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吧。

恩…

肯定!

樹洞中。

火光搖曳,影子重重。

易林閉著眼,調動全身血氣,恢復著實力。

這半個月里,在他的意識海中,一直與那世界之樹幼苗戰鬥著。

幼苗的靈魂力極其強大,好在他的精神力也不虛,二者處於僵持狀態,但身體的木化卻讓他的處境變得艱難起來,到時即便他戰勝了幼苗的靈魂,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體,但也已經是一顆樹木了,再不是人。

所以在靈魂作戰的同時,他分出了一部分精神力去調動氣血做最後的堅守,雖然身體大部分都木化了,但心臟部分卻還苦苦防禦著,誰也無法徹底侵佔誰。

這種局面,易林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

或許,一年,

兩年,

三年,

甚至永遠,

不過,幸好沒過多久,一股新穎純粹的力量輸入到自己的體內,幫自己壓下了那些木化力量,所以自己才能全神貫注地應對靈魂層次上的戰鬥,也能在短短半月之間,便將幼苗的靈魂戰敗,以及吞噬!

雖然自己現在的實力百不存一,但易林知道自己如果全部恢復后,會比之前強大百倍!

因為世界之樹的身體、靈魂都已經與自己融為一體了,現在的他可以說是世界之樹,也可以是一個人!

世界之樹的力量雖然在當時的戰鬥消耗了一大部分,但真正的精華還是存留著,而這些精華已經全部融入到了他的血肉筋骨中!

一旦實力恢復,易林有信心在一念之間,踏足宗師之境!

而且絕對不僅僅是初階!

現在他的修鍊之路,暫時而言,是沒有壁障的。

換句話說,他可以暢通無阻地修鍊到宗師級巔峰!

也就是青環級巔峰!

這已經是大陸,乃至海域一流高手的行列了! 祝子姍俏臉的歡喜神色也漸漸的冷了下去,可知她內心頗為失望。

若再任由這種不快的情緒發展下去,那就別想得到血煞子了。

羅陽淡淡一笑,說道:「媽,你應該知道,我跟她們的關係不是說立刻分就能分的。」

聽見稱呼「媽」,祝媽媽怔了怔,隨後臉上的線條柔和了許多。

祝子姍也是淺淺一笑,先前心裡的烏雲掃走大半。

「牛仔,你都叫我做媽了,那咱們更應該立刻解決眼前的問題。」祝媽媽含笑道。

叫了一聲媽,卻沒有達到目的。

羅陽說道:「先給點時間我,會處理好大家的關係的。」

可是祝媽媽不同意。

「牛仔,長痛不如短痛,你快刀斬亂麻,對大家都有好處。現在就去跟大家說清楚,怎樣?」祝媽媽步步為營,沒有絲毫讓步的意思。

說到這個份上了,羅陽沒可能再退縮了。

謊話都說不下去了,只好說道:「不,驟然跟她們講這事,對她們的傷害很大的。」

一面說,一面深情的凝視祝子姍。

隨後又接著道:「那算了。既然你們都不想我學狂暴功,我就不學了。我只是想幫你們,但你們處處刁難我。」

說著,便雙手握住祝子姍的手,又繼續道:「我讓你們為難,對不起。或許伯母不想我去競選門主,那我就不去了。我先回去了,你們聊吧。」

這是最後的殺手鐧了。

若祝子姍沒有什麼反應,那事情就告吹了。

幸好祝子姍連忙拉住羅陽的手,說道:「牛仔,我媽不是那個意思。我媽只是擔心我吃虧。」

祝媽媽見羅陽要打退堂鼓,也頗為遺憾。

她確實是不想看到女兒做小的,那就沒有什麼地位。

「牛仔,那你說怎麼做?」祝媽媽問了一句。

這算是個轉折,羅陽竊喜。

表面上還是那麼的憂傷,說道:「媽,我跟姍姍是真心相愛的。不瞞你說,我跟桂花姐和安姐也是真心相愛的。」

羅陽也是不得已才這樣說,就是為了防止祝媽媽讓他去跟眾美人宣布跟祝子姍做情侶。

聽了羅陽那麼老實的話,祝媽媽的臉色又黯了一個檔次。

我給反派造金屋 「那你3個都想要?」祝媽媽冷笑道。

「不是。我會做出選擇的。只是需要時間。」 武松要救潘金蓮 羅陽說道。

這話祝媽媽一點兒也不相信。

可是祝子姍相信。

「媽,你別管那麼多。我跟牛仔會幸福生活的。」

「你懂什麼!……」

下面的話應該更難聽,鑒於羅陽是救命恩人的份上,祝媽媽不便說出口。

頓了頓,便說道:「牛仔,那這樣吧,口說無憑,你立一張字據給我們。就說你願意娶姍姍為妻。日後有爭執,咱們用證據說話。」

這個要求其實並不算苛刻。

可是羅陽擔心祝媽媽故意透露消息給兩位村花知道,那就麻煩了。

是以,立字據娶妻的做法萬萬不可接受。

「媽,愛情不是買賣。那樣做就好像我和姍姍的愛情是假的。一點意思也沒有。姍姍,你說對不對?」

羅陽看出了一點,那便是只要纏住祝子姍,讓她出頭跟祝媽媽較量,也是一個可行的不錯辦法。

果然,祝子姍贊同羅陽的觀點。

「媽,我相信牛仔。」祝子姍依偎在羅陽的懷裡。

見二人已結成了同盟,祝媽媽知道說再多也沒用。

但女兒的終身大事,不關心又不行。

俗話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一旦選擇錯了,有可能一輩子後悔。

祝家的家教還是挺傳統的,祝子姍在父母的管教下,乖乖聽話,還沒有談過戀愛。

後來又幾乎被軟禁起來,就更加難以接觸外界的少男少女,談何交往?

