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容看來也不會對付這種,我小聲道:“你說,過了年馬上回去。”

景容果然說了。李老爺子這樣纔不再嘮叨掛了電話。

村子裏的生活也還是很平靜的,而且過年之前要做的事情竟然比城裏要多,當然準備的菜色也非常豐盛,全部是自己家的,什麼山裏養的大鵝了,小雞了。蘑菇了,看着他們準備我都覺得好香,好想吃。

因爲也要有點過年的意思我與景容去了下鎮上買了東西,雖然鎮子什麼都沒有但是也還是買了很多東西。

等回來的時候進了房間就看到虯龍竟然在我們的房間,他正在用手指戳着我女兒的小臉兒,看來極爲好玩兒似的。

而元元怎麼會同意呢,所以他指揮小鬼打他,但是沒用,虯龍對那點力量根本沒有放在眼中。

於是就出現了這種情況。他戳一下我女兒,她咯咯的笑,然後他的後背就會被小鬼敲一下。

這樣的惡性循環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反正我開門的時候他們仍然在繼續。我有點無語的道:“你們在做什麼啊?”

“她軟軟的。”虯龍道。

我讓小鬼停止了動作,道:“虯龍,是墓地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我就是突然間想來戳一戳她。”

他指了一下初月,然後元元就開始大聲的說話,可是他太急了說的話我完全沒聽懂。

但是我知道他的意思,這是在告狀吧!

“你想她可以隨時來看啊,但是戳的太久了她的臉會紅的。”

現在已經紅了,但是這應該是虯龍放鬆了力氣戳下的,否則那張臉早就廢了吧。而且她似乎還很喜歡,不戳的時候還在求戳,伸手抓住了虯龍的手指向自己的臉上戳。

這孩子。真的是有玩就不管是什麼人了,虯龍她也敢抓。

可是虯龍竟然怔住了,硬是讓她將自己的手指拉過去。

要是戳臉上還好,可是也不知道小丫怎麼想的,竟然將虯龍的手指塞進自己的嘴裏,咬……

虯龍似乎怔住了。然後回頭看着我,似乎想說什麼又沒有辦法說的出來。

“你千萬別甩開她啊,會摔的。”我怕他將人甩開。可是沒想到虯龍竟然道:“我……突然間想要個孩子。”

“這是我女兒,絕對不能給你的,否則景容會瘋的。會追殺你到地老天荒的。”一定會的,到時候也不用別人來殺他了。

虯龍卻皺起了眉,似乎非常想要個孩子?我無奈的道:“等你找回自己的身體後可以找個女朋友結婚然後生下自己的孩子。”到時候你隨便寵着去。

“女人?你不就是嗎?”

“是啊,但是……”

“幫我生一個孩子吧!”

這個是肯定句,而且還用一臉面無表情的神情說出來的,我握起了拳頭道:“虯龍……”你真的好找打。

“嗯?”

“你這樣很失禮。生寶寶這種事情一定要與自己喜歡的男人或女人在一起纔可以,知道嗎?”

虯龍似乎感覺到很麻煩似的,道:“喜歡?”

我正要給他解釋下喜歡是什麼意思。然後聽到背後有拔劍的聲音。不好,又要打起來了。我馬上回頭道:“別砍,是你女兒抓他的咬的。”

“你竟敢碰我的孩子……”完了,因爲元元在一邊的煽風點火景容看來並沒有相信我的話,然後全劍就砍了過去。

虯龍看了景容一眼,道:“有孩子了不起嗎?”說完從窗子跳出去走了。

窗子已經被封了,所以被踹開後房間中立刻變得冷了起來。

“真是個暴力的人,我王還好嗎?”不知什麼時候,那個花無心出現了,他笑着向元元跪地請了安還真是多禮。而景容收了劍,道:“我去讓他們來修窗子,你們先搬去別的房間。”

“嗯。” 豪門蜜戀:甜寵萌妻100天 無法對付虯龍那個天然呆,景容看來有點氣憤。

先將孩子抱到了溫暖的房間,我想提着一些東西去慰問一下在墓地裏的工人,他們生活還是挺堅苦的,因爲加班過年都不能回家去。

景容不喜歡見虯龍所以不出聲,我無奈的道:“你也知道他是什麼樣子,所以不要在意。”

“哼。”又傲嬌了。

“不如讓我陪着您去吧,可否?”花無心用扇子擋着臉笑着道。

“有人陪我去沒有問題吧?”我問景容,他沒有出聲卻也沒有反對。我提着東西就走向墓室,不過在下去的時候我得拉着花無心,因爲我沒帶着他是進不去的。

進去後我就提着的一些好吃好用的送到了地下,出來的時候卻發現花無心不見了。奇怪,他剛剛還跟在我的身邊呢,難道迷路了?這不太可能,因爲這裏的路並不複雜啊!

