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轉過身來,看着黑洞洞的倉庫大門,毫不猶豫的往裏邊走去,直到李浩走到了倉庫中間的位置,倉庫裏邊突然之間就亮了起來,亮如白晝,李浩眼睛適應了好幾秒,纔算睜開眼睛。審視着倉庫裏邊的情況。

只見自己的前面不遠處兩張沙發,上邊坐着幾個人,除了馬興才,還有一個穿着十分怪異的人,看起來年紀五十歲左右,這個人低着頭,似乎感覺到李浩看自己一樣,猛一擡頭,李浩感覺到了一雙十分亮的眼睛,這雙眼睛相當的犀利,似乎要穿透人的身體,看穿一切一一樣。

知覺告訴李浩,這個人就是那個殺手,終極殺手老鬼,果然名不虛傳,就看這眼光,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李浩, 你看這是誰,”馬興纔不禁用手一把揪住高蘭的黝黑的頭髮,嘴角掛着獰笑說道。一邊說還一邊用狗一般的爪子輕輕的撫摸着高蘭彈性十足的臉蛋。


“馬興才,你不是東西,算什麼英雄,有種我們單挑”李浩看着高蘭被馬興才如此孽待,早就控制不住胸中的怒氣,要不是有這個殺手的存在,李浩早就衝上去,一頓暴打。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這個女人死的,我會好好的享受的,你不是很厲害嗎,給你一個機會,你要是殺了面前的這個人,這個女人就還給你”馬興才獰笑着說道,一邊說帶着吐沫星子的嘴巴,狠狠的親了高蘭一口。

李浩看着高蘭掙扎的樣子,心痛到了極點,恨不得殺了這個馬興才,真後悔以前自己手下留情早知道有今天的事情,李浩不介意殺了這個馬興才。


經過馬興才這麼一說,本來坐着的殺手老鬼慢慢的站了起來,向前走了幾步看着李浩,臉上毫無表情,而且令人見了都會感覺到恐怖的是,這個人的臉上一道很大的刀疤,從額頭上一直到脖子上。

李浩都會感覺到恐怖,這麼一道傷疤也不知道這老鬼跟什麼樣的人打仗,要知道老鬼這樣的人李浩都沒有自信。可想而知能夠被老鬼留下傷疤的人,多麼厲害,忽然李浩感覺到自己的渺小,這個世界太大了,以前自己只不過是沒有遇到高手而已。

面對的老鬼的對視,李浩好不示弱,李浩是一個好鬥的人,遇到高手自己的手心也癢癢看了看在沙發上獰笑的馬興才,李浩嘴角微微一笑說道“這裏地方太小了,敢到外邊去嗎”。李浩說着轉身往外走去,根本就不管這個老鬼什麼反應。

李浩相信,這個殺手收了錢,就肯定不會放過自己,肯定會跟自己出去。只要殺手跟着自己出去,李浩相信宋玲玲就會有機會衝進去,救走高蘭。

殺手老鬼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自己說話,但老鬼也不敢貿然出手,因爲老鬼也感覺到了李浩的不同,似乎還感覺到了李浩身上一絲熟悉的內氣。當然這也只是一閃而過,沒有太過在意。

李浩慢慢的走出了倉庫的大門,李浩沒有回頭,因爲李浩感覺到了這個殺手的腳步聲音,儘管很輕微,但李浩的耳力很強,完全能夠聽到。李浩故意往遠處多走了幾步,嘴角令人難以覺察的笑容。

現在的李浩要做的是拖延時間,高蘭救了出去,自己也沒有必要拼命,管你是什麼殺手,老鬼又如何,自己想跑,估計沒有人能夠阻止。


“前輩,請出手吧,我讓你三招”李浩故意的說道,這也是爲了拖延時間,李浩相信,這個成名江湖的殺手肯定不會先出手,這樣自己又多 拖延了幾分鐘,相信已經足夠了。

果然老鬼眼睛裏閃過一絲不屑的眼神,面對這個連毛都沒有長全的李浩,老鬼不屑一顧,冷笑一聲,伸出手指輕輕的勾了兩下,輕蔑的搖了搖頭。

李浩這心裏可是樂壞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面對倉庫的大門,李浩已經看到了裏邊的混亂,李浩知道宋玲玲出手了,現在已經是時候了,李浩出手了,可以說是電光的速度,而且李浩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裏多了一把匕首,直接刺向了老鬼。

