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下影子被照的非常長,他高大我瘦小,瞧上去非常不般配,而影子中的我們卻非常溫馨,海風輕輕吹,浪花一聲聲拍打著海岸,倘若可以定格,我會選擇這時間,我是真切地感覺到自己是個幸福的人。

「謝謝你!」

「傻罷!」

「總之謝謝你。」我搖起他的手臂,蹦蹦跳跳,如個小孩似得,打從爸生病以來都沒這麼放鬆過。

「你不會喜歡上我了罷?」

「你是華總,我怎麼敢喜歡你!」

「不敢么?」

「恩,真不敢,華總!」

夜晚的海風非常冷,他放開我的手把我攬入懷中,依舊漫步在海邊,從這一天開始我發覺自己是真真切切地愛上了他,那比甄治良更加高貴的男子,同樣他也是我第一個男人。

「我們回去罷!非常晚了,我還得回學校呢!」

「你真的就如此想離開我?」

「我!」

一時語塞。倘若說不想。他會否覺得我喜歡他,倘若說想,他可能會非常生氣。

爺本紅妝 見我沒講話,華禹風長臂一伸。捉住我的手腕一拽,我跌進他的懷中。心跳如打鼓,一隻手摟著我的腰,一隻手托起我的頭。沉沉的吻下。這一吻我忘了時間,忘去,忘了我是個不幸的人。他給我的唯有當下的美好,透過月光,望著他線條分明的臉。跟韓國小生李敏鎬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學校非常快就關門啦!我方才是跑出來的,他們一定都著急啦!」

「那你便不怕我不開心?」

「對不起!我還是個學生!」 再三祈求之下,他終究松我回了學校,不過在車中他並未放過我,吻的我全身燥熱,兩人遙遙相望,我回了寢室!

「青晨,你跑哪去了?」

「隨意走走,吃多了難受。」

「誰要你光用餐了,帶你聯誼,你可到好就曉得吃。」

「我對他們又沒興緻,當然只可以用餐!你那小胖子是不是富二代呀?」

「應當是罷,今天唱歌花了他把近1000塊錢,不是富二代怎麼拿得那麼疼快!」

「他有沒約你呀?」

「當然約了,明天約我瞧電影。」

老三眉飛色舞的講起那小胖子,大家也都在討論今日的聯誼,而我的腦中唯有華禹風,他欣長的影子、溫暖的手都深深地打動了我,再也揮之不去!

「青晨,你臉怎麼如此紅呀?是不是發燒了?」

「沒,我方才跑步回來的!」

「大夜間跑什麼步呀!」

「吃太多了,消化消化!」

餘溫未退,我只可以牽強應付幾句,迅疾爬上床,躲進被窩,脫光了衣裳,身體仍舊發燙,本能的想尋求擁抱,倘若華禹風在我身側便行了,這想法真是太奇怪了,我怎會那麼渴望他的身子,我回想起我們揪扯的場景,不由得害臊起來,我怎麼變得這麼齷齪,真是有辱家風,讓爸知道鐵定會打死我的,此時心跳仍舊非常快,非常難抑制!

接下來的幾日里老三幾近是沒了蹤影,據說是每日都跟小胖子混在一塊,除卻胡吃海塞,還買了許多衣裳、鞋跟包包,這類節奏就是她最喜愛的。

「唔。」

「老三你怎麼了?」

老三一溜煙從外邊跑回來,掌中抱著她名貴的包包,邊跑邊哭,非常傷心的模樣!

「那死胖子上了我之後,就想跟我分手!」

「為啥?」

「他說玩夠了,沒啥意思,還說我在床上像死魚,啥都不會!」

「擦,禽獸呀!」

「我該怎麼辦呀?」

「打電話,找他算賬去!」

「打電話幹嘛?」

老三擦擦淚水,滿臉的妝都成熊貓了。

「約地方,找他評理!」

那天夜間我們約在了校外的一個地攤,這麼欺負老三,我是決對不可以放過他,即便是為女性的尊嚴,我也不可以放過他。

「都分手了還找我幹嘛?」

「臭無賴,你還敢提分手!」

只見他甩個滿是地溝油的肚子,沖我們走來,帶著某種不屑的目光,掌中還抽著煙,不徐不疾地吐著煙圈。

「玩都玩過了,分手不行么?」

「要分手也得我們提,並且你得賠償她。」

「賠償啥?我在她身上花了挺多錢了,她用肉體補償我,不對么?更何況她不即是瞧我有錢才跟我的么?」

「你不是人!」

「想勾惹男人,還未能耐,在床上跟個傻子似得,哪兒有男人會喜歡?脫了衣裳便不會騷了,你裝啥純潔!」

老三聽見這兒愈發激動起來,上前就想撓他的面龐,我怕影響不好,把她攔下。

「你們是想要要錢么?說完要多少?」

「我是來懲罰你的,誰稀罕你的破錢!」

他沒講話,用手機彷彿發了個信息,我也沒多想繼續說著,「你必須得道歉!」

「你情我願,道什麼歉,有病罷你!」

「那你也不可以就如此甩了她,必須道歉!」

「這邊兒呢!」

那小胖子沖我們背後招了一下手,過來3個膀大腰圓的男子,看模樣不似是學生,看起來這小胖子不是當初我瞧見的乖巧可人,儼然一副社會小混混的樣子。

「你叫如此多人想幹嘛?」

「你們倆賤貨都送上門了,你說我想幹嘛呀? 幻夢 帶他們走!」

拉扯中,有幾個邊上桌的客人上來勸阻,但後來都覺得無關疼癢便回去了,沒料想到他們拉著我們就向外走。

「救命呀,無賴!放開我們!」

「老婆呀,不要鬧了呀,回家我好端端疼你呀!」

前邊半句是給路人聽的,後邊半句是貼著我的耳朵講的,聽的我毛骨悚然,倏然想到了華禹風,邊走邊摸摸掌中的電話,偷偷撥過去,而後大聲沖那幾人喊:「快放了我們,否則你們就死定啦!」

