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笑笑,然後鬆開了完顏勇的手腕,然後後退幾步,完顏勇看到李白退走,便準備繼續拔刀,然後李白又過來了。

噗嗤!

看到這熟悉的一幕,李家子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完顏勇實在是太慘了,當初李歷好歹還能摸到刀柄,他倒好,連摸刀柄的機會都沒有。

“你什麼意思?”完顏勇漲紅了臉看着李白,他努力想要掙脫李白的手,卻發現李白的手如同鉗子一般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腕,任憑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掙脫。

“比鬥都已經開始了,難道不允許我出手?”李白疑惑的問道。

當然允許你出手啊,完顏勇如此想着,便說道:“這個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你要先讓我把刀拔出來吧。”

李白冷笑一聲,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着完顏勇,道:“你拔刀就拔刀,我還能管得着你?比鬥都已經開始了,你要拔刀,我難道就不能出手阻攔?是不是我還要告訴你我接下來的招式叫什麼名字,破綻是什麼,然後才能跟你打?”

“你!”完顏勇怒了,道:“好,就算不拔刀,我一樣可以勝你!”

“算了算了,免得被人說我勝之不武,你拔刀吧。”李白再次鬆開完顏勇的手,道:“拔刀吧。”

完顏勇感覺自己被侮辱了,他怒氣上涌伸手抓向刀柄,他發誓,一旦拔刀,必要沾染李白的鮮血!

然後,他的手腕又被抓住了。

李白用一種很無語的目光看着完顏勇,道:“你怎麼這麼天真,我讓你拔刀你就拔刀,一點主見都沒有,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哈哈哈哈!

廣場上頓時響起了一片笑聲,這個完顏勇實在是太慘了,唯獨一人笑不出來,那就是李歷,他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着完顏勇,真是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啊啊啊!”完顏勇怒髮衝冠,道:“李白,你安敢如此欺我!”

完顏勇將手中長刀扔到一旁,擡手一拳轟向李白的面門,李白笑着躲開,然後輕飄飄一巴掌拍在完顏勇的胳膊上,道:“如果我剛纔認真的話,你這條胳膊就廢了。”

完顏勇不依不饒,擡腿一記兇狠的鞭腿掃向李白,李白再次躲開,然後又是輕飄飄一巴掌拍在完顏勇的腿彎上,笑道:“又廢了你一條腿哦。”

看着李白如同耍猴一般應對完顏勇,在場衆人已經沒有誰能夠笑得出來了,衆人既同情完顏勇的遭遇,又震驚與李白的實力。

不愧是可以和完顏雄一戰的少年!

五招過後,李白閃身後退,對完顏勇道:“彆着急,慢慢來,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不然你這樣子,一輩子都摸不到我的衣角。”

完顏勇喘着粗氣站在原地,激動憤怒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他虎目瞪圓,兇狠的盯着李白,道:“你會後悔的!”

“我從不後悔。”李白笑笑,毫不在意的說道。

完顏勇冷靜下來,望着李白的目光裏滿是兇意,他怒喝一聲,腳下石板被一腳踩碎,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射向李白。

完顏勇速度極快,然而,李白比他更快!

就在完顏勇即將接近李白的時候,李白忽然一個閃身出現在完顏勇的身側,擡腿一腳狠狠地踹在了完顏勇的腰上,將完顏勇直接踹飛出來,撞在那完顏家的看臺之上,直接將看臺撞倒,一陣轟鳴。

李白看着煙塵繚繞的完顏家看臺,冷冷一笑,道:“連十招都堅持不下來,也好意思挑戰我?”

衆人此時看着李白的眼神都有些震驚,之前如果不是李白手下留情的話,完顏勇早已經被廢了!

這就是李白的實力嗎?面對先天后期境界的古武者,竟是如同戲耍猴子一般,毫無壓力!這就是可以和完顏雄一戰的力量嗎!

完顏家此次可謂是顏面喪盡,看臺被毀不說,還沒處說理,畢竟是他們完顏家挑釁在先,被李白如此羞辱,他們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裏吞。

“這場比鬥是完顏勇輸了,多謝你手下留情。”

完顏家的長老完顏破沉聲道:“打攪了你們李家的認祖歸宗大典,老夫在這裏代替完顏勇向李白小兄弟道歉,請小兄弟看在完顏勇只是一時衝動的份上,原諒他的魯莽行爲。”

完顏破把話說得滴水不漏,李白卻是冷笑一聲,一時衝動?他衝動了,也沒見你們有阻攔的意思,不過李白也知道,這時候不好撕破臉皮,對他沒有什麼好處,於是李白便擺擺手,道:“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吧,也算是給大典增添了一些笑料,沒關係的,完顏長老不必客氣。”

爲大典增添了一些笑料?

