着很像是神,可全無半點兒神靈之氣。

而他剛纔察覺到的魔氣便是從這所謂的“神像”之中發出,看樣子,這捕龍之人不僅精通煉鬼和煉屍之法,恐怕還供養了魔靈。

“大膽孽障,竟敢在我的面前猖狂。今日我留你不得!”說着,他就要施展神通,毀掉雕像。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就在這時,那“神像”的模樣竟突然變了。而且……而且是那樣的熟悉,天吶,怎會跟九尾狐譚鈺長得一模一樣? 沈飛將自己一切的底細都告訴了那最後一位拒絕了自己的中年男子,他這樣的作為也並非是想要博取對方的同情,他只是感覺到,他實在是需要一個能夠聽取自己心中壓抑心情的傾述對象。

將自己的底細以及心中的壓抑全部一一的告訴了這位素不認識的男子,沈飛感覺心中好受了許多,最後沖這位耐心聽完自己傾述男子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並說了一句謝謝,沈飛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走出門外的沈飛,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機給自己的老大,趙高俊打了一個電話。此時的他已經堅定的落下了決心,那就是準備辭職了。原本沈飛還以為給自己的老大說出辭職之後會有一些困難,不過沒想到事情卻很順利,沈飛剛說辭職,自己的老大便同意了。放下手中的電話,沈飛禁不住苦笑了一下:「這麼輕易的就讓自己辭職了,看來他們也是見自己兩個月沒有出業績了,而將自己放棄了吧。」

今日天空陰沉,這樣灰濛濛的天氣已經持續了大半個月了,一點也見不到陽光,沈飛是多麼的想看見天空中灑下一束光芒照在自己的身上,感受那久違的溫暖:「夏天早一點來就好了!」

隨便的在這個城市瞎逛了一圈,等到下午五六點的時候,沈飛便回到了公司處,將背包中的儀器物品全部交還給了趙高俊,然後簡單的交接一下,沈飛便算是正式的辭職了。因為沒有工資,以及住宿方面的問題,沈飛填完了離職表背上自己空蕩蕩的背包,就這樣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這三個月的工作經歷,對於沈飛來說,真算不上美好,每天的辛苦付出,得不到應有的回報,還每天生活在自我譴責之中,現在這突然的離開,那彷彿一隻壓在他胸口的巨石,就這麼消失得無影無終了,他感覺到這是三個月以來,自己最輕鬆的日子。

突然地辭職,一下又將沈飛的生活帶入了迷茫之中,這次的工作失敗,使他對未來茫然無助,真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大學畢業一年多了,然而回想一番,發現自己竟然什麼都不會,一想到如此,沈飛禁不出的笑了出來。

不管怎麼說,既然辭職了,那麼首先先回家吧,至於未來,那也不是憑空空想就能想出來的。

剛來到輕軌入口,還未走進去,沈飛便感受到自己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來一看,竟然是自己剛被踢出了公司的群聊。沈飛苦澀一笑,將手機收回褲兜,這便踏入輕軌站,準備回家了。

回到家的沈飛,看著自己這個自己熟悉的小灣,心中有些感慨,沒想到這麼快自己又回來了,成為了一個無業人員閑置在家。不過暫時也不要在意那麼多了,畢竟脫離了那麼一個壓抑人公司,現在的沈飛難得的感覺到那麼輕鬆,不好好的放鬆一下自己,真是對不起自己這麼難得的好時光。

在將自己凌亂的房間打掃整理了一番之後,一看時間竟然已經八九點了,因為沈飛辭職本是臨時起意,家裡面色什麼菜都沒有準備,而且這麼晚了,外面的飯館什麼的基本都差不多關門了。此時自己飢腸轆轆,這麼久了晚飯也還沒吃,一個念頭在沈飛的腦海中誕生了:「要不……,去蹭飯吃?」

沈飛說去蹭飯的地方不是別處,正是楚洛洛的家中,關於這蹭飯一說,沈飛還真不是臨時起意了。恰恰相反,在這兩三個月的時間裡,沈飛每到周末放假的時候,就會跑到楚洛洛的家中去蹭飯吃。雖然一開始沈飛還是迫於之前自己與楚洛洛所定下的協議才去的。不過當沈飛在楚洛洛家裡享受到了甜頭之後,每天有人定時送飯,而且全是好吃的美味佳肴,沈飛便實在不想自己一個人在家,搞一些簡單的家常便飯,孤獨的度過周末的黃金時光。

