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記者直接拿出手機,播放了在網上的一段視頻

溫楚楚下意識蹙眉,這件事她怎麼毫不知情。

「楚楚,其實我覺得明少不告訴你也是情有可原,畢竟蘇糖以前是你手下的——」

既然明寒算計她在先,那她不妨給明寒添添堵!

禮尚往來,這才公平。

正在處理公事的明寒狠狠地打了好幾個噴嚏,末了揉了揉鼻子。

一定是楚楚想他了。

溫楚楚眸色一暗。

「楚楚,其實你也不用多想,明寒簽約蘇糖可能也是出於商業考慮。」

一旁的助理聽着這話,悶笑出聲。

雲小姐這是越描越黑。

見溫楚楚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雲舒識相的轉移了話題:「中午想吃什麼?」

「粵菜。」

溫楚楚敲鍵盤,小臉冰冷。

雲舒默默在心裏點了一根蠟燭,明少,祝你好運。

蘇糖知道溫楚楚來了,下意識想逃。

但轉念一想,還是不想得罪溫楚楚。

最終還是走到了休息區。

「溫總。」

她長得好看,加上臉上有明顯的指印,方才被導演罵了一頓,眼角泛紅,好一副受盡委屈的可憐模樣。

溫楚楚抬眸,看向了蘇糖,冷淡的頷首,算是打了一個招呼。

「溫總,你這段時間,身體還好嗎?」

溫楚楚抬眸,看了助理一眼,後者立刻會意。

「溫總說,她身體很好,謝謝你的關心。另外,下次見到她,可以不用打招呼。」

一個叛徒,有什麼立場關心她的身體?

蘇糖臉色煞白,知道溫楚楚還是無法原諒自己。

「溫總,我知道過去的事情是我錯了,我向您道歉,希望您可以原諒我。」

助理白眼一翻。

原諒?

「蘇糖,不是我管的寬,你當初醜聞纏身,溫總替你擺平了黑料,你可倒好,反手跳槽到了歡躍世紀,你的一舉一動印證了一個詞——叛徒!」 第954章

「是不是有人在誣陷你?」

聽到這話,陳北冥也是一頭霧水……

這些記者大概也看到陳北冥有點不對勁,他可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的記者直接拿出手機,播放了在網上的一段視頻。

陳北冥看著網上的視頻,臉色微微一變!

那視頻正是當天陳北冥和炎君擊殺蕭志忠的視頻。

陳北冥再看,網上的播放量已經過億!

毫無疑問,這件事情鬧大了!

陳北冥又看了看這些記者,他們貌似都不是本地來的。

「這件事情很複雜,一時半會我說不清楚,改天我會把真相公之於眾。」

「現在我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先走一步。」

陳北冥不管三七二十一,衝出人群大步走去……

可是沒走幾步,突然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停在了陳北冥面前。

陳北冥定睛一看,不由站下了腳步。

因為他看出來這不是普通的車,牌照來自京都,而且,這車上有紅色五星的標誌。

是國主的人。

此刻,車門打開,走下來兩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

這兩個人身上強大的氣場,讓身後這些記者都有些畏懼,一時間不敢上前來。

陳北冥目光幽幽看著他們,低聲道:「怎麼回事?」

「冥主,從盾之勇者開始當御主, 國主想見您,跟我們回去吧。」黑衣人小聲說到。

陳北冥深吸一口氣,冷聲道:「能不能等等,我還有事情要做。」

黑衣人低下頭:「冥主,這件事情鬧的太大了,有人您殺人的視頻傳到了國外,現在國際輿論很嚴峻,您這次務必要跟我們回去。」

「冥主,別讓小的難做。」

若是別人,陳北冥可以毫無顧忌的離開,誰的面子都不用給。

但是國主的召見,他是必須要去的。

「好,我跟你們走。」

「請。」

兩個人讓開,陳北冥打開車門走了進去,黑衣人帶上墨鏡,快速上了車。

……

另一邊,修羅商會。

「好,我知道了。」

萬瑩放下手機,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她看著方伯說道:「陳北冥被京都的人帶走了,這次我看他怎麼活!」

方伯臉上露出笑容,低聲道:「這次赫雅可真是起了大作用!估計陳北冥殺人的視頻在國外輿論很大!國主那邊肯定已經知道了,這次,準備親自動手了!」

萬瑩笑道:「這次我倒要看看,他陳北冥勢力再大!還能抵抗一個國家?」

方伯走上前來,低聲笑道:「現在陳北冥走了,下一步主動權掌握在咱們手裡,想怎麼做?」

萬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幽幽道:「聽說蕭綺夢還在醫院,今晚就派人過去,幹掉那個賤人!還有那個炎君,想辦法把他支開。」

方伯微微一笑:「炎君有勇無謀,雖然殺不掉他,但調虎離山還是可以的。」

就在這時,房門叩響,赫雅走了進來…… 今天一戰,算是將蕭炎現在的弱點暴露了出來,藍銀霸王槍終究只是一個魂技,還是藍銀草的魂技,雖然超過了一般的藍銀草,雖然是第四萬年魂環,看起來唬人,可實際年限才是剛剛到達萬年級別,提升的程度有極限,遠遠比不上真正的武魂。

