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哲頭也沒抬,「有人,我女朋友一會兒就來。」

不是他不肯把位置讓別人坐一會兒,而是一旦你把位置讓出去,再想痛快要回來就不那麼容易了。

況且,小喬的位置上,放了一大摞書,這個男生也不可能猜不到,這座位已經有人佔了。

男生剛離開沒多久,就又有一個學生走了過來,李哲下意識就說:「這個位置有人了。」

「李哲,你也在這裡?」聲音很好聽、很熟悉。

李哲抬頭一看,發現來的人是周子瑜。

她下身穿了一條牛仔褲,上身是一件厚實的長風衣,脖子上還圍了一條藍色的圍巾,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不過,即使穿這麼厚,身形依然纖細有致,還是那麼好看。

「子瑜,你也來自習室複習?」

「嗯,還有一個月就要考試了,要抓緊複習一下。」

周子瑜說著四下打量了一下,「不過,這裡好像已經爆滿,沒位置了。」

「要不你先坐小喬這裡吧,她今晚不過來了,反正也是空著。」李哲站起了身來。

「好,謝謝!」周子瑜走進里側坐下,然後又把圍巾和風衣脫下,露出裡面的白毛衣,和完美的身材。

李哲目光也忍不住在她的胸前停留了那麼一兩秒鐘,「這得有C+了吧。」

呸,想什麼呢!

他趕緊把目光移開,落在周子瑜那清純嬌媚的臉蛋上。「你臉上的傷全好了?」

之前受過傷的臉頰依舊細膩、白嫩,一點疤痕都沒留下。

「嗯,全好了!「周子瑜點了點頭。

」那晚多虧有你幫忙,我說請你吃頓飯,結果你還沒去。」

在李哲送周子瑜去醫院的第二天,周四晚上再去上選修課的時候,周子瑜就把醫藥費還給了他,還說要請他吃飯,感謝他昨晚的幫忙。

見周子瑜堅持要請客,李哲推辭了下,也就答應了下來。

不過,幾天之後,吃飯那天,正趕上賀志剛和張優表白失敗。等到晚上李哲臨赴約時,賀志剛卻非要拉著他一塊喝酒。

於是李哲就沒有去吃飯,只是給周子瑜打了個電話,解釋了一下。

「是我失約了,等下次有機會我請你好了!」

「下次,你都說幾次下次了?」周子瑜輕笑了一下說。

「對了,李哲你喝咖啡嗎?我要去沖咖啡,順便也幫你沖一杯吧?」

周子瑜從黑色書包里,拿出書本、筆袋,保溫杯,還有幾袋速溶咖啡來。

「謝謝,不用了!」李哲平時不怎麼喝茶、咖啡什麼的,他更習慣喝白水或是檸檬水。

「還是喝一杯吧!」周子瑜笑著說。

「今晚天氣有點冷,喝杯熱的暖暖身子。」

「那好吧,麻煩你了子瑜!」李哲見周子瑜這麼熱心,也就沒再推辭。

「客氣什麼!」周子瑜撕開兩袋速溶咖啡,分別倒入她和李哲的保溫杯內,然後就拿著杯子去大廳找飲水機打水去了。 可是高嘎子知道灼華先生絕對是有用意的。雖然他並不知道灼華先生示意他們每個人都嚼這麼蒿草是到底是要做什麼。他還是照做不誤。

幾個人靜靜的等待着。

灼華先生看看時候差不多了,遠遠的傳來草叢中沙沙的聲音。他抬眼對上也正在看着他的高嘎子,做了幾個手勢。

高嘎子會意,鬆開四喜和五常的手,猶如一頭獵豹般渾身蓄滿了力量,蓄勢待發。

灼華先生右手成掌虛空一劈,高嘎子見狀,與他同時一躍而起,剎那間便解決了離自己最近的兩名面具人,皆是一招斃命。

同時,灼華先生也在兔起鶻落間解決了兩個看守。

餘下的兩個看守一驚之間,匆忙拔出佩刀便要反抗。也被高嘎子另外兩個兄弟一人一個打翻在地。

灼華先生腳尖點地,腰身一擰,快如閃電般串到還活着的兩名面具人面前,一掌結果一個,另一個嚇得躺在地上,用手肘支地,連連後退,求饒道:「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灼華先生笑道:「放心,不會殺你,你回去給你上司報個信兒吧。」

