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唐易的加入,兩個人很快就來到武魂殿的門口。在大師交給門衛令牌后兩人就在門口等待。

大師明顯對武魂殿已經此以為常了,但是唐易卻是津津有味地看著武魂殿的建築。從材料上看,每個地方都寫滿了「不差錢」;但又設計得非常巧妙,能從中感受到只有威嚴和肅穆。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之前進去的侍衛就急匆匆地邀請兩人進去。在侍衛的引領下,唐易和大師就見到了武魂殿的現任教皇——比比東!

比比東瞄了一眼大師旁邊的唐易一眼后說道:「真的是稀客啊!你今天竟然會來!」

「你~還好嗎?」大師的回答顯得很僵硬。

比比東淡笑道:「我現在可是武魂殿教皇!就連兩國的皇帝都要對我禮讓三分,怎麼會不好?」

比比東雙臂張開微微下垂,聲音在整個議事大廳回蕩,嘴角的談談笑容,彷彿是在嘲諷大師的問題一樣。

「聽說你有個女兒?」大師這次的提問明顯有點急切。

「咳~咳~」

聲音很小,還用魂力阻攔了。大師聽不到,但是唐易聽得很清楚,這是比比東的咳嗽聲!

比比東直接是被大師的一句話給噎住了,接著自己的唾沫嗆著了。要不是反應快加上魂力高,就被大師看出端倪了。

千仞雪一直是比比東心裡的一根刺!現在,最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被最不想被他知道的人說了出來!

是誰?到底是誰走漏了秘密?千道流還是千仞雪?還是當年的其他什麼人? 大金牙在太和門和午門的廣場中間,抓起了他挎着的兜裏的一個袋子,直接把“螢鬼”放了出來。

螢鬼其實就是墳堆旁邊一些閃閃發光的玩意兒,又叫鬼火!

鬼火有兩種,一種叫明火,其實就是骨頭裏磷自然形成的,一種叫陰火,是一些孤魂野鬼“神魂俱滅”後產生的碎片。

大金牙一般隨身都會攜帶一袋螢鬼,逗逗妹子啊什麼的。

現在這螢鬼算是真正派上用場了。

大金牙抓住螢鬼一灑!

呼啦啦!

滿天都是閃亮的螢鬼。

大金牙高高的舉起了烏綱。

烏綱此時的已經成了火焰色澤——紅色包裹這一層金色。

烏綱發出了火焰樣的光芒,照耀到了螢鬼的身上。

螢鬼直接變大,在空中翩翩起舞。

一直飄到了空中三四十米,和太和門等高的時候,所有的螢鬼,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一個金色的大球!

所有賓客的眼睛,都望着天空,不知道爲什麼那麼漂亮的螢鬼爲何聚成了一個大金球。

鬼王赤明也饒有興致的看着天空。

大金秋緩緩移動,一直移動到了午門上的那副“龍鳳呈祥”的對聯“城門”裏!

剛剛進城門,突然,一道火焰色,奇大的“螢鬼”鳳凰,噴薄而出!

鳳凰展翅在整個紫禁城的上空盤旋着。

賓客們看呆了,直到一位狐仙說:鳳凰!

“烈火鳳凰!”

轟!

螢鬼再次噴發,這次噴發出來的,是一隻插翅飛天虎!

飛天虎,呼嘯紫禁城,也在故宮的上空狂奔着。

接着,赤吼!饕餮!朱雀,螢火幾乎幻化出了所有的神獸,在空中漫天飛舞!

“神獸,神獸!”

“真是漂亮啊!”

“這氣派,這纔是皇家氣派。”

“你以爲開玩笑呢,額吉瑪格格,爲了這次大婚,都請陰神後人來當祈福天官了!這氣派,只怕地下的幾大鬼王都沒這麼大的面子!”

“也就是陰神後人的祖上是爲朝廷效力,換了別的鬼王,估計殺了陰神後人,陰神後人也絕對不會來主持這一場大婚的!”

“別說了,快看,那是什麼!”

賓客裏又發出了一陣陣聲浪,他們看到天空中出現了一隻銀馬和一隻渾身冒火的神獸!

那銀馬頭頂着一根獨角,正是我專門爲額吉瑪公主幻化的一隻——獨角獸。

那渾身冒火的神獸,自然是咱們華夏最威武的神獸——火麒麟!

“額吉瑪格格,這隻銀馬叫獨角獸,傳說她只出現在最純潔的姑娘身邊。”我對額吉瑪格格嚷道!

我剛說完。

獨角獸突然從空中落到了地下,直接從午門,朝着太和殿裏狂奔,奔向了額吉瑪公主,她到了額吉瑪公主的身邊,低頭矮身,讓額吉瑪坐了上去。

而火麒麟,也落在了地上,落在了赤明的身邊。

赤明一拍黃巾力士,整個人騰空而起,落在了火麒麟的背上。

火麒麟揹着赤明,也狂奔向了額吉瑪格格!

幾個瞬息間,赤明已經到了額吉瑪格格的身邊。

火麒麟和獨角獸合二爲一,水火交融!

