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不管怎麼說,順利到達天元城,也算是完成了這個任務。豐厚的另一半報酬,就要到手了。

每個人因此都很開心,有說有笑的排隊,準備進天元城。

「等一下!」

忽然,一聲厲喝響起。一名三十上下,身材魁梧的天元城城防軍官,大步走過來,攔住隊伍前面。

「把車上的包裹都打開,倒出來檢查!」

這名壯漢大聲喝道。同時,指揮幾個軍士,把車隊牽引到路邊的空地,讓出大道給其他行人進城。

整個過程,很是熟練。

王德榮臉色微微一變,從懷裡掏出一個沉甸甸的小袋,不動聲色的塞給這名軍官,呵呵笑道,「這位軍爺,我們是紅葉商行的隊伍,您看……」

「什麼紅葉、綠葉,老子不認識!」

軍官粗魯打斷,手上卻不慢,迅速的接過小袋,塞進懷裡,冷喝道,「我管你們是什麼人,但凡進城的貨物,都要進行檢查!不然,誰知道你們運送的是不是違禁品?」

混蛋!

王德榮心中暗罵,表面上卻不流露,陪著笑臉道,「軍爺這是開玩笑呢,我們紅葉商行最注重口碑了,怎麼可能會運送違禁品?軍爺如果不放心,可以向大家打聽打聽!」

王德榮一臉笑眯眯,彌勒佛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五天前,一個人對戰張龍、趙虎兩兄弟時,一把大刀揮舞的威風八面時的風采。

完全就是個平常不過的小老頭嗎!

蕭易心中暗笑。

對這一幕,也不插手。他只是順帶押送,能不能進城,可不負責。

「我說有就有,哪那麼多廢話?兄弟們,給我搜!」

… 王德榮賠笑臉。

這名滿臉橫肉的軍官,卻有些不耐煩了,當即,大聲吼道。

頓時,王德榮變了臉色,

「這位軍爺,檢查貨物我知道,可從沒聽說過,要把所有東西倒出來再檢查的特例。而且,這些貨物是城守府要的東西,你確定要查么?」

王德榮不再忍受,反擊道。

「哼,城守府算個屁!老子是城主府的人!什麼城守府,去死吧!你再不打開包裹,讓我們檢查,老子可不客氣了!」

這名軍官滿臉不屑,冷哼道。腦袋高高揚起,怎麼看怎麼欠扁。

王德榮臉色難看嚇人。車隊里的一眾護衛,雇傭武者,也面露氣憤。不過,誰都沒說話。

蕭易眼珠子主動,來了興趣。

「呵,居然是城主府的人,這下好玩了。」蕭易暗笑。

城守府和城主府是兩個不同的體系。

在滄瀾大陸,有些城池同時具有城守府、城主府,兩個管事。這是四大王朝給予那些對王朝有重大貢獻人的賞賜。

比如一名護國武聖,或者一生為國征戰的大元帥,就有很大可能被封為一個城的城主,和下派來駐守城池的城守,一同管理城池。

當然,很多時候,城主府沒有任命權、指揮權。

只有城守府,有這個權利,對各方面,展開各種措施。也正因此,城主府和城守府的關係,不是很和睦。爭權奪利那是常有的事情。

雖然理論上來,一座城最大的是城主,但城守代表的是王朝代言人。在一個同時具備城主、城守的城池裡,誰的實力越強,誰就是說話人。

這種情況,尤其在那些偏遠的中小城池,尤為常見。至於天罡城城守,葉雲飛那種情況,完全屬於特例。

天元城是十大城池之一,居然也出現這種情況,實在有些意外。

現場氣氛變僵硬。雙方人馬,互相瞪眼。

「我再說一遍,打開包裹,接受檢查!」滿臉橫肉的軍官,聲音提高,威脅意味,越發濃烈。

嘎吱……

王德榮雙拳握緊,死死拽住,才沒爆發出來。剛想開口……

「咻!」


一道犀利的破空聲,驟然響起。

便見夜色中,一支帶著長長尾巴的利箭,突兀破空飛來,轉瞬之間,洞穿了這名滿臉橫肉軍官的腦袋。

「嘭!」


悶響聲乍起,這名軍官的腦袋頓時像西瓜一樣,整個被射爆。紅紅白白的腦漿,混雜血液,迸濺了一地。

「這……」

王德榮傻眼了。

不明白誰那麼大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射殺城防軍官。

「誰!」

其他軍士也嚇了大跳,繼而抽出腰間戰刀,緊張的注視四周。

城門口進出的行人,看見一名軍官當街被殺,也嚇的慌亂逃竄。把整個場面,弄的混亂無比。

就在這時。

「嗒嗒嗒……」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城門裡面傳出。

「一個小小的隊官,也敢諷刺我們城守府!真是不知死活!」

伴隨漸近的馬蹄聲,一個清冷的聲音在噪雜的場面中,傳了過來。


「紅葉商行的諸位,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一隊身穿鎧甲的人馬,從人群中緩緩走出。領頭的是一名約莫二十左右的青年公子,劍眉星目,鼻若懸膽,刀削的臉龐,極具男人陽剛美。

