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生機!

甚至原本乾癟的身體也充實了一些。

「不要停,大家儘可能的多輸入一些,這對他有用!」何宏沉聲,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其他,先把林楠救回來再說。

其他人雖然一個個臉色蒼白,但聞言后絲毫沒有退縮,任憑體內浩瀚真氣流入林楠體內,精血也伴隨而去。

一轉眼幾分鐘過去,但對幾位老頭子而言,絕對很漫長。

一個個也差點變成林楠這般乾屍,看起來甚至可怕。

臉色煞白,血肉乾枯,頭髮也白了很多。

真切耗盡,體內精血也幾乎要乾枯,若非及時停下,只怕林楠可能還沒有死,他們幾個先完蛋了。

房間內,何宏等人再也沒有了以往的仙風道骨之意,毫不顧忌的盤膝坐下恢復,走路都不行了,真的是差點完蛋。

消耗太大太大!

再看看此刻的林楠,幾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雖然他們大半條命要沒了,但至少林楠看起來好上很多。

原本如同乾屍的林楠,現在看起來比他們反而好上不少。

至少,生機濃郁,臉上有了血色,白髮也消失了大半。

「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無底洞,到底幹了什麼?」何宏好不容易緩過來一些,看著林楠依舊雙眼緊閉不曾蘇醒的模樣,然不住嘆息了一聲。

「我這老骨頭都差點被他給吸幹了。」另一人也開口,滿是無奈。

「沒事,等這小子恢復了,找他給咱補償,吃到他破產不可!」

幾個老頭子無奈打趣了兩句,今天被林楠戲的可謂是損失慘重。

門口位置,林長河夫妻此刻依舊滿眼的擔憂,先前看著幾個老頭子那般,他們可謂是心都到了嗓子眼裡了,好在這個時候看到兒子好上很多了,幾位老頭子也都說了,兒子應該是沒事。

毫不遲疑的,夫妻二人將珍藏的兩枚仙桃拿了出來,這是林楠給他們的,讓他們偶爾吃上一口,只不過夫妻二人吃的很少,一直保存著。

何宏等人見狀,頓時眼中大亮,這玩意對他們自然是極為有用,毫不客氣的給分吃了,頓時感覺好上不少。

不過想要恢復如初,難!

與此同時,這個時候的林楠,可謂是苦不堪言。

他蘇醒了!

在得到何宏等人大量真氣和精血的補充下,林楠蘇醒了。

之前的他,基本上處於一個寂滅的狀態,雖然還沒有完全死去,但也差不多遠了,此刻回想起來,依舊讓林楠膽寒不已。

真特么的害人!

林楠一想起來就充滿了后怕之意。

他啥事沒幹,也沒有修鍊,就是嘗試煉化那個上品靈寶小鍾而已,誰能想到突然間林楠就倒了血霉了。

完全按照小飛仙提供的祭煉之法祭煉,但哪裡曾想到這東西完全就是一個無底洞,幾乎是瞬間將體內真氣與精血吸收殆盡,讓林楠連一點救命的時間都沒有。

何宏等人咋舌的無底洞,根本不是林楠本人,而是他體內的那個小鍾!

再然後,他就基本上失去了知覺,整個人處於一種瀕臨死亡的假死狀態之中。

好在,何宏等人趕到,大量的真氣和精血迅速補充進來。

雖然大多都是被小鍾給吸收的,但林楠也得到了極大的補充,畢竟他們都是宗師境高手,體內真氣和精血也都充滿了濃濃升級,算是救了林楠一命。

林楠打定了主意,稍後醒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罵死小飛仙算了,這是害人啊!

好在自己命大,幾位宗師境高手都在這裡,否則真要完蛋了!

心有餘悸!

好嚇人!

林楠可不想死!

