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牛心裏嘀咕着,你是來興師問罪,怪我好管閒事的還是來感激我的。

“那上次中年人補虛的藥方也是你看出來的。”

“是!”阿牛回答得很乾脆。管他什麼意識呢,好漢做事好漢當,這些確實是自己做的,有什麼不好意識承認。阿牛比較牛逼的想到。如果阿牛面前是一名人高馬大的壯漢,估計他又會是另外一番措辭了。這個老頭,按阿牛的話講,即使得罪了也不會捱揍,沒關係的。

“後生可畏啊!我老了,老眼昏花,什麼都看不清楚了,將白灼開成了白素,呵呵”老趙自嘲的笑了笑。“這次是給我的一個教訓。阿牛啊…”老趙換了一副長者的口吻說道:“我看你對中藥這麼瞭解,有沒有考慮當個醫生!”

當醫生,這,這是什麼話,我阿牛來醫院上班就是衝着當醫生來的,可誰知道被黃世從黑了一道,結果就來抓藥了。“我想當醫生,可是沒有機會啊!”

“你想當醫生就行!”老趙鬆了口氣,站了起來。“再等幾天吧,會有消息的。”他拍了拍阿牛的肩膀,說完就走了。

他什麼意識!阿牛琢磨着。會有消息!說得跟什麼似的!他難道比陸院長的勢力還大,能給我一個當醫生的機會!我纔不信呢。

話說我阿牛來這裏上班也有半個月了,陸豔清那邊怎麼還沒消息,當初她答應我的。這個女人靠不住!如果一個月後,我還沒有升爲醫生,那該怎麼辦呢!

自從遇到劉碧,小七,禪小雪,陸豔清後,阿牛就把當醫生的事情淡忘了些。趙醫生的來訪又讓他把這事焦急了起來。“要不,離開這家醫院換一家,不行,這麼美女在這裏,很養眼。離開她們我阿牛哪裏捨得啊,想當醫生,光等陸豔清不是個辦法,得想些歪招。”

阿牛的腦袋飛速的轉動着。想什麼歪招呢!最好是能抓到黃世從什麼把柄,讓他有所顧忌不會反對自己。我就不信了,他當了那麼多年的院長,會沒有污點留下。我得搜尋搜尋。 “阿碧,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做的!”阿牛懷着一絲僥倖心理,反正沒親眼看到,打死我也不承認。“左眼還是右眼啊!”

“別狡辯!”劉碧指着阿牛的鼻子大罵。“我和小七絕對不會幹這種事情,只有你才這麼下賤,無聊!”

“下賤!無聊!呵,呵…”阿牛有點生氣了。“阿碧,上天給了你這張嘴巴難道就是用來罵我的!照片裏面的人又不是我,你是不是過頭了!”

“如果是你,你就給我滾出這個辦公室,這輩子都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劉碧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沒法控制住自己。“你怎麼這麼好管閒事,別人幹什麼,那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

長這麼大,阿牛還沒被哪個女人這樣罵過,阿碧竟然指着我阿牛的鼻子罵,有沒有搞錯,阿牛受不了了,大聲喊道:“我幹什麼又跟你有什麼關係呢!你是我什麼人啊,要你來管!”泥菩薩還有三分脾氣呢,阿碧她不能這樣罵人。

“你…”劉碧聽到後,眼神哀婉的看着阿牛,性感的嘴脣不禁嘟了起來,一副很傷心的樣子。和阿牛對視一會後,她低下了頭。“的確不關我什麼事,阿牛,你想幹什麼就去幹吧!”說完,她傷心的走出了配藥室,劉碧就是這樣,一不開心,就喜歡往外跑。

“阿碧姐,阿碧姐…”小七不斷的喊着。她有些生氣的看着阿牛。“阿牛哥,你怎麼能用這麼大的聲音和阿碧姐說話呢!她終究是個女孩子啊!”

“我…”其實,阿牛喊出來之後就後悔了。“我也不明白今天是怎麼回事,按理說,被美女罵,我從來都不會較真的!真是碰到鬼了!”

