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琪勉強笑了一下:「你就是包養歡歡的金主嗎?」

晏爍冷淡地瞥了她一眼,沒承認也沒否認。

書琪就當他是默認了,心臟好像被醋腌過似的,更酸了。

李建仁在晏爍出現的時候,他就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這個男人單單是在外形上就比他優秀了太多,只要看見他,他就有一種被藐視的自卑感。

他找存在感似的紅的眼睛對玉傾歡吼了一句:「他真的是你的金主嗎?你怎麼能那麼自甘墮落?」 甫進入宮殿,兩個穿著軍裝的一男一女便走過來,葉簡汐認出他們肩上頂得是軍銜,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品級,但看這棟宮殿的規模,想必兩人也簡單不到哪裡去。

女軍官頂著一張面癱臉,說:「慕太太,請配合我們安檢。」

葉簡汐說:「好。」

男軍官走到天佑、天寶跟前,蹲下身說:「兩位小少爺,跟叔叔走去做下檢查,好不好?」

天寶嚇得拉著天佑的手,往他的身後躲。

那名軍官笑了笑,抬眸看向葉簡汐。

葉簡汐拍了拍天寶的腦袋,說:「寶寶,叔叔沒有惡意,你跟著他過去,等會兒就見到媽咪了。」

天寶撅了噘嘴,一臉不高興的點頭。

男軍官牽著他和天佑,帶著他們走了。

女軍官則引著葉簡汐,往另一邊的房間走。

葉簡汐原以為只是簡單的做檢查,可沒想到檢查會那麼嚴密。進了檢查室后,那名女軍官指使一個戴著口罩的人,將她里裡外外都掃描了一遍,連指甲縫都沒有放過。

等檢查完畢,女軍官說:「謝謝慕太太配合我們的檢查,現在可以出去了。」

葉簡汐心裡腹誹,到底是什麼人,要搜查的這麼徹底,恐怖分子檢查也沒這麼詳細吧?

默不作聲的跟著女軍官出了掃描室,葉簡汐又和天佑、天寶匯合。

男軍官引著他們往裡面走。

隨著深入宮殿的腹地,更多的軍人暴露在視野之中,葉簡汐默默地數著經過的軍人,心裡初步估計,這棟宮殿嚴密的程度,不亞於一個連的防守程度。

正在四處看時,手被輕輕的扯了下。

葉簡汐俯首看向身邊,對上天寶怯生生的目光,低聲問:「寶寶,怎麼了?」

「媽咪,我不喜歡這裡……」

這些叔叔都好嚴肅哦,好像要吃人似的……

葉簡汐摸了摸天寶的腦袋,說:「寶寶,為了你爹地忍耐一下,我們等下見了你爹地就走了。」

「哦。」

天寶悶悶不樂,抓住天佑的手,不肯放開。

天佑安慰拍了拍他的小肩膀。

穿過宮殿長長的走廊,男軍官領著他們,走到一間雕花的紅色木門前。

他走到門前,按下了幾個數字。

門咔嗒一聲,從裡面打開。

「慕太太,兩位小少爺,請進。」

葉簡汐走上前,緩緩地推開了門。

隨著門打開,她看到了房間里的布置,典型的歐式風格。而房間的中央,兩道身影相對而立,其中一個是洛琛,另一個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長身玉立,面容俊美,眼角有些細細的紋路。有錢人都保養得比較好,葉簡汐看他的面相,估摸著他大概有三十七八歲了,實際的可能比這個大一些。

葉簡汐打量完,開口想要打招呼,然而她剛張嘴,聲音便被身邊天寶嘹亮的聲音壓了下去。

「爹地!」

天寶喚了聲,撒開小短腿,快速的跑向慕洛琛。

慕洛琛聽到這邊有聲響,抬眸看過來,在看到天寶的身影的剎那,他嘴角露出一抹淡笑,然後將視線淡淡地落在天寶身後的葉簡汐和天佑身上。

天寶跑到慕洛琛身邊,揪住他的褲腿,輕輕的晃著,撒嬌說:「爹地,為什麼你要佑佑,還有我媽咪來這裡呀?寶寶想回家跟妞妞姐姐一起玩,不想在這裡。爹地,我們回家,好不好?」

