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宇從進來之後,也是一直呆楞當場。雖然通過神識的掃描,木宇已經知道這裡有如此眾多的魔晶存在,但真正親眼看到之後,依然是震驚不已。

聽雨說完之後,木宇也楞楞地說道:「先別管是不是作夢了,我看,咱們還是先收起來比較好,否則再出現什麼意外就麻煩了。」

聽雨點點頭,不久前被巨大黑蟻包圍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所謂夜長了夢多,木宇說的對,還是儘快把這些魔晶收起來的好。


只見木宇一伸手,隨著腰帶上的空間之石靈光連閃,眼前的大片魔晶不斷地消失著,木宇二人隨著魔晶的消失,一點點地向洞內走去。

木宇還從來沒有試過像這樣高頻率地使用空間之石呢,不禁又有一種夢幻般的感覺了。如果這是在作夢的話,那tm也太爽了吧!這些可都是價值不菲的魔晶啊,並不是到處都有的石頭!可這些魔晶在這裡竟然比石頭還多!

二人一邊吸取魔晶,一邊前行,大約行了十幾米后,木宇就停止了收取,而魔晶依然光華閃閃地堵在二人眼前,把小洞塞的死死的。

聽雨問道:「主人,怎麼停下了?」

木宇搖搖頭,對聽雨說道:「不行,我的空間之石空間有限,已經快被魔晶塞滿了,還是你來吧!」

聽雨點點頭,手中的空間戒指前伸,隨著靈光的不斷閃爍,眼前的魔晶又開始大量的消失起來,二人又繼續向前走去。

聽雨不愧是光之jing靈一族的族長,手中的空間戒指果然比木宇的要高級許多。戒指上的寶石分明還沒有木宇腰間空間之石的四分之一大,卻是接連不斷地吸取了三十多米的距離還沒有被塞滿。

那種強大的存儲能力看的木宇都開始嫉妒起來了,心想:等出去之後,自己一定要再找一條好一點的空間之石。否則如果再碰到這種情況,那自己不就虧大了嗎?

―――――――――――――――――――――――――

唉,過了一天藍天白雲的生活之後,今天果然又恢復到了霧霾之中,昨天還藍藍的天空已經變成灰矇矇一片了。唐山果然墮落了。 正在木宇思討間,前面的魔晶突然一空,露出了裡面的空洞。地面之上只剩下了一小堆魔晶,視線一下子就寬敞開來。

但隨著視線的擴大,木宇二人頓時被嚇了一跳。

只見小洞的另一邊,正有幾隻巨大的黑蟻口中叼著魔晶向小洞中走來,同時還有剛放下魔晶正要轉身出去的黑蟻。那高大的身形,比木宇和聽雨二人疊起來都還要高上幾頭。

這一突然的變化,不僅木宇二人嚇了一跳,對面的黑蟻似乎也被嚇到了,連口中叼著的魔晶都嚇的滾了下來。

木宇不禁開始自責起來,剛才因為過度興奮。竟然忘記開啟神識了,否則怎麼會出現這樣的遭遇?

但遭遇卻真實的發生了,短暫的沉默之後,只聽對面的黑蟻馬上發出一種噝噝的的低吼之聲,隨後便快速向木宇二人沖了過來。

到了這個時候,木宇也顧不得許多了,一連數十枚光爆球打出,便和聽雨同時轉身飛奔而回,身後同時傳來了一連串巨大的爆炸之聲。

一邊跑,木宇還一邊說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裡是礦洞呢,怎麼會是黑蟻的巢穴呢!」

聽雨說道:「先別管是哪了,咱們先逃出去再說吧,否則就被蟻群包圍了。」想想黑蟻們那巨大的群體,二人不禁感覺頭皮有點發麻。

重新沖回到主洞外,二人馬上飛入了空中。木宇拿出光耀神石,隨著靈光閃動,主洞內頓時亮如白晝一般。

只不過,此時的主洞之中可真的是炸了螞蟻窩了。只見原本寂靜無聲的主洞內,此時從四面八方都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數不盡的小洞之中紛紛竄出了那種巨大的黑蟻。

一時之間,主洞上下全被這種黑蟻佔滿了。數量更是比剛才戰場之上出現的黑蟻數量多出數十倍。

聽雨抱著木宇在半空之中飛了一圈,見哪裡都被黑蟻堵的死死的,緊張地問道:「主人,咱們怎麼辦?」

木宇此時也是緊張的不行,自從成為靈師以來。木宇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危急的時刻呢。