這動作太突然了,李浩都感覺到自己的速度已經到了極限,隨着一聲巨響,李浩感覺自己的匕首碰上了一個金屬的物件,隨之而來的就是手部傳來的劇痛,李浩感覺自己的手上一股粘稠的東西,一股鑽心的痛苦襲來。

喉頭一緊,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李浩瞬間後退,幸虧自己的速度快,躲開了老鬼的反擊,李浩完全沒有想到這老鬼的力氣居然如此之大,緊緊是擋了一下就讓自己虎口出血,氣血上浮,禁不住吐了一口淤血。

但緊接着李浩感覺一股大力襲來,雙眼一發黑就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李浩感覺一陣頭痛,掙扎着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醒了,終於醒了,我還以爲在也醒不過來了”高蘭很是高興的說道。

“誰說醒不過來,我就知道浩哥一定會醒過來”唐慧嬌聲說道。

“行了你們都別說了,你們的浩哥現在還很危險,被老鬼震動了經脈,要是不及時救治估計就成了植物人了”宋玲玲很是擔心的說道。

宋玲玲這麼一說,兩個美女立馬就不敢說話了,因爲這兩個人根本就不懂什麼事經脈,對這些一竅不通,只能是眼睜睜的看着。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渾身無力,是不是我已經死了”李浩有氣無力的說道。 聽到李浩說話,宋玲玲連忙轉過身來,驚喜的看着李浩,沒想到師傅說的是真的,原來宋玲玲在李浩昏迷的時候,獨自去找自己地師傅,求師傅救他,師傅是殺手界的排名第二的無名老人。無名老人告訴宋玲玲,說李浩練了奇異的內功,自由辦法治癒,上邊記載了一種很奇怪的功法。

本來宋玲玲還想問個清楚,但是飄忽不定的無名老人已經消失在了自己的山洞裏,宋玲玲只得回來,估計李浩肯定知道,聽到李浩說話,宋玲玲當然高興了,而且也只有問李浩才能知道。

但宋宋玲玲發現儘管李浩說話,但眼睛並沒有睜開。難道是夢話,不管了,必須要問個清楚,不然耽誤了時間就會後悔終生。

“李浩,李浩,你聽着,現在只有你自己能夠救自己,告訴我你的古武功法在哪裏”宋玲玲搖晃着李浩的身體輕聲的說道。

而在一邊看着的高蘭跟唐慧聽得是雲裏霧裏,好像宋玲玲在跟李浩要什麼東西,心裏就有氣,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東西。

李浩恍惚中聽到有人說話,說是要自己的古武祕籍,不禁用手往自己的休閒裝裏摸了摸,感覺到那本很奇怪的書還在,就很放心的又睡着了。

這一動作已經被宋玲玲看在了眼裏,眉毛微微一動,連忙把李浩的手拿開,撩起李浩的衣服,果然一本看起來相當古老的書在李浩的貼身之處,連忙取了過來。

“宋玲玲,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拿浩哥的東西,還不趕緊救人”唐慧有些着急的說道,在這些人裏邊,唐慧最爲乖巧,也最爲直爽,就很擔心的問道。

“別廢話,想李浩沒事,就別管我”宋玲玲一邊說着,一邊拉過一把椅子,打開了這本書,儘管這裏邊的功法修煉對一些人很有吸引力,但宋玲玲根本就不感興趣,現在最爲感興趣的就是要找到能夠治好李浩內傷的方法。

當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當宋玲玲有些失望的時候,一個很大膽的功法另宋玲玲大爲吃驚。男女雙修,可以調動體內無上的潛力,迅速修復一切內傷。宋玲玲感覺到眼前一亮,但接下來就有些猶豫,要去女人必須是黃花閨女,沒有行過房事的少女,這倒是另宋玲玲有些不好辦了。

