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生命:「……」

簽到面板:「……」

有點戀戀不捨地最後看了一眼那懸浮在海中的銀白色金字塔,王毅從百慕達海域離開,又找了一個偏僻的海域,深處,把黑龍飛船放出來,他不得不小心,因為整個地球其實是有各方的古文明儀器時刻監控著的。

不過黑龍飛船如果開啟信號屏蔽,自然不是地球那些簡陋的科技可以發現的。

王毅飛進飛船,來到控制室,控制台屏幕上浮現了一個碧發女子頭像,對王毅露出笑容。

「主人,歡迎你回來。」

雖然看是一個碧發女子,其實只是智能虛構出來的一個形象……當然,以其智能,幾乎和人類無異。

不過還是虛擬存在,只是一個連感情都沒有的智能而已。

王毅直接來到控制台,將那銀色智能晶片插在綠色插槽當中。

控制台屏幕上迅速浮現王毅看不懂的大量字元。

沒多久,屏幕畫面微微扭曲,一個人影再次浮現。

還是原來的碧發女子的形象,但是表情和眼神卻多了一種靈性。

「主人,第一次見面,終於見到你了,我好開心。」她熱情的發出清脆的聲音。

「從今以後,你就叫百慕達了。」王毅笑看着面前的智能生命。

她雖然是初生,卻接收了黑龍飛船所有內部資料信息,可以說是『生而知之』。

「好的,主人。」智能生命應道。

「換個形象吧。」王毅不太喜歡這碧發女子的模樣。

「可以,只要主人喜歡,任何模樣都可以。」智能生命當然是無條件服從王毅的命令。

「嗯……」王毅摸著下巴,開始在智能生命的篩選幫助下選擇設定她的外表。

片刻后……

一頭獃頭獃腦,給人一種憨憨感覺,有着兩個大大黑眼圈的黑白胖子出現在屏幕上。

它還好奇的低頭打量自己現在的模樣。

「就這個了。」王毅一拍手掌,滿意的道。

從此以後,王毅的智能生命,王.百慕達.熊貓,誕生了。 「皇後娘娘,請問老身的女兒與外孫女犯了何罪,被捆起來,被打臉。」鎮西王妃惠靈郡主站在這裡,就是一道牆,一道前朝老臣功臣們與皇室的牆。

若是這道牆倒了,皇室……

「鎮西王妃趕緊坐下來,朕一定蘇夫人與蘇小姐一個公道。」皇上趕緊賜座,有惠靈郡主坐在這裡,對太后壓制,挺好。

「惠靈,皇后是有錯,皇上已經打過了,你看這臉傷得可比蘇夫人重多了。咱們都這把年紀,不要摻和他們的事情。吃齋念佛多好,修身養性,這麼火爆對身體不好。」太後娘娘陰陽怪調地說著。

蘇玥聽出來了,太后與外祖母似乎有舊怨,皇后與母親有,所以前世蘇家的事情,九成與皇上無關,而是跟這兩個老女人有關係。

「皇后是皇上打的,他們兩口子的事情與我女兒有關嗎?現在我女兒被打臉,等於是國公府與鎮西王府的臉被打,你讓我修身養性,不摻和,那老身現在去將你女兒打一頓,可以不?」惠靈郡主完全不買賬,說句粗話,完全不鳥太后。

太後娘娘氣得小拳頭都在袖子里捏起來,這惠靈一如既往地嗆人。

「這跟哀家的公主有何關係,她與蘇夫人素無瓜葛。」太後娘娘必須要挑明,否則這老東西真去打了公主,她這個太后都沒有辦法,沒看見人家握著的是先帝賜給她的龍頭拐杖嗎?

他們家還有很多寶物,什麼免死金牌,金牌令箭,尤其是先帝賜的一支護衛隊,還有那個金礦……

太後娘娘真不敢對她動粗,否則那些老臣們的家眷蹦起來,骨折啥的,負不起責任。

「那就請太後娘娘旁聽,不要發表意見,皇上,現在老身就要一個說法。作為皇后,就可以肆意辱罵毆打朝臣夫人嗎?」惠靈郡主看都懶得看太后一眼,這輩子她們就熬,看誰先熬死誰。

現在寶貝外孫女是神醫,那麼多丹藥送過去,她吃下去后,一天比一天精神,白髮都開始轉黑。

今天要不是入宮,這龍頭拐杖完全不需要,她老人家可以原地小跑三圈。

「你……好,哀家旁聽。」太後娘娘總算明白,為什麼皇后氣得打爛了蘇夫人的臉,現在她老人家也想打爛這惠靈郡主的臉,這母女兩個說話太氣人了。

這麼多年過去,惠靈這個老東西還是沒有半點改變。

「皇上,咱們繼續,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惠靈郡主懶得看太后,每次見面她都要來找茬,最後不還是得憋回去。

蘇玥在心中為外祖母鼓掌再鼓掌,厲害,真厲害。等她老了,會不會也這般厲害。

楚雲墨看著小姑娘雙眸發光,滿臉崇拜地看著惠靈郡主,忍不住嘴角上揚,這個場合不能笑,得控制一些。

「父皇,兒臣這個廢人還需要母親,讓母親降位,在宮中代發修行,為那些將士們祈福,您看這樣可行?」楚思遠見事情已經沒有迴轉餘地,立刻給出另一套方案。

若是廢后打入冷宮,那可就再無爬上來的機會。

「臣妾知錯了,請皇上念在臣妾是一個為兒子操碎心的母親份上,給臣妾一個機會。」皇後娘娘明白兒子的意思,現在保住后位絕對沒可能了。

這世上若是有後悔葯,她一定早早買下,絕對不會去動丁慧真。

「鎮西王妃,您看呢?」皇上看著楚思遠的腿,確實有幾分動搖,若是這孩子沒有個母親護著……

「周王二十歲,難不成還沒戒奶?老身人微言輕,皇上您看著辦吧!」惠靈郡主這損人的話,讓蘇玥差點沒忍住,拚命憋住。

皇后在心中將那對母女咒罵千百遍,可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呢?