而我還得找到他,不然沒我帶着他也出不去。走出來的時候發現墓室的門竟然開着。花無心是怎麼開的門?

他開門做什麼,我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忙追了過去,如果沒有猜錯花無心一定是在下面拿了龍骨才能開門,但是他爲什麼非要打開這扇門? 心中突突直跳,我追到了虯龍的房間,然後親眼看着花無心此時站在虯龍的身後將一根龍骨刺在了他的身上。

“虯龍……”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裏,伸手打出了一張符。然後大叫道:“花無心,你做什麼?”鞭子甩了過去,捲住已經被符打中的花無心將人拉到一邊。

花無心在被捲走時將龍骨抽了出來。瞬間血霧噴出整個房間都被染成了紅色,非常嚇人。

我鞭子沒放鬆,怕花無心再打來就將人甩了出去道:“滾出這裏。”花無心是鬼魂,所以在空中借我的力量就跳出了虯龍的結界。我不得不這樣做,不是故意要放他走,主要是我不放開他離開的話,那麼在這裏我根本沒有辦法掌控他。

花無心的力量並不弱,尤其是虯龍受傷的時候我不能將他留下。伸手抱住將要跌倒的虯龍,道:“你沒事吧?”

虯龍捂着小腹的傷口,晃了一晃倒在了我的身上。他的身體實在太重了,我差點沒接住倒地。連忙退了一步支撐住,道:“虯龍,虯龍你清醒一下。”我將他放在地上,然後檢查了一下傷勢,真的很重,血一直在冒着。我連忙脫下衣服放在他的傷口上,然後道:“你要堅持住,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可是,你爲什麼不躲啊。”

“這是代價嗎?”

“什麼代價?”

我沒有想到他還保持着神智,只是這是不是已經開始混亂了?

“想要你女兒的代價,他說,你改變主意,要將你的女兒給我。”

“不可能,我纔不會將女兒給你。所以,你上當了。”

如果不是爲了這個,他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刺吧!

真是單純。我按着他的傷口然後給景容打電話,可是他卻支起了身體,道:“沒有關係。這點傷還死不了,只是需要一下你的血。”

“血?”

“我無法自行癒合,需要一些自己的血肉,你可以幫我。”

“可以。”畢竟是自己將花無心帶來的,這才害得他受傷。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胳膊舉在他的嘴邊,虯龍竟然也沒客氣,突然間就露出了尖牙咬了下去。

好疼,我皺了下眉,可是感覺到自己的血在一點點流失。而這時再瞧虯龍。腹部的傷口竟然奇蹟般的癒合了。

這就是他的厲害之處吧,我非常的佩服。

可是我自己卻有點暈,非常的暈。

最後向前摔了下去,還好虯龍接住了我。不過他也不是太好,於是我們就倒在虎皮上閉目休息,誰也不動一下。主要是動不了。都失血過多有點昏迷。

我其實也挺倒黴的,以前虯龍要我的血是爲了復活,現在要我的血爲了恢復傷口,我覺得他最好還是別有事了,萬一再吸我的血怎麼辦?

我們兩個好像兩個苟延殘喘的生物,在那裏直躺了將近半個小時直到景容出現。其實他有打過電話的,但可能是因爲信號原因只響了一下就斷了。

景容爲此過來瞧我們,結果看到了並排有些曖昧躺在地上的虯龍與我。我當時心裏還是清醒的,只是不能動。於是歪了下頭。道:“景容,水。”

景容沒有辦法只好先去接了水,然後餵給我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花無心。偷襲……”

“是他傷了你嗎?”

“不是,他傷了虯龍,然後……”

“他咬了你?”

看到景容要對虯龍動手的樣子我攔住他道:“不是。是我讓他咬的。”

景容突然想到了什麼猛的站了起來,道:“你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嗎?”

“可以,景容,怎麼了。”

“既然他敢對你出手我怕他會對兩個孩子不利。”

“對啊,你快去看看孩子們。”

說起孩子我馬上支撐起來,如果他敢對我的孩子做什麼一定不會放過他。連虯龍都有了反應,他握了握拳道:“他會傷害你的孩子嗎,那小女孩會不會有危險?”