沈飛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中,他從自己的床底下,掏出了一個上有鎖的小箱子,拿出鑰匙將其打開,盒子的空間不算大也不算小,有著大約能放下四五六本普通書本的樣子,不過這麼大的一個空間,沈飛將其打開,裡面卻只存放了一顆只有拇指大小的黑色石頭。

這一顆黑色的石頭,漆黑如墨,就像一團暗物質一般,在黑夜中如果用亮光照射在這顆石頭上,這奇怪的石頭幾乎可以不反射任何的光亮,全部吸收。

關於這一顆黑色石頭的由來,說起來也和自己的變身有著關係。兩個月前,沈飛為了完成與楚洛洛的約定,他決定變身為小白龍去陪她。在房間中變身的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種神秘的紅霧。不過這一次,因為一開始就留意著這些奇異的變化,所以這一次,沈飛發現,那些紅霧似乎都是從一個地方散發出來的。於是沈飛並沒有著急著吸收周圍的紅霧完成變身,他而是清醒過來開始尋找著紅霧的源頭。

循著剛才的記憶,找尋到了那紅霧的源頭,那竟然是位於廚房的角落的洗衣機的位置。沈飛難以置信,難道說自己之所以能夠變身就是因為自己家中的這個洗衣機?

沈飛覺得無法理解,也十分的懷疑,因為這個洗衣機在自家已經買回來一年多了,若是因為洗衣機才誘發了自己的變身,那也不應該現在才這樣吧。他仔細的觀測起來這個看起來普通無奇的洗衣機,這是一個全自動的滾筒洗衣機,至於花了多少錢,沈飛卻並不清楚,反正是自己爸媽買的。可沈飛圍繞著這洗衣機看了又看,還是沒有發現其特別之處,這完全就是和普通的洗衣機沒什麼區別嘛,真想不明白為什麼紅霧的源頭會在這裡。

難道說要通上電,運行起來?

既然這麼想了,沈飛便開始這樣做,他將洗衣機通電運行了起來,果然在通上電之後他發現了不同之處,因為從洗衣機中傳出了陣陣異響,於是他趕緊將洗衣機關閉打開蓋門,這才發現原來在洗衣機中有著這麼一顆黑色怪異的石頭。

一開始沈飛還並未意識到這黑色的石頭就是這神秘紅霧的源頭,他只當其是一個掉落的雜物,隨手的放進了自己的口袋中。他繼續尋找洗衣機的秘密,可什麼都沒有發現。無奈,他只得再次嘗試變身來確認。然而就是這一次,他才驚奇的發現,那些神秘紅霧的來源已經不再是來源於洗衣機的為了,而是從自己的口袋處傳出來了。

原來這一切變身的源頭,並不在洗衣機,而是在洗衣機裡面的神奇石頭! “不……不可能,這絕不是譚鈺。 這是幻覺,這一定是幻覺!”童言這樣告訴自己,提醒自己必須保持冷靜。只要毀掉這尊魔靈之像,眼前的幻覺肯定自會消除。

心中有了主意,他當即一指點出,一陽劍瞬間發出,眨眼間便沒入了面前的“神像”之中。

“啊……童言你……你爲何這樣對我?我……我難道不是你最愛的人嗎?”

神像竟然開口了,而且還說出了這樣讓童言痛心的話。

但童言並沒有因此而動搖,反而更加堅決的打出了第二劍、第三劍……。直到面前的“神像”已經是千瘡百孔,他才停了下來。接着他決定施展霹靂掌,徹底將這“神像”拍成粉末。

可也不知爲何,他的霹靂掌還未使出,他竟覺得心頭劇痛難忍。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黑婆婆的詛咒又要發作了嗎?”