小七搖了搖頭。“現在怎麼辦?”

“小七,你快去勸勸劉碧吧!我感覺這次傷到她了。”阿牛自責的說道。

“又不是我惹了她!我去有什麼用!”小七倒是清醒了一回。“阿牛哥,你去把阿碧姐追回來!快去啊!”

“好!”阿牛心裏着急,的確是自己不對,得向劉碧解釋清楚,哄她開心。說到哄女孩子的把戲,阿牛最有經驗了,一定能把劉碧逗開心的。阿牛跑了出去,可是,沒過幾分鐘,他又折了回來。

“阿牛哥,怎麼樣,找到阿碧姐了嗎!”小七問道。

阿牛對着小七慘笑一下。“我沒有去找!” 重生之縱寵 ,似乎遇到了什麼挫折一樣。

“爲什麼不去找!”小七不明白。

阿牛搖了搖頭。“或許,該去找她的人真的不是我!”阿牛無精打采的坐下,剛纔他突然覺得劉碧生氣離開並不僅僅是因爲豔照的事情。

從劉碧罵自己的話中,阿牛聽出,劉碧只是怪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我阿牛一定是讓她覺得噁心了。所以,問題的關鍵不是豔照,而是我!可是,我阿牛就是這個模樣,在遇到她之前是這樣,和她相處時也是這樣,以後還會是這樣,能道多少次歉呢。“小七,阿碧會回來的!我們不用去找!”

“哎!”小七嘆了口氣。“你不去找那只有我去找了!有些事情我不是很懂,但是,阿碧姐需要我的時候還是可以安慰她幾句的。”

“去吧!”阿牛覺得有點累。

“這害人的東西!”阿牛對這幾張豔照說道。“都是你們害的!”阿牛把責任推開了。說完,他將這幾張豔照拷到自己的手機裏。“你們惹我的阿碧生氣了,衝着這一點,我也要把你們發出給其他人,讓他們也生氣生氣!”哎,這是怎麼一回事,本來是用它來氣黃世從的,現在倒好,他沒氣着,把我和劉碧先氣着了。哎,人啊,難道真的不能幹壞事!一干就遭報應不成,既然我阿牛遭報應了,黃世從你是不是也應該遭一下報應呢。

阿牛想着想着,都差點忘記做事了。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的樣子,配藥室的門敲響了。“咦,是誰!”阿牛探出頭望了望。只見,一個穿着病人服裝,攙扶着柺杖的中年人停在門口。

“你家屬呢!”阿牛急忙走了出來。“你一個病人怎麼自己來拿藥,你家屬呢!”

“你是阿牛!”那中年人答非所問,從頭到腳將阿牛打量了一番。

“大家都是男人,別這麼看!”阿牛笑着說道:“你穿幾件我也是穿幾件的好不好!奇怪,這裏是配藥室,醫院重地,病人一般是不能進來的,保安怎麼沒有攔住你!”

“呵呵!”中年人聽到阿牛這麼說後,笑了起來。“我當然可以來了,因爲我不是一般的病人嘛!”

“病人還有兩樣的!”阿牛打趣:“抓什麼藥,趕緊告訴我!真是的,你家屬都到哪裏去了,怎麼能讓你一個病人到處亂跑呢,要是摔一跤怎麼辦!”

“阿牛!”中年男人笑了笑。“你剛纔還說我們都是男人,現在你唧唧歪歪的,怎麼跟那些護士一樣啊。”

“喂!”阿牛看了他一眼,用手指着他,“你這人怎麼回事,老是岔開話題,我問你家屬呢,你答都不答,你到底是不是來抓藥的,我問你話呢!不是就趕緊閃人,別打擾你哥哥我做事情。”

“呵呵!”被阿牛這麼說,他也不生氣。“我不是來抓藥的,我是來找我大哥的!”