本來宋玲玲想自己跟李浩雙修一下,感覺也無所謂,反正現在自己已經是李浩的人了,而且很長時間沒有在一起瘋了,現在能夠有機會,這是在好不過的,但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條件。

宋玲玲咬咬牙,就算是在困難的事情也要去做,哪怕去偷去搶,宋玲玲收起古武祕籍,轉過身來很嚴肅的說道“照顧好你們的浩哥,我一會就回來”宋玲玲說着,不管高蘭跟唐慧怎樣的表現,大步的往外走去。

出了這所別墅,宋玲玲四目環顧,不知道往哪裏去,如今的社會,沒有開過包的女人實在是太少了,而能夠做到守身如玉的,估計只有那些大家族,儘管宋玲玲也不是什麼燕京本地人,但燕京地面的大家族,還是知道一些,馬家李家,高家,武家,馬家李家,高家好像就沒有這樣的人,不知道武家有沒有。


宋玲玲決定試一試,到了現在就算是綁架人口也要去做了,宋玲玲儘管是一個外圍殺手,但手段也毫不亞於一些內部一些三流的殺手。夜色已經很黑,但還好還有出租車,宋玲玲毫不費力的攔了一輛出租車。木基地當然是武家。

一刻鐘的功夫,出租車就開進了一個別墅區,一個一個的三層小樓,顯示着,這裏是有錢人的地方。出租車沒有開到裏邊去,別墅區外邊兩個保安魏然的站在那裏,老遠就揮着手。

宋玲玲無語啊,怎麼辦直接上去,爲了能夠救活李浩,宋玲玲是喝了出去,下了出租車,來到兩個保安面前,此時宋玲玲拿出了女人天生的本事。

“兩位保安大哥,我進去找個人,”宋玲玲嬌聲說道,一邊說,這手輕輕的摸了一下一個保安的肩膀。

找個保安儘管見過很多漂亮的女人,但三更半夜的可沒有這樣的豔遇,正好趕到寂寞,不禁把手裏的警棍放到了桌子上,臉上露着快樂的笑容說道“大晚上的,一個女人家,來這種地方,是不是人家小三”。

宋玲玲心裏這個生氣,但也不能生氣,畢竟這裏不僅有保安,還有監控設備,一旦自己動手,肯定會引來很多的保安。宋玲玲不害怕,但耽誤了李浩的事情可就不行了。

扭動着性感的腰肢往前走了兩步說道“那還用說,大晚上的叫人家過來,還得自己打車,我們做這行的容易嗎。大哥,這武家是哪一家,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走”。宋玲玲順便詢問起這個保安來。

“往裏邊走,第三家就是,”這個保安一邊說,還一邊用力的拍了一下宋玲玲的翹臀,似乎這種女人誰都可以摸兩把,拍兩下。

宋玲玲眼裏閃過一絲的狠厲,但想到了李浩的傷勢不能耽誤,嘴角微微一笑說道“多謝保安大哥”說完,就大膽的王裏邊走去。

這兩個保安不禁在後邊欣賞着宋玲玲性感迷人的身姿,但他們哪裏想到,面前的這個女人就是一個下手不留情的殺手,估計要是知道了,就是打死自己也不敢上去拍宋玲玲的屁股了。

宋玲玲往裏邊走去,來到第三家,看了看緊閉的大門,上邊兩個斗大的字,武府。宋玲玲嘴角閃過一絲笑容,儘管大門閉着,但這一切都難不倒宋玲玲,作爲一個殺手,穿房躍級,自然有自己的辦法。

宋玲玲走到了別墅的後邊的圍牆邊上,一個縱身就上了去,儘管裏邊有一隻惡犬,但宋玲玲手中有東西,一隻閃着寒光的飛鏢急射而出,惡犬應聲倒地。宋玲玲上去,拔下飛鏢,在惡犬的皮毛上擦了擦,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飛鏢是萬萬不能丟的,一旦被人發現,就很有可能會找到殺手組織。 宋玲玲可不想事情還沒有辦就出事情,這些豪門家族,能量都不小,找一些殺手組織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也是師傅臨走告訴自己的,混社會要謹小慎微,不能暴漏自己的身份。