就在愣神的這麼一會兒工夫,眼前的“神像”竟突然消失不見了,眼前的一切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取而代之的是藍藍的天空,白白的雲,綠綠的草還有那冒着炊煙的茅草屋。

童言肯定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他可能是因爲衝入房中太過着急了,從而中了那惡賊的道。

可他既然已經深陷幻境,唯有破除幻象,才能脫身。

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一定不能被假象迷惑,因爲如果但凡有半點兒閃失,他可能將在這幻境之中待上很久,甚至是一輩子。

想破幻境,就必須找出這裏的破綻。他深知此點,於是當即快步向着那冒着炊煙的茅草屋走去。

藍天白雲綠草地,這些如果都算作自然存在的話,那也就只有這茅草屋有些特別了。

不一會兒工夫,童言就來到了茅草屋前。茅草屋的周圍並沒有柵欄,屋外也沒有其他東西。

他直接走到門前,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接着輕輕的敲了敲門。

隨着“咚咚”的幾聲響過,屋內立刻傳來了熟悉的女子聲音。

“老公,是你回來了嗎?我把午飯都準備好了,你進屋就能吃了。”

這聲音如此熟悉,他當然知道是誰。這是高倩的,只是這稱呼未免太過假了。

先是用譚鈺的面容來迷惑,現在又把高倩搬了出來,這兩個女人都是童言最想珍惜的人,而也是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然後直接推開了門。房門剛剛開啓,他便看到了身着白色長裙,披着長髮的高倩。高倩的手中端着一盤冒着熱氣的菜,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老公,你還愣着做什麼?快點兒進來啊!我做了你最愛吃的菜,快點兒來嚐嚐吧。”

童言聽此,勉強的露出了笑容,接着問道:“這裏是哪兒?咱們怎麼住在這兒呢?”

高倩一聽童言這麼說,當即嬌笑道:“老公,你傻了嗎?是你帶我來這兒的啊,你不是說,這裏就是你最嚮往的生活嗎?行了,別傻站着了,快點兒洗手吃飯。等會兒啊,我給你好好的按按肩,砍了半天的柴,你一定累壞了吧。”

砍柴?童言有點兒無語,他怎麼會砍柴呢?等等!什麼東西這麼沉甸甸的?他突然低頭一看,遂才發現,他的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把斧頭。不僅如此,他身上的衣服也變了樣子,而最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包竟然也不見了。

要知道他所有的法寶都裝在包裏,可現在,他的包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

他必須得承認,這幻境的確厲害,不僅把他困在其中,還讓他的感官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不能繼續在這幻境裏待下去了,否則他搞不好將徹底的迷失在這兒,進而忘卻一切。

想到這裏,他立刻重新打量起高倩來。

高倩的皮膚白皙,沒有半點瑕疵,漂亮的臉蛋兒上滿是笑容,好像盛開的水仙花似的,美的不可方物。

她沒有穿鞋,赤着一雙玉足,半截小腿露在外面,很是精緻。

童言盯着她看了一會兒,突然上前一步,直接伸手攬住了她的蠻腰。

高倩手裏端着菜餚,被童言這麼一攬腰,手中的盤子險些脫手落地。

“老公,你這是做什麼?是不是想我了?咱們先吃飯,等吃完了我再侍奉你,行嗎?”

童言聽此,未作迴應,而是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老公,你怎麼了?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你先上牀睡一會兒吧。”

童言輕嘆一聲,然後說道:“我多想好好的睡一會兒,但我真怕自己再也醒不過來。你雖然與高倩長得一模一樣,可你終究不是她,抱着你,我連一絲溫暖都感受不到。讓我走吧,幫我離開這裏。好嗎?”

高倩一聽此言,立刻滿是疑惑的道:“老公,你在說些什麼啊?我怎麼一點兒都聽不懂呢?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童言苦笑一聲道:“我愛的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我腦中幻想出來的假象。你不是她,你只是根本不存在的假象罷了。如果你不願幫我離開,那我只能自己想辦法了。告辭!”

說到這裏,他鬆開了“高倩”,轉身便向着外面走去。

可就在這時,他身後的“高倩”竟鶯鶯的哭了起來。

“你又要拋棄我了,對嗎?好,我明白了。從始至終,你其實都沒有愛過我。你愛的是天下蒼生,唯獨不願愛我。童言,我真是看錯你了。枉我從吳家千里迢迢來這裏找你,你把我徹底的傷透了。”

什麼?從吳家千里迢迢來這兒?聽到這些,童言一下子動搖了。高倩的確一直都在吳家,難道這裏的一切不是假象,而是真的?高倩真的從吳家趕來這裏,爲了與他相見?

