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相爺聞言,笑道:「人家都盼著,子成龍,女成鳳,騰翔直上青雲,你倒好……一副恨不得女兒庸庸的模樣。」

「你懂什麼?笙兒自然是聰慧的,日後與你一樣,輔佐陛下,昌順晏氏一族。臻兒她……」晏夫人嘆道。

「行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啊,做後盾就好!」晏相爺笑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哦。」悍馬越野車內,秦蒼穹叼著煙,眸光平靜,淡淡回應了一聲。

「走吧,肚子有些餓了。」

他語氣平靜,淡淡回道。

「是!」警衛員花木蘭恭敬點頭。

而後,轉身拉開車門。

跨上越野車駕駛座。

悍馬H6越野車啟動,緩緩駛離而去……

只留下這現場,一片動蕩混亂的遊樂園現場……

而。

就在悍馬H6越野車,剛駛離沒幾分鐘后。

「滴嗚……!滴嗚……!!」

遠處街頭,傳來了一陣刺耳的警笛聲……!!

數十輛警燈閃爍的警車……呼嘯轟鳴著……飛馳趕到了江南遊樂場門口…!!

數分鐘前,這群西湖轄區的巡捕成員們接到報案。

得知,江南遊樂場發生重大行兇槍殺案件!

於是,西湖轄區巡捕房傾巢而出!

西湖轄區,巡捕大樓探長,高進,更是親自帶隊前來!!

此時,無數巡捕房車輛趕到!!

數百名武裝巡捕成員,齊齊下車……!

瞬間第一時間,封鎖了整個江南遊樂城……!!

一大群巡捕房成員們,衝去了兇案現場…!

另外一組巡捕成員,急速朝着江南遊樂場的辦公室方向衝去…!

巡捕成員們直接封鎖了整棟遊樂場辦公樓。

將樓內,所有辦公人員,齊齊控制!

而後,一群巡捕隊員們,直接衝到了頂樓的董事長辦公室。

「呯!」巡捕隊員們狠狠一把,直接撞開了董事長辦公室,破門而入…!

而,當巡捕房成員們衝進董事長辦公室后!

所有巡捕房成員們,瞳孔一驚……所有人,都被辦公室內……那一幕腥血淋漓的場景,給震住了!

只見。

董事長辦公室,牆壁上。

赫然,有一個人,被血淋淋的釘死在牆壁上……!!

正是,江南遊樂場董事長,王江南!

此時的王江南,雙腿雙手,都被狠狠釘死在牆壁上,根本動彈不得。

他的口中,腥血不斷溢出。

整個人瑟瑟顫抖,奄奄一息!

幾乎只剩下了最後一口氣。

探長高進面色冷戾,來到辦公桌前。

拿起了那隻,神秘的錄音筆。

當他打開錄音筆,聽到錄音筆內的內容后……

高進的面色,變得無比嚴肅凝厲!!

這個董事長王江南,是這場行刺的幫凶啊!!

「來人……!把王江南給我拷上!帶走……!」

高進面色冷戾,對着手下一聲厲喝……!!

頓時,身後,兩名巡捕房手下直接上前。

將王江南整個肥碩的身軀,直接從牆壁上拽了下來。

而後,『咔嚓!』一柄金屬森寒的鐵鐐銬,狠狠拷在了王江南的雙手上……!

王江南此時,整個人劇痛猙獰,徹底崩潰了!

以他的罪名……

今日被抓,他這輩子……怕是……再也出不來了!!

……

而,與此同時。

江南,濱海新區。

一家私密的療養醫院內。

VIP豪華看護病房。

錢家二公子,錢澤虹,此時……正躺在奢侈豪華的病床上,安靜的閉幕憩息著。

距離行刺任務,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

他在等待着。

等待着,手下們行刺完畢,回來彙報喜訊。

按照時間約定。

那些殺手們,也是時候,回來赴命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叔,他才是你兒子。」張子陵指指楊過說道。

楊過瞪著張子陵怒目而視!

「不!他不是克兒,你才是!」歐陽鋒連連搖頭說道。「克兒,沒人的時候叫我爹爹!你是不是還生爹的氣,怪爹沒有傳你蛤蟆功。」

聽到蛤蟆功張子陵差點沒忍住叫爹。

「我不是你兒子!我叫張子陵!」最後想了想還是將爹給楊過吧,不過蛤蟆功他們兄弟二人就收下了。

「快叫爹!」張子陵輕輕的踹了楊過一腳。

這個便宜爹本來就是他的!

若是沒有張子陵,孤苦伶仃的楊過認爹也就認了。現在楊過自然也不願給自己找個便宜爹。

於是氣氛有些尷尬…

「你還是沒原諒爹爹!叫叔叔就叫叔叔吧。」歐陽鋒對歐陽克真是愛到了骨子裡。「來,叔叔教你蛤蟆功!」

「好啊!叔叔!」張子陵笑著叫道。

楊過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這個傢伙真是不要臉。

爹都不叫就學人家武功!

蛤蟆功可以稱得上是一門奇功,原著里歐陽鋒擔心歐陽克練了以後出岔子沒有傳他。

但是這門功夫的威力不小,除了用的時候真不好看!還有就是被一陽指克的死死的。

俗話說的好,一陽指戳蛤蟆,一戳一蹦噠!

但是現在張子陵沒有那麼多顧忌,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管什麼能學到總是好的。

歐陽鋒毫不顧忌的開口就是蛤蟆功的口訣,好在之前李莫愁給他們講過經脈、穴道,不然真的給他們一本秘籍他們也看不懂。

梅超風拿到九陰真經以後,一個五心向天連哪五心都不知道是什麼。等歐陽鋒絮絮叨叨的說完一遍,張子陵給他倒了碗水,又給他一些吃食。

他開心的又吃又喝,看著到他這副模樣,楊過動了惻隱之心。

「伯伯,您慢些吃。」

「你不該叫我義父嗎?」楊過的模樣本就極像楊康。歐陽鋒也是模糊記得這個傢伙好像被自己認了義子。

「義、義父…」叫義父楊過還是能接受的。

張子陵不放心的又和歐陽鋒確定了一遍蛤蟆功,現在歐陽鋒來了,若是被郭靖見到了十有八九又是一場惡戰,萬一他被打跑了就沒法問了。

看得出來歐陽鋒精神上的疲勞,張子陵就哄著他去破窯睡覺了。

「張大哥,你為什麼騙他。」

「我哪裡騙他了?」張子陵沒好氣的反問。

楊過想了想好像確實沒有騙人家,功夫也是他願傳授的。

「好吧。這位伯伯真可憐,他找不到自己的兒子了。」楊過有些同情的說道。

「你是不知道他以前做過什麼。」張子陵沒好氣的說道。

「他做過什麼?」楊過好奇的問道。

「克兒!克兒!」歐陽鋒大叫著從破窯走了出來。

「伯伯!你兒子在這裡!」楊過個小王八蛋指著張子陵說道。

「他不是!你們把我的克兒藏到哪裡去了。」歐陽鋒大叫著轉身離開。

張子陵看著離開的歐陽鋒,這是專門過來給我傳蛤蟆功嗎?

翌日清晨兩個人開始修行。

「那個蛤蟆功真的要練嗎?」楊過還有了偶像包袱。

「當然!這蛤蟆功是一門十分了得功法。」張子陵認真的趴下開始吐納。

楊過怕自己笑出聲,打攪他運氣。只能憋著笑意在一旁練野球拳,反正他死也不願練蛤蟆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