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幾頭惡魔想追出去,被渾敦天將抓着尾巴掄到了牆上。

“關門吧,大叔,我要睜眼了。”

殿門關閉的聲音中,蘆雪源被數頭惡魔撲倒,他發着意義不明的咆哮,雙手分別握住兩頭惡魔的長角。

“現在,這裏只有我們了。”很快,惡魔角斷裂的聲響傳入耳中。

嫽霜顏一言不發的衝回大殿,即刻關閉的殿門擋住她的去路,她用龍爪攻擊着殿門但是沒有一點效果。

“霜顏!清醒點!”辛澤劍讓座天使將她抱住,“雖然我不知道雪球是怎麼了,但你想想他爲什麼扔我們出來?你和他的判斷哪個更正確?”

“我也知道自己很不理智,但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捶打殿門的力道越來越輕,在辛澤劍的印象中,這還是嫽霜顏第一次用“我”這個稱謂。

“我身邊很少有正常人,似乎越古怪的傢伙打起架來越狠。憑我對雪球的瞭解,那傢伙要死一定會死的驚天動地,不會這麼一聲不吭就掛掉。”

“大人,你安慰人的方式太特別了。”座天使說,“建議你多看一些情感類的小說。”

“我靠!你是頭一次來地球吧?爲什麼會知道這種東西?”

“小說又不是人類獨有的文化。”

“辛將軍,先離開這裏吧。”嫽霜顏恢復了冷靜,只是臉色不怎麼好看,“另一位聖獸天將隨時會回來。”

想到陸宇輝,辛澤劍神色驟變:“嗯,先離開這裏再想辦法。”

辛澤劍決定先離開陵墓,雖然風破海讓他把虎翼帶走,但是那東西哪有自己的命重要?爲一件不知名的東西浪費朋友創造的逃生時機,這種事辛澤劍還做不出來。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運氣,剛跑出幾個街區,就看到陸宇輝迎面走來。

“白虎老弟,像個人生贏家一樣領着兩個漂亮MM逛街嗎?你這傢伙還真招人妒忌。”


“陸宇輝。”

“喂喂,我正和你說話呢,你那走神的眼睛是什麼意思?想什麼呢?回家後用什麼姿勢取悅身邊的美女嗎?沒關係,我一會可以演示給你看,這方面我可是行家,一定會驚爆你的眼球。就用粉衣服的MM好了,她身材這麼好,用起來肯定舒服,可惜這種級別的美女一定被開發很多次了。說吧美女,你和多少男人上過牀?舒不舒服啊?”

陸宇輝的嘴一直喋喋不休,根本沒有停的意思。 “住口!荒淫之徒!”嫽霜顏早就聽不下去了,她喚出六條夾雜着冰塊的水龍撞去,但在中途就被黑色的靈力捏爆了。

“這打法和你的長相一樣溫柔啊,美女。”陸宇輝閃到嫽霜顏身前,快的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這纔是男人的戰鬥方式!”

一記正踢埋進嫽霜顏的腹部,痛覺還沒來得及傳來她就已經弓着身子向後飛去。陸宇輝抓住嫽霜顏飄散的長髮將她拽回來,另一隻手緊握成拳埋入之前踢過的部位,一連就是三拳。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間,等辛澤劍反應過來的時候陸宇輝已經鬆開手,嫽霜顏倒在地上抽搐起來。

“王八蛋!!!”辛澤劍的理智瞬間被抽空,弗蕾託婭伸手阻攔卻落空了。

陸宇輝向前邁了半步,踩着嫽霜顏的臉接下這十倍威力的罪滅纖華。

“我說白虎老弟,都過去幾個月了,你怎麼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這一招並沒有結束,兩人都保持着發力的姿態,“還是連我一拳都接不下啊!”