可是……可是他爲何覺得這一切如此虛幻飄渺呢?難不成,這所謂的幻象之中,也有真的?而高倩就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他不由得重新轉過身來,有些不可思議的道:“你……你真是高倩?我傳授你的神通叫什麼?”

“五指神劍!”

“我出生在哪兒?”

“南豐市!”

童言的這兩個問題她答的都毫無半點差錯,莫非她真的是高倩嗎?

童言一時間有些恍惚了,他也有些搞不懂了。而就在他愣神之際,面前這位“高倩”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

接着……接着就看到“高倩”緩緩地褪下衣衫,然後扭動腰肢慢慢地向他走了過來。 關於這顆黑色的石頭,沈飛對它的了解實在是知之甚少。唯一的了解應該,就是自己之所以有著這變身的能力,似乎全是因為它,而且,經過沈飛的推論,他幾乎能夠確定,那天在天台樓頂砸中自己的那個隕石應該就是這個東西了。也難怪自己自己沒有發現隕石的痕迹,原來他竟然在自己的身上,之所以會出現在洗衣機中,沈飛猜測,應該就是自己在洗衣服的時候,掉落進去的。

沈飛將石頭放於掌心,然後恪守心神,進入冥想狀態。很快,沈飛便感受到了,那一絲絲紅色的煙霧開始從掌心的小黑石上散發了出來,它們在沈飛的引導之下,慢慢的沿著沈飛的手腕便進如了沈飛的身體之中。

隨著紅色霧氣入體,沈飛的身體也開始起了變化,他的身子不斷縮小,體表開始生長出了白色的毛髮。一隻白貓就這樣在短短的幾秒鐘時間便變化而成了。

變成白貓的沈飛,將小石頭,小心翼翼的放回了箱子之中放好。一切整理好之後,沈飛沿著廚房的窗子便出了家中,開始前往楚洛洛的家中了。

沈飛前往楚洛洛的家中,其實目的十分的簡單,就如之前所說,就是想去蹭飯吃,畢竟這一段時間,沈飛幾乎在楚洛洛家蹭飯已經成為了習慣,每次周末不工作放假。沈飛便會變成一隻貓,然後前往楚洛洛家蹭飯,如果心情好呢,就在她家陪她玩一會,如果心情不好,或者並不想無聊的陪她玩,沈飛便會回到自己的家中變身回來,干自己的事情,反正到了飯點沈飛又再過去就是了。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因為有了小黑石的發現,沈飛現在對變身已經是十分的熟悉了,所以這種連續的幻化,沈飛是完全沒有什麼壓力的,而且隨著這麼多次的幻化經驗,沈飛發現了,只要將那塊小黑石帶在身邊,那麼自己變化與恢復就將不再受地形的限制,不用再像以前那般,變身後恢復只能在家中完成。之所以沈飛並未這樣做,將石塊帶在身邊,這也是為了安全考慮。你想啊,那天一不小心,帶著石塊出門,結果一不小心將石塊弄丟了,自己恢復不回來,那自己豈不慘了!

楚洛洛的家中燈光全開,看樣子她應該是還沒有睡的。不過她家的大門緊閉,看樣子想從正門進去是沒辦法的。對於來了這麼多次的地方,沈飛當然找得了幾條不同尋常的路跡。

別墅的旁邊有著一顆大柳樹,而那條不同尋常的路跡就是這顆柳樹的,沈飛身形矯健的爬上了別墅旁邊的柳樹,然後順著其中一隻枝幹走了過去,這隻枝幹的對面就是楚洛洛家別墅的二樓陽台了,雖然枝幹距離楚洛洛家的陽台,並不算近,有一個大約三米的距離。但這並難不倒沈飛,化身為貓的他,這點距離能夠十分輕鬆的達到。

雖然說這點距離在沈飛的眼中並不在話下,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沈飛還在沿著柳條枝幹助跑了一段,然後縱身跳躍了過去。

