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冰分身的幫忙,北斗神拳計劃並沒有耗費太多時間。

然而計劃進行到第五拳的時候,已經是一年多后的事情了。

因為很難找到春野櫻與雛田、寧次同時都有空的時間。

故此,實驗的開發進度也是一再拖延。

雛田提出的構想,由頭部的兩個穴位為起點,經過五臟,最後以心臟為終點的竅穴選擇,被冰分身證實至少在前五拳時是有效的。

北斗神拳在開啟到第五拳的時候,能夠增幅自身十倍左右的實力。

對比八門遁甲,北斗神拳的威力更弱一些,增幅的查克拉也更溫和、對身體的傷害更低,適合施術者掌控。畢竟,北斗神拳是以點穴的手法開啟穴位的,而八門遁甲,卻是以狂暴的查克拉直接沖開穴道,從而獲得驚人的力量增幅。

不過,故事還沒有這麼快到一年半以後……

木葉60年。

這一年的七月,木葉在舉行多國聯合中忍考試時,遭受了大蛇丸的突然襲擊,損失較為嚴重。

三代火影更在襲擊中身受重傷,無法再擔任火影之職位,只能由千手綱手繼承其火影之位置。

木葉從此進入五代目火影時代。

當年八月,春野櫻升為中忍。

九月底,春野櫻進入暗部。

至此,暗部中,冰遁少女的名號漸漸傳開。

一兩個月後,深秋時節。

樹葉漸漸枯黃,落葉鋪滿了大地,秋風席捲起幾片,蕭瑟中旋轉,下落。

火之國某處,深林中。

兩方人馬,正在林間疾速奔跑,展開了一場短暫的追逐。

疾行數公里,終於,發現與追擊者的距離沒有被拉開,反而是越來越近的幾個忍者,停下了腳步,轉身面對他們。

追上來的三個忍者也在他們身前停下了步伐。

三人都戴著面具,身穿無袖緊身衣和白色馬甲,一副暗部打扮模樣。

其中站在中間領頭模樣的暗部看起來平平淡淡,沒有任何出奇之處。一左一右站在他兩邊的,卻是兩位女忍者,一位身材高挑,黑髮及腰,窈窕婀娜,另一位則矮上不少,身材也更纖細青澀,看起來更像是一位小女孩。

這正是暗部第十四小隊的三人:志野、夕顏以及櫻。

她們正在執行的任務,是前來抓捕叛村忍者。

——之所以用「她們」,實在是因為這個暗部三人小隊,竟是木葉罕見的二女一男組合。第十四分隊女性居多,自然要用「她們」來指代。

「放下武器,束手就縛,跟我們回木葉交代你們背叛村子所做的一切,那麼你們還有一線生機!」

站在中間的志野冷冷地說道。

然而作為回答,叛逃者只是沉默地掏出了忍具。

束手就縛?他們彷彿聽到了這輩子最好笑的笑話。

既然選擇了背叛,就不可能再把自己交到木葉手中。即使有所謂的「一線生機」,那也是比死去更凄慘的活著。那麼,還不如放手一搏,打敗敵人,這才是真正的「一線生機」!

叛忍這樣想著,做出了戰鬥的姿態。

他們對己方的戰鬥力很有自信,自持己方三人都是特別上忍左右的實力,配合上出賣木葉情報獲得的忍術,即使面對著上忍,也有一戰之力。

至於暗部,木葉的暗部,早就是一個笑話了不是嗎?

在三位叛逃者的眼中,暗部乃至木葉,早已腐朽不堪!拒絕了擁有特別上忍實力的他們加入暗部的申請,卻招收了一批孱弱的中忍,有能者被以政審不通過的理由拒之門外,混混碌碌者擠滿暗部,尸位素餐。

更可笑的是居然還有剛升上中忍的忍者,憑著高層的關係就能擠入暗部!

如此作為,何等可笑!

據說那個後台極硬的忍者還是位極年輕的女性,恐怕就是某位愛好特殊的高層大佬的禁臠吧!叛忍們甚至能想象得到,那少女是如此在男人胯下承歡,在高層的枕邊提出進入暗部鍍金的請求。

木葉已經墮落了!

再也不是初代、二代火影在的時候,那個積極進取的木葉了。

三代目火影把持大位多年,死賴著不肯讓位,戀棧不去,為了保住自己火影的寶座竟公然屠滅宇智波一族,更在雲忍面前奴顏婢膝,為平息雷影怒火而加害日向一族的族長親弟獻給敵國,跪著求來了和平!