慕洛琛彎腰,把天寶抱起來:「回家的事情,等下再說。」

天寶哼了聲:「好嘛,好嘛,在大人的世界里,小孩子是沒有決定權的。」

慕洛琛捏了捏他的小臉蛋,「乖,給你介紹下,這位是……你蕭叔叔。」轉眸看向身邊佇立的男人,慕洛琛聲音不卑不亢的介紹道:「這就是天寶。」

男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情,但不知道想到什麼又強行壓抑,額頭上藍色的血管因此而暴起。

天寶見他這樣,嚇得又往慕洛琛的懷裡擠了擠。

珍藏版壞女人 男人注意到天寶在躲閃自己,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沙啞著聲音問:「你叫天寶嗎?今年多大了?」

天寶伸出胖乎乎的四根手指頭:「我今年四歲了,上幼兒園中班。」

男人聞言,緊繃的面部,緩和了一些:「乖孩子,我能抱抱你嗎?」

天寶聳了下眼睛沒說話,可那張稚嫩的小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不願意。

男人伸出的手,懸在了半空。

慕洛琛解釋:「他膽子有些小,第一次見到的人,一般不願意接觸。」

「那我就不勉強他了。」

男人勉強笑了笑,眼底滿是失望。

葉簡汐領著天佑走到兩人跟前,叫了聲「洛琛」,然後看向那名陌生男子,輕聲說:「這位是……」

「蕭雁南。」男人自報姓名,「慕太太是吧?很感謝你,把天寶養育的這麼好。」

葉簡汐覺得他這話有些古怪,天寶是她兒子,他蕭雁南以什麼身份感謝她?

但看一旁慕洛琛對蕭雁南的話,沒有什麼特別反應,葉簡汐只好笑著伸手同蕭雁南握了下手。

接觸到蕭雁南的手,葉簡汐眉頭擰了下。

因為他的手像是冰一樣,沒有任何溫度。

葉簡汐很快便抽回了手:「蕭先生,第一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慕太太客氣。」

蕭雁南說著,目光落在天佑身上,嘴角噙了抹溫和的笑意,「你就是小天佑吧?我聽說,你很聰明呢。」

「謝謝叔叔誇獎。」

天佑用小大人的口氣,像模像樣的回答。

蕭雁南見狀輕笑出聲。

蕭雁南跟天佑說了幾句話,再度將視線落在天寶身上。

天寶被他盯著看的有些煩躁,乾脆把小臉埋到慕洛琛的胸口。

蕭雁南看出他的不耐煩,這才移開了目光,說:「都還沒用晚餐吧?我們先用晚餐,等下叔叔帶你們去看坦克還有飛機,怎麼樣?」

「真的?」

天寶聽到「飛機」「坦克」,也顧不得害羞了,眼睛亮晶晶的盯著他。

蕭雁南:「當然是真的。」

「耶!好耶!寶寶要看大坦克,還有飛機咯!」

天寶開心的在慕洛琛懷裡歡呼。

蕭雁南淺笑,將他的模樣深深的印在眼底。 玉傾歡撩了一下垂在耳邊的長發:「被他這麼優秀的金主包養,怎麼能說是自甘墮落呢?」

金·晏爍·主:「……」

李建仁還想再說什麼,玉傾歡卻沒有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她還要去跟新上任的金主爸爸聯絡聯絡感情呢,怎麼能把時間浪費在他們這種人身上呢?

必須不能啊!

「你不要再說話了,以後也不要再來找我,我們已經分手了,一刀兩斷。」

說完,玉傾歡看向一直被她拽著手臂的金主爸爸,柔柔道:」親愛噠~能幫我把賬結一下嗎?「

玉傾歡眨了眨眼,並沒有對眼前這個男人抱有什麼希望,哪個傻叉會給剛見一面就被人賴上的女人結賬啊?

傻·晏爍·叉看了她一眼,掏出了銀行卡,遞給了導購員,金主之名瞬間坐實。

玉傾歡:「……」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傻叉啊!

久仰了!

付完賬的晏爍,把卡放進錢包里,裝衣服的袋子丟到玉傾歡的懷裡:「衣服買了,現在可以走了嗎?」

晏爍終於說出了他的第一句話,聲音清冷而富有磁性,玉傾歡眨了眨靈動的眼睛:「可以走了。」

晏爍哼了一聲,率先走了出去,他來這家店的目的瞬間被他忘了個乾淨。

玉傾歡亦步亦趨地跟在他的身後,一直跟到了地下停車場。

晏爍打開車門並沒有坐上去,他看向玉傾歡沒什麼表情地說:「衣服也給你買了,你還跟著我幹什麼?」

玉傾歡把袋子抱在懷裡:「你給我買了衣服,就代表你承認你是我的金主了。「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這個接近氣運之子的借口找的真好。】

【玉傾歡:……】

晏爍面無表情地挑起她的下巴:「知道我是誰嗎,就說我是你的金主?」

玉傾歡心裡說:知道啊!