說着,灼華先生拎起那士兵,趁着他的嘴張著還沒合攏之間,另一隻手屈指一彈,將一粒藥丸彈進那士兵的嘴裏。

那人嚇得慘叫一聲,卻覺得喉嚨當中涼風習習,似乎還有些甜甜的味道,不知道咽下去了什麼東西。他根本沒來得及看清一眼,也沒來得及往出吐,便已經把那東西咽下了肚。

他啊的一聲尖叫:「你,你,你給我吃了什麼?」

灼華先生撇了撇嘴,嘴上的小鬍子跟着翹了翹:「膽子真小!說了不殺你,就是不殺你。給你吃的當然是靈丹妙藥!能保你長生不老的!你信么?」

那人越聽越是害怕,結結巴巴地帶着哭腔,求道:「你,你到底給我吃的什麼?不,不會是毒藥吧?」

灼華先生笑得像一隻偷吃了雞的狐狸,反問道:「你說呢?」

那人臉色鐵青,瞬間又變得煞白。

灼華先生貓戲老鼠似的看着他,那人突然間雙眼一翻,抽搐幾下,咽了氣了。

灼華先生也變了臉色,伸手探了下那人脈搏,真的沒有脈搏了,死了!他十分懊惱,這人膽子怎麼這麼小的?他只不過給他吃了一顆清涼丸,芳香辟穢的,根本沒毒啊!只是想嚇嚇他,讓他一會跑得快一點。

這下好了,人全死光了,怎麼回去給主子帶信?

高嘎子看着灼華先生的臉色變了又變,一副又尷尬又後悔的表情,便道:「怎麼?玩脫了?」

灼華先生將人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彷彿手上有髒東西急需拍掉一般,道:「這小子怎麼膽子這麼小,一顆清涼丸就給嚇死了!早知道這麼不經嚇,我就不嚇他了。我說高兄弟,你輕功比我還好上三分,這事兒不得不請你出馬了。那什麼,請高兄弟幫個小忙唄?我往這屍體臉上划個記號,你把他扔到離主子最近的林子裏,再裝模作樣的慘叫幾聲,完你再回來幫兄弟,如何?」

高嘎子抱着雙肩,道:「不如何!你先給我說清楚,幹嘛讓我們兄弟幾個嚼草?說不清楚,這個忙我肯定不幫。」

灼華先生道:「你知不知道他們要把咱們幾人送到何處?蛇窟!那是王驥驁找專人飼養的一窟毒蛇,用來取蛇毒喂兵器的。咱們是那一窟毒蛇的餌料!我讓你們嚼的那草是專門對付毒蛇的。我們這裏管它叫避蛇草,驅蛇用的。這種驅蛇草很特別,取草汁塗身上對驅蟲蛇並無半點用處,只有它的汁液與人的唾液相混合,才能有驅蟲蛇的效果。呆會兒,打理蛇窟的奴才會帶咱們過去,咱們必須趁此機會將蛇窟給毀掉,否則,咱們就算進到鑄造坊里,也是出不來的。早晚餵了那些毒蛇。」

高嘎子幾人一聽,不禁打了個寒戰。死他不怕,但喂蛇這種死法太令人驚恐了。他一抱拳,真誠地道謝:「多虧灼華先生了,否則,我等不知此處厲害,必然落不到好去!先生救命之恩,日後定當回報。」

灼華先生一撇嘴,道:「哎!免了,不用謝我!我真不是刻意想救你們。你們死不死的真跟我沒關係。我是為救靖王爺,小主子若是在我手中有個三長兩短,太後娘娘必會活寡了在下。救你,我也是逼不得已!能不救你,我還真不打算救!」

高嘎子不由得一噎。心說這個脾氣真是古怪得緊。算了,不論他是不是故意救自己,總之結果就是救了自己一命的。跟這種自視清高的高人,不必講道理,總之,也講不過他就是了。

高嘎子長嘆一聲,扛起地上被灼華先生划花了臉的屍首離開了。

等到他回來,就看到令人驚奇的一幕。一群小青蛇里三層外三層的將灼華先生幾人包圍在中央。那些小青蛇足足有百十來條,卻只是昂着蛇首吐著蛇信並不進攻。

高嘎子嚇了一跳,本能的便要逃跑。卻已經來不及了,他這才發現自己身邊的樹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青蛇。高嘎子不由得雙腿發軟,渾身發抖。他是條硬漢不假,但是,打小就害怕這種沒有骨頭的冷血動物。

那些青蛇向高嘎子遊動了幾尺,卻在離他幾米遠處停下來,用一雙雙幽綠的三角眼盯着他。

高嘎子顫聲道:「灼華先生,這,這,這麼多蛇是打哪裏冒出來的?剛剛還沒有!」

灼華先生卻是雲淡風輕地道:「放心,這些小蛇不過是打頭陣的。小陣仗而已。它們暫時不會攻擊咱們的。咱們是奉獻給蛇王的,蛇王不先用餐,它們是不會先開動的。只是看着這些玩意兒當真是噁心人得緊。老子要不把這些噁心玩意都弄死,老子就不配叫灼華先生!」

高嘎子強自鎮定,道:「這麼多蛇,先生有什麼辦法能把它們全部一下子弄死?這,這根本殺不過來呀!太多了!」

。 人魚島。

這是人魚誕生的地方,每年的某個時節,人魚都會回到人魚島,看着島上的人魚石像,在默默祈禱。

它們是誕生於天地間的精靈,註定會與眾不同!

