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窗外的微風一陣陣的吹過,吹的樹葉沙沙作響。

房間裏安安靜靜,墳地裏也安安靜靜。

一般說來,一到了晚上,墳地周圍的小鳥還有蟲子就都開始自由活動了,它們或是到處遊走,或是發出各種聲音,像是在告訴自己的同伴自己就在這裏似的。

可今天晚上,墳地裏別說是蟲鳥的叫聲了,就連小鳥飛過的聲音都沒有半下,那些蟲子也好,小鳥也罷,全都像是知道了危險一般,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墳地的範圍。

之前塌陷的那個坑洞還沒來得及填平,那個燒焦的箱子這會兒還沐浴在月光的下面,上面周瑩瑩那個傳家寶護身符,時不時的被月光照出閃爍的光亮。

不知道過了多久,焦糊的箱子竟然稍稍的抖動了兩下,看着這個架勢,像是要把上面的護身符給抖掉一般。

然而那箱子並沒有成功,甚至連那塊護身符半點兒都沒能移動。

一塊黑雲漸漸的遮擋住了天上的月光,墳地的圍牆外面,猛的出現一個黑色的身影,三兩下跳到了圍牆上面,四下看了看,在發現墳地無人值守之後,又輕輕一躥,就這麼跳進了墳地的範圍。

稍作停留,黑影就奔着那邊深坑的方向衝了過去,在到了跟前之後,藉着並不是十分明亮的月光,朝着深坑裏面看了一眼,隨後小心的跳了進去。

那焦糊的箱子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又一次輕輕的抖動着,然而,即便是這麼輕微的抖動,也耗費了箱子裏那傢伙不少的力氣。

黑影像是很滿意箱子的表現,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從腰間摸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白色瓷娃娃來,在摘掉了箱子上面的護身符之後,小聲的命令着箱子裏的傢伙附在瓷娃娃上面。

幾乎是一瞬間,瓷娃娃自己稍稍搖晃了兩下,像是在告訴那個黑影,自己已經附身完畢了似的。

黑影像是更加滿意了,唯一露出來的那雙眼睛,這會兒也已經稍稍眯縫了起來了。

在用紅布包裹好了那個瓷娃娃之後,黑影開始小心翼翼的從坑裏鑽出來,四下又看了看,在確定周圍還是沒人之後,黑影大着膽子直接大搖大擺的從墳地大門走了出去!

張昊天一覺醒來,發現已經臨近中午了,並且之前好好的躺在牀上的周瑩瑩,已經不知所蹤了。

這讓張昊天心裏咯噔了一聲,趕緊從地上跳了起來,急匆匆的朝着房間外面衝。

“周瑩瑩!”剛一到客廳,張昊天緊張的呼喊着周瑩瑩的名字,想知道她現在在哪兒,是否還在這房子裏面。

此時周瑩瑩正在打掃着張昊天臥室隔壁的那個房間,昨天的火災,再加上消防隊的進駐,整個房間亂的簡直不成樣子了。

周瑩瑩把需要洗的已經全都丟進洗衣機,需要晾曬的,需要換掉的,需要扔掉的,也全都做了相應的處理,這會兒正在檢查窗戶邊上,看看是否需要換一扇窗戶。

被張昊天這麼一喊,周瑩瑩也被嚇了一哆嗦,但是還是溫和的走到客廳,“我在這兒呢!”

聽到周瑩瑩的話,看到周瑩瑩的人,張昊天剛纔提到嗓子眼兒的心,瞬間就落了地了。

“你這是在幹什麼?”張昊天擰着眉頭說着,心說這周瑩瑩真是勤勞啊,自己還打算請人來收拾呢,現在看來,真是省了!

“沒什麼,就是簡單的收拾一下,對了,等會兒我得回家,我媽回來了。”周瑩瑩說着,轉身重新折返回那個房間,繼續收拾着剩下的那些東西。

張昊天一聽這話,趕緊上前想要接手周瑩瑩手裏的活兒,“那你還不趕緊回去,我這邊沒什麼事兒,回頭我自己收拾就可以了。”

這周瑩瑩父親的喪禮還沒辦呢,她母親心臟也不是很好,一直住在醫院裏面,現在回來肯定是要商量後事的,比起來,還是這事兒比較重要,自己家裏的事兒,自己慢慢收拾就可以了。

周瑩瑩點了點頭,但是並沒有立刻就走。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遲疑,趕緊又問了一句,“你怎麼了,是不是還有什麼事兒?”