完顏破臉色黑如鍋底,卻是無話可說,只能狼狽的帶着已經昏迷不醒的完顏勇準備離場。

李白看到他們要走,連忙撿起地上的唐刀,對完顏破道:“完顏長老,別忘了完顏勇的藏刃還在這裏呢。”


藏刃?完顏破看了一眼那柄完顏勇家的家傳唐刀,臉色十分的精彩,難怪會叫藏刃,拔不出來的刀不叫藏刃叫什麼,難道叫藏鋒?

如果李白知道完顏破此時的內心想法,一定會仰天大笑三聲,然後對完顏破道:“恭喜你,答對了!”

完顏家的離場讓觀禮的衆人見識到了李白的強大,原本對於李白可以和完顏雄大成平手的傳聞嗤之以鼻的衆人此時終於是不敢再去小瞧李白了,一個能夠如此輕鬆戲耍先天后期境界古武者的人,不是他們可以招惹得起的。 完顏勇挑戰李白的下場,就是成爲了李白崛起的墊腳石,現在幾乎整個古武界的人都知道,李白和完顏雄戰成平手靠的是實力,而不是自吹自擂。

面對那些世家門派年輕一代尊敬或是崇拜的目光,李白還是非常享受的,尤其是那些芳心暗許悄悄給他遞小紙條的女孩子們,簡直是太可愛了。

當然,那些小紙條最終都在蘇柔內力之下化作了飛灰,李白也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可惜了那些身材爆好的妹子。

觀禮結束之後的第二天,各大門派和世家便已經開始告辭,而李白等人,也跟着東方雪踏上了前往東方家的路。

“你們怎麼都這麼喜歡住在深山老林裏呢?”蘇柔跟東方雪走在一起,看着眼前茂密的森林,道:“你們是怎麼分辨出自己在哪裏的呢?”

東方雪笑笑,道:“爲了讓族人保持一顆純淨的心,全心全意修煉,所以隱世家族纔會選擇隱居,不然的話,面對花花世界的誘惑,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堅守本心呢?”

“我就可以啊。”一旁的李白很理所當然的說道,臉上滿是得意的神色,“我出生在花花世界裏,現在的實力照樣很強。”

東方雪有些無奈的看了李白一眼,道:“你平時都是這麼不要臉,喜歡自吹自擂的嗎?不應該啊。”

衆女聞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李白一臉黑線的看着東方雪,道:“你一點都不懂我。”

蘇柔嬌蠻的瞪了李白一眼,心想,她要是懂你了,我就該揍你了。

東方雪這次到李家前來觀禮,是跟隨家中長老前來的,但是因爲要提前通知家族的緣故,所以長老已經提前趕回去了,不然的話,李白也不好意思當着人家東方雪的長輩的面這麼跟人家小姑娘說話。

東方家距離李家並不遠,只是用了一天多的功夫便趕到了東方家所在的地界。

相比起李氏山莊的低調內斂,東方家則是要高調一些了。

還未到東方家,李白等人便看到一條開闢在深山之中的青石路,這路很寬敞,足以讓兩輛馬車並排而行,爲什麼是兩輛馬車呢,因爲當初修建這條青石路的時候,還沒有汽車這個東西呢。

當李白看到停在路邊的一輛馬車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他指着那輛古色古香的馬車,對東方雪道:“我們不會要乘坐馬車去你家吧?”

“當然了,當初這條路就是爲了跑馬車所修建的,難道你以爲這深山老林裏還有跑車給你坐不成?”東方雪直接跳上馬車,對蘇柔等女道:“快上車吧。”

蘇柔趙雯和陸傾城三女都有些好奇的登上了這輛馬車,說實話,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雖然經常在電視上看到馬車,但是自己坐,還是第一次。

李白沒有進入車廂,而是坐在了馬車的外面,他總不好意讓人家東方雪自己駕車,所以便坐在一旁陪伴。

“我就這麼到了你們東方家,你們家族的人會相信我,讓我出手嗎?”李白笑着對東方雪道:“你別忘了,我才十八歲,你們家族會信任一個十八歲少年的醫術嗎?”

