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爆喝一聲,揮起大刀跳向半空,迎面對上奧萊斯朝自己刺來的長槍。

「鐺鐺鐺!」密集的爆響聲中,兩人半空在瞬間對拼數十招。

他們的身子從半空一直激斗下地面,完全是力量的對拼。

這時,木白身後的迪亞看準時機,全力催發體內的斗魂之氣,只見他的龍槍之上綠光爆閃,一抖龍槍,十幾道勢如飛虹的鬥氣頓時封鎖住了木白身後的全部退路。

「木白哥哥,小心你身後,我來幫你抵擋。」迪拉急忙說道。

正在全力和奧萊斯拼招的木白聽了以後,頓時放下心裡,刀勢兇狠的連續砍傷奧萊斯的龍槍,憑藉在斬龍刀上施加了火系魔法的優勢,木白逐漸佔據上風,打得奧萊斯連連後退。

「你死定了。」

身後,迪亞見到木白竟然無暇分身防禦自己的鬥氣,心裡大喜,看來可以分出比賽勝負了。 突然。

讓迪亞大吃一驚的是,眼見他那十幾道鬥氣就要射中木白的身體之時,只見木白身後的地面上忽然快速生長出無數盤結的遠古巨樹,連成一排,形成一道堅實的樹牆保護住了木白的身子。

「轟轟轟!」

迪亞的鬥氣接連射穿了十幾棵遠古巨樹,但是依然沒有破開樹牆體的防禦。

「這是精靈族的自然魔法,到底是怎麼回事?」愛德華大吃一驚道,他實在有些受不了這一連串的刺激了,木白展現出現的實力太令他感覺到匪夷所思了,完全違背了正常邏輯。

「嗷嗷!」

另一邊,利爪德魯伊已經和卡倫的巨龍廝打在一起,它們在用利爪互相攻擊、用嘴部撕咬,看起來異常血腥。巨獸之間的力量對拼,所引起的動靜,震得山體搖晃,好似整座山峰隨時都要崩塌了一般。

天火魔狼王剛剛撲擊向奧萊斯的紅色巨龍,這條巨龍一振雙翅,身體直衝雲霄,口中的咒語吟唱並未受到什麼干擾。

一會兒后。


巨龍的七級火系攻擊魔法咒語完成了。

「火焰風暴!」

「吼!」


巨龍怒吼一聲,震徹天穹。

「快閃,這是七級烈焰風暴。」

奧萊斯聽到巨龍的怒吼,臉色一變,似乎預料到接下來的會發生什麼,朝一旁的卡倫和迪亞招呼一聲后,他旋即從和木白的纏鬥中抽離出身子,快速朝山巔下的青石上跳躍而去。

木白亦是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魔法威壓,這種感覺就像是先前卡倫的風系巨龍發動的九系攻擊魔法一樣,似乎能夠將這天地毀滅。

他連忙跟緊奧萊斯的腳步退離到山巔下躲避。

一旁的卡倫連忙跳下地面,將亞特蘭大不能動彈的身子抱在懷裡,重新回到巨龍身上以後,亦在同時指引巨龍飛向天際。而利爪德魯伊變化成猛禽形態,緊隨巨龍身後跟去,雙翅不停揮舞出一道道風刃朝巨龍射擊。

倏然。

只見天際被一團燃燒的火焰映襯得一片火紅。

一股宛如衝擊波般的火浪從紅色巨龍口中噴出,直朝下方的天火魔狼王籠罩而下。 天火魔狼王此刻受到高級魔法的禁錮效果,根本無法躲避,只能全力凝聚出一道高級火盾保護住身子。

呼嘯而來的火浪瞬間吞沒了整個山巔,將山巔變成了一片火海。

天火魔狼的火盾防禦只支撐了片刻時間,身子便被滔滔烈烈焰燒成了飛灰。

待大火逐漸消散以後。

只見山巔上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長達百米的深坑,周圍一片焦黑,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黑煙,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蘑菇雲。