周瑩瑩默默的嘆氣,“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兒,我想讓你跟我一起回去。”這也是周瑩瑩一直等到現在的原因。

其實當週瑩瑩接到家裏電話的時候就想回家了,但是又擔心趙建波傷害自己和自己的母親,畢竟自己現在沒有那塊護身符了,不見得就是那傢伙的對手。

所以思來想去,周瑩瑩覺得自己應該帶着張昊天一起回家,這樣一來,也算是有個照應。

張昊天倒是沒想那麼多,還以爲周瑩瑩想讓自己跟着回去,就是過去幫個忙的,畢竟做後事這種事兒,不是周瑩瑩一個人能搞得定的。

“行啊,你也別收拾了,咱們趕緊過去!”張昊天說着,轉身急匆匆的換了一身衣服,準備出門。

墳地那邊老六吃過午飯,覺得吃的有點兒多了,想着乾脆到外面溜達溜達,一來可以消化消化,二來,也可以看看墳地裏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兒。

雖然這地方是墳地,周圍的人也都是知道的,可現在夜班沒人了,附近有些熊孩子,就有可能來這裏得瑟,萬一要是破壞了什麼,自己也好趕緊休整一下。

當老六溜達到深坑附近的時候,特意小心的朝着裏面看了兩眼,想看看那箱子,還有護身符是否還在遠處。

可當老六仔細的看完坑裏面之後,發現坑邊山,竟然有一道新的痕跡!

仔細的看了好半天,老六發現了一串自己昨天沒看到過的腳印,還有,這坑邊上那拖拽的痕跡也都是最新的,不是昨天的那種了!

這讓老六多少有些驚訝,心說這是誰啊,大半夜的居然進了墳地,還偷……

不對,那傢伙根本就沒偷東西!如果那傢伙真的是奔着東西來的,周瑩瑩那塊護身符也是價值不少的,直接帶走就是了,爲什麼還好端端的留在箱子上面?

難不成,是那傢伙沒看到嗎?這也不能啊,這人明顯是進入到了深坑裏面,都能摸着爬出來呢,怎麼會沒發現那個護身符呢?

越想,老六越覺得這事兒蹊蹺,趕緊摸出手機,給張昊天打了個電話。

此時張昊天已經到了周瑩瑩家門口了,剛要進門就接到了這樣一通電話。

老六在電話裏簡單的把事兒說了一遍,甚至還說了一些自己心裏的猜測,想讓張昊天和周瑩瑩趕緊過去一趟,大家也好商量一下,看看這事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是否需要應對,畢竟捉鬼驅邪這種事兒,自己也是十萬分的不擅長。

張昊天開始糾結,這要是去了墳地,那周瑩瑩家裏這邊可怎麼辦?可如果不去,墳地那邊的事兒貌似也不太正常。

“怎麼了?誰打來的電話?”

就在張昊天糾結的時候,周瑩瑩意識到了問題,趕緊問了一句。

“沒,沒,沒什麼。”張昊天支支吾吾的回答着。

“你有什麼事兒就直接說,是不是墳地那邊出什麼事兒了?”周瑩瑩繼續問着,想着能讓張昊天這麼糾結的事兒,估計也就只有墳地那邊的事兒了。

一想到墳地,周瑩瑩瞬間想到了那個焦糊的箱子,心裏猜測着,是不是那箱子裏的傢伙出現了問題。

“也沒什麼大事兒,六叔覺得昨天晚上有人進了墳地,但是目前看來沒丟什麼東西。”張昊天一五一十的把老六的話重複給了周瑩瑩。

“那你還不趕緊過去看看!”周瑩瑩也跟着着急了,就不說別的,墳地那可是張昊天的工作,也是他們整個家族的使命,但凡是有個什麼事兒的,張昊天都必須要負責到底的!

