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禾看了看自己,又看看四周,發現她還在這個小綠洲。

發現自己的衣服都穿好了。

心中一暖,覺得那個人也不是多麼壞。

曦禾看到水邊坐著一個紅色衣袍的男子,他的髮絲飛舞,背影高大聽別人。

曦禾對著他的後背,脆生生叫了一聲,「大,大叔。」

聲音格外清甜。

是因為他並沒有先把她送走,所以她感激他。

然後,男人慢慢的轉過頭來。

曦禾瞬間就驚呆了。

那是一張驚為天人的臉,白皙的皮膚,比她都還要美麗,曦禾差點驚呼出聲,怎麼可以有男人這麼美呢。

那是一個和流月年紀差不多的少年。

少年似笑非笑的看著曦禾。

然後走了過來,說道,「臭丫頭,還叫我大叔?我並不比你大多少。」

玄星邪邪的笑著,看著好像傳說中亦正亦邪的魔王。

曦禾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人,有些驚訝,急忙後退。 礦洞底部的淺坑上方,兩眼輕閉的陳志凡凌空懸浮。神海虛空內,一段關於鼠王帶着它的手下在洞穴裏覓食的視頻,正在慢慢播放。

之前一直驚奇於老鼠身上爲何會擁有鬼氣的氣息,在對第二段視頻裏的某些畫面反覆觀看後,他不禁恍然大悟。

看那洞穴裏遍佈的人類屍骸,大部分雖都已化作了枯骨,但也有一部分只是剛死不久而已。

地底深處,本就陰氣極多,更何況還有着一處極陰靈穴的存在。死屍加上濃郁的極陰之氣,若非赤鐵礦脈的洞穴裏地氣不足,恐怕裏面絕大部分的屍體都會轉化成爲殭屍之身。

雖然屍體不能成爲殭屍,但是在大量陰氣的浸潤下,其軀體同樣會進入到一種不腐不朽的狀態。

老鼠因爲飢餓而吃了這樣的肉之後,有很大的可能身體會被屍氣浸染,若是不死,就會成爲一種半屍半鬼的詭異存在。身上自然而然的,會散發出一種類似於鬼氣的氣息。

說起來這些老鼠也是着實可憐,深處地底兩百多米,食物匱乏,大部分時間都是飢腸轆轆。不難想象,同類相食的場景恐怕也是經常上演的。

擡頭環顧了周圍依舊漫天飛舞的灰燼幾眼後,陳志凡凝神斂氣,心裏默默唸叨起了一遍超生靈咒來。

很快唸咒完畢後,他輕吁了一口氣,然後御氣排空,再次來到了離極陰靈穴最近的洞壁底下。

至於神海虛空裏那段最長的視頻,早就在念咒之前,就被刪除了。那個視頻裏顯示的,正是鼠王因爲尋找食物而在地洞裏到處亂躥,結果進入到了極陰靈穴裏的過程。

正是它在極陰靈穴裏被極陰靈氣淬鍊了身體的緣故,纔會在接下來的歲月裏一步步變強,最後成爲千鼠之王,大大享受了一番後宮佳麗數百的逍遙日子。

直至遇上了陳志凡,纔算是終結了它那曲折漫長而又輝煌的鼠生。

凌空懸浮在洞壁下,他靈念一動,喚出了水晶球。手指輕輕在閃爍着瑩瑩毫光的晶球表面上一劃,一副畫面瞬間就浮現了出來。

兩隻浮蛉獸,在第三隻浮蛉獸的視影術下,一前一後進入到了一個巨大的洞穴裏。

一看到這個洞穴,陳志凡的心裏就是微微一動。看那遍佈的凌亂枯骨,可不就是之前在鼠王的第二段記憶裏出現的老鼠大食堂麼。

“嗯?”

嘴裏發出一聲輕咦後,他馭使三隻浮蛉獸朝着畫面角落的一處飄了過去。很快,水晶球面上就顯現出了一個斜斜的巨大長坡。

驅使其中一隻浮蛉獸沿着長坡一直往上飛,直至到了視影術的距離極限後,一個斷崖式的平臺,霍然出現在了距離浮蛉獸有上百米高的頭頂上方。

讓浮蛉獸原路返回後,陳志凡手指一撥,水晶球上的畫面很快就轉到了巨大洞穴裏。

看着那些表面佈滿了齒印的一根根枯骨,他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不出意外的話,那些枯骨主人的身份,應該就是曾經赤鐵礦場裏的奴隸礦工們。