“我不知道,但是元元他動不了。”要動也只能動我的女兒了。

虯龍猛的坐了起來,然後我看到他的傷口都流血了,不由得壓了一下他道:“你不必去了,保護好自己,我去。”

“你現在走不了。”

“我可以。”

伸手拿過來剛用來刺虯龍龍骨支撐着站了起來,道:“他用這個東西刺你,是不是會對你造成很大的傷害啊?”

“沒有問題。他的靈力不在此,而且這個身體是人類沒有關係。”

“我明白了。”知道他沒事我就晃晃悠悠向外走,而虯龍卻在我背後講:“每個女人對自己的子女都如你這樣拼命嗎?”

“我不知道別人。但是我可以爲自己的孩子做任何事。”

沒有回頭,我慢慢的向前邊走邊道。

不過,還是有些吃力的,畢竟失了那麼多的血。尤其是跳那個出口的時候,甚至不得不用工人來回走的時候用的石頭。

等爬上去的時候人已經累得跪在地上喘了一會兒,我不敢做太大的動作。不得跪在地上休息了一下才繼續趕到村子裏。結果房間裏面沒有人,我召來小鬼問了一下才知道景容他們出門去了村外。

忙追了上去,結果在那裏看到了景容抱着元元站在小廟門前,而裏面應該有別人,我走了上去似乎已經知道了裏面的情況。

果然,花無心抱着我的女兒站在裏面。他笑着道:“對不起哦,上面的命令我不得不遵守。”

“上面……讓你殺了我的女兒嗎?”

“不,我只是想用她來交換虯龍的命。你們或許不知道,虯龍的那個身體比真正的龍類還要堅固,所以如果讓他回到原來的身體中就無法控制了,所以……”

“控制。控制,所以你上面的人那麼喜歡控制這個世間的人嗎?”景容冷冷的道,不過他伸手扶住我,這是打算一家人一起面對嗎?

我看了自己的女兒一眼,本來以爲小姑娘被陌生人抱着她會哭上一哭,可是她卻向着我們伸手並沒有哭。倒是元元,明明這些人應該聽他的吩咐纔對。

“元元……”

“沒用的,我已經不是冥界的人了。雖然,我很想繼續伺候鬼王殿下,但是有些事情我也做不了主……”花無心無奈的笑笑,然後對着元元行了禮。

景容道:“真是個厲害的主子呢,竟然讓你爲了殺一隻龍而用小孩子來威脅嗎?”

“好了,虯龍只剩下一口氣了吧,只要你們動手他馬上就會死。”

花無心將手放在了初月的脖子上,然後道:“脆弱的小嬰兒,只需要一下她的脖子就斷掉了。”

景容是暴怒的,可是他卻一點也不敢動。因爲他一動女兒就會被殺,花無心對着我道:“麻煩你回去,用你手中的龍骨再刺一下那隻虯龍。”

我握着拳,道:“我辦不到,就算他現在受了傷也可以一根手指將我碾死。”

“不會,虯龍對您只怕非常在意的,因爲只要提到是您帶我進去的他就失去了一切的戒心,所以如果你去動手他一定不會懷疑。”

“我去。”景容想將元元交給我,但是還沒有等他走就聽到面有人道:“想我死嗎?可以,你放了她吧。”虯龍走到我的面前伸出了手,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要我手中的龍骨,可是我卻不想給他,於是向後退了一步。

但是虯龍卻將龍骨搶了過去,骨尖兒對着自己的咽喉道:“這樣你就能滿足了吧。”

我雖然不想自己的女兒有事但也不想一個大boss就這樣死去了,這也太不明不白了吧?於是下意的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道:“你不必這樣做的。” 虯龍卻將袖子從我手中扯出來,然後道:“既然大家都討厭我的話,死了或許你們就可以安安靜靜的休息了。”

我的心不知道爲什麼一痛,不由得吸了口氣道:“你不要這樣說。”

正講這個的時候,便聽到一邊的女兒竟然哇一聲哭了。怪事,他剛剛都沒有哭。

哭聲幾乎擾亂了所有人的心包括了花無心,他低頭道:“害怕了嗎?”

明顯初月不是害怕,她張小手似乎在奔着虯龍的方向。她不會知道虯龍要自殺吧?我猶豫了一下,虯龍脖子上的龍骨竟然刺進了一些。

“哇……”初月哭得更響。

大家都講雙胞胎只要有一個哭那另一個也會哭。這是天性,是一連特殊的聯接。可是沒想到的是元元竟然在這種時候也不管不顧的哭了出來,他哭的非常的大聲。

我只覺得頭一陣的刺痛。甚至有些昏迷。景容忙扶住了我,可是就在同一時間,我注意到一道白光的光點在我的面前劃過,虯龍竟然在這個時候動手,他是想對初月不管不顧嗎?