不過,雖然現在有了意識,但林楠並沒有真正蘇醒過來,身體還處以一種假死狀態,不曾恢復,但對於周圍的情況已然能夠感覺的到了。

一晃大半天過去,何宏等人恢復了一些,但看起來還是嚇人不已。

林楠依舊盤坐,不曾睜開雙眼,但看上去好上很多。

林長河夫妻二人啥事不幹,這個時候完全充當後勤,林楠沒少給他們留一些好東西。

靈丹、靈食、靈果等等不少,而今全部都拿了出來。

生吞,燉湯,做成飯菜,一次次的朝房間內端了過來,給何宏等人補充,也算是有著不小的效果。

「幾位老爺子,林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能夠醒來?」林母開口問道,充滿了擔心。

雖然看上去好了不少,但眼下還沒有醒,這讓他們夫妻不放心。

「放心吧,先生應該很快就蘇醒了,我能感覺的到,他沒事。」凰炳開口說道,他是林楠的奴僕,真若是林楠死了,他也會死,能夠感覺到林楠的狀態。

林楠應該是沒事,雖然感覺到虛弱了一些。

聽到這話,林母二人這才算是寬心了一些,也直接在房門口等待著。 又是一整天過去,林楠依舊不曾蘇醒,但看上去好上很多了。

何宏等人也從房間內退了出來,不過卻依舊在二樓客廳內盤坐等待著,隨時關注林楠的情況。

外界,很多人都在尋找林楠。

公司那邊,楊瑾給林長河打了不少地方,尋找林楠。

廣市周穎那邊,更是一個接一個的打來,接連四天林楠沒有一點消息,讓她心中不寧,感覺到出事了。

儘管最後林母告訴她找到了,人沒事,但卻顯得吞吞吐吐的,更是讓周穎擔心了。

為此也管不得那邊的工作,直接一張機票飛回省城,然後直接趕了回來。

大半夜的,當周穎出現在房門口看到林楠的模樣后,剎那間眼淚都要流了出來。

好在林母他們給周穎做了解釋,告訴她林楠沒事,就是修鍊中出了點意外,這才稍稍好上一些。

對於這一切,林楠都知道,但奈何身體一時半會無法恢復,這點是硬傷,他無法真正蘇醒。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林楠總算是好上不少,身體有了知覺,手指微微動了幾下,隨即眼睛也張開了。

剎那間,一群人激動不已。

「醒了!」林長河兩隻熊貓眼異常的明顯,整整一夜都沒有合眼,緊緊盯著林楠。

其他人則都守護在周圍,聽到他的話,頓時紛紛趕了過來。

「林楠!」

…………

房間內,足足好大一會,林楠才能偶爾說上一個字來,臉上也能露出一些表情來,示意眾人放心,自己沒事。

同時也對周穎、對父母等人帶著極大的歉意。

自然也少不了何宏等人的救命之恩,太危險了,差一點就要完蛋了。

看著淚如雨下的周穎和親娘,林楠忍不住心中感嘆一聲,還是活著好。

真不想死!

林楠蘇醒,讓人皆大歡喜,這是一個好兆頭,雖然現在還不怎麼能說話,但以他神醫的手段,這點問題自然不大。

沒多久,如同變戲法的,林楠手中出現一瓶靈丹,示意何宏等人服用,都是真正的高端貨,一枚近五十萬靈氣值,對宗師境高手有大用。

至於自己,林楠手中也多出一瓶神秘小葯,正是從小小醫館那裡購買的。

一小瓶,一百萬靈氣值!

堪稱生命精華,對林楠這種情況最是有用。

當林楠先前聯繫通天店鋪,開啟高級通天眼的瞬間,連小小醫館那邊的人都震驚了,忍不住感嘆一聲林楠這是不要命了。

何宏等人服下靈丹,頓時眼中忍不住大亮,直接盤膝坐下修鍊起來。

這東西對他們而言,太好了。

林楠也在周穎的照顧下服下這瓶神秘小葯,剎那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著變化。

頭上的白髮直接消失不見,又變換成以往的濃鬱黑髮狀態,乾癟缺少生機的身體也在迅速好轉,膨脹起來。

不多時,整個人就完全恢復了,再沒有了之前乾屍的嚇人一幕。

「神奇!」何宏幾人看到這一幕,哪怕是正在打坐恢復,也忍不住咋舌了一句。

這種變化,聞所未聞。

林長河夫妻二人也是震驚不已,這變化太大了,一切就在眼前發生。

若非確定無疑這就是自己兒子,只怕真覺得是不是什麼妖怪附身了。

「兒啊,你真沒事了?」林母上前,在林楠身上摸索著,總覺得不放心。

此刻的林楠,相對於之前而言,除了消瘦一些之外,再沒有其他的變化了。

「娘,我沒事,害你們擔心了。」林楠對母親滿是歉意的說道,隨即將周穎拉到自己身邊。

哪怕是到現在,眼睛依舊顯得有些通紅。

「好了,沒事了,以後我保證,再也不大意了。」林楠柔聲說道。

聽到林楠這麼說,眾人還能怎麼說,確定林楠真的完全好了,林母則話鋒一轉開始責怪起來了。

「臭小子,你這是要幹嘛?要嚇死我們嗎??」林母怒罵了一聲。

林長河也是板著臉。

太嚇人了。

林楠就是他們的天地,真若是出個事,他們要怎麼辦?

周穎雖然沒開口,但意思很明顯。

林楠聞言,只能老實的道歉,一臉的尷尬,不斷的保證。

「爹娘,我餓了,三四天沒吃飯了,我感覺一頭牛都能吃下去!」林楠開口喊餓,這才算是將爹娘的教訓給止住,然後連忙去給這個寶貝兒子準備吃的去了。

樓頂陽台上,林楠攬著紅著眼的周穎,滿滿的歉意。

在得知林楠出事,看到先前房間的那一幕後,周穎整個人都差點誇了,好在林楠沒事了。

林楠,也是她的天地!