東方雪聞言有些尷尬的笑笑,道:“你放心吧,我會讓他們相信我的,而且,爺爺的時間也不多了,頂多還有兩個月的時間,神醫山莊束手無策,下蠱之人找不到,希望就全部都在你的身上了。”

“萬一我給你爺爺治死了,最後兩個月都沒有了怎麼辦?”李白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東方雪,道:“你這種孤注一擲的想法,讓我壓力很大呀。”

東方雪聞言衝着李白展顏一笑,道:“沒有壓力哪裏來的動力呢,我相信你的醫術可以治好我爺爺的,如果你能將我爺爺治好,我欠你一個人情。”


“人情這個東西啊。”李白喃喃着,忽然轉頭上下打量了東方雪一番,道:“讓你做什麼都可以嗎?”

東方雪注意到李白大量的目光,心裏微微有些羞澀,不過還是點頭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爺爺,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咳咳。”

馬車裏傳來一陣咳嗽聲,這咳嗽聲重所蘊含的警告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李白哈哈一笑,道:“放心吧,我可是一個好人,不是那種施恩圖報的人,嗯,就當是爲了宣傳我的醫術,免費幫你爺爺治病了。”

“謝謝。”東方雪這句感謝的話說的非常的真誠,她也知道,李白肯答應自己幫爺爺治病,是揹負了極大的危險的,雖然說她爺爺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了,但是如果因爲李白的緣故而提前去世,就算她不埋怨李白,家族的其他人也必定會埋怨李白的。

衆人就這麼一路說說笑笑,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馬車出現在一座佔地極大的莊園之前。

李白看着眼前的莊園,不得不感嘆一聲,這樣的地方,真的是太奢侈了。

在一片大山之中修建出這樣一座莊園,不是奢侈,那是什麼?

“來者何人?”剛剛接近了東方家莊園的大門,便有兩個穿着現代化的年輕人攔住了馬車,當看清楚馬車上的東方雪時,兩人便鬆懈下來,笑道:“原來是雪小姐回來了。”

東方雪跳下馬車,李白和蘇柔幾女也跟着下來,好奇的打量着東方家的莊園外的景象,看到蘇柔幾女的蓋世容顏,那兩個看守大門的東方家弟子都有些失神,他們何曾見過如此絕色的佳人,真是太美了。

東方雪走過去在兩人的腦袋上一人敲了一下,道:“她們三個可是李白的女人,那個和完顏雄戰成平手的李白,你們敢這麼看她們,小心李白揍你們!”

東方雪的威脅還是非常有效果的,兩人看了一眼被三女包圍的李白,齊齊打了一個哆嗦,李白的名號現在已經是整個古武界無人不知,尤其是和東方雪一起前往李家觀禮的那位長老提前回來一步,將李白戲耍完顏勇的事情告訴了家族,衆人對於李白的實力便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知。

兩人有些羨慕的看了李白一眼,要是他們也有李白這樣的實力的話,是不是也可以找到這樣漂亮的女朋友?不多要,一個就夠了。

在東方雪的帶領下,李白和蘇柔三女一起走進了東方家莊園的大門,而一行五人剛剛進門,便有侍者帶領五人朝着莊園前廳走去,在那裏,已經有人在等着他們了。

莊園前廳裏,東方家在家族裏沒有外出的有地位的人基本都來了,粗粗看過去,約莫有十幾人,實力都在先天后期左右,最強的那一位便是東方雪的爹爹,東方然。

“爹爹,女兒將李白帶回來了。”東方雪剛剛進入前廳,便腳步輕快的跑到了自己的父親面前,道:“有李白出手,爺爺便有救了。”

“咳咳,雪兒,你先到一邊去。”東方然寵溺的摸了摸東方雪的頭,讓東方雪到一邊站着,然後便將目光轉向了李白,道:“李白,我可是久仰大名啊。上次在飛機上,多謝你救了家父一命。”

“叔叔客氣了。”李白笑笑,微微彎腰衝着東方然行禮,長髮從肩頭灑落,哦值得一提的是,認祖歸宗大典上,爲了讓李白穿上古裝的時候不要太彆扭,特意給李白將頭髮給接長了,現在還沒拆,所以李白依舊是長髮的模樣。

“李白,我知道雪兒對你的醫術非常信任,叔叔也相信你是一個知道深淺的人,但是這件事情關係到家父的性命,我不得不慎重啊。”東方然目光淡然的看着李白,這個年輕人也許在戰鬥方面實力過人,稱得上年輕一代之中的佼佼者,但是在醫術方面人,讓他因爲李白在飛機上曾經出手一次的理由便將自己父親的性命交到李白的手上,還是太不理智了。