辛澤劍不斷向指尖灌注着靈力,但無濟於事。陸宇輝的氣勢攀升百倍,他右臂的袖子瞬間炸飛,露出了扭曲的肌肉和惡魔鱗片。

“真武————天霸拳——————”

黑色的衝擊波席捲全場,頂端的岩石紛紛落下,古城在玄武的咆哮聲中震盪着。

辛澤劍連同弗蕾託婭一起被拋飛千米遠,砸到宮牆上才停了下來,直到衝擊波結束,一人一天使才從十幾米高的地方滑落。

“討厭。”陸宇輝看着手臂上的墨綠色惡魔鱗片,“真不想看見這東西。那羣變態的葛姆洛惡魔…把我的身體搞成這個樣子。”

陸宇輝將注意力放到嫽霜顏身上,他用誇張的力道踩着對方。

“別裝疼了,小可愛,我知道這點傷要不了你的命。”

嫽霜顏想要說話,血卻先一步涌了出來。

“說什麼呢,小可愛,我聽不清啊。”陸宇輝的腳緩緩擡起來,然後猛地落下去。

嫽霜顏已經連發出聲音的力氣都沒有了,嘴巴一味的涌着血。

側面噴來的綢緞形靈力波浪砸在陸宇輝腦袋上,他被迫仰過身子的時候還吐出了兩顆螺旋形的尖銳牙齒。



陸宇輝揉着腦袋向一旁看去,抄着雙劍的弗蕾託婭已經斬了過來。

陸宇輝任她砍在身上,他漫不經心的揮出一拳,就將座天使打成了炮彈,弗蕾託婭以不輸給之前的速度再次貼在宮牆上。

“很有種啊,白虎小弟。”陸宇輝舔着少掉牙齒的地方,一步步走來,“還打算請你看場精彩刺激的男女動作大片再送你去死的,沒想到你不但不領情,反而恩將仇報。”

精神扭曲,實力扯淡,感受着眼前那個變態集合體傳來的壓力,辛澤劍將最後一絲靈力都榨了出來,他的指尖在顫抖中發着微微的亮光。

再次喚醒奇蹟後,那勉強的光亮才達到一般LED燈的程度,他太虛弱了。

奇蹟啊,爲何你從未帶給我一次奇蹟。是我還有不合格的地方嗎?還是我沒將你真正的威力發揮出來?我該…怎麼做?

“你知道四聖獸力量的根源是什麼嗎?”不知何爲,他想到了朱子語的話,“是心願,當你有了想要變強的想法時,你就已經在變強了。”

“四聖獸真正的力量是心願,只要你需要勝利,勝利就會迴應你。”這是白虎說過的話。

辛澤劍調整着呼吸,不知不覺間,指尖的亮度再次攀升,很快到了無法直視的程度。但他卻陷在之前的狀態中,對此渾然不知。

陸宇輝沒當回事,對着辛澤劍的頭顱再一次打出了真武天霸拳。

和陸宇輝的靈力相比,辛澤劍指尖的光亮微不足道。

辛澤劍擡起不再顫抖的手指,所有壓力都在那微小的光亮中煙消雲散,白虎天將化爲一道柔和的白光。

指尖和拳頭撞在一起。

規模恐怖的爆炸過後,兩個人都保持着之前的姿勢,但他們之間的距離卻擴大到了千米。

凡神六洲錄

“怎麼回事?”他十分驚訝,“第二階層的廢物卻能打出第一階層的威力?白虎真正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辛澤劍正陷在一種獨特的狀態中,他甚至沒去關心身體的變化,殺了眼前的變態是他此刻唯一的執念。

“讓我們的恩怨畫上休止符吧,玄武天將。”

“少得意了,永遠落後我的廢物!”陸宇輝的雙眼都變成了墨綠色,濃烈的黑色能量也被一種墨綠色的氣體所替代,“外掛在我這裏是行不通的!”

“真武————皇天拳——————”

墨綠色氣體凝聚成玄武尾部的長蛇,它頂着兩顆綠到極致的眼睛撲了過來。

“罪滅纖華!”

直到綠蛇臨身,放佛能把人壓扁的氣勢才一併傳來。

辛澤劍只抗衡了不到三秒,就像暴風中的落葉一樣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

當他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被鑲嵌在宮牆之中。

他試着動了一下,一塊銀色的碎片隨着這個舉動脫落,辛澤劍掙扎着從牆中脫出,當他落地的瞬間,在緊要關頭出現並救他一命的白虎戰甲從身上嘩啦的脫落着。

白虎戰甲完全粉碎了。

辛澤劍搖晃了兩下,倒在那片水銀色中。

“真難看啊。”陸宇輝什麼事都沒有,“你這樣也配稱爲與我齊名的白虎天將嗎?”