“再等會兒吧,你家裏不還有事兒嗎?”張昊天想着既然都到了加門口了,自然沒有不進門的道理,進去看看有什麼是自己能幫得上忙的,回頭這邊的事兒商量好了,自己再去墳地也來得及。

周瑩瑩更加着急了,“我家裏沒什麼事兒,那些事兒都是有老規矩的,按照規矩來就行了,你那邊的事兒比較重要,你還是趕緊過去看看比較好。”

張昊天支支吾吾的還想再說點兒什麼的,可還沒等真的說出來呢,就已經被周瑩瑩推着轉了個身。

“那,行吧,我過去看看就回來,你這邊要是有什麼事兒的,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等會兒我忙完了就來找你!”張昊天丟下一句話急匆匆的走了,心裏默默的想着,自己一定要早去早回,不然,周瑩瑩這邊真的出什麼事兒了,那自己得後悔一輩子!

周瑩瑩一直目送着張昊天漸行漸遠,等到他徹底消失在視線範圍之後,周瑩瑩這纔打開自己家的大門,邁步走了進去。

母親看到周瑩瑩回來了,默默的止住了眼淚,儘量溫和的和周瑩瑩商量着後事。

周瑩瑩見母親那雙紅腫的眼睛,自然也知道她哭了多長時間,想要安慰幾句的,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這些事兒,你可都記得了?”母親反覆交代了周瑩瑩好幾次關於後事的事兒。

周瑩瑩點頭,“放心好了,我都記清楚了,可是,這些東西爲什麼要準備兩份?”周瑩瑩不理解了。

按說,下葬的只有父親一個人,爲什麼這些東西要準備兩個人的?難不成,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說法嗎?

母親微微一笑,“這是我跟你爸兩個人的,所以要準備兩份啊,孩子啊,以後的日子,可就只有你自己了,千萬要照顧好你自己,還有……”

不等母親把話說完,周瑩瑩就直接給打斷了,“這是什麼話,什麼叫你們兩個的,你這不還活的好好的嗎?”周瑩瑩心裏覺得彆扭,母親這是怎麼了,好好的居然說這種話。

“人怎麼都是有一死的,早晚的事兒,我現在跟你交代清楚了,以後也省的我放心不下。”說着,周瑩瑩的母親慢慢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走進臥室,拿出來一個不大的信封,鼓鼓囊囊的。

“這是什麼?”周瑩瑩好奇的問着。

“都是給你的,這上面有很多你父親和我想說給你的話,還有,這是家裏的房產證,我們的存款,還有這些……”周瑩瑩的母親一樣一樣的把東西從信封裏拽出來,擺在了周瑩瑩的面前。

周瑩瑩一把抓住那個信封,“夠了!您這是幹什麼呢,交代後事啊!我不准你這樣,不準!” 周瑩瑩實在是沒辦法忍受母親這樣的行爲,這人還好好的呢,爲什麼要說那些喪氣的話,做那些喪氣的事兒?

“這不是你允許不允許的,人都有一死,自然規律,誰也逃不掉,媽唯一擔心的就是你,要是我們都不在了,你說你這孩子,你……”周瑩瑩的母親有些說不下去了,眼淚根本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周瑩瑩也沒好多少,“你既然都知道我自己不行,那就要好好保重你自己,我可不想真的變成沒有父母的孤兒!”

母女倆抱頭痛哭,好一會兒,抽泣的聲音才慢慢變小。

本以爲這哭都哭了,該說的也都說了,母親就不會再說那些不好的話了,可當母親擦乾眼淚之後,繼續說那信封的事兒。

“我不准你說了,這些,還有這些,我全都不要,我就要你好好活着!”周瑩瑩發瘋一樣的呼喊着,人都沒了,自己要信封裏的東西有什麼用?自己要的是家人健康。

周瑩瑩的母親看着周瑩瑩這個樣子,心裏也是難受,“好吧,孩子啊,你可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啊!”

這話說完,周瑩瑩的母親衝着周瑩瑩微微一笑,隨即慢慢的閉上了雙眼,靠在沙發上,腦袋一歪,就這麼不動了!

周瑩瑩看着母親一動不動的,心裏瞬間咯噔了一聲,伸手搖晃了兩下母親的胳膊,“媽!媽!”