正在這時,聽雨突然身體一震,緊接著,身體便快速墜落而下。同一時間,木宇也感覺到從四面八方正傳來一種jing神波動,不停地衝擊著自己的意識。

還好木宇早已開啟了神識,對這種jing神衝擊有較強的防禦力,不過如此密集的jing神衝擊還是讓木宇感覺頭腦暈暈的。

不好!是暗屬xing的jing神類魔法。想不到除了龍魔一族以外,還存在擁有暗屬xing的魔獸。想到這裡,木宇慌忙把陷入暈迷狀態的聽雨收入到胸前的空間戒指中。

但此時,木宇卻還在數百米的高空之中墜落而下。還好在主洞之中到處都是錯綜複雜的天橋,木宇憑著自己高深的修為,在天橋之間不斷地輾轉跳躍而下。頭頂之上,光耀神石追著木宇的身體,始終沒有脫離開十米的距離。

見jing神衝擊並未對敵人造成傷害,大群的黑蟻便紛紛向木宇掉落的方向踴來。頭頂之上還不時有黑蟻直接跳了下來,不過,也許是被擠下來的也說不定。

還好木宇有神識的幫助,並沒有被任何一隻黑蟻近身。片刻之間,木宇就已經從數百米的高空之中跳落到洞底了。

但此時,洞底卻早已被黑蟻們佔滿了。木宇直接跳了下來無疑便成了眾多黑蟻的口中物,盤中餐了。

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只見木宇在距離地面還有數十米的距離時,早已在身前凝聚起數百枚光爆球。木宇人還沒落地之前,數百枚光爆球便先聲奪人一般在地面上炸開了一片空間。

木宇神識全開,在落到地面后的第一時間就找到了之前鑽進來的那個小洞洞口。於是,在光爆球的開路下,一條佔滿了黑蟻體液的血路直接連到了小洞洞口之處。

木宇也顧不得惡不噁心了,一連幾個踴躍,直接就竄入了小洞之中。還好這些黑蟻的修為並不太高,否則木宇真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但就在木宇的身體剛鑽進小洞之中,想把光耀神石收入空間的剎那間,身後猛然傳來一聲噝吼,木宇只感覺腦袋哄地一聲,險些沒暈過去,還沒收入空間的光耀神石也不受控制地滾落到腳下。

木宇強忍著劇烈的頭痛,趕忙一把抓起光耀神石,連滾帶爬地就從小洞中逃了出去。

因為小洞只有一米來高,巨大的黑蟻身體根本就爬不進來。但為了安全起見,木宇還是勉強凝聚出一絲靈力,幾個光爆球打出,直接就把小洞給炸塌了。

隨著小洞被碎石封死之後,那種煩人的jing神衝擊總算是小多了。但木宇的頭痛卻一點也沒有減輕。眼見剛剛逃出來的小洞石壁,還在不停的晃動著,也不知是因為自己眼花,還是因為石壁真的在晃。

木宇不敢停留,一手按頭,一手抓著光耀神石,跌跌撞撞地向鍾ru洞的高處逃去。

也不知逃出了多遠,木宇終於眼前一黑,趴倒在一塊平滑的巨石之上,便什麼也不知道了。手中的光耀神石也從木宇的手中滑落,滾到了一旁,猶自發著矇矇的光芒。

大約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從鍾ru洞低處的亂石中突然無聲無息地伸出一個人頭來,只見來人躲在亂石之後,凝神盯著倒在巨石上的木宇看了好一會兒,見木宇始終沒有再動一下,這才從亂石中輕手輕腳的爬了出來,緩緩地向木宇靠近。

借著光耀神石矇矇的光芒可以看到,來人雖然為男xing,但身才卻並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七的樣子。不過,仔細觀查就能發現,此人的兩隻耳朵與常人不同,顯的又尖又長。

從這一特徵來看,這分明是一隻幻化為人型的jing靈。只見這隻jing靈悄悄地摸到木宇身邊。見木宇臉朝下,趴在巨石上一動也不動。

jing靈又注視了好一會,這才轉過目光,看到木宇身邊正發著矇矇光芒的光耀神石,然後一躬身,把光耀神石抓到手中仔細觀摩了一下。隨後,便又輕手輕腳的帶著光耀神石一同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木宇身邊又重新恢復成一片漆黑,偌大的石洞中唯一能夠聽到的便是「滴答滴答」的水滴聲,顯的那麼空靈,時間在這裡似乎也變成了永恆。