「父神,您能告訴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嗎?」璃鮫操控海水將自己送往人魚島頂端,坐在人魚的雙手上。

他在人類世界生活了十幾年,這是第一次發現了人類世界的骯髒。

葉維不過才去世幾年,這個小鎮竟然變成了這副模樣,讓璃鮫也是痛苦不堪,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原本以為,真心會換來真心。

「你們這是做了什麼?」

然而人魚雕像依舊沒有改變,即便是當初自己見到的父神,也沒出現在自己身邊了。

有些事情璃鮫自己也找不到答案。

她是清楚的,從南方來了許多人,偷偷地在訓練士兵,還讓他們坐上船前往北方大陸,但這些和人魚並沒有什麼關係。

而且她也能明顯的感覺到,小鎮的生活條件也是越來越好了,那些人流的到來,讓這裏的經濟得到發展,極大地改變了小鎮。

葉維就是看着小鎮蓬勃發展的樣子,含笑去世了。

這時璃鮫才發現,原來並不是人類善良,而是自己遇見了善良的葉維,才以為整個世界都是善良的。

就是那些戰士,發現了人魚的蹤跡,還要拿人魚身體做實驗,弄什麼所謂的基因藥劑,想要提升自身實力。

或許是發現了人魚的眼睛真的能融合藥劑,增強實力,所以才會造成如今的悲劇吧。

操控水流,璃鮫再次將自己送回了大海,看着面前的人魚悲痛的神色,璃鮫自己心底不由得湧現出一抹愧疚。

因為她,才會讓這件悲劇發展的。

船底兩隻人魚的屍體,那副慘烈模樣自己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我們要反抗!」

璃鮫沉聲說道,聲音堅定,擅長音律的她能很輕鬆地將自己的聲音傳到每個人魚的耳朵內。

「他們敢屠殺我們的孩子,我們就註定要讓人類付出代價!」

「我們人魚一族由父神創造於天地之間,面對暴行,我們要選擇反抗!」

璃鮫大聲喊道,隨後嗓子裏傳來了尖銳的聲音,音調極高,彷彿能刺破耳膜。

「但反抗就意味着流血!」

璃鮫直言不諱。

「戰鬥時殘酷的,人類就是這種生物,他們維持不了短暫的和平,現在再次挑起戰爭,我們人魚一族要加入其中,讓人類知道,這個世界,不只是他們一個智慧種族!」

海面的人魚都聽到了這些話,一個個神情激動。

他們愛好和平,但這時忽然發現,和平竟然是需要經歷戰爭才能得到的昂貴物品。

不得不說,實在有些諷刺。

自此人魚開始了獨屬於他們的反抗路線。

順着大江大河,她們隱匿於水中,化為水中的獵手,隱藏於潮濕之中,屠戮人類。

這時已經沒有了對錯之分,此時是屬於種族的戰爭,是屬於復仇的戰爭!

璃鮫心中也會存在不忍,然而當她閉上湛藍的雙眼時,面前就會浮現那兩隻幼小的人魚,臉上充滿了驚恐,地上是殘留的鮮血。

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族群!

從祁陽的角度能看得出來,信仰之力多都匯聚到了地府之中,一點點的修建地府,完善地府。

亞莉克希亞也會偶爾出現在地府之中,指引忘海如何創建地府,至於孟婆姐弟,他們已經忘卻了自己在人間生活的事情。

地府的靈魂也在逐漸增多,漸漸地似乎有了擁擠的感覺。

忘海自然是知道這些事情的,她形成的忘川河在流淌,河岸的人也越來越多,見識到的人也是越來越多。

她心底隱約出現了新的想法。

大路上,人類會出現傷亡,人魚這邊自然也會出現傷亡,而且也變相的提供了原材料。

不久,一種新的基因藥劑便被研發了出來,這種基因藥劑能對成為了四階以上的戰士沒什麼用。

也就是說,這是一種二級基因序列。

基因序列是人類總結出的藥劑等級。

一級序列自然就是史萊姆基因藥劑,溫和的藥劑能讓人直接進入一階,是最適合普通人的基因藥劑。

二級序列現在發現的有冰蛇藥劑,再加上現在研究出來的人魚藥劑,還有不為人知的息壤藥劑。

只是息壤藥劑有些特殊,也能對普通人直接使用,而且比史萊姆藥劑帶來的提升更大!

除此之外,各大勢力還在對那隻聽耳象進行研究,企圖能再次找到新的基因序列。

現在五階已經到了盡頭,他們需要找到新的提升方法。

一旦出現六階,將會是人類能派遣出的最強戰力,哪個國家擁有了六階戰士,勢必會引起大陸的勢力動蕩,出現新格局!

這種誘惑,沒人避免的了。

所以人類此時已經接近瘋狂了,願意盡一切的努力找到進入六階的鑰匙,只是這一切,還太過困難。

然而這個目標,早在北方大陸就已經實現了。

克蘇魯之眼的特殊性,讓柯麗娜成為了五階戰士后,還能進一步的吸收冰蛇基因,促使基因序列繼續增長。

只是,冰蛇基因能達到的程度也只是六階了。

如果柯麗娜先服用冰蛇藥劑,再融入克蘇魯之眼基因,或許最高實力能抵達七階也說不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