一番安撫,周穎才算是好轉,而後依偎在林楠懷中,對於先前的事情她沒有多問,但神情說明了一切,她不能看著林楠出事。

不多時,大院里一大桌的飯菜準備完畢,林楠開始狼吞虎咽起來,林母和周穎坐在他身邊,不停的給林楠夾菜,然後林楠都是一掃而光。

周圍,何宏等人雖然臉色還有些發白,但至少看上去問題不大,恢復了很多。

那種五十萬靈氣值一顆的靈丹,絕對夠珍貴,林楠給他們購買了十顆,價值五百萬靈氣值,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你小子,到底怎麼回事,嚇死人知道不?」何宏等人見林楠應該是徹底好轉了,酒足飯飽之後開口詢問道。

這幾位老爺子林楠也都算是了解了,人都很好,真正的自己人。

否則先前那般情況下絕對不會仗義出手,那是要命的危險。

若非自己的靈丹輔助,只怕他們想要完全恢復只怕不可能,這損失的是生命力,對於這些老頭子而言,太珍貴了,動則生死。

但他們沒有含糊猶豫,選擇了救人,這就說明了很多。

也不枉林楠之前對他們的付出。

「都是一件寶物害的。」林楠沒有隱瞞,隨即心中一動,一隻巴掌大小的小鍾直接懸在林楠身前,散發著一縷縷特殊之氣,剛一出現便直接讓何宏等人臉色大變。

這個小鐘上,他們能夠感覺到那種無盡的壓力,反倒是林長河他們夫妻不是修士,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感覺。

但一個小鍾直接懸在半空中,也是讓他們看的充滿了驚奇。

塵浮微信公眾號:作者塵浮歡迎各位朋友動動手添加下,謝謝了!塵浮會一直在線,有問題,或者有什麼寫的不對的地方都可以詢問。微信搜索:作者塵浮公眾號添加關注即可 林楠沒有隱瞞,整件事就是這個神秘小鍾引起的。

一件頂級的上品靈寶惹的禍,讓林楠很無奈。

原本,小飛仙將東西給了林楠,查看完這小鐘的神奇威能之後,林楠那叫一個高興,恨不得當晚就直接開始祭奠,也確實是按照正確的方式進行的。

然而,他卻忽視了非常重要的一點。

或者說完全是小飛仙忽視了這最為重要的一處。

林楠太弱了,中品修士而已。

放在天國的話,完全是菜鳥級別。

要知道連小飛仙也就一件下品靈寶而已,而且還是她家老頭子師傅幫忙祭煉的。

而林楠呢,不知死活的祭煉上品靈寶?

正常而言,絕對是那種真正的高手才能擁有祭煉,像林楠這種根本沒有這個能力。

祭煉,也是一種讓靈寶認主的過程,需要以龐大的真氣和精血來溫養。

無上高手人家真氣足,精血也不少,很強大,質量也高。

而林楠這種就不行了,質量差,而且量也少,直接就被抽空了……

然後,這悲劇也就出現了……

一想到這裡,林楠就一陣牙痒痒,等會好好找小飛仙說道說道,這是殺人啊。

聽到林楠介紹完小鐘的事情,幾人直接驚愕。

敢情那麼多的真氣,那麼多的精血完全被這個小鍾給吸收了?

「融入體內的靈寶?」幾人眼中發亮,打量著這東西。

這東西哪怕是聚靈島也就那麼幾件而已,華夏雖然也有,但大都是殘破的,而且也完全做不到林楠這般。

林楠點頭。

「這是上品靈寶,太高端了,我這實力太差,祭煉過程中差點搭上命。」林楠開口無奈說道。

隨即心中微動,神秘小鍾直接在虛空中放大,速度極快的一閃之下,直接消失在遠處,而後又出現在林楠手中。

掌控自如。

這東西就是這麼神奇,雖然先前的事情還心有餘悸,但林楠不得不說,這東西非常好用。

殺手鐧!

雖然沒有金剛罩好用,但關鍵時刻,作為殺手鐧極為不錯。

當然,暫時的林楠還沒有這個能力動用它的真正威力,說到底還是實力太差了。

聽林楠這麼一說,再看到林楠操控小鐘的一幕,何宏幾人更是眼中放光,顯得激動不已。

「好東西啊!」何宏感嘆一聲,目光下一刻齊齊看向林楠,赤裸裸的意思。

這種好東西,必須要上一要。

「林楠,老頭子這次為救你,差點完蛋,你自己看著來吧,上品就算了,哪怕是下品的也可以,隨便給一個就行。」何宏一副恬不知恥的率先開口索要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