不過啊,在正常情況下,一直到魂帝期間都不會出現這種問題,畢竟還得到了眾多力量的加成,不然來個頂級獸武魂,就像邪眸白虎那樣,在魂骨的加持下現在就能直接破開了。

可是遇到了劍佑易就不一樣了,在大陸第一攻擊力的七殺劍面前,現在的強度已經不夠了,會被直接一劍斬斷。

按目前的情況來推測,另一個最有可能斬斷藍銀霸王槍的應該就是星羅皇家學院戰隊的朱竹影了,畢竟她是黑暗屬性。

戰勝劍佑易之後,蕭炎沒有回到斗魂場旁邊的賓館,而是去了供奉殿,有些問題要解決一下。

大賽正在一場場比賽火熱的進行下去,整個武魂城的氛圍都被影響了,每個人都情緒高漲,熱情十足,可對供奉殿根本沒有影響,還是安安靜靜坐落在那裡,點點金色輝光自其中散發出來,很遠就能看到。

進了大殿,千仞雪正好在那裡,而且還在練劍,並沒有釋放出武魂,神聖之劍握於手中,一招一式,乾淨利落,渾然天成,並不追求華麗炫目,看起來簡單直白,估計十分玄奧,蕭炎這樣猜到!

千仞雪發現蕭炎進來后,臉色一紅,眼角含情,眉目帶笑,劍光突然改變,綿綿柔柔,輕輕飄飄,好似一陣風就能吹動一般,撩得蕭炎心弦顫動,滿是甜蜜,連傷勢都感受不到了。

舞了一陣,千仞雪見蕭炎在那裡發獃,蹦到他面前,紅著臉,昂著頭,「好看嗎?」

蕭炎將她抱入懷裡,在唇上輕輕一點,「真好看!我想看一輩子!」

「嘻嘻,劍舞得怎麼樣?」

「比你差一點,但是非常很完美!」

千仞雪被這句情話弄得暈乎乎,身子都軟了下來,往他身上靠得更緊了。

纖細如玉的指尖閃著金光,沒入蕭炎的身體之中,察覺一下傷勢,心疼道,「那傢伙好壞,我去打他一頓好不好。」

「不用了,我厲害著呢,當場就打回去了。」

「嗯,你真厲害,覺得剛才怎麼樣?」

蕭炎想了一下,誇獎道,「劍法很好,很精妙,追求一招斃敵,以巧取勝!」

千仞雪笑得眉眼綻開,要不是在蕭炎懷裡,估計樂得都直不起腰來了。

笑了一陣,對著他的嘴角就是咬了一下,蕭炎還沒感覺到甜蜜呢,腰間就是一痛。

「凈說好話,劍我是亂舞的,我可不怎麼懂劍法。」

「……」蕭炎當場就尬住了。

只是下一秒,他也就不承認了,「哦,那我剛才也是亂說的!」

「哼,不行!」

「好好好!」

……

兩人打鬧了一陣,然後一起依偎在了天使神像面前,千仞雪右手抬起,神聖之劍出現,「看,這是十萬年魂骨技能。」

「我也要弄一塊這樣的魂骨啊!對了,當初老祖宗是怎麼修鍊的?」

千仞雪想了一下,將歷史一點點說出來,「神聖之劍不需要很高的強度啊,老祖宗的對手幾乎都是邪魂師,連黑暗屬性都不算,只是蘊含部分而已,憑光明屬性直接就可以鎮壓了,完全不用和他們比拼強度。而且啊,據記載,當初寥寥數位擁有純粹黑暗屬性的敵人,也沒有使用利器的。」

蕭炎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對神聖家族而言,一直以來的對手都太弱小了,邪魂師擁有的黑暗屬性根本不可以抗衡,又想到了當初在天斗城被當場格殺的一位魂聖,一點反抗都沒有,被完全克制住了。

「額,那你呢?面對普通的敵人怎麼辦?」

「我可不會遇到這個問題,天使神武魂,魂技,十萬年魂骨,天使領域,在這些東西加持之下,神聖之劍根本不會出現強度問題,可以一直用到封號斗羅,更何況到了爺爺那個境界,將會很少和人近身戰鬥了。」

「其他人怎麼辦?神聖之翼武魂可要差一些。」

千仞雪那個無奈啊,對著蕭炎的頭就是戳了一下,「論正面戰鬥力,神聖之翼武魂是比不上其他神之武魂,連部分頂級武魂都比不上,但是啊,不和普通人為敵就能解決了啊,他們交給武魂殿其他高手啊!」

這一下蕭炎算是徹底明白了,第一任天使神成神前遇到的黑暗屬性敵人不需要拼神聖之劍強度;後來建立了武魂殿,神聖家族退居幕後很少和人爭鬥,遇到的邪魂師可少有純粹的黑暗屬性存在,直接被克制住了,也不需要比拼強度;對於天使神武魂傳承者而言,更是不需要擔心這件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