最叫人不齒之處,是三代火影將自己年輕時的隊友、現在的火影鷹犬團藏提拔到暗部擔任高層領導,令其暗中以毫無人性的手法洗腦忍者並組建根部,秘密迫害對木葉有不同政見的忍者,以維護自己的統治。

猿飛日斬之卑鄙嘴臉,由此可見一斑!

那些被火之意志洗腦過的忍者,已經不會思考了,竟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看不出來。好在,沒有被洗腦過的、還擁有自由思考能力的同伴能集合起來,而且大家的實力都還不錯……

他們都是特別上忍級別的實力,對上早已名不副實的暗部忍者,自然應該是手到擒來的。

對方只是速度比較快一點而已……

瞧瞧這三個暗部忍者,居然還有一個一看就知道很肉腳的拖後腿的小矮子混進了暗部的隊伍!

看那細胳膊細腿又不高的樣子能有什麼戰鬥力?暗部已經墮落到這種程度了,難道還需要忌憚她們嗎?

何況他們還有從大蛇丸那裡獲得的秘術。

叛忍們這樣想著,做好了攻擊的準備。

一場小規模戰鬥,在叛逃者拔出苦無的瞬間發生。

——同時也在這個瞬間結束。

突在最前的夕顏突然加速,倩影瞬間消失在叛逃者的視網膜當中。

然後,刀光一閃。

一道銀色新月在空中劃過。

唰——夕顏的身影再度出現時,已經是在叛忍們的身後。

她緩緩收劍,身後,一位叛忍的頭顱從脖子上無聲無息地划落,愕然的表情永遠地凝固在他的臉上。

乾淨利落的秒殺。

夕顏驚艷的一擊讓剩下的叛忍們意識到了他們之間懸殊的實力差距。

「她是上忍……」

「怎、怎麼會有上忍來追殺我們!」

兩名叛忍驚惶失色地喊道。剛剛湧起的戰意、鼓起的勇氣,在如此強敵面前,便像艷陽下的積雪一般迅速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個叛忍想都沒想,就扔出了一個煙霧彈,然後在煙霧的掩護中迅速瞬身離去。

他一邊快速移動一邊向後望去——

不知為何,那兩個站在最前的暗部根本沒有動身跟上來,反而是同時望向了隊伍最後面那個身材明顯比另外兩個矮小不少的暗部忍者。

沒有追上來嗎……他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卻又在同時感到隱隱的不安。

然後遠處便有一個清脆的女聲傳來:

「射殺他,神槍!」

這是他人生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咻——!風刃激流的水線劃破了空氣,也刺穿了他的心臟。

效果拔群,一擊必殺。

我還有秘術沒用出來啊……然後叛忍眼前一黑,便永遠地倒在了地上。

「射殺他,神槍?」

夕顏一臉好奇地回頭問道,敵人接連地被一招秒殺,十四分隊於是似乎變得輕敵起來,甚至在戰場上開始了聊天,全然不顧還有一個敵人趁著煙霧彈已經躲了起來。

機會!

在那個使出了強大水遁的暗部忍者轉頭,分心想要回答長發女人問題的瞬間,隱藏在一旁的最後一位叛忍眼前一亮。

這是他逃出生天的一個機會!

她是忍術型的忍者,體術一定不會很好……

於是叛忍沖了出去,瞬身,出現在了少女的身後,手中的匕首頂在她的脖子上——

「想要她活命,就乖乖放我走!」

他挾持住春野櫻,怒吼一聲,拉著她連連後退。

另外兩個忍者竟沒有做出試圖營救隊友的反應。

挾持少女計劃順利得令他吃驚,少女竟然一點危機感都沒有,就這樣輕易被他抓為人質,而另外兩個忍者竟沒有做出試圖營救隊友的反應,反而甚至是主動撤到遠處!

這是要拋棄隊友了嗎?他心中疑惑中帶著驚喜,手中的苦無握得更緊了,鋒銳的邊刃在少女潔白的脖頸上壓出了一道血痕。

「後退、後退!再給我退遠一些!」

暗部們的軟弱讓他驚喜不以。連那個秒殺了他同伴的女上忍都在他的喝斥聲中連連後退,至於懷裡這個被他挾持的少女也是安分守己,絲毫沒有想要反抗的痕迹。

可能這個女孩就是那種忍術很強,體術卻很渣的類型吧!

叛忍雖然心裡有點懷疑,不過更多的還是驚喜:他似乎真的能從這些暗部手裡逃脫出去,甚至把這個可愛少女一同擄走也沒有問題!