蹲在院子裏的宋玲玲靜靜的觀察了一下,沒有任何的動靜,看來這武家的人都已經入睡了。看了看三層樓的別墅,還真不知道這武家小姐住在哪個屋子。但宋玲玲作爲一個女人,自然有女人的敏感,大凡女人的房間都會有一種香氣,尤其是這種大家族,估計氣味會更加的濃厚。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聲音從拐角的位置傳來,“小梅,大小姐讓你送湯過去”“我不去,我是大少爺的貼身丫鬟,還是你去吧”一個很甜的聲音說道。

“你不去是吧,好我把你跟大少爺的事情,告訴武爺,看你怎麼收場”一個挺起來有些很衝的婦人說道。

“算你狠,等少爺娶了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小梅一邊端起湯,一邊狠狠的說道。

這可是一個機會,宋玲玲一個閃身,跟了進去,一個很大的客廳,亮如白晝,但裏邊空無一人,裝飾的十分豪華,似乎在向人們顯示着這一家的豪華。宋玲玲一邊隱藏着一邊跟着這個小梅。

見這個小梅進了一個房間。宋玲玲就閃到了一邊,等這小梅出來以後,宋玲玲輕輕的打開了這房間的門。房間裏邊亮着燈,但燈光很昏暗,似乎是壁燈。這房間是份裏外間,環視了一遍,外間是一些沙發之類的,估計裏間纔是睡覺的地方。

宋玲玲很小心的來到了裏間的門口,門沒有關,順着門口看進去,藉着微弱的燈光,宋玲玲看到一張牀上,躺着一個女人,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年紀也就二十歲左右,正靠着牀,看着書。

宋玲玲輕輕的打開門,閃身而入,這個牀上的姑娘似乎並沒有感覺到有人進來,一邊看着書一邊吃着東西。

隨着一聲悶哼,宋玲玲一掌拍在了這個女人的脖子上,這個女人暫時就暈了過去,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武家的大小姐,武雨軒。

只有 怎麼把這個女人弄出去,宋玲玲早就想好了,來的時候那輛出租車並沒有走,而是開到了另一邊,等着宋玲玲,帶着這個大小姐,一點也沒有影響宋玲玲翻牆的本事。

來到別墅區的牆外邊,果然看到遠處的一輛出租車,宋玲玲輕輕的放下已經昏迷的武家小姐,慢慢的走了過去。

“師傅,醒醒啊”宋玲玲來到出租車門口,見這司機已經睡着了,就連忙敲着玻璃窗戶說道。

宋玲玲座上出租車,看了看 司機,眼睛中閃過一絲的狡詐,迎面一拳,直接把司機打暈,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

把這個司機放到了車座後邊,宋玲玲開着出租車來到了武家小姐躺着的地方,把這個女人放到車上,事情就算完了,宋玲玲開着轎車往高蘭的家開去。

十幾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高蘭的別墅,宋玲玲把武家大小姐送到屋子裏邊,高蘭跟唐慧都沒有睡覺,一直看着李浩,見到宋玲玲帶着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都大吃一驚。

“看住這個女人,高蘭開着你的轎車跟我走一趟”宋玲玲說完,直接走了出去。

儘管高蘭 有些吃驚,但還是跟了出去,見宋玲玲開着一輛出租車走了,連忙開着自己的轎車跟了上去。

大約十分鐘以後,到了一個很偏僻的地方,宋玲玲看了看後座上昏迷的司機,無奈的笑了笑,這可不是宋玲玲的一貫作風,但沒有辦法,只能這麼辦了,宋玲玲下了出租車座上了高蘭的轎車,原路返回。