“找你大哥!” 詭記 ,難不成自己抓藥時,一個大活人藏了進來。沒有啊,就這麼個地方,哪裏藏得下人啊,一隻小貓都藏不下。“這裏只有能下鍋烹煮的藥材,沒有你的大哥,上別處找去吧!”

“別啊!”中年人看着阿牛想趕人的樣子,有點着急了。“我大哥就叫阿牛啊,我打聽得清清楚楚,他就在這裏上班。”

“什麼!”阿牛扣了扣耳朵,挖出了點耳屎,然後用力一彈,不知道彈到哪種藥材裏面去了。“你怎麼越說越糊塗,這地方難不成有兩個阿牛!”

“沒有啊,就只有你一個!”那病人笑嘻嘻的說道。

阿牛更糊塗了,他說他要來找一個叫做阿牛的大哥,他又說這裏只有我一個叫阿牛的人,這是什麼邏輯呢。話說這裏也沒有精神科啊,哪裏偷渡過來的瘋子,被阿牛給碰到了。我阿牛真他媽的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啊。“我看你的病差不多也好了,不然怎麼會有心情來調戲我呢,你也別抓什麼藥了,直接出院吧!趕緊的!”

“牛大哥,你還沒有認出我來嗎!”中年人甜甜的叫了阿牛一句大哥,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阿牛,沒有鬆開,看這情形是真的希望阿牛能認出他來。

“大叔,我有那麼老嗎,別亂叫,很傷人的!”阿牛完全被他弄暈了。“什麼沒有認出你,難道我以前見過你嗎!”

“當然見過!”中年人拍了拍他的胸部。“我不會弄錯的。”

咦,阿牛仔細的看了看。被他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印象了,阿牛做出一個思考的表情。

“車,有車!”中年人適當的給了他一點提示。

“有車?!”阿牛想了想,沒想出來。

“不單有車,還在馬路邊。”中年人繼續提示。

“馬路邊!”阿牛努力回憶。“每天馬路邊上都會停好多好多的車,我哪裏知道是哪一輛啊,想不起來了,你這個神經病,一口氣告訴我不就得了,還要我猜,不幹了,你愛說就說,不說拉倒,我要做事了。”

“別啊,牛大哥!”中年人又叫了阿牛一句,還就認定他這大哥了,他嬉皮笑臉的說道:“娛樂娛樂嘛,這些天躺在病牀上不能走動把我給悶壞了,咱們娛樂娛樂,牛大哥,前些天你是不是救過一個人!”

“哈!”阿牛拍了一下巴掌。“我怎麼說有點眼熟,原來是你啊!”

“對呀!”中年人看見阿牛想起來了,高興的笑了笑。“我就是那個人啊!”

“你終於活過來了!”阿牛笑着說道:“還能下牀走路了,恢復得不錯。”

“這不都是託你牛大哥的福嘛,我總算是撿回一條命了!”中年人很崇拜的看着阿牛:“我是特意來感謝你的。陸院長都說了,如果沒有你的及時救護,我在送醫院的路上就會掛掉,牛大哥,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呃!這個!”阿牛倒有點過意不去了,自己是醫生,救死扶傷那是職責所在,沒什麼的。現在,被病人這樣感恩戴德的稱讚,還真有點心虛。“舉手之勞!舉手之勞!”

“你的舉手之勞就是我的一條命!”中年人很感激。“我葉安陽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牛大哥,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不,不!”阿牛一個勁的搖頭,還嫌不夠,手要擺起來了。“沒,沒這麼嚴重,真的!”

“牛大牛,我是認真的!”葉安陽一臉真誠。“我本想叫你爸爸來着,但看到你這麼年輕後,我改變主意了,叫你大哥。大哥啊,請受小弟一拜!”