接連呼喊了好幾聲,可母親仍舊是沒有半點兒反應,這讓周瑩瑩心裏更是難受了。

擡手小心翼翼的試探了一下母親的鼻息,這才發現,原來母親已經去了。

周瑩瑩抱着母親的屍體嚎啕大哭,這算是怎麼回事兒啊,好好的,三天之內失去了雙親,難不成,自己真的是命不好嗎?

依稀記得很小的時候,爺爺給自己算過命的,說是自己本來應該是個夭折的孩子,甚至應該是出生就死掉的那種,可偏偏就活了下來。

命大就不說了,生辰八字還不是很好,克家里人的那種,所以多年前父親就已經把自己送到國外去讀書了,說是可以保一家老小的平安。

之前自己還覺得父親小題大做了,心裏埋怨,就是因爲這一句話,自己在國外辛苦難受了多少年,無數次被人欺負,被坑害的時候,自己都想趕緊回家,可從來就沒讓自己真的回來過,就算是回來,也是過年過節的,一年最多也就回來兩三次,每次還被急匆匆的趕走。

現在看來,自己還真的是個克家人的主啊!

自己剛一回來,爺爺就沒了,接着就是父親沒了,後來知道,原來自己出生的時候竟然是雙胞胎,姐姐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沒了,現在好了,唯一剩下的母親,也走了,老天爺爲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啊,爲什麼!

越想,周瑩瑩心裏越是難受,這會兒真的恨不得自己也隨着家裏人去了,省的留着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個世界上傷心難過。

與此同時,張昊天已經到了墳地了,並且還跟着老六一起,去看了那邊的深坑。

“你看看,就是那邊,那些痕跡一看就知道是從裏面爬上來的,並且這個人應該也是練過的,要不然不可能這麼輕易。”老六伸手指着深坑一處的痕跡,擰着眉頭對張昊天說着。

按說,這方圓幾十裏的人都知道這是快墳地,還是多年的老墳,要是沒什麼事兒的,根本連靠近都不想靠近,自己在這裏值班這麼多年,雖然自己沒在晚上值班,但是聽到是的關於墳地失竊的事兒,幾乎是沒有的!

唯一幾次也都是附近膽大的孩子來鬧着玩兒。

不過……

想到後面,老六忽然雙眼一瞪,像是想到了什麼。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仔細的觀察着深坑裏面,想知道這下面的那個箱子有沒有什麼問題,裏面的那隻到底還在不在,要是在,那自然是最好的,要是不在……

“六叔,還有什麼發現沒有?”張昊天不敢繼續想下去,生怕自己想的事兒變成了現實,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啊!

被張昊天這麼一問,老劉猛的回過神來,“啊?什麼?”

看着老六的漫不經心,張昊天納悶的問着,“六叔,你可是想到了什麼嗎?”按說這老六不是那種會開小差的人,他要是精神不集中,肯定是想到了什麼了。

“沒,沒,我沒什麼,呵呵。”說完這話,老六還配上了幾聲乾巴巴的笑。

張昊天再次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老六的那張臉,“六叔,要是有什麼事兒你就直接說,這怎麼說也是咱們的工作不是!”這老六一直不太擅長說謊話,他現在這個樣子,顯然是沒說實話了。

“其實吧,也沒什麼,就是我想到了去年還是前年的時候,這地方也失竊過一次!”

“什麼意思?墳地失竊?”張昊天來了興趣,心說這墳地有什麼可以失竊的?能葬在這裏的,幾乎都是沒什麼本事的人,或者是自己家裏的祖先,別說是陪葬品了,有的甚至連棺材都沒準備,這地方有什麼可以偷的?

“這事兒要怎麼說呢,當初你三叔也覺得不可能,但是當時墳地裏確實是丟了東西,也不能說是東西,是丟了幾個魂魄,你三叔是那麼說的,具體的,我也不是很知道。”老六撓着頭,有些糾結的說着。

“丟了魂魄?”張昊天簡單的重複了一下老六的話,心說這魂魄還有丟的?還有,誰會要魂魄那種東西?是能當吃的,還是能當喝的?