「這就是高級魔法的攻擊威力嗎?」木白見了以後心頭暗震。

就在木白吃驚的那短暫時間裡,站在他身前遠處一個青石上的奧萊斯眼中冷光一閃,輕喝一聲,身子凌然跳躍而起,雙手高舉龍槍,便朝木白拍下。

「嗯?」

木白見到身前映襯出的人影,腳步連忙跳離開了所在的青石,朝山巔上快步跳躍而去。

「轟!」

奧萊斯一槍拍打在木白剛才站立的青石上,頓將那高大數米的岩石震成了粉碎。

「想不到那條巨龍一招就幹掉了天火魔狼王,看來只有出最後的絕招了。」

重新來到山巔,站在焦黑的地面上,木白急忙從空間戒指內拿出最後一個召喚系捲軸,將它在地面上鋪展開來以後,左掌按上捲軸的召喚法陣,法力灌注其中,頓見捲軸上閃現出一個巨大的召喚法陣。

「吼!」

轉眼。

地獄蛇王那巨大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木白身前,它瘋狂擺動著六隻巨大的蛇頭,望著翱翔在半空的紅色巨龍,憤怒的連聲吼叫著。

「地……地獄蛇王!這小子是怎麼將它召喚出來的?」

奧萊斯見到地獄蛇王的身影后,臉色剎那白了下來,嘴裡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地獄蛇王那強悍的戰鬥力,至今令他記憶猶新。上次在魔獸領域的歷練中,要不是木白及時趕來的話,他恐怕就要死在地獄蛇王的口下了。

「啊!那是七級魔獸地獄蛇王!」 「聽說地獄蛇王只生活在魔獸領域中,那小子怎麼可能召喚出它了?」

擂台下的學員們驚顫的說道。


「地獄蛇王。」愛德華驚叫一聲,已經受不了這個刺激,雙眼一黑,當時便朝地上倒去。

奧默爾手疾眼快,急忙接著愛德華的身子,一臉古怪的望著他道:「你的心理承受力未免也太差勁了。」

當然,奧默爾只是一名武師,根本就不了解木白能夠召喚出七級地獄蛇王是一個什麼概念。

「愛德華他這是怎麼了?」柳十三瞥了一眼奧默爾懷裡的愛德華問道。

「他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沒什麼事。」

「哦,那我就放心了。」柳十三說完,繼續目不轉睛地盯著擂台上的比賽。

「原來木白隱藏了這麼深的實力,難怪他在比賽開始前的一個星期里在神秘修鍊,看來就是在準備召喚捲軸。」火狼訝聲說道。

劍無悔道:「不知道木白是從哪裡學來的召喚系魔法,他因該是利用了地獄蛇王的屍體做材料,才能製造召喚地獄蛇王的魔法捲軸。」

……

空中,那條紅色巨龍見到了地獄蛇王的出現,頓被嚇了大跳,剛才用出一招七級攻擊魔法,就已經消耗了極大的法力,雖然知道地獄蛇王是被召喚出來,但是它心裡根本就沒把我能夠對付這頭地獄蛇王。

接著,木白拿出一瓶狂戰藥水,打開瓶塞以後,咕嚕一聲,將瓶中的藥水喝得一滴不剩。

「木白怎麼也學那死胖子干傻事了。」火狼遠遠望見木白的舉動后,忍不住驚聲說道。

劍無悔道:「為了救丹尼的性命,現在木白已經不顧什麼後果了,要是輸了比賽,木白的心裡可能會永遠埋上陰影,所以他現在才開始要全力拚了。」

「又是這種奇怪的藥水。」迪亞的身影跳躍到木白身後,忽然見木白喝下一瓶狂戰藥水,臉色微微一變。先前,在丹尼和卡倫的比賽中,丹尼服用下了這種藥水后,力量瞬間增長了一個驚人程度,對此,迪亞印象頗深。 「噼啪!噼啪!」