「小妞兒,你想要我怎麼死呀,你喜歡啥姿勢呀?」話語間極度曖昧,華禹風那邊應當可以聽見,我便沒再跟他們耗費力氣。

在一條路的轉彎處尋思著,得拖住他們,讓老三先跑。

「我們跟你們走,不過你們得放開我們,倆小女孩又跑不過你們!」

「行,放開他們罷!」

我湊到老三耳朵邊道:「片刻要你跑,就使勁跑,不要回頭,安心,我沒事!」

他疑惑地瞧瞧我,我沖她使勁兒點點頭,她不講話即便默認了觀點,道上一個樹枝擋了路,他們幾個邁去,尋思著機會來了,我揀起樹枝沖他們一擺。

「快跑!」

此時老三拔腿便跑,我沖他們使勁兒划拉,他們見我沒跑,也沒過去追老三,這下我就安心了。

「她跑了怎麼辦?」

「那小婊子我都上夠了,今天來點新鮮的,我瞧這也不錯!」

「想的美!」把樹枝朝他們扔過去,扭身便跑,在學校我體育算是好的,跟這幾個癱子比起來,優勢不是一星半點兒。

「呀!」

看起來再英明的人,也有馬失前蹄時,一個石子把我絆倒在地。

「這回不跑了罷,跟大爺走罷!」

「把手放開!」

伴隨著一聲恐嚇,那我再熟悉不過的影子也出現了,他終究來救我了。

「識相的趕緊滾,沒你們啥事兒,我跟我老婆鬧著玩兒呢!」

「誰是你老婆,臭不要臉!」

「老婆,我錯了,咱們回家罷!」

那男人依舊在演戲,可是他們這回遇見的是華禹風,他不會放過他們,之後的事就似偶像劇里似得,他抱起我,他的手下把他們打的不省人事,再後來的事好像交給手下處置了。

「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就是跌了下,我體育非常好的,若非有個石子,他們肯定跑不過我!」

「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么?跟一群無賴打架!」

「他們欺負了我寢室老三,我得替她報仇!」

「你是俠女還是正義的使者?還報仇,先把你自個兒管好了再說完!」

「謝謝你!」

這回我主動在他面上扣了個帶響兒的吻,我就曉得他會來救我,即便所有人都遺棄我,他都不會! 「可不可以幫我重重地收拾一下他們?真是太氣人啦!」

「否則,你覺得我會放過他們么?」

「恩,我相信你!」

「啥都相信?」

「恩,啥都相信!」

「那麼你會倏然消失么?」

「當然不會,我沒親人,我會去哪兒中,長如此大我都沒離開過這城市!」

此時的我還不明白華禹風的意思,他是畏怕我像某人似得倏然消失,可這句話卻變成我們日後最大的隱患。

「倘若你相信的話,往後遇見這類事,第一時間要跟我說,而不是自己去為朋友出頭,你是個小丫頭,到頭來吃虧的還不是你!」

「曉得啦!」

我沖他吐了吐舌頭,而他用手劃了下我的鼻尖,這些動作看起來都曖昧極了,我也是沉浸在幸福里無法自拔。

「送我回學校罷!」

「不陪我么?」

重生之陰狠毒妻 「我得回去瞧瞧老三怎樣了?」

「行,正義的使者!」

「改日陪你,今天謝謝你!」

我非常感謝華禹風的善解人意,爸過世后他就似一個正義的化身在我身側一直保護著我,每回危機關頭他都會出現,離開前我深深地吻了他一回。

我主動的,這吻包含了我的感謝跟愛慕,不曉得他是否能感受的到,害羞的我迅疾跑下他的車,沒敢回頭。

用手摸了摸唇,依舊有他淡淡地香味兒,保全冷酷的目光打破了我的思緒,這保全已然不是一回兩回看見我從華禹風車中下來,此時他腦子中應當是認定了,我在做有錢的情婦,眼眸里充滿了輕鄙跟對富人的某種艷羨,非常複雜。

「青晨,你是如何回來的?沒事罷?有沒受傷?」

寢室里所有人都圍著我轉。左翻翻右瞧瞧。就似檢查包裹一樣認真。

「老三呢?」

「要我們哄睡著了,嚇的都不行啦!」

「她沒事便行!」

「還未事便行,你也不跟我們說一聲,就帶她去評理。多危險呀?你怎麼逃出來的?聽老三說當時狀況挺危險的呀!」

「我是誰呀,跑唄!我跑的多快。那群癱子,被我拉開300多米呢!最後都快累死在道上了。」

「不要扯淡,快些說!他們有沒為難你?他們敢把你怎樣。我們就打110!」

「真沒。跟你們說實話罷!一個好心人救了我!」

「真的么?帥不帥?是我們學校的還是哪兒的?」

「我哪知,在街邊遇上的,他看幾個男人想欺負我。就一人把他們全打趴下啦!」

「哇塞!這麼英勇呀!一定非常帥罷!」

「恩!真的非常帥!」

「電話留了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