“閉嘴吧。”辛澤劍艱難的站起來,“看看你的胳膊吧。”

陸宇輝裸露在外的右臂不均的分部着惡魔鱗片。

“現在的你就是個天將和惡魔的雜種,抱着那醜陋的身體去哭吧,雜種!”

“閉嘴!”

陸宇輝以光的速度一拳拍在辛澤劍胸口,將他重新鑲回牆壁中。

這一擊讓辛澤劍徹底失去了行動力,他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你說的沒錯,讓我們的恩怨畫上休止符吧,白虎老弟。”過了好久, 戰天闕,白髮皇妃 ,“想好了吧?現在打算髮出什麼樣的慘叫聲呢?”

靈力與魔力混合成的墨綠色氣體再次騷動起來,陸宇輝擺出揮拳的架勢。

辛澤劍對自己的狀況心知肚明,不可能接下這一拳了,他只是希望,得知自己再也回不去後,範曉玲不要哭的太難過…

還有拉溫蒂,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真武————天霸拳——————”

辛澤劍瞪大了眼睛,他只能選擇直視這一刻,鋪天蓋地的墨綠色能量將每個方向都封死了,何況以他的狀況也不可能逃出生天。

就在迎來墨綠色能量的最後時刻,辛澤劍的視野中出現了金色的格子,來勢兇猛的能量就像被礁石擊碎的海浪,被那些金色的線條分割成了最本源的能量粒子,能量粒子則像反射着陽光的水分子,溫柔向辛澤劍飄飛過來。

在這夢幻般的一幕結束後,辛澤劍和陸宇輝中間多了一名體態輕盈的女子。

她身穿紅白雙色的魚尾長曲裾,袖子前端以二十八星宿圖案作爲裝飾。那是一個美到足以令日月無輝的妙齡女子,整個人卻因爲面癱的表情失色不少。

金色剛出現的時候,辛澤劍還以爲救星是從小玩到大的死黨,但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

“他媽的,你是什麼玩意啊?”陸宇輝的眉頭擠在一起。

女子卻沒搭理她,而是轉過身對辛澤劍說起了話:“主公,你太沒用了。”

一聽這聲音辛澤劍什麼都明白了:“你是天羅奕局!?”

“媽的,誰讓你們無視我啊!”

陸宇輝再次發出一記真武天霸拳,女子卻無視了他,她身後的金色棋盤線將所有攻擊的能量都擊碎了。

“攤上你這位主公,真算我倒黴。”

“喂,”見天羅奕局接對方的攻擊輕描淡寫,辛澤劍也安下心來,“我好歹也是你的主公,別這麼打擊我啊。”

“可你真的很沒用。”天羅奕局側過頭,用眼角餘光看着陸宇輝。

“好吧,我承認自己很沒用,你能不能先幹掉他再和我聊天?”

“我只是天羅奕局。”女子不耐煩的說。

“我知道啊…”

“我只能在事先指定的地點步下棋局,棋局可以將別人發來的能量分解、或吸收進棋盤再分解,根本沒有攻擊的能力。”

“已經很不錯了,至少我保住了命。”

“這就滿足了嗎?”女子鄙夷的說,“真是無能。”

“喂,你還是用‘沒用’這個詞吧!”

陸宇輝幾次攻擊無果,氣的他肺都要炸了。

他左顧右盼時,發現嫽霜顏正試圖站起來,於是咧着嘴一腳踹了過去,威力無匹的一腳又一次給她帶去難忍的痛苦。

“能不能幫幫我的朋友!”見陸宇輝向嫽霜顏走去,辛澤劍牙都要咬裂了。

“再要我重複一次嗎?我沒有戰鬥能力。讓我在那個女人身邊佈下棋局也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同時佈下一副棋局,當我保護她的時候,你所處的棋局就會不復存在,屆時你將處於絕對的危險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