嘴上說:「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呀,金主爸爸?」

晏爍觸電般地縮回了手,清俊的臉上帶了點不自在,顯然是被玉傾歡吐出來的話給驚著了。

「瞎叫什麼呢!」晏爍冷著聲音說。

玉傾歡一點都忤他:「那行吧,我不瞎叫,那你叫什麼名字呢?」

晏爍:「在詢問別人的名字之前是不是得先報上自己的名字?」

「哦~你說得對,我是玉傾歡。」

逐芳記 玉傾歡?好名字,跟她很相配。

「晏爍。」說完晏爍就直接上了車,一點也沒有讓玉傾歡上車的意思。

玉傾歡:「……」

剛才還在給人家當金主爸爸,怎麼說變臉就變臉?

唉!

她屈指敲了敲緊閉的車窗,看到車窗降下來,她才收了手。

晏爍沒什麼溫度的眼睛直視著她:「又幹什麼?」

玉傾歡笑著從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來那本名叫《魔神錄》的小破書,從打開的車窗里直接塞了進去:「這是江湖上人人爭搶的武林秘籍,只要你能煉成,你就能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神,等價交換,這本武林秘籍是你的嘍~」

晏爍:「……」

【白毛糰子上下彈跳著:宿主你就這樣給他了,他扔了怎麼辦?】

說好的要認真做任務呢? 隨便丟了一本書給人家,然後告訴人家這是武林秘籍,煉了可以成神,任誰都不可能會修鍊的吧!

傻了才會修鍊的吧!

玉傾歡想說扔了就扔了唄,大不了到時候再給他批發一打。

但是她嘴上卻一本正經地說:「他不會扔的。」

【白毛糰子:為什麼?】

玉傾歡意味深長道:「直覺。」

【親愛噠宿主是什麼給了你這樣的直覺?】

它也有一種直覺,它覺得晏爍肯定是會把《魔神錄》丟了的。

嚶~它好可憐。

等到那本《魔神錄》被丟了,它還要去再幫他們弄一本,它又不是搞批發的,它只是一個弱小無助又可憐的系統~

「小統統,看看我手上的這幾個袋子再說話。」

【白毛糰子:……好像有點道理。】

第一次見面就給宿主買衣服,他可能真的是個傻叉。

玉傾歡在底下停車場的入口處磨嘰了一會兒,她要等的目標終於出現了。

剛從商場裡面出來的李建仁看見玉傾歡之後,馬上向她快步走了過來:「歡歡!」

玉傾歡看了他們兩個一眼說:「我記得在這家商場後面有一片小樹林,我想跟你談談,你一個人。」

李建仁想也不想就直接答應了:「好,我跟你一起去。」

書琪看見他這副沒出息的樣子,委屈道:「建仁~」

李建仁把她的手拿開:「這是我跟歡歡的事,你回去吧。」

御獸進化商 李建仁無情的話讓書琪咬碎了一口銀牙,她憤恨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李建仁這會兒雖然心虛,但是他並沒有挽留她。

玉傾歡看完了戲,抬腳走在了前面。

【白毛糰子:宿主為什麼要去小樹林啊?】

【玉傾歡:因為小樹林里沒有監控。】

【白毛糰子尖叫:宿主你要幹什麼?殺人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走的。】

玉傾歡笑的溫柔。

【玉傾歡:我不會殺人的。】

白毛糰子一點也沒有放心下來,反而更加害怕了,宿主她經常這麼說,但是最後人都是她弄死的!

它的宿主明明笑起來那麼像天使,但是她每次說這話的時候怎麼就那麼像魔鬼?

不管白毛糰子怎麼想,小樹林已經到了。

玉傾歡看了看,環境真好。

李建仁上來就像抓她的手,玉傾歡躲了過去。

她把幾個袋子放在不遠處,掰了掰手指,溫柔道:「這裡的環境不錯,也算對得起你了。」

李建仁剛想問你在說什麼,玉傾歡的拳頭就對到了他的眼眶上。

李建仁被打懵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一條漆黑如墨的繩子給捆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