紫曜西下,熾靈東升。

遺迹大森林的早晨總是如此安靜而祥和,晨霧如細紗一般飛舞在叢林之間,踏著草葉上晶瑩的露珠,鐵木部落的族人們又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男人們都集中到了一起,計劃著打獵的路線;而女人們也有的開始收拾剛剛吃過的早飯,手腳麻利的女人早已開始修理魔獸和動物的皮毛了;孩子們三五一群的在部落中嬉戲玩耍著,一個個扭動著光滑的小屁股,顯的那麼惹人喜愛。

木宇從氈房中一挑簾走了出來,後面還跟著秋霜和秋紅兩姐妹。只聽秋霜沖木宇說道:「公子,咱們今天去哪玩?」

秋紅介面道:「族母早起說過,要公子起床后先去她那一趟,好像有什麼事情。」

木宇回身說道:「不管有沒有事情,咱們也要先去給母親請個早安。」

說罷,木宇在前,帶著秋霜秋紅兩姐妹就直奔母親的氈房走去。

來到母親的氈房前,見宣兒正在屋外晾曬魔獸的獸皮,木宇用清脆的嗓音喊了一聲:「母親!」隨後,快步跑到了宣兒身前。

「宇兒給母親請安!」木宇跪倒在地,恭敬地給宣兒行了個大禮,這是木宇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百善孝為先,木宇其實對宣兒的再生之恩可是謹記於心的。


見木宇來了,宣兒忙放下手中的活,把木宇拉了起來。

「宇兒,你又長高了!來,讓母親看看有沒有變成一個小男子漢!」宣兒一把拉過寶貝兒子,喜歡的不得了。

對於母親這種熱情的目光,木宇一直不怎麼習慣。不管怎麼說,宣兒也算是實打實的大美女一名,而木宇的心理年齡可並不比母親小呀。

正當木宇感覺有些尷尬的時候,突然發現母親剛剛整理的魔獸獸皮好像抖動了一下。木宇感覺有些奇怪,此時並沒有風,獸皮怎麼會抖動的這麼厲害呢?

正當木宇奇怪之時,可不好了,只見原本掛在木架上的獸皮突然跟吹氣球一般鼓了起來。隨著一聲嘶吼,那隻魔獸竟然活了過來。

木宇大驚,大喊了一聲:「不好!母親快跑!」然後拉著母親的手轉身就跑。

秋霜、秋紅兩姐妹見狀,紛紛抽出腰間的鐵劍,直奔魔獸而去,嘴中同時喊道:「公子跑快!」

但秋霜、秋紅只不過是兩個十幾歲的普通小姑娘,哪裡是魔獸的對手。只一個照面, 九霄裁決者 ,重重地摔在了草地之上。


「霜兒姐姐!」木宇痛苦的大叫,淚水頓時迷失了雙眼。

這時,秋紅跑了回來,拉起木宇的胳膊就跑,口中還焦急地喊道:「公子,快跑!」

木宇一轉身,突然發現部落之中此時已經被魔獸包圍了,原本只是獸皮的各種魔獸不知怎的全都活了過來。族人們頓時在魔獸的肆虐下死傷一片。

「不要!不要呀!」木宇大叫著,抓過自己的弓箭不停地向魔獸shè去,但魔獸們卻不知疼痛般,對木宇的弓箭一點反映也沒有,儘管身上插滿了木宇shè來的羽箭,但依然龍jing虎猛地殘殺著鐵木部落的族人們。

宣兒此時也已經跟身後的魔獸打到了一起。但很快,宣兒就支撐不住,被魔獸打傷在地。木宇慌忙一陣亂箭shè出,阻擋住魔獸的追擊,然後跑到了母親身旁。

「母親,你怎麼樣?魔獸太多了,咱們還是快點逃吧!」木宇拉過母親的手,轉身就跑。

「逃?你們一個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哈!」此時,一道黑影出現在半空之中,對木宇眾人大笑道。

木宇看清黑影之後,不禁咬碎鋼牙,狠狠地說道:「吳焱,又是你!我木宇此生與你勢不兩立!」

「就憑你?能耐我何?」吳焱一抬手,一道流光shè下。正在趕來的木拓首當其衝,直接就被吳焱的一擊打中了身體,木拓頓時爆體而亡,血肉飛撒了漫天。


「父親!」木宇瘋狂地大叫,抬腳就要衝上去,秋紅在後面死命地拉著木宇。

宣兒悲痛之餘,卻挺身沖向了吳焱。吳焱一抬手,又是一道流光,宣兒口噴鮮血,隨即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母親!」木宇悲痛yu絕,切斯里底地嘶喊著。如果憤怒也能殺死人的話,恐怕吳焱早已被木宇殺死多回了。