「舒氏德不配位,降為舒嬪,搬去沉香居,無詔不得外出。」皇上一句話將這件事結束,愧疚地看了蘇夫人一眼,他也得替周王考慮。

剛剛的皇後娘娘現在的舒嬪直接暈過去了,她是做夢也沒有想到,動了丁慧真后是這樣的結果。

楚思遠抱著母親,拜謝皇上,「多謝父皇。」

他表現得非常完美,並無一絲怨恨,甚至還對蘇夫人道歉,「鎮西王妃,蘇夫人,蘇小姐,對不起。」

「周王無須道歉,皇上公正處理,我們兩不相欠。」惠靈郡主不得不重新審視皇上的這位長子,看來是個人物。

「皇上,哀家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往後讓蘇小姐每月初一,十五給哀家請平安脈可以嗎?哀家如今說話不管用,得你這個皇帝點頭。」太後娘娘就是故意噁心他們,要不然豈不是這個太后當得太憋屈。

「可以,您下懿旨,誰敢不進宮?」皇上能說啥,誰都能看穿太后這點小心思。

「臣女遵旨。」蘇玥立刻跪下遵旨,這就是皇家權利。

皇后讓她治療周王她得去,太後娘娘現在讓她請平安脈,必須要來。

她壓根就沒有拒絕的權利,而且她不願意外祖母再出手。

今日為了拒絕她的婚事,已經讓娘被打,外祖母都進宮。蘇玥實在不願意再連累家裡人。

「攝政王,當著太后,皇上的面,老身問你,是不是想娶我這外孫女。」惠靈郡主這樣問,就代表這件事可以了。

楚雲墨立刻領悟,「是,本王想娶娶蘇小姐為王妃。」

幸福來得這麼突然嗎?要知道蘇國公現在還不願意,本以為還要花費一些時間。

惠靈郡主的話,蘇國公定然不敢違背,這是他的丈母娘。

「老身當年嫁女的條件是甭管男方地位多高,這輩子都不準有第二個女人,立下白紙黑字,對天發誓,今日你想娶老身的外孫女,也是這個條件。攝政王答應嗎?」惠靈郡主要給外孫女多一重身份,否則太后這個老妖婆,要是出陰招,他們防不勝防。

「本王對天發誓,此生此世只要蘇玥一人,若違此誓,天打雷劈,萬箭穿心,死無全屍。」楚雲墨直接對著門,單膝跪地發誓。

。 葉文彪跟丁青兩個對視一眼,旋即都笑了。

丁青首先開口:「呵呵,陳寧,沒想到你當了逃兵,竟然還敢光明正大的回來,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

陳寧冷淡的道:「丁青,我記得你是項老的得力手下吧。」

「你跟著項閣老身邊這麼多年,什麼東西都沒有學到嗎?」

「誰告訴你我是逃兵?」

「是國家告訴你的呢,還是軍部大都督府宣布的?」

丁青聞言,一時語塞。

陳寧是逃兵,官方一直都沒有這種說法。

只是項城等人,一時半會,查不到陳寧的下落,陳寧似乎在北境戰事爆發之後,就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因此項城等人私下猜測陳寧是當了逃兵。

可是現在遭到陳寧質問,丁青就尷尬起來了,總不能說是項老先傳開的吧?

陳寧冷漠的道:「我現在還是少帥軍銜,還是軍人,你知不知道你污衊軍人,可是重罪。」

丁青額頭微微冒汗。

陳寧比他想象中難纏!

他大聲的道:「呵呵,你在北境戰事爆發之後,就沒有了消息,現在外面都這麼傳,豈能獨怪我?」

陳寧淡淡的道:「放心,造謠污衊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丁青怒道:「你!」

陳寧冷冷的道:「你跟項家的事情,我等下再跟你們算賬。」

「現在,提起造謠污衊,我首先想跟污衊我老婆清白的傢伙,算一下賬。」

陳寧說著,目光已經落在葉文彪身上。

不知道為何,葉文彪目光在跟陳寧對上的瞬間,他心底竟然有點發毛。

不過,他很快就將心中莫名的恐懼壓下去了。

陳寧以前再牛,現在也已經日薄西山。

葉家權勢滔天,背後還有項閣老撐腰,用得著怕陳寧?

這麼想著,葉文彪的信心就回來了。

他看看陳寧幾個人,又看看大廳里他跟丁青布置的數百個高手。

他冷笑起來,上下打量陳寧:「陳寧,不說我差點忘記了,現在剛好是晚間新聞時間,我正想要看新聞呢,保不住有什麼有趣的報道呢。」

他說著,便努了努嘴,旁邊的手下會意,拿起遙控器,打開了不遠處牆壁上的大電視。

電視上,正播放著中海市晚間新聞。

讓葉文彪跟丁青不敢置信的是,新聞節目上,並非是他們想象中污衊宋娉婷的桃色新聞,而是一幫新聞媒體人被抓捕的消息。

「剛才,相關部門聯合行動,打擊整治歪曲事實,編造虛假新聞問題。」

「聯合行動中,抓捕了多個中海市知名新聞界人物,其中包括中海電視台長黎愛民……」

新聞畫面里,忽然出現黎愛民被抓捕的畫面。

葉文彪傻眼了。

丁青也傻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