爸爸失蹤后,祝子姍也沒心情談戀愛,一心只想早日找到爸爸。

直至遇上羅陽,見他有勇有謀,又體貼關心她,便漸漸對他有了好感,繼而暗戀他。

發展至今,祝子姍覺得要嫁人就得嫁羅陽這種人才行。

羅陽算是祝子姍的初戀。

對於初戀,沒有那個黃花閨女不動真情的。

換言之,祝子姍已完全沉浸在愛情的喜悅之中了。

祝媽媽算是局外人,自然看的比女兒要清楚。

羅陽身邊那麼多美女,又兼且有了兩個正牌女朋友,一天不分手,那祝子姍就只能做小的。

這是祝媽媽不願意看到的。

「牛仔,我只一個寶貝女兒,你要是真的愛她,就要好好珍惜她。」祝媽媽語重心長道。

「媽,你放心,我會好好愛姍姍的。」

演戲就要演到底。

說著,羅陽當著祝媽媽的面,深情地啄了一下祝子姍的紅唇。

祝子姍歡喜極了,摟緊了羅陽的豹腰,臉蛋在他寬闊的胸膛上磨來磨去,頗為親昵。

雖說羅陽主要是想得到血煞子,但他也並不算完全說謊。

只要祝子姍願意,他會照顧好她一輩子。

當然前提是她不能要求他跟兩位村花分手。

偷瞥一眼祝媽媽,見她並沒有多喜悅,神色比較平靜,難以窺知她內心現時是怎麼想的。

正當羅陽以為馬到功成時,只聽祝媽媽不慌不忙提出了新的條件。

「牛仔,你要娶姍姍為妻,是下定了決心?」

「當然!」

「那你們可以先悄悄去登記。不用告訴任何人。等你跟你那兩位分了手,再告訴大家你們登記的事,怎樣?」

這話跟一盆冰水當頭倒下相似。

羅陽吃了一驚,支吾道:「媽,不用急的。」

祝子姍又撅高了紅唇,顯是對羅陽的這個回答不太滿意。

「立個字據不行,登記又不願意,你說你對我家姍姍是真愛,誰信?」祝媽媽冷笑。

「媽,你想聽原因?」羅陽凝視著仰著臉面望過來的祝子姍。

貼身狂少 隨後瞥了一眼祝媽媽,見她點頭。

祝子姍晃了晃嬌軀,表示心裡不高興。

「姍姍,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處境。其實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隨時都會有掛掉的可能。要是跟你登記了,萬一我……」

不待羅陽說完,祝子姍便伸手捂著他的嘴,不讓他再說下去。

「牛仔,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祝子姍動情道。

羅陽解釋原因,只是要讓祝媽媽放棄先前的各種逼人念頭。

輕輕拿開祝子姍的手,又接著說道:「媽,姍姍,我也是為了大家好。等咱們有機會過平靜的日子了,再登記也不遲。現在這種時候,最關鍵的是把各種麻煩解決掉。」 過了兩三天,易林依舊還躺著,他的實力恢復地很慢,雖然身體傷勢好了,但脖子處的木化力量卻是如同附骨之疽,很是惹人煩,時不時會讓易林身體僵硬,失去行動能力。

易林對此憤怒的同時,也很無奈,只有等到自己實力完全恢復的那天,才能將其根除了,現在暫時只能聽之任之。

「易林,我抓了一隻鱉回來,這可是龍鱉,身具龍氣,對於煉體戰士而言,絕對是大補之物!」

露易絲開心的聲音從外傳了進來。

她手中拎著一隻半米長的龍鱉,龍鱉頭頂生有兩隻短短的龍角,四肢長滿了鱗片,鱉殼更是厚重無比。

因為露易絲是海族王族,所以這龍鱉哪怕實力與露易絲相差無幾,也不敢反抗。

易林睜開眼,看著正在忙活的露易絲,心中輕輕一嘆。

露易絲對他的情意,他明白,可他這一生著實不想沾惹上這些東西。

無情無義雖然很難,他現在也不願意到達那個境界,但能少一些是最好的,一個沒有羈絆的人,或許才是無敵的。

他不想在以後的某天,自己的仇敵會用自己在乎的人來要挾自己,那種局面太難解決了,所以與其如此,不如從未開始。

所以他只能對此假裝視而不見。

半個小時后,露易絲端來一碗湯,湯香濃郁,味道鮮美。

易林本想拒絕,但看到露易絲那充滿期待的眼神時,到嘴的話不由止住了,他點了點頭。

露易絲見此,頓時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雖然面容平凡,但那雙眸子卻是清澈無比。

易林之前便明白露易絲是女扮男裝了,所以便也釋然了。

讓易林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露易絲拿著碗,朝里吹了吹,然後放到了易林的嘴邊。

這個碗還是一個簡陋無比的木碗,是露易絲利用空間魔法切割而成的。

易林張口,他也不怕燙,直接一口喝完了,淡金色的龍氣在他體內蔓延開來,宛如暖流沖刷,易林有些疲乏的精神乃至身體都得到了緩解。

「這一碗是龍鱉的所有精華所在,你要是還需要,我繼續去抓,反正它們在我面前,只能像是乖兔子一樣!」

露易絲很得意。

「謝了,等我實力恢復,我會帶你出去。」

易林緩緩說道,「我欠你一個人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