“對,你三叔當時是這麼說的,據說是有人在這裏抓了幾隻厲鬼走,這種事兒我也不是很懂,後來也都是你三叔處理的。”老六繼續說着,腦袋裏也回想着當時發生的事兒,不過,這事兒他三叔做的也很隱蔽,就連自己也不知道太多。

張昊天猛的想到,對啊,這地方可是墳地啊,這下面可還藏着好多無主孤魂,甚至有的已經在人間徘徊了百年了,這種魂魄要是被一些惡人抓去了,可就…… 張昊天不太敢繼續想下去,趕緊轉身又看了看大坑下面的箱子。

不得不說,這箱子裏的傢伙,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是沒什麼用處的,可對一些別有用心的傢伙來說,那簡直就是寶藏一樣了!

據說,這鬼是可以飼養的,這跟飼養寵物不一樣,現在的那些寵物貓貓狗狗的,基本上也就是用來看着,沒有什麼實際的作用,但是養鬼可不一樣!

有能力的人養了小鬼,就可以驅使小鬼幫自己做一些事兒,好事兒,壞事兒,只要養鬼的人想,那隻小鬼就會去做。

小鬼的能力也完全取決於這隻鬼的怨念,怨念越大,鬼的能力自然也就越強,箱子裏的這隻,顯然能力要再其他那些鬼之上,這要是被煉化成了工具,那這以後的日子恐怕就不那麼簡單了!

張昊天心裏這會兒已經十萬分的不淡定了,只是,這次真的丟了鬼了嗎,張昊天並不是十分的肯定。

猛的,張昊天又想到周瑩瑩的姐姐,那隻小女鬼不是需要自己養着嗎,或許自己可以把那隻小女鬼找出來好好問問,到時候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想到這個,張昊天趕緊給周瑩瑩打了個電話,一來,張昊天想問問那隻小女鬼的骨灰能不能找到,一般養小鬼不都是需要骨灰罈的嗎?

二來,張昊天也希望周瑩瑩可以幫助自己,早點兒把那隻小女鬼給收了,這樣,自己也算是多了一個幫手了,畢竟那是鬼,很多自己注意不到的事兒,她都可以注意的到。

可電話打過去好半天竟然沒人接聽!

張昊天心裏開始擔心,不知道周瑩瑩那邊是不是又發生什麼事兒了,是不是趙建波又去找麻煩了。

“三叔,你先看着這裏,我去找周瑩瑩商量一下。”丟下這麼一句話,張昊天急匆匆的朝着墳地出口的方向衝,一邊跑,還一邊繼續給周瑩瑩打電話,心裏也跟着默默的祈禱着,希望周瑩瑩可以趕緊接聽電話,希望周瑩瑩那邊什麼事兒都沒發生。

一直到張昊天到了周瑩瑩的家門口,那電話還是沒人接聽,張昊天心裏更是擔心了。

狠命的拍了幾下們,張昊天幾乎幾乎就是要拆們一樣了,“開門啊!周瑩瑩,你開門啊!”

因爲擔心房間裏面被那個趙建波弄出結界來,周瑩瑩再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張昊天甚至還摸出一道符,貼在了周瑩瑩家的大門上,讓自己的敲門聲可以穿過這扇門,穿過所謂的結界,直接攥緊周瑩瑩的耳朵裏。

此時周瑩瑩終於聽到了拍門的聲音,從沙發上爬起來,輕輕的揉了揉眼睛,先是看了一眼已經不行了的母親,之後才木訥的轉身呢去開門。

當張昊天看着那扇大門慢慢的從裏面打開的時候,張昊天這顆懸着的心慢慢的落了下來了,“你怎麼不開……”

本來張昊天想要嗔怪周瑩瑩兩句的,可看着她那一雙紅腫的眼睛,心裏瞬間不是滋味兒,也沒那個心情繼續說什麼了。

周瑩瑩看到張昊天,之前的情緒再次衝了上來,嘴巴一裂,就這麼又哭了出來。

看着周瑩瑩哭,張昊天整個人都慌亂了,“我說你別哭啊,有什麼事兒你直接說,哭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你說說看看,哎呀,你別哭啊!”