到時候,嘿嘿嘿嘿……

最後一位叛忍做起了美夢。

然後他就聽到了一個聲音。

「冰遁-分身爆破之術!」

轟!

———————————–

(1/2。再次3000字~求推薦求評論求章說~~)

(有人問我嫁人還是百合的問題,回答是:單身無CP!戰鬥番組CP的意義不大。不過我可能會在書友群里發番外,滿足某些人,嘿嘿!)

(488076541催更(無效)群) 「喂,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留個活口?」

步步驚情 志野的聲音有點鬱悶。

任務隨著叛忍的死亡已經結束,三人不約而同地解下面具,把臉露出來透透風。

任務完成之後,在安全的情況下,暗部們也會放鬆下來,隨便閑聊幾句。畢竟誰也無法真的就像機器人一樣幹活,一直緊繃著精神。

他們接到的任務,要求的是排查、拘捕有叛村跡象的忍者,如果對方拒捕,自然是生死不論,全力出手。

不過,對方只是中忍程度的忍者,真的是需要全力出手,一個活口也不留嗎……

夕顏站在高處吹著風,一邊警戒一邊沒好氣地白了隊長一眼:「志乃,暗部出手怎麼可以拖泥帶水,當然是要以雷霆一擊將其打倒了!」

「你的劍術太過犀利,一般人根本就擋不住,審訊部門的前輩已經跟我發過幾次牢騷了,說我們每次都是把死人帶回去,」志野一邊用熟練的手法將屍體的頭顱割下來,封印到捲軸中,一邊說道,「下次不如還是讓我主攻吧,我出手比較收得住,傷而不死還是能做到的……」

「隊長覺得夕顏姐不適合的話,不如讓我來主攻如何?」粉發女生坐在岩石上,晃著小腿。

笑嘻嘻地說道。

櫻在小隊中目前處於強力炮台的定位。

基本上,遇上逃跑的敵人或者強大的防禦忍術,才有她出手的機會。

暗部的任務雖說枯燥危險,可是對於第十四分隊來說,擁有三個上忍戰力的她們即使是對上准影級的強者也能周旋一二,更不用說對付這些只有中忍層次的小嘍啰。

所以大部分時候,他們執行的任務都不算困難危險。並非櫻想象中的,每一個任務都會對上強大的對手、甚至影級的存在。

獨家霸愛:誘寵呆萌甜妻 像今天這樣的對手,其實才是常態。

於是時常會出現這種戰力碾壓、輸出溢出的場景。

夕顏精通體術,是團隊的突擊手,大部分時間都由她來首先發起進攻。

志野是忍體幻三項全能的團隊中堅,由他來把握戰局,掌控戰鬥節奏,剩下的敵人就交給他。

至於最後的殘羹剩飯,就只好讓春野櫻來處理了。

像今天這樣,能收穫兩個戰績(人頭),都算是她人品爆發了。

對此,她也是有點不耐煩的。

「別鬧,鳶,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這是團隊合作的要義。」

志野搖搖頭直接拒絕了少女的要求,他收起捲軸,從懷裡掏出一本任務書,在被擊斃的叛忍頭像上畫了一個大大的紅叉,又翻了翻後面,才發現這已經是最後一頁了。

「第13個了,又是跟大蛇丸有關?最近大蛇丸的間諜動作好大,暴露了好多,是不是出什麼亂子了……算了,先不管!任務全部完成了,咱們回去了!」志野合上任務書,精神也是一震,這些暗部中低端的任務他做起來也是相當不耐煩。

即使是像今天這樣的戰鬥,在這個任務也不算多見;十三次排查中有幾次是遇到真正叛村的已經算多了,一般來說被暗部審查的忍者都會在真話捲軸作用下老實交代,而他們通常也就是犯了一些小錯,所以最糟的結果就是被撤職查辦而已。

「這種任務好無聊啊,還是希望能遇上真正的對手!」櫻撇撇嘴,以無知者無畏的態度說道。

夕顏和志野對視一眼,笑著搖了搖頭。

像志野和夕顏這樣經驗豐富、戰力強大的暗部,通常已經不會被派發這樣的任務了,不過志野也知道現在隊里有個新人在,這是必要的磨合。

「鳶,你還只是個新人,剛開始時當然只能接一些簡單的任務,讓你先熟悉一下暗部的節奏,這無關你的實力有多強。」志野晃了晃手裡的任務書,解釋道,「而且我們是一支剛組建的隊伍,你是新手,我和曦雖然認識,可也很少組隊一起作戰,我們三個還缺少一些磨合,自然不會貿然就選擇一些危險性比較大的任務派給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