爸爸!阿牛差點笑出聲來了。比我還大的兒子我找誰生去。這人看來是同道中人,賤人本色暴露無遺。“不要拜,你的病剛剛好,骨頭會散架的。”阿牛可是清楚的記得,這人撞斷了好幾根肋骨呢。

世上真是無奇不有,這人也算得上是一朵奇葩了。阿牛疑惑的問了他一句:“你是不是武俠小說看多了,還拜,這年頭早就不興這個了。”

“對啊!”中年人點了點頭。“網絡排名前一百名的我都看過。”

“哎!武俠小說真是害人啊!”阿牛頓了頓。“瞧把你都變成什麼樣了,還真把自己當是有德報德,有恩報恩的一代大俠啊!以後改看都市文吧,爲了泡妞,自己的節操和兄弟都可以出賣,多現實啊。”

“好!”葉安陽點了點頭。“是該換換口味了!”

阿牛眼珠子轉了轉,有個聽話的小弟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吧。“呵呵,你還是看武俠小說吧,我向你推薦幾本,裏面的大俠個個都是忠肝義膽,仁義無雙,爲了報恩連自己的老婆和性命都不要,你應該看這個!” 阿牛和葉安陽聊了一會後發現,他竟然很和自己胃口,賤中帶傻,傻中帶賤,不完全賤,也不完全傻,給人一種很坦然很隨意的感覺,這種人應該很好相處,阿牛他自己不也是這方面的精英嘛,臭味相投啊。


“牛大哥!什麼時候咱們去喝點小酒酒,搞個按摩什麼的!”葉安陽一臉淫笑。“也好報答報答大哥你啊。”

這麼快就露出色鬼模樣了,我和你還不是很熟吧。“不行,我阿牛是純潔的!”阿牛一本正經的拒絕。

葉安陽立即向阿牛豎立了大拇指,一臉佩服相。“牛大哥,我知道一個地下賭場,押大押小,好刺激的!費用我全包,輸了歸我,贏了歸你,怎麼樣!”

賭錢,這硬邦邦的骰子有女人胸部好摸嗎,真是的。賭錢那是傷身的,泡妞那是熱身的,你們都懂不懂啊。“不行,我阿牛是純潔的!”阿牛再一次正義凜然的拒接了他。

葉安陽豎起的那一個大拇指還沒放下,又拿出了另外一個大拇指豎了起來。“牛大哥,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偷看漂亮女人換衣服,不要咱們去瞄瞄!像咱們這種正人君子瞄一眼就行了!”

又來勾引我了,我阿牛是那麼容易勾引的嗎!“不行,我阿牛是…咳咳…”阿牛乾咳了兩聲,湊到他面前,笑眯眯的說道:“那個地方在哪裏!”

葉安陽握住了阿牛的手,激動的說道:“原來大哥你不喜歡那些風塵女子,不喜歡聚衆賭博,只喜歡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品德實在是太高尚了,現在的男人有幾個還能像大哥你這三缺二的呢,太佩服了。”

“這!你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啊!”阿牛沒聽明白。

“這都不重要。”葉安陽一臉賊笑。“重要的是我知道了大哥你的愛好。”

“哎!”阿牛嘆了聲氣。“聽你講話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你怎麼不被車撞死呢!”

“已經撞了一回了!不是被大哥你救了回來嗎!”葉安陽一臉無辜。

“那個,我手有點賤!”說完,他們都哈哈大笑起來。

這一天是不同尋常的一天,因爲,有兩個能當精神病院院長的人相聚在了一起,他們要是能利用自己的特長合開一家精神病院的話那真是造福人類的好事。可是,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打算,他們要以自己的方式危害整個社會。

惺惺相惜,正當他們聊得開心的時候,一個穿着西褲褲,花大褂的健壯有型男走了進來,他面無表情,帶着墨鏡,像黑社會的老大,酷酷的樣子。身形筆直,理都不理阿牛他們就在配藥室裏亂瞄。

這誰啊!太目中無人了,要不是看着他這麼高大,阿牛就開罵了。今天我這小廟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熱鬧,話說我阿牛沒有拉屎在褲襠裏啊,怎麼把什麼蒼蠅啊,狗熊的全都引來了。