木白渾身骨骼上頓時傳來一陣猛烈的爆響,身子瞬間膨脹了一倍大小。

「木白哥哥,你這樣做太危險了,你的經脈還不夠強韌,現在承受這強的強力,你的經脈可能會隨時斷裂的。」迪拉擔憂的說道。

「你不用管我。」木白忍著體內傳來的痛苦說道,此時,他身體內的感覺像是在被大火焚燒一樣,痛苦異常。

以木白現在的力量,雖然可以和奧拉斯媲美,但是依然遠遠不夠打敗巨龍。

扔掉玻璃瓶,木白的左手上瞬時閃現出九根金針。


「他想幹什麼?」奧萊斯此刻也來到了木白對面,一臉驚訝的望著他。

「為了我兄弟,就算你是龍星騎將,我木白也要斬了你的巨龍。」木白咬著牙,一字一句道,他的口氣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什麼?」奧萊斯聞言一呆,旋即哈哈大笑道:「小子,就憑你也敢口中狂言,我的巨龍只用動一根腳趾頭就能踩死你。」

「哼。」

木白重重冷哼一聲,將九根金針全部插在了頭部的天靈骨上,他的大腦轟鳴一響,耳邊一切聲音都消失了,肅殺之氣從木白身上緩緩散發而出,就如那冰霜一樣冷冽。

奧萊斯驚恐的發現,木白的氣息又在瞬間提升了兩倍,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

「他……他幹了什麼?」奧萊斯震驚道。

「去死吧。」

木白爆吼一聲,斬龍刀上凝聚出了一道五米長的巨大刀芒,他一轉身便朝實力最弱的迪亞沖了上去。

「好快的速度。」

眼望木白快如閃電般朝自己奔襲而來,迪亞瞳孔微縮,感到了一股極強壓力。

「嘭!」

木白一刀砍在迪亞的龍槍上。

迪亞臉色一白,體內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半個腿部都陷入了地面的岩石中,張口便噴出了一道鮮血。

木白此時還是比較清醒了,沒有下死守,旋即拍出左掌。

迪亞慌忙下,亦是揮出左掌和木白相對。 但是,迪亞的力量此時和木白完成不在一個檔次上。

「啪!」地一聲。

「啊!」迪亞一聲慘叫,整個條手臂的骨骼幾乎被震得碎裂,頓如爛泥一樣癱軟下來。

「噗!噗!噗!」

木白變掌成指,以強勁的指力點上迪亞的胸膛,將他的胸骨點碎二十多塊,迪亞口中鮮血狂噴,渾身氣脈被木白的指勁封印,完全提不上一點兒力氣了。

「我……我怎麼感應不到我的斗魂之力了,你……你對我幹了什麼?」

迪亞驚恐道。

擂台下,人群中的科倫多見到木白兩招就解決掉了迪亞,忍不住怒罵一句道:「真是個廢物,不僅被那小子殺了龍騎,要不是那小子剛才留情,你差點就死在他的刀下了。」

……

木白冷冷哼了一聲,看也不看一眼,回身望著身前的奧萊斯,大刀指著他道:「下一個該你了。」

奧萊斯雙眉緊禁咒,現在木白的力量完成超過了他自己,唯一能指望的是卡倫能夠快速收拾掉木白的德魯伊巨獸才行。

「來吧。」

奧萊斯冷冷道。

「喝!」

木白大吼一聲,雙手一揮,斬龍刀猛然砍向身前的地面。

「轟!」

地面上,頓時龜裂開一條巨大裂痕,裂痕中有一道三米高的血紅色半月形刀芒,以迅疾無比的速度飛射向奧萊斯。

「鬥氣!他居然能夠釋放鬥氣了!」奧萊斯見到飛射而來的刀芒,心裡著實吃驚不小。

凜然提起,長槍連抖,他亦是在瞬間揮出兩道如飛箭般的鬥氣對上木白射來的刀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