做完了這一切,宋玲玲終於回到了高蘭的家,看着牀上的李浩,依然是昏迷不醒,已經氣若游絲。

爲了不影響療傷,宋玲玲很武斷的把高蘭跟唐慧送出了房間,緊緊的關上房門,看着漂亮的武家大小姐,沒想到這李浩居然有如此的豔福,無奈的搖搖頭,這要是自己多好。

宋玲玲知道這武家大小姐要是醒了肯定會大叫,爲了保險起見,只能這樣坐了,從自己的衣兜裏掏出一枚藥丸,這可是一枚吃了,另所有的女人都瘋狂的藥丸啊。

按照書上的介紹,宋玲玲把武家大小姐跟李浩的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下來,等到武家大小姐身上的藥力發作,是時候讓武家大小姐醒來的時候了。

武家大小姐醒來過來,一臉的春色,見到了牀上一絲不掛的李浩,慢慢的走了過去,再也控制不住,女人的本能反應,哪裏還管這屋子裏邊是不是有其他人,一上去就是摟抱着李浩瘋狂的開始了那些男人跟女人的事情。

體壇偶像 ,都這樣了,這李浩的那個物件, 還是這樣的誘人,碩大的讓任何一個女人都會瘋狂掉。

見兩個人已經開始了動作,宋玲玲收回迷亂的眼睛,按照書上的介紹,在李浩的身上連連用力。

李浩感覺到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牽引着自己,不斷的衝擊着自己體內被封閉的經脈。這股力量不斷的加強,李浩心裏一驚,慢慢的醒轉過來,發現居然跟一個陌生的女人在坐着男人跟女人的事情,而此時自己的那個物件正在這陌生的體內瘋狂的攪動着。

而這給李浩的感覺是,越是跟這女人瘋狂,就越感覺到身體的舒服,似乎這個女人體內有着無窮的力量,被自己無限的索取着,舒服,爽快,完美到了極點,李浩在也不管怎麼回事,只顧去體會那份爽到了極點的感覺。

本來開始時這個武家大小姐瘋狂的對李浩索取,到了後邊就是李浩主動的出擊, 在加上武家大小姐體內的藥力,根本就無法控制,迎合着李浩那瘋狂的舉動,不住的奉獻着自己的一切。

作爲一個組織者,宋玲玲則是感覺到臉上發燙,當看到李浩瘋狂的已經無法控制,那強大的性能力了,已經讓武家大小姐,暈了過去。宋玲玲開始着急了,決定不能出了人命。 “這是哪裏,你們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裏,而且還” 你成精經過我批準了嗎? ,怎麼就來了這裏,而且自己還沒有穿衣服,難道被這個男人給非禮了,一想到這裏,武雨軒這心裏一陣刀割一樣的難受。

武雨軒有些無力的稍微動了一下,感覺到下體的部位一陣鑽心的痛,怎麼會這樣,一種不祥的預感,自己真的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上了,此時此刻想死的心都有。

聽到武雨軒一連串的發問,李浩感覺有些亂,不知道怎麼回答,難道說這是我家,你被抓來的,而且爲了救我,被我給上了,這話說出來估計誰聽了都會發瘋。李浩支吾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話來,面對一個弱女子李浩真不知道說什麼,要是面對強盜,李浩可以直接揮舞自己的拳頭。

“這位,武小姐,是你救了這位李浩,李浩過來快點謝謝武小姐”宋玲玲打破尷尬的局面連忙接口說道,而且直接把關鍵的事情說了出來。

聽到這話,李浩幾步走到牀前,嘴角掛着笑容說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我李浩從今以後就是你的人了”李浩也不知道怎麼說出了這樣的話,可不是嗎,現在不僅自己是人家的人,人家都是自己的人了。

宋玲玲不禁捂着嘴忍着笑容,狠狠地踢了李浩一腳說道“跪下,沒有武小姐,你早就死了”宋玲玲沒有想到李浩會這樣說,感覺就像求婚一樣,既然這樣,乾脆讓你們這對鴛鴦好好的恩愛一回。