赤明也緊緊的擁抱住了額吉瑪,兩人相擁在一塊,他們拋去了世俗,拋去了古時候的保守,擁吻在了一起!

大金牙見狀,直接把烏綱再次衝我飛了過來。

我又是凌空一腳,將烏綱劍,踢飛給了花和尚。

花和尚緊緊握住了烏綱劍,仰頭望天,高喊一聲:盜天機!時光節點凝固!

他現在有了烏綱劍的祈願之力的加持,“盜天機”陰術已經催化到了極限。

太和殿到太和門廣場內的所有賓客,全部凝固!

鬼王赤明和額吉瑪格格,也凝固住了,一直保持一個擁吻的姿勢!

花和尚的盜天機得手,連忙衝辛帥招手。

他即使擁有祈願之力的加持,也只能夠凝固時間十秒鐘。

時間非常緊急,辛帥推着拍鬼的照相機,快速的把鏡頭對準了赤明和額吉瑪格格!

咔嚓!

他拍下了這最美的一瞬間。

鬼王和額吉瑪格格的擁吻,在那火麒麟和獨角獸的簇擁下的擁吻,被拍下來了。

凝固的時間剛過,我給早就等候在太和殿城門樓上、太和門城門樓上的蘇巷和草上飛打了個眼色。

兩人,雙手平舉着。

花和尚把烏綱劍甩給了辛帥。

辛帥雙手握住烏綱劍。

烏綱的願力,再次發生作用。

願力將剛纔辛帥拍下來的一幕,變成了一幅真實的卷軸,射向了天空。

卷軸的兩端,剛好被蘇巷和草上飛握住!

在整個太和門廣場裏,那額吉瑪夢寐以求的婚禮照,垂落了下來。

她和赤明的擁吻,被幕布永遠定格在了那個瞬間。

額吉瑪格格看到幕布的一瞬間,喜極而泣,再也顧不上皇家的尊嚴,兩隻手捂住了臉,像個小女人一樣,幸福的哭了出來。

赤明將額吉瑪格格擁入了懷裏!

赤明安慰了額吉瑪格格一陣後,仰頭對我說道:陰神後人,有心了!

額吉瑪格格更爲激動,她發出了一陣全紫禁城都能聽見的聲音:今天來參加我大婚的諸位賓客,都是給了我額吉瑪一個面子,我額吉瑪再央求大家給我一個面子——以後凡是陰神後人招陰,遇到了在場的任何一位大仙,請諸位大仙高擡貴手,不要對陰神後人痛下殺手,不然的話……就是和我額吉瑪、赤明爲敵!

衆人又爆發了一陣歡呼聲,表示絕對不會找我的麻煩。

我也有些感慨,看來我爲額吉瑪格格設計了這麼一場大婚,也是沒白設計,以後去不少地方招陰,只怕都要一路綠燈了!

我衝額吉瑪公主點點頭,繼續着大婚的祈福流程:新郎赤明,已經接到了新娘額吉瑪格格,迎親結束……烏綱歸位,下聘禮!

辛帥手中的烏綱,再次回到了我面前七八米的位置浮空懸着。

赤明一擡手:額吉瑪格格是我夢寐四百年的心上人,我爲了這次大婚,蒐羅了天下鬼物珍寶,亮聘禮!

一羣鬼差,擡着大大小小的盒子,箱子,一一打開。

一邊有一位鬼差在念着名字:南海九尺血珊瑚……清風淨瓶……盜門詭術……素醫經……天機十算訣……

大大小小的聘禮,我真心服了,這赤明能弄到這麼多的寶貝,這妥妥高富帥啊!

在鬼差唸完了名字,額吉瑪格格對赤明說道:明哥,我早就答應了陰神後人,給他們兩件寶貝,你可願意?

“既然是下的聘禮,那這些寶貝都是額吉瑪妹妹你的了,你想送誰,就送誰。”赤明說道這裏,擡頭望了我一眼,又說:何況是陰神後人!

額吉瑪點點頭,抓住了兩件聘禮,直接扔給了密十三!

密十三凌空接住!

諸天武修羣 額吉瑪格格說:這兩件鬼物,一件是盜門詭術,一件是素醫經!你們拿好!

密十三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盒子。

我又高聲喊道:聘禮下完,開席!

整個紫禁城裏,所有的喜桌上,頓時擺滿了各種珍饈佳餚。

賓客們推杯換盞,好不開心,全程,赤明各種敬酒,額吉瑪格格幫陪。

倒是我的陰人兄弟們,只能眼巴巴的瞧着,畢竟這是鬼宴,他們都是人,吃不了的,不然還得出事。

一頓酒席,吃到凌晨三四點後,總算停息下來。

赤明對我拱手說道:陰神後人,再次感謝你,沒有你,我和額吉瑪的婚禮,不會有如此色彩。

“赤明鬼王過譽了,準備一下,接新娘離開紫禁城吧!”

紫禁城算是額吉瑪格格的孃家,吃了一頓席,赤明就得和額吉瑪格格一起做乘龍攆,去向陰間了!