正想着的時候,卻見虯龍的神情有點不對。他的眼睛竟然有些暗龍,就好似失了魂了般。

這種表情我再清楚不過了,中了邪瞳的人大多是這種反應。不過,我並沒有用邪瞳啊,而且花無心那種高級別的,如果我就算用了邪瞳只怕也沒有什麼用處。

花無心都無法控制更不要說是虯龍,正在驚訝的時候就見景容向前奔去,他似乎想要接到什麼。我這才晃了一下跪在地上,而景容手中竟然抱着我的女兒初月,花無心則被龍骨穿透向後退了幾步看來非常難受的樣子。能不難受嗎,左肩被整個貫穿。

他咬着牙道:“爲什麼會這樣,明明是個普通的嬰兒,爲什麼可以運用這種可怕的力量。竟然,竟然可以控制虯龍……”

嬰兒,控制了虯龍。

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女兒初月的眼睛竟然是紅色的。鮮紅的,但一點也不可怕,只是有些太過豔麗了。被景容接住她後小丫頭似乎怔了一下。然後抱住自己的爸爸哇哇的哭了起來。

這纔是嬰兒正常的反應,真的是太好了。我鬆了口氣,差點沒哭出來。沒想到的是,一邊的虯龍竟然好似剛醒過來似的,他瞪開了眼睛然後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似乎對龍骨失蹤比較奇怪。而臉上的神色也非常迷茫,從這裏看來他剛剛確實被控制住了,被我的女兒。

想想我一身的冷汗,一個鬼王都挺可怕的了。怎麼又來個連虯龍的精神都能控制的可怕女兒?誰能告訴我究竟是哪裏出了錯。

邪瞳確實還在我的身上沒有錯,但是我女兒身上的那是什麼?

景容接到小初月之後也是鬆了口氣,然後抽出劍來對着花無心道:“沒有人可以對我的家人無禮。”

“等一下,放他走吧!”失敗了一次相信不會再來了,而且其實他應該是被逼迫的吧。

景容轉過頭看了我一眼,然後還是出了劍。

卟。他的手被砍掉了一肢。

景容道:“這是懲罰,滾。”

花無心笑道:“還真贏不了你們一家人呢!”

他轉身消失了,而我的女兒初月竟然直接在景容手中睡着了。景容這纔回來抱起來被扔在地上的元元,道:“你還好嗎?”

“我沒有事,倒是虯龍。”

他仍然十分迷茫的站在那裏,似乎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們。然後道:“剛剛,有人在我的腦中講話。”

“呃,請了什麼?”

“忘記了,但是聲音很聽。”

忘記了說了什麼卻覺得聲音好聽嗎?所以。那個人會是我的女兒嗎?她什麼都不懂的小嬰兒呢,怎麼也不可能講話吧?

虯龍似乎還回憶那個聲音,景容卻道:“回去感謝一下今天撿回一條命吧!”

“是她救我嗎?”

景容根本沒有看他。只是抱着孩子將劍放在我的面前道:“回去。”

我只能點着劍向景容走去,但是虯龍道:“我想看一看他。”

“離我女兒遠一些。”

態度嚴厲,明顯將這件事情也牽怒到了虯龍身上。其實嚴格講來也不能怪他。 一婚定情:億萬老公要定你 眼見着天晚了我們向回走。虯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突然間他撲了上來,景容向後退了幾步。虯龍沒有得手,他比較煩燥的道:“把那個小姑娘給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完了脾氣變了,一變了就強取起來。景容抱着兩個孩子只能躲,我見他越打越強,就拔出了劍擋住他,道:“你的傷並沒有好,別亂來好不好。”

虯龍竟然停了下來,道:“早晚我會將那個丫頭搶在手裏。”

“你想都不要想。”

景容差點氣死。看那冰冷的眼神就知道了。

虯龍回去養傷了,在過年的時候他完全好了。而村子裏也迎來了一年最熱鬧的時候,從早上起就有人開始放鞭炮。元元因爲在人世過了一個年了所以並不怕。但是初月有些害怕整天哭個不停。於是元元就拍着她的臉安慰着。

一切看來非常的平和,但是我知道年後一定會亂成一團。因爲有機器與電力的幫助虯龍的封印馬上就要解除了,他身上的龍骨只有幾十根了,等拔除最後頭上的龍骨他就完全可以飛起來了。

但是這也是最關鍵的時候,因爲在這之後只怕想殺他的人會越來越多,下一次也不知道要派誰過來。或許,我與元元還有初月過了年就要回去了,因爲上次差點讓初月受傷我和景容都有點害怕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