這名壯漢掃視一圈後,立馬退到門口,板着的臉漾起燦爛的笑容,同時,他筆直的身體彎下標準的九十度,很恭敬的喊道:“老闆,請,裏面已經過我層層搜查,絕對安全!”他一開始是一副威風凜凜的模樣,讓人覺得他是個人物,現在竟然像條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落差也太大了。阿牛看得目瞪口呆,回過神來時,不禁感嘆,這年頭,像我阿牛一樣有節操和貞操的男人實在是太少了。

一個白白淨淨的中年人踩着很有節奏的步子來了進來,他穿着白色的褲子,白色的上衣,白色的皮鞋,整個就是一個白。他臉上沒有汗毛,非常整潔,保養得很好,閃着富貴的光澤,鬍子和頭髮烏黑濃密和他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

他不像那個壯漢一樣傲慢無禮,而是很有涵養的坐下,非常平和的望着阿牛和葉安陽。

“你來幹什麼!”葉安陽有點嫌棄的看了他一眼,語氣不善。

“你還沒好就到處亂跑,我這做哥哥得能放心嗎!”他語氣不急不躁,輕緩有度,內含從容鎮定,這種講話的方式是很有分量的,會讓人印象深刻。阿牛想,他一定是個經歷過不少大場面的人。只有這種人才能練就這種獨特的講話方式。

“我這麼大了還用得着你管!”葉安陽憋了憋嘴。“你管你自己就行了!”

他們是兄弟!阿牛嘀咕着,好像是,不過,一見面就吵架,像是進入掙扎期的夫妻一樣。有必要嗎!我阿牛可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再吵下去,我就請你們走人,在我阿牛的地盤上吵架,什麼意識。

“這位是…”葉安流沒有和自己的弟弟糾纏,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阿牛,笑容滿面,一副很有禮貌,很友好的姿態。

阿牛總覺得他的眼神有點不對,看了會讓人心裏莫名的產生髮慌。阿牛突然想到了大話西遊裏面的一句臺詞。至尊寶:你的眼神… 豬八戒:**嗎….

哎呀,他明明是一個很有涵養的男人,我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一定是我多心了。和阿碧吵了一架,把自己都吵糊塗了,真是的。阿牛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是我剛認識的大哥,你…”葉安陽搶在阿牛前面說道。“他和你沒什麼關係!”葉安陽有些緊張,不善的看了一眼葉安流,像是在提醒他什麼。

“你大哥,剛認識的!”葉安流和善的臉上露出了極其厭惡的神色。“他比你小,你還認他做大哥,你想氣死我是不是!”葉安流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於是緩了緩,用比較平和的語氣說道:“安陽,你也不小了,不要總像三歲小孩子一樣做出一些弱智的事情來。你該用用腦子了。”

“我說二位…”阿牛開口說話了。再這樣吵下去,這裏豈不成了菜市場!我阿牛成了賣菜的大嬸!沒這樣道理啊。雖然葉安流剛纔說的是實話,但阿牛聽起來就是不爽,什麼認我做大哥就是弱智的事情,你自己好聰明哦。我阿牛本來也沒當回事,現在我還就做他大哥了,看你能怎麼滴。“醫院重地,禁止喧譁!要吵到別處去,OK!”


“哼!”那個壯漢哼了一聲,兩道氣體從他鼻孔裏噴了出來,他向前邁進一步,靠近阿牛,想對阿牛不利。

葉安流甩了甩手。壯漢又恭敬的低下頭,退回到原來的位置。“打擾了!”他對着阿牛笑了笑。之後,轉頭對着葉安陽說道:“走吧,別打擾這位醫生了,回你的病牀上去。”

“要回你回,那地方悶死了。”葉安陽一個勁的搖頭。“我都躺了十多天了,你還讓我躺!會生痱子的。”

“好吧!”葉安流和善的笑了一下。“我們出院,我相信我請的保姆一定比醫院的護士更加用心的。安陽,你不許再有異議了。”

“什麼人!”他們說話的那會,壯漢大喝一聲,把回來工作的小七和劉碧嚇個半死,她們倆摟在一起,驚恐得看着這莽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