赤明點頭,張手一收,將掛在天空中的、他和額吉瑪的婚禮照,收入了囊中,兩人一起走向了乘龍攆,坐了進去。

所有的賓客,都站了起來,要跟着乘龍攆離開了。

此時,烏綱的祈願之力,已經到了鼎峯,整把烏綱劍,已經變成了金色!

我望着隨着乘龍攆,已經走到了太和門的隊伍,喃喃說道:送佛送到西,最後,再送一程。

我猛的縱身一躍,從高大四五十米的升龍臺上,跳了下來。

我張開雙臂,烏綱自動飛到了我的右手上,我就聽見耳朵兩邊,全是風聲。

烏綱涌出了極其濃郁的金色氣體,將我層層包裹!

五十米的距離,我只很短的時間裏落了下來。

我單膝跪地,膝蓋狠狠的砸在了太和殿的門口地面上。

咚!

一聲巨響,我保持着單膝跪地的動作,黑色的長袍飛起,亂髮狂奔。

我抓着烏綱劍,狠狠的紮在了地上,吼了一聲:百鬼夜行!

轟!轟!轟!

連續三聲炸雷的聲音,我身上的金光,全部破開,金光化作了八條金龍,爆發出了強烈的龍吟之聲,飛向了赤明和額吉瑪格格的乘龍攆下,擡起了乘龍攆,高高飛起。

八龍擡棺,只怕清朝任何一位帝王,也沒有這樣的氣派吧?

在乘龍攆上,額吉瑪格格把頭探了出來,回頭忘了我一眼,我已經看見——額吉瑪格格淚流滿面。

這次大婚,是額吉瑪和赤明四百年戀情的一個完美句號!

我做的一切,肯定是讓額吉瑪格格大爲滿意了。

在我幾乎都看不清乘龍攆的時候,額吉瑪格格衝我揮了揮手,我隱隱約約瞧見了什麼物事,衝我飛了過來。

那隱隱約約的物事,離我越來越近,一直飛到了我的面前,我才瞧清楚,這物事到底是什麼。

它是額吉瑪格格的…… 用魂力將喉嚨的咳嗽壓了下去,撤去了阻攔聲音的魂力屏障。

「沒錯,我的確有個女兒。」比比東將一隻手負在身後,平靜地說道:「但這,和你沒什麼關係吧?」

不得不說多年來的教皇生涯,讓比比東就算被揭示自己最大的秘密,也能夠表現得鎮定自若。

至少,表面上看是這樣子。

「你大老遠跑到這裡來該不會就是跟我說這句話吧?」比比東冷笑道。

其實大師過來看比比東有兩個目的,一個是雙生武魂的修鍊方法。不過這個因為有唐易的介入,有唐易長期供應儲存的魂力讓大師研究,讓大師已經知道了大致的修鍊方向。

大師此次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比比東!他想象不到昔日天真爛漫的比比東會發起牽動整個大陸的戰爭!所以他要來,他要阻止她!

來之前的大師心裡還存在一絲僥倖的心理,但是當大師真的見到多年未見的比比東時,卻是充滿了陌生。

「小易,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和她談一下。」大師說道。

大師並不清楚武魂殿到底有多強的戰力。但是昊天宗,七寶琉璃宗,斗羅皇家,這些勢力如果聯合發難,武魂殿就不是喝一壺那麼簡單!

還有,誰都不想和昔日的夥伴刀刃相向!

唐易輕聲地應了一聲,就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唐易可不擔心大師的安全,現在的武魂殿對大師來說可以是最安全的幾個地方了。

至於大師和比比東的談話,唐易沒有興趣。大師不是胡來的人,不可能告訴比比東他們聯合的事。比比東也不是大師磨磨嘴皮子能夠說服的。

唐易出去后立馬有兩位侍從和一位女執事跟著唐易身後。侍從負責保護唐易的安全,女執事負責照顧唐易在武魂殿各種雜事。

平常人在武魂殿自然沒有這種待遇,但是架不住教皇打斷了武魂殿例行的重要會議來接見唐易兩人。

「那個,我問一下。」唐易瀏覽著武魂殿精美的建築問道:「你們這裡裝修是請哪裡的師傅?」

女執事:「這?這位貴客,很抱歉,關於這件事我並不清楚。」

「哦,那好吧。你帶著我隨便逛逛吧。對了,你們這裡有什麼特產嗎?能給我嘗嘗嗎?」

唐易和女執事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比比東的視界中。望著唐易遠去的背影,比比東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比比東重新坐回自己的教皇寶座上,看著下方的大師問道:「剛才的女孩,和你是什麼關係?」

大師:「我徒弟。」

比比東心裡長吐一口氣,繼續說道:「那回到之前的問題,你這次見我有什麼目的?」

「我~想你了。」

再說完這句話后,大師臉上露出難得的微笑。就像以前和比比東在一起的那種笑容。接著開始將自己和比比東以前的回憶如數家珍一般,一點一點地倒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