玉鑑問道 幾百年前的扶桑島陸,可是正處於奴隸社會時期。

那些奴隸礦工們,或是因爲生病,或是發生了意外,也有可能是觸怒了主人,於是就被扔到了斷崖底下,順着斜坡掉入到了巨大的洞穴裏。

“靠,萬惡的奴隸社會!”眼裏閃過一抹幽光的凝聲喝罵了一句後,陳志凡繼續手指划動逐一看過了剩下幾十只浮蛉獸所傳來的畫面。

當看到並沒有什麼異常的畫面出現後,他靈念一閃,命令所有的浮蛉獸迅速返回到極陰靈穴裏。

礦洞底部,飛揚的塵土、灰燼,在無風的狀態下,迅速沉降到了地面上。黑暗的某些角落,時不時的,會響起一連串細碎的聲音。

正在用靈念探查洞壁情況的陳志凡,臉上表情微微一動,一點靈念化作一張無形大網,就朝着細碎聲音響起的位置罩了過去。

少頃,他的身形微微一頓。沉默片刻後,駕馭着靈念巨網將黑暗深處的幾隻尋常大小的老鼠給攝取了過來。

“吱吱”不絕的驚聲尖叫裏,幾隻眼睛裏幾乎看不到紅光的老鼠,神情驚恐地在靈念巨網裏縮成了一團。

“你們這幾個傢伙的命,實在是真真的好。”搖頭晃腦的文雅了半把後,某青年御氣排空,帶着那幾只老鼠扶搖直上兩百米,轉眼就來到了礦洞口。

夜色下,一片荒涼的赤鐵嶺到處暗影重重。站在礦洞口的他,收了靈念巨網後,任由那幾只老鼠掉在了洞口的地面上。

幾隻老鼠抖抖索索的趴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直到其中體型稍大一點的老鼠在鼻尖聳動了幾下後,兩眼忽地一亮,然後尾巴一擺,身軀一轉,跐溜一下就沿着洞口邊緣的縫隙眨眼就跑得沒影了。

輕輕夜風吹拂中,一陣尖利的“吱吱”叫聲隱隱飄了過來。

剩下的四隻老鼠在左右張望了一眼後,瞬間精神一振,同樣尾巴一擺,身軀一轉,跐溜幾下就沿着第一隻老鼠跑過的路線,迅速不見了蹤影。

靈念一路跟隨,直至“看”到五隻老鼠聚在一起,前後跑成一條線鑽進了一片灌木叢裏後,陳志凡輕一臉真誠的祝福道:“但願你們幾個小傢伙能在這裏好好的生活下去。”

對着夜空仰天輕悠悠的嘆息了一聲後,他收斂好心緒,然後扭頭縱身一躍,很快就飄忽着來到了礦洞底部。

站在洞壁底下,看着水晶球球面上顯示的畫面裏,一百隻浮蛉獸已經全部聚集在了極陰靈穴裏,陳志凡點了點頭,然後命令它們全部站在了那道被封閉的門前。

少頃,他眨巴着眼睛,又仔細看了畫面顯示的那道門,結果發現那根本就不是門,僅僅只是因爲岩石顏色不同而產生的色差所形成的錯覺而已。

“這就難怪了。”哭笑不得的某青年嘴裏呢喃有聲,“我說怎麼靈念感知不到外面有門的痕跡,剛開始還以爲是受到了極陰靈氣的影響。尼瑪對着洞壁瞧了半天,結果卻是搞了一個天大的烏龍!”

一拳轟然砸在了洞壁上,碎石簌簌掉落中,他搖了搖頭眉頭緊皺:“洞壁太厚且不說,看這架勢,要是暴力轟穿的話,恐怕整面洞壁都得塌下來。那個鬼道修士,又是如何進入的極陰靈穴?” 流月要是貴公子,他就是一個妖。

反正都是屬於美的不像話的樣子的那種。

玄星突然對曦禾說道,「你叫我玄星就可以。」

曦禾突然盯著玄星的眼睛,眼眸閃了閃。

玄星……

等等,怎麼好像在哪裡聽說過,或者見到過這雙眼睛,還有這個名字?

是有人跟她提起過嗎?