李浩眉頭微皺,但想想跪下也沒有什麼不妥,畢竟人家是救命恩人,理應跪下,想到這些李浩還真就跪下了,後邊跟進來的高蘭唐慧有些奇怪的看着這一幕,不知道里邊發生了什麼。

本來宋玲玲想讓李浩難看,沒想到李浩還還真就跪下了,不禁對李浩另眼相看。

武雨軒,看着這一幕有些手足無措,不明白怎麼回事,自己怎麼就救了這個男人,看起來這個高大的男人也不是很難看,甚至還有些帥氣,心中的怒氣減了幾分,有些懷疑的說道“你們究竟說的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事情是這樣的,你面前的男人叫李浩,受了嚴重的內傷,眼看就要死了,我發現的一種救人的方法,男女雙修,於是就把你帶來了,你們兩個就在一起了,結果這個李浩就被治好了”宋玲玲很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武雨軒聽到十分的糊塗,對於這些什麼傷啊,死的,不明白,但唯一的一點倒是聽明白了,就是男女雙修,似乎感覺就是男女上牀吧。而且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自己就跟任人宰割的羔羊,光着身子躺在牀上,沒有比這個更加尷尬的了,而且面前還跪着一個男人。這都什麼事啊。

“這些我聽不懂,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武雨軒很直接的說道,儘管聽不懂,但本就善良的武雨軒,隱約中感覺這 些人也不是壞人,還是先解決目前的尷尬吧。

聽到這話,李浩也感覺很尷尬,儘管已經在這個武雨軒的身上進行了每一次土地的瘋狂,但那是在自己理智不清楚的時候進行的,根本就沒有印象,李浩臉很難得的紅了起來,慢慢的站了起來,微微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浩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怎麼了,那個女孩子怎麼會光着躺在牀上,是不是你們上牀了”高蘭很是疑惑的說道,就連本來很安靜的唐慧也是站直了身子等着李浩回答。

李浩無奈的搖搖頭,這話還沒有說,宋玲玲就扶着武 雨軒慢慢的走了出來,此時武雨軒穿着低領的連衣裙,李浩不禁看的有些呆了,一個十足的美女,身材不是很高,但任何一處都美到了極點,任何的一個地方都顯示着勻稱,白嫩的肌膚,胸前的碩大,豐滿圓潤的翹臀,讓見了的男人禁不住想上去摸一把。

哎女人啊,男人的最愛,身邊常伴幾個美女,還想其他的幹啥,李浩一種本能的反應,連忙站了起來讓開了座位。看着武雨軒,除了有點睏倦的樣子,一切顯得是那樣的完美,當然這武雨軒的臉上也難免會有了羞紅。

但是李浩感覺到有些奇怪, 這個武雨軒遇到了這樣的遭遇,居然沒有尋死覓活的,而是表現的相當的冷靜。難道這個女人有問題,或者是有內情不成。

“你叫李浩,既然我們之間有了那事情,我從今以後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不能耍賴”武雨軒很直接的說道。

可以說這一句話一下子就讓所有的人都震驚,誰會想到武氏家族的千金會如此的着急把自己嫁出去,而且還是一個混社會的小子,被這小子給上了,還能夠如此的安然處之,任誰都不會相信。

李浩輕輕地 咳嗽一聲,有些不解的問道“這個武小姐,我會負責的,但是我有些疑問想請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您就不生氣嗎”李浩儘量的委婉的說道,應付女人,李浩從來沒有這樣小心,以前都是用硬是強,最不濟的就是上牀,上了牀,就算是在潑辣的女人也會被馴服。

“我當然生氣,但是就這不久前我老爸爲了巴結馬氏集團,想強行把我嫁給這個馬家大少,我是死活不同意,如今既然已經跟你有了事實,這再好不過了,難道你想反悔,告訴你我可不是好惹的”武雨軒前半句話有些傷感,到了最後就變得異常的堅決,眼睛瞪得圓圓的,死活似乎李浩要是不願意就會上前撕扯了李浩。

喔,說真的,李浩當真有些吃驚,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不過李浩很喜歡,自己的後宮從此又多了一個美女,而且還是什麼武氏集團的千金,連連點頭說道“我哪有不願意的,就算是你打我幾下我也願意,”李浩說着,還真就地下了頭想讓武雨軒打自己兩下。 “該打,就這樣把我給要了,人家一點感覺都沒有”武雨軒還真就用粉嫩的拳頭使勁的給了李浩一下,有些撒嬌的說道,這一邊說,這臉上就紅了一大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