三米的距離,沈飛的身子大概在空中停滯了一秒多鍾,越過了二樓的欄杆,沈飛的身體已經來到了二樓的陽台內。準備著地,沈飛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利用著自己長長的尾巴不斷地在空中保持著自己的平衡。四腳觸底,沈飛成功的進入了陽台,眼看著安全落地,沈飛提著的心也打算放了下來。不過他顯然還是低估了自己這一跳的威力了。沈飛雖然是平穩的落地了,然而他卻忘了考慮另一件事情了,那就是自己跳躍這麼遠而產生的一個慣性。

so,這下悲劇了,沈飛的四肢腳掌雖然還是穩穩的踩在地板上,然後身體產生的強大慣性卻使勁的推著他向前走。原本這也沒啥,大不了再向前走幾步,緩一下慣性就好了。剛才的跳躍,對於沈飛來說,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暗中的加大了幾分跳躍的力度,免得陰溝中翻船,給跳樓下去了。 重生后我把夫君給踹了 這樣做的後果,便是當沈飛到達陽台的時候,已經十分的接近二樓的陽台的玻璃門了。

這不,隨著砰的一聲巨響,沈飛的小腦袋直直的撞在了二樓的玻璃門上。直叫他暈頭轉向,腦袋嗡嗡作響,疼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好不容易站穩了搖搖欲墜的身子,沈飛用著自己爪子撓了撓頭:「這tm不會得腦震蕩吧!」

嘩啦啦!

玻璃門被人拉開,一位穿著一身可愛的粉紅色睡衣的女孩出現在了沈飛的面前。

「小……小白龍?」楚洛洛一臉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沈飛感覺湊糗大了,伸出一隻爪子捂著自己被撞的腦袋,然後一蹦一蹦的就沿著她拉開的門走了進去。

沈飛一進房間就聞道整個房間中都有著一股獨特的香味,這裡面的全是粉嫩可愛的裝飾,這裡顯然就是楚洛洛的閨房了。不過他對著這裡的興趣並不大,此時他,腦袋疼,肚子餓,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填飽肚子,用飽腹感來削弱疼痛感。

楚洛洛家的廚房在一樓,所以沈飛直接出了楚洛洛的閨房,沿著樓梯下到了一樓去覓食去了。

楚洛洛的一日三餐幾乎都是有人專人配送的,每一天的食物都不盡相同,種類繁多,似乎是為了營養均衡,飲食搭配。不過這麼多的食物,就僅楚洛洛這麼小的一個飯量,是怎麼可能吃完呢,而沒吃完的她大多是放在冰箱,然後等二天來負責的人專人收拾。

每想到這,沈飛就有些想不通了,你說這每天專人送飯打掃收拾,這麼麻煩,怎麼就不直接請一個保姆在家照顧這麼一位大小姐呢。

「大概,這就是富人家喜歡的調調,自己這些平頭百姓不能理解也是正常。」沈飛只得這樣無奈的想到。 如此香豔的一幕確實誘人,而且童言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漢子。 可也不知道爲何,看着“高倩”這完美無瑕的軀體,他非但沒有生出半點兒齷齪的念頭,反而不由自主的向後退開。

他必須得承認一件事兒,那就是他的心裏是有高倩的,但這種情感或許已經不再是愛,而變成了親情或者友情。

他已經有了譚鈺,所以他不能再接受別人。況且這眼前人也不見得就是真正的高倩,因爲如果真是高倩,她或許不會這樣做吧。

“你在躲我嗎?我難道不美嗎?食色性也,你就不想嘗一嘗嗎?”

是,沒有男人不想和這樣的尤物纏綿一番,但有句話說得好,送上門來的好事,不是陷阱,就是騙局。

如果說童言前一秒真的有些猶豫不定,那現在,他無需猶豫了。原因很簡單,真正的高倩是個矜持的人,也是個容易害羞的人。

可此刻這“高倩”已經一絲不掛,卻連一點兒嬌羞之色都沒有露出來。如果她不是變回了以前的環兒,那此刻的她就不是人,而是徹徹底底的幻象!

收攝心神,童言終於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抱歉,我已經有愛的人了。你的好意,我沒法接受。而且你根本就不是高倩,假的終究只是假的,無論如何假扮冒充,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送我離開吧,如若不然,那我只能親手毀了你了,雖然我於心不忍。”

他的言語很是平靜,不喜不悲。

面前的“高倩”聞此,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你說的很對,我確實不是她,而是她留在你心中的魔。你既然已經識破了我,也便是破了這個心結。現在你可以走了,因爲,從始至終,你的心都沒有在這兒。”

童言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慢慢地轉過身去。

這一轉身,眼前的景象瞬間發生改變。藍天白雲消失不見,房舍美人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間石室,一間沒有門窗,宛若棺材一般的石室。

“童言,你終於來了,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聽聞此聲,他趕忙轉身去看。而這一看之下,他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身後所站之人竟然是……竟然是鯤鵬!