不過她怎麼想不起來了。

「我們必須要在天黑之前趕到飛雪山。」玄星說道。

曦禾想也不想的搖頭,「我才不去。」

玄星拉下臉來,「不去也由不得你。」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說了不去就不去,難道你還要強迫我?混蛋。」曦禾和玄星說不通,便沒什麼耐心,破口大罵。

玄星也懶得和她廢話,直接跳上了麟甲獸,然後朝著曦禾跑了過來,曦禾嚇得立即大叫一聲,轉身就跑。

一邊跑一邊罵道,「你這個大魔王。混蛋!不要臉。」

曦禾罵的正開心。

背後突然被人一把拎了起來。

一個陰沉的聲音說道,「你剛才罵我什麼?」

曦禾身體一僵,被人家抓在手中,再也橫不起來了。

曦禾回過頭,眼中含淚,楚楚可憐的說道,「我沒說什麼,我是說你能不能把我放了,我昨天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為什麼還非要讓我回去……」

玄星挑了挑眉道,「你昨天做什麼了?」昨天她昏過去時是說了些什麼,不過那聲音太小,他根本沒有聽清楚。

曦禾愣了一下,難道他沒有聽到嗎?

「我,我是說,我拿了他們的寶貝,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曦禾低下頭,幽幽的說道,那個秘密,還是不要告訴他這個陌生人好了,因為她發現他也不是個好東西。

「你就不用擔心了,就那一點東西,他們根本不會放在眼裡。」玄星眼睛微微眯起。

「但是你剛才罵的很歡快呀,繼續罵呀?」

曦禾咬了咬唇,再次抬起頭來,臉上還是一副楚楚可憐,我見猶憐。

但是玄星半點也不為所動,冷笑一聲:「如此虛偽,你們鳳凰山的臉都被你給丟光了。」

曦禾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忍住一拳揮到玄星臉上的衝動,然後說道,「你救了我。我又不是不知好歹,怎麼可能罵你呢?剛才是你聽錯了。」

「原來鳳凰神女竟是這副調調,我總算大開眼界了。」玄星言語之中含著嘲諷。

曦禾深呼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他罵的是鳳凰神女,和自己有什麼關係?不要生氣,她不生氣。

「你離的小爺這麼近作甚,難不成你還想學那些狐女一樣,呵呵……」

曦禾咬了咬牙,又咬了咬牙,終於忍無可忍,破口大罵!

「就你這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樣,還說別人勾引你?你怎麼不做夢去?!我告訴你,就你這樣的把你送給人家,人家都不要,死人妖。」

曦禾從小到大都沒有說過這麼傷人的話,但是對玄星她真是忍受不了了。

這個男人真的是自以為是,狂妄自大,別人不喜歡的事情,他也要逼著做。 貝克街新來的暗區特工 怎麼一個兩個都這麼討厭!

「呵……」玄星突然冷笑了起來,任誰都看出來,他笑裡藏刀。

曦禾知道他生氣了,但是那又如何?狗都覺得還會咬人呢。

曦禾故意聽不懂的樣子似的,繼續說道「怪不得你這種人獨來獨往,沒有朋友,你看看,你長得這麼美,要是走在大街上,別說女人了,男人看到你都走不動了。美得如此禍水,天理都不容。怎麼會有你這麼漂亮的大叔呢?」

曦禾露出一口白牙,笑嘻嘻的看著玄星,知道玄星不願意她叫他大叔,但是她偏偏就要叫他,就氣死他。

玄星臉上再也沒有一絲笑容,陰森恐怖的看著曦禾。

讓人忍不住心顫。

曦禾咽了咽口水,朝著前面挪了挪離,離開玄星身體遠一點。

和流月同坐一騎麟甲獸的那種感覺火熱完全沒有,她渾身冰冷。

「你還想要說什麼?」玄星冷冷的道。

曦禾突然有些慫了,搖了搖頭,聲音低低的道,「沒,沒有啊。」

玄星突然冷哼一聲,狠狠道,「要不是因為你是鳳凰山神女,我早就把你砍了。」

靠!

他還想砍她?

他憑什麼!

他一個大男人,居然如此不講理?

