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絲希望,居然還是嬴政所給!

說服大月氏和東胡?

滴答!

張良視野模糊,內心絕望萬分!

我到底,在和兩個什麼怪物在作對……

閃過最後一個念頭,張良的思維陷入到了久久的死寂之中,只有淚水滴落。

他…….

一敗塗地!

【今晚好安靜,真好~】

……

屋外,嬴政坐上玄鳥衛早就準備好的車輦,頓若站在身旁。

不做停留,兩人離去。

至於那些原本跟隨張良的黑衣人,也全都被逮捕,正在押往天牢。

整個過程沒有任何意外,他們早就失去反抗之心,沒有任何的抵抗。

「陛下……」

車輦上,頓若欲言又止。

「不用再說了,朕明白你想要問什麼。」

嬴政神色平靜,悠悠打斷:

「不殺死張良,是因為現在的他還有用處,而且朕自有朕的打算。」

「陛下恕罪,可臣還是不明白。」

頓若搖頭:「這個張良不過是一介狂徒,而我大秦人才多如繁星。」

「此人如此放肆無禮,他到底有什麼資格被利用?」

「因為他說服過匈奴,而且這種事情本身就是危險無比,讓其他人去做很可能會客死他鄉。

說著,嬴政微微閉眼假寐: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張良也不過是一隻螻蟻而已。」

「回去吧,為這事耽擱太多時間,今天的政務還沒有解決完。」

殺不殺張良,其實都是不過一件小事,沒有必要放在心上。

既然張良最後沒有選擇屈服,那麼嬴政也不介意親自用下這一把刀。

……..

車輦返回皇宮,而王遠在第二天一早,也懷著愉悅的心情,返回到了扶蘇的公子府。

政哥的小秘已經離去,那些黑衣人也消失。

王遠還沒有來得及告別,所有的事情就結束了。

不過他並不在意這些,很快就開始忙活起屬於自己的正事。

【好耶!我終於收拾東西跑路了!】

【再見了咸陽!再見了蘇大傻!政哥!項羽!】

【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再回來了這個鬼地方!】

王遠很高興,感覺內心無比輕鬆,打算立刻就收拾東西跑路,一刻都不想停留!

從此躲在深山老林,不再過問世間事!

作為穿越者,還有系統在身,他就不信還能自己還能被老虎吃掉!

加之按照竹卷的約定,張良今天就要找他「深入交流」,進行一場「核平」談判!

【雖然沒有見過,但張良一定不想政哥小秘那麼弱智,那麼好忽悠!】

【好傢夥!好險我雞賊,現在就這一波絕對是完美避開gank!】

【如果張良知道我這樣做,肯定會被氣死!】

【嘻嘻~爽千古謀聖約的感覺真不錯!】

王遠內心一陣自得,讓某位剛好路過的千古一帝聞言,腳步微微一頓,搖頭,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雖然不懂什麼是gank,但陰陽人你現在就如此興奮,是不是高興得太早了?

搞得朕心中都有些小痒痒的。

現在張良的心態已經崩了,陰陽人,你可多撐住幾秒啊!

「王遠,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腳步放慢,瞅准王遠最得意的時候,嬴政才出聲打斷。

而且為了避免和上一次被堵在門口,直接推門而入。

「啊!?」

王遠回身,渾身出現一道波浪紋,被嚇一跳!

【艹!政哥這個傢伙怎麼天天都往扶蘇這裡鑽?】

【天天來都算是什麼?!】

「早~」

「臣…見過…陛下!」

王遠下意識後退,內心很是崩潰。

昨晚想走的時候被政哥的小秘「邀請」,現在又被政哥親手gank!

【好傢夥,這個抓人效率也太離譜了吧?】

【我難不成是你的兒子嗎?至於天天來堵我嗎?】

嘿嘿!還真是。

放心吧,還有更加過分的事情!

嬴政內心一陣好笑,頓若不在,而是帶著幾名玄鳥衛進入。

主動上前,笑著道:

「放心,朕這一次過來是找扶蘇的,並不是來找你。」

「而且這一次,朕也是有東西想要給你。」

給我?

莫非是那鴿了好幾次的重賞?

王遠呼吸急速,沒有任何遲疑,立刻回應。

「多謝陛下恩賜!」

【管你要給我什麼,只要不是大漢就可以了!】

恭喜你,猜對了!

可惜沒獎勵!

嬴政揮手,示意身後的玄鳥衛上前。

「上一次的玄鳥衛不怎麼稱職,這一次朕給你準備幾個靠譜的。」

「你們聽好了,以後無論王遠去哪裡,你們都要跟著!」

「哪怕是上茅房,也要在門外等著,不能讓王遠立刻你們的視線一刻鐘!」

「遵命!」

三位玄鳥衛立刻行禮答應!

「很好!」

嬴政點頭,轉身離開,沒有理會愣在原地,已經「被嚇出了黑白原畫」的王遠!

好兒砸,你要理解為父的一番好心!

王·黑白原畫版·遠:「#¥#&¥&!」

「王縣令,請你不要讓我們為難。」

三名玄鳥衛一臉微笑,同時挺了挺自己膨脹且發達的胸肌,「好生提醒」道:

「從今天開始,希望你可以習慣,當我們不存在,我們會盡量尊重你的生活。」

【我合作你妹的愉快啊!】

「啊啊啊!」

發出慘叫,某個陰陽人直接被逼瘋!

而另一邊,嬴政則是找到了扶蘇,帶著其來到房間內,悠悠坐下。

「父皇,請問你有何吩咐?」

扶蘇迷惑,最近幾個月,父皇來這裡基本都是找王遠的。

除了上一次要自己跟著重泉縣當擋箭牌外,父皇好像已經好久都沒有翻過自己的牌了。

不知道為何,扶蘇有點小激動。

難道自己努力了那麼久,可算是被父皇發現了!

「很簡單的事情。」

嬴政坐下,接著道:

「就是想要你可以再度去一次重泉縣,背著王遠去找到一個製鹽工坊。」

「如果有可能,朕希望你可以出面建立一些鹽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