本是持弓而立,看見王德榮后,隨手把手裡的弓和箭,拋給了身旁的一個護衛手裡。然後下馬,大步走了過來。

王德榮看見青年男子,鬆了口氣同時,迎上去,抱拳道,「有勞三公子了,沒想到這次,三公子會親自出來迎接我們。」

王德榮躬身,微笑道。

「原來是城守大人的三公子,元文振啊!我說是誰呢!」有認識青年男子的雇傭武者,在人群里低聲道。

「元文振?他就是城守大人的那個天才兒子,不過是二十一歲,就已經是巔峰武王的元文振?!」

「除了他,還有誰?二十一歲的巔峰武王,這可是在大夏王朝,年輕一輩裡面,都能排的上號!」

「是啊,老子是一城之守,兒子也那麼天才。這家人真厲害。」

「嘿嘿,我更感興趣城守府和城主府的關係。一個城防隊官,雖然是小嘍嘍。可說殺就殺,這表明城主府和城守府的關係,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管他什麼地步,和我們毛關係。老子最多在天元城留個三天,就會離開。」

雇傭武者,低聲議論。

既有對元文振的驚嘆,也有對天元城,城守與城主的諷刺。

當然,最多的,還是集中在元文振身上。

蕭易也不例外,下意識多看了一眼這個天才三公子。修為不錯,巔峰武王的元氣波動,很穩固、很強勁。

說殺就殺的性格,一看就知道是個殺伐果斷的人物。

有點意思!

「幾位一路辛苦,為我父親運送藥材,我親自出來迎接,那是應該的。這一路上,辛苦大家了!」

元文振對於周圍的議論聲,彷彿沒聽見,保持笑容滿面春風的說道。

「三公子客氣了。這次路上除了遇到黑風寨的張龍、趙虎時,遭到堵截外,其它時候都是一路順風。」王德榮笑道。

「黑風寨的張龍、趙虎嗎?」元文振眼中精光閃了閃,沒有說什麼,微笑道,「沒事就好,大家一路上也累了,我已經在英雄樓擺好酒席,給大家洗塵!」

「多謝三公子。」王德榮聞言,忙躬身表示謝意。

「多謝三公子。」其他人有樣學樣。

一行人當即走進城門,往城裡走去。至於死去的軍官,被元文振的護衛拖著,消失在黑暗中。

路上。

「三公子,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飛雲宗的精英弟子,蕭易,蕭少俠。這次如果不是蕭少俠,我們在遭到張龍、趙虎堵截時,恐怕已經全軍覆沒了。」

王德榮給元文振,介紹蕭易道。

「見過蕭兄。」元文振對蕭易抱拳,感激道,「這次多謝蕭兄了。」

「不用客氣。我是拿了雇傭費的武者,幫忙是應該的。」蕭易回禮道。

「呵呵,雖然話是這樣說沒錯,但不是蕭兄,我想拿到藥材,還是很困難。」元文振微笑,隨後,岔開話題,和蕭易交談起其它來。

飛雲宗是大夏王朝六大門派之一,傳承千年。對於其它勢力來說,已然是一個巨無霸的存在。

蕭易能以內門弟子身份出山,修為又是武王境界。這樣的年輕高手,能拉攏盡量拉攏。元文振不是白痴,自然不會錯過。

而蕭易對城守府、城主府的關係,很好奇。也就沒有不理他,一路上有說有笑的交談著。

在頭頂天空中,一道金光,飛逝而過。

那是小金。

蕭易對於小金很放鬆。任由它在空中玩,吃什麼小傢伙自己搞定。只要不出意外,基本不管。

一行人進了城,先把押送的藥材,送進城守府。然後直奔英雄樓。

元文振包了一個大包廂,三大圓桌,給蕭易一行人洗塵。好酒好菜,輪流上。吃的所有人,很是盡興。

吃喝完畢后。

其他人被送去旅館休息,蕭易則讓元文振拉著,參加英雄樓晚上的拍賣會。

坐的位置還不錯,一個二樓的封閉貴賓小包廂。

「嘭!」

一聲木槌敲擊桌面的聲響,在拍賣場里回蕩。

原本熱鬧的拍賣場,立即安靜下來。緊接著,一個身穿白袍的老者,緩步走上拍賣台,面朝所有人。

「感謝各位好漢前來參加我們拍賣場的晚上拍賣,相信一如既往,我們英雄樓拍賣場推出的寶貝,不會讓大家失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