曦禾氣不過,忍不住冷冷的說道,「哈哈哈!就你還行俠仗義,講道理,天下的人要都像你這樣,那豈不是……」

話還沒有說完,曦禾自己的身子就突然飄了起來,然後砰一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痛得她呲牙咧嘴,大罵一聲,「混蛋。」

然而當曦禾睜開眼睛,卻看到玄星駕馭著麟甲獸走遠了。

曦禾心中頓時一驚,這個鬼地方,留她自己在這裡,還不是死路一條。

她急得大叫,「你,你別走!」

玄星回頭冷笑一聲,「你是高高在上的神女,我怎麼可能配與你一起走路呢?你還是單獨行動吧,只不過你要小心了,這裡有許多魔鳥,呵呵,神女到時候千萬不要被它們給吃了才好。」

話落,玄星身形就消失在了雲霧當中。

曦禾瞬間傻眼了。

「混蛋!還說行俠仗義,我呸!原來就是一個只會欺負弱女子的混蛋。」

曦禾氣得直接抱著雙腿,在小溪邊坐了下來。

希望白天能夠能出現一個人,帶她離開。

不知不覺。

曦禾便從早上坐到晚上,然而別說人了,大中午的,連個鬼都沒有看到。

再加上昨天生病,她如今的身體有些撐不住,眼睛昏昏欲睡。

只是曦禾強忍著不讓自己睡過去,因為睡過去,她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危險。

突然傳來一聲鳴叫。

曦禾立即渾身一個激靈,睜大眼睛看上那些紅彤彤的眼睛。

遭了。

這些好像是她們上次見過的魔鳥

曦禾站起身就想要離開。

但是她又能往哪裡跑。

手中抓了一把塵土。

藏在大樹的後面。

崛起主神空間 那隻魔鳥原來是來喝水的,它喝了一會兒,突然揚起長長的脖子,朝著天空嗷叫了一聲。

原來它並不是自己,而是它們是全體一起來的啊。

啊啊啊……我完了。 幽暗寂靜的礦洞底部,兩眼灰芒閃爍的陳志凡,低頭看了一會兒水晶球上顯示的那堵豎直石壁,又擡頭望了望眼前的洞壁。

沉吟片刻後,他眉頭一挑,左手豎掌成刀,掌間黑光閃爍下,探臂“哧”的一下就整個手掌沒入到了洞壁裏。

看那輕鬆如意的樣子,就彷彿插入的不是堅硬堪比鋼鐵的鐵礦石,而是一層薄薄的紙。

手臂一震拔出手掌後,某青年活動了一下左手五指,然後渾身氣息倏地一變,縷縷屍氣從掌心逸出。不一會兒的功夫,整條胳膊就被一團灰白色霧氣所纏繞。

輕吐出一口氣後,他手臂一動,“噗嗤”一聲,整個小臂就深深沒入到了洞壁裏。

手臂一震拔出胳膊後,陳志凡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黑光的威力毋庸置疑,若是全程用它挖洞的話,恐怕用不了三分鐘的時間,就能挖到極陰靈穴裏。但是他擔心,要是消耗過甚的話,會對黑光的恢復造成一定的影響。

黑光的本源,其實是來自於巫族的巫力。可是到目前爲止,陳志凡甚至連如何增加巫力的方法都還沒有搞清楚。每回用了黑光之後,都是任由它自我恢復。

真要是因爲黑光巫力的威力絕倫,而隨意大肆使用它,進而導致其不可再生的話,那到時候該哭的就是自己了。

“它應該被當做殺手鐗的。”輕哼咕噥了一句後,他決定以後在沒有找到增加黑光巫力的辦法之前,還是儘量少用爲好。

至於紫光皇力和白光妖力?陳志凡更是壓根連想都沒有想過。

不管怎麼說,黑光巫力對於身爲殭屍一族的某青年來說,勉強能摸到一點使用的門路。而對於前兩者,別說是門了,他就連窗戶邊上的一條縫都還沒有看到。

說來說去,還是自身的力量纔是最好的。就如同屍氣之於殭屍,那纔是真正被自己掌握的最好力量。

對於陳志凡而言,屍氣要是消耗一空的話,即使體內丹田虛空裏的鬼門不再提供大量的鬼氣以供轉化,天地之間還是存在許多陰性能量以供吸收了。

“屍氣,纔是殭屍修煉的根本。”心中若有所悟的他,在輕聲呢喃了一句後,靈念一動收了水晶球,然後體內屍氣移動着,迅速聚攏到了雙手掌間。

絲絲陰氣四逸中,十指指尖指甲好似一把把匕首般閃爍着森冷銳氣的他,眼底閃過一抹灰芒,一對胳膊如同那摁開了開關的機械手臂般,對着洞壁就殘影連連的挖掘了起來。

呼呼的風聲裏,一塊塊拳頭大小的赤鐵礦石在陣陣殘影中“啪啪”的往地上掉。總共過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洞壁上就出現了一個深有一米的大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