“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鯤鵬聽此,哈哈大笑道:“童言,你難道忘記我這軀體是誰的了嗎?是你的,這可是你的肉身。你與我流着同樣的血,無論你躲到什麼地方,我都能輕而易舉的找到你。你這一生都別想擺脫我,除非你永遠的離開人世,除非我徹底的將你取而代之。哈哈……哈哈……”

童言攥緊拳頭,咬牙切齒的道:“鯤鵬,我一定要殺了你,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啊……”

話聲未落,他猛地一拳砸了出去。

鯤鵬見此,眼中露出一絲輕蔑,接着伸出一手,直接迎向了童言的拳頭。

只聽到“啪”的一聲響,童言的拳頭被鯤鵬的大手結結實實的扣住。無論他如何努力,始終難動分毫。

“童言,不要白費力氣了,就憑你是根本無法戰勝我的。我告訴你,我不僅要將你取而代之,還要奪走你的一切。你的身份和地位,你的天道盟,甚至是你的女人,這一切的一切都將屬於我。至於你,今天就乖乖的死在這兒吧。”

童言聽此,狠狠地道:“鯤鵬,你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想殺我,沒那麼簡單。我就算是死,也絕不會任由你胡作非爲。”

鯤鵬不屑一笑道:“是嗎?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如何阻止我的。”

說到這裏,他一掌直接拍出。童言因爲拳頭被扣,無法躲避,只能迅速出掌迎了過去。

兩掌相遇,力道十足,又是“啪”的一聲巨響,兩人這才因爲強大的反震之力而迅速拉開距離。

不過對過此掌之後,童言突然發現,這鯤鵬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厲害。至少從這兩個回合的較量來看,他們二人之間應該是處於伯仲之間的。

有此發現,他忽然明白了什麼,接着再次四下查看起來。

這一番查看之後,他終於輕舒了一口氣。 愛你不知歸去 幻境,這裏還是幻境。雖然離開了上一個幻境,可他卻進入了一個新的幻境。

如果說高倩是他的一個心結,始終困擾着他,那鯤鵬則是他的另一個心結,甚至是他最想跨過的坎兒。

高倩成爲他的心結,是因爲他心中有愧。而鯤鵬成爲他的心結,則是因爲他心中的恨。

童言最想除掉的不是海妖族,也不是柏勇老賊,而是鯤鵬。鯤鵬就如同他的夢魘一般,始終揮之不去,又無法除掉。或許,他對鯤鵬還有那麼一絲的畏懼,因爲他真的擔心鯤鵬會奪走他的一切,就像是奪走了他的洗禮神光,奪走他的肉身一樣,他怕自己最後的東西也全部被鯤鵬奪走。而這也恰恰是他爲何渴望提升修爲的主要原因,因爲他知道,不用多久,他和鯤鵬之間終將會有一戰。贏了,他就可以報仇雪恨,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但如果輸了,他不僅是死那麼簡單,他還會失去一切,所有的一切。

不過現在,不是他該考慮這些的時候。早點兒從幻境之中脫身,他才能早些救出那被捕的火虺。

“童言,你不是想殺我嗎?來啊,快點兒殺了我啊。如果你不動手,那我就不客氣了,準備受死吧!”

說着,鯤鵬身形一閃,一個猛衝向前,便向他攻了過來。

他靜靜的看着,緊握的拳頭突然鬆開。幻境中的幻象爲何厲害,其實完全在於闖入者的心理。他認爲這鯤鵬厲害,鯤鵬自然就厲害。可如果他將這鯤鵬看成不堪一擊,那這鯤鵬自然也就不堪一擊。說到底,他如何去想,結果就會如何。

自己會戰勝自己嗎?其實根本不可能,除非自己殺了自己。那該如何打敗這個令他恐懼的鯤鵬呢?最有效也最簡單的辦法其實就是,心如止水,保留本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