張昊天瞬間連手腳都不知道應該放在哪兒了,整個人就剩下慌亂了。

不得不說,這是張昊天第一次見到周瑩瑩這麼哭,以前周瑩瑩也掉過眼淚,但是都是默默的,現在這種,肯定也是傷心到了極點了。

周瑩瑩根本就不管張昊天說什麼,繼續大聲的哭泣着,就好像是眼淚能治療她心裏的傷痕一般。

不知道哭了多久,張昊天看着周瑩瑩哭的實在是太難受,她也難受,自己也難受,乾脆,一把將周瑩瑩抱在懷裏,輕輕的拍着她的後背,“行了,別哭了,有什麼事兒你跟我說,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肯定去做!上刀山下油鍋都行!”

張昊天也真的是沒辦法了,心裏也糾結,這周瑩瑩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或者,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兒了?

想到這個,張昊天衝着房間裏看了兩眼,當他看到靠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周母的時候,心裏也跟着咯噔了一聲,“你,媽媽,她……”張昊天支支吾吾的問着,心裏也十萬分的不想這是真的。

周瑩瑩仍舊是傷心欲絕,但是這會兒哭的要比之前輕了一些,簡單的把事兒說給了張昊天聽。

張昊天緊緊的抿着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或者說,現在這種時候,自己說什麼有用嗎?

又安慰了周瑩瑩一會兒,張昊天摸出手機,給殯儀館的同事打了個電話,讓他們趕緊來人把屍體擡走,這麼大熱的天兒,放在這裏根本就不行!

不多會兒,殯儀館的車就停在了周瑩瑩家的附近,幾個穿着工作裝的男人把周瑩瑩的母親裝進屍體袋,一人一角的擡了出去。

周瑩瑩想要送母親一程,但是被張昊天阻止了,“你去了也是一樣,什麼都做不了,現在,哎,咱們商量一下你父母的後事吧。”

張昊天心裏也難受,雖說這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但是也是從小看着自己長大的長輩,只是不明白,他倆爲什麼會這麼快就……

就在張昊天心裏不理解的時候,房間裏吹過一陣陰冷的風,窗簾也被帶的動了兩下。

周瑩瑩沒什麼心情管,隨便是什麼,隨便是誰,但是張昊天還是朝着窗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這一看,張昊天發現,此時窗口正站着那隻小女鬼,也就是周瑩瑩的姐姐!

“你怎麼來了?”張昊天好奇的問着,但是心裏多少也是有些滿意的,自己現在就在找這隻小女鬼,她自己出現了,這不就相當於想睡覺有人遞枕頭嗎?

小女鬼沒回話,看了看周瑩瑩,之後又輕輕的歪了歪腦袋,“我是來接我父母的。”

這話一出,不管是張昊天還是周瑩瑩,全都愣住了。 記得之前這隻小女鬼可是記性不太好的,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誰,和周瑩瑩有什麼關係了,曾經甚至還潛入周瑩瑩的房間,想弄清楚她倆的關係,現在怎麼知道認識父母了?

這事兒到底是好,還是壞?

周瑩瑩稍稍回過神來,伸手抹掉了自己臉上的淚痕,起身朝着那隻小女鬼的方向走路了過去,在到了近前之後,更是直接蹲在了她的跟前。

“你,都記起來了?”周瑩瑩試探性的問着,如果這隻小女鬼連家裏人都記得了,會不會記得更多關於墳地的事兒?畢竟當初三叔養着她的目的就是保護那塊墳地。

小女鬼天真的點了點頭,“我記起來一部分,我知道你是我妹妹,可現在,你看看我,再看看你自己,你都長大了,我還沒有。”

這話說的多少有些心酸,倘若這隻小女鬼還活着的話,估計也會跟周瑩瑩長得一模一樣。

周瑩瑩沒吭聲,或者說,根本就不知道要說什麼,怎麼說,只能擡着眼,看着這個明顯比自己小,還沒有長大機會的姐姐。

小女鬼不去看周瑩瑩的雙眼,只是盯着周瑩瑩那一頭秀髮,甚至還伸手輕輕的**了兩下。

周瑩瑩有些不太適應,但是也沒阻止,想着或許是想女鬼感慨她自己的命不好吧,要是當初沒發生什麼事兒,她現在的頭髮肯定跟自己的一模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