―――――――――――――――――――――――――

大雨後的第三天,霧霾天更加厲害了。原本第一天,可以看清窗外三十多公裡外的群山,第二天只能看到十幾公里的電廠大煙筒了,今天可好,連隔著三四個小區外的樓房都躲進了煙霧之中。明天會不會連旁邊小區的樓也看不清了呢?唉,各種求,死不了,就湊和活著吧! 「母親!母親!」

木宇一挺身,從床上猛地坐了起來,渾身上下早已被冷汗打濕了。

隨著視線的距焦, 滿級穿越到漫威 。石室內擺著一些簡單的ri常用具,一塊不大的熒石擺在石桌之上,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我這是在哪?木宇捂著狂跳的胸口,冷汗猶自不停地滑落。記憶逐漸回歸了腦海之中,對了,我記的我被黑蟻的jing神衝擊所傷,最後暈迷過去了,怎麼又會到了這裡?

木宇重重地呼出一口濁氣,平靜了一下心情。心中狠狠地說道:吳焱,我木宇早晚必會找你報這血海深仇!以慰父母在天之靈!

木宇環顧了一下四周,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但能夠睡在這樣的石室之中,說明自己是被人救了,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於是,木宇試著放出了自己的神識,還好神識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只不過頭腦之中卻還有絲絲的疼痛。

木宇甩甩頭,又把神識收了回來,站起身形走到石室的門口處。只見石室外面並不是太暗,隱約能夠看到點點的光線傳來。不過,木宇還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震住了。

只見屋外是一處巨大的石洞,但顯然不是天然形成的。只見石洞為規整的圓柱形,直徑足有近百米,向上延伸了大概五六十米的樣子。

而在石洞的四壁之上非常規整地開鑿著無數的石屋,一層壓著一層地在石洞底部一直延伸到了洞頂之處,如同高樓一般非常的壯觀。

在這些石屋之中,多數都有點點的光芒映出,跟自己身後的石屋亮度一樣。木宇心想,在這些石室之中想必都有這麼一小塊熒石存在吧。

就在木宇走出石室的同時,從石洞中心的巨大廣場之中頓時傳來了議論之聲。

木宇凝神望去,只見廣場修建的非常平坦,空曠的沒有任何建築,只有在廣場正中心的位置佇立著一尊高大的石像。石像大概有十多米高,雕刻的是一隻老年jing靈的模樣,手中拿著一把魔法杖正指向天空。

而在這尊jing靈石像的背部卻是有著三對翅膀伸展開來,說明這隻jing靈的修為很高。一般來說,jing靈在生下來時都是只有一對翅膀,隨著修為的提升,翅膀的對數也會逐漸增加。

跟魔獸的等級一樣,jing靈也是分為十級的。一般1-3級修為的jing靈只有一對翅膀,4-6級是兩對翅膀,聽雨目前僅是6級修為,所以也只有兩對翅膀而已。

而到了7-9級就是三對翅膀,看來石像雕刻的這隻jing靈就在這個層次。修為達到十級滿級后,jing靈就會變成純粹的能量體,達到永生不滅的境界,翅膀也會變成四對。

但能夠修鍊到十級的jing靈卻非常少,在人類的歷史上根本就沒有過記載。也許只有在jing靈一族的記載中才有可能出現吧。

所以說,這尊jing靈石像的翅膀能夠達到三對,說明這隻jing靈的修為相對來說也是非常高的了。

此時,在廣場的石像前面正聚集著上百人,見木宇從石室中走了出來,這些人在議論了片刻之後,紛紛走到木宇所在的石室近前。

正當木宇不知如何對待之時,卻見這麼多人在走到距離木宇十幾米外的地方時,突然全都跪倒在地。跪在最前面的一名老年男子同時對木宇高喊道:「土系jing靈長老亞德,帶領全族113名族人拜見神使!」

「拜見神使!」身後一百多人隨著亞德長老的話音一落同時附和道。

這一舉動頓時把木宇鬧楞了。神使?木宇左右看了看,這裡除了自己以外再無旁人了。難道他們是在拜我嗎?


木宇向前走了幾步,借著微弱的光線,細看之下,這才發現,原來這些人果然全都是jing靈所幻化的。因為他們每一個人的耳朵都是又長又尖的,此時一百多人全都跪倒在地,低頭沖木宇行禮,所以木宇看的非常真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