李白點點頭,道:“我明白叔叔心中的顧慮。”這種關係到性命的事情,當然不能馬虎,雖然出手救下東方影自己能夠獲得二十點成就點數的獎勵,但是如果人家不讓你出手的話,你就是再厲害也白搭啊,真是可惜了這個任務。

東方然看到李白並不強求,心中也是送了一口氣,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李白,於是他便讓自己的二子東方毅將李白一行人帶了下去,安排在客房休息。

東方雪一聽自己好不容易將李白給請了回來,結果父親卻不讓李白出手救治爺爺,還將人打發到了客房去,這讓東方雪十分着急,道:“爹爹,如果李白不出手的話,那你要找誰來治好爺爺的病,李白可是在飛機上就看出了爺爺中的是心蠱!”

“你說什麼!”東方然聞言大驚,有些不敢相信看着東方雪道:“你說李白知道你爺爺中的是心蠱?”

東方雪點點頭,道:“嗯,李白知道爺爺中的是心蠱,而且時在飛機上第一次見到爺爺的時候知道了!不然我也不會請李白回來了。”

不僅是東方然,其他人聽到東方雪的話也都沉默下來,他們沒想到李白竟然能夠看得出東方影不是生病而是中了心蠱,要知道,就算是神醫山莊的人都沒能看出東方影體內心蠱的存在,如果不是東方然他們出言提示的話,想要讓神醫山莊的人自己發現心蠱的存在,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李白卻能夠一眼看出心蠱的存在,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李白的醫術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層次!

“雪兒,事關重大,你可不要信口胡說。”東方然神色嚴肅地看着自己的女兒,這可千萬別是自己的女兒瞎說的。

“我怎麼會騙你呢!”東方雪着急的說道,然後便將自己在李家的時候和李白的對話都告訴了東方然,說李白早就看出了心蠱的存在,只是不想隨便招惹一個蠱師,所以才假裝不知,而因爲東方雪的再三懇求,李白才勉強答應了下來。

東方然聞言一瞪眼,道:“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早說呢!”

“我哪有沒說,你根本就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好不好!”被東方然訓斥了,東方雪卻點也不生氣,因爲看東方然的樣子,東方雪就知道,自己的爹爹一定是答應了讓李白出手的事情。

“可是。”東方然有些遲疑道:“我派你大哥去神醫山莊請了歐陽老神醫過來爲你爺爺治病,這棵怎麼辦?”

歐陽老神醫是神醫山莊醫術最高的神醫,爲人性情孤傲,東方然是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才請了歐陽老神醫出手的,如果現在讓李白出手了,這事情傳到歐陽老神醫的耳朵裏,豈不是說東方家將李白擺在了和歐陽老神醫同等的地位上,這種得罪人的事情,不能幹啊。

東方雪纔不管這些,她抱着東方然的胳膊撒嬌道:“爹爹,我纔不管你請了哪個神醫來呢,我只知道李白有把握可以治好爺爺,殺死心蠱,那個歐陽老神醫難道也可以嗎?”

“這個。”東方然有些尷尬的搖搖頭,他只是派東方戰去請來了歐陽老神醫,但是具體歐陽老神醫到底有沒有辦法對付心蠱,治好東方影,他卻是不知道的。

正當大廳裏衆人交談間,忽然有侍者進來稟告道:“家主,大少爺回來了。”

這侍者話音未落,一個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的英俊男子便走了進來,對東方然道:“爹爹,孩兒回來了,幸不辱命,請來了歐陽神醫。”


隨着東方戰的話音落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便緩緩走了進來,她看着東方然,道:“東方家主,老身來了,病人在哪裏?”

東方然看着站在那裏自有一番宗師氣勢的歐陽老神醫,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起來,還是先讓歐陽老神醫看看病情再說吧,如果歐陽老神醫也束手無策,再請李白出手也不遲。

當然,雖然東方然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他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的,說出來的話, 那豈不是對歐陽老神醫的不信任,這樣得罪人的事情可不能幹。 歐陽老神醫原名歐陽晴,以前的時候不曾有人聽說過這號人物,但是最近幾年,歐陽晴卻是聲名鵲起,接連出手治好了很多人的疑難雜症,就算是一些國家領導人,也經常請歐陽晴出手治病,這也使得歐陽晴獲得了歐陽老神醫的稱號,成爲了神醫山莊的一塊亮閃閃的金字招牌。

東方然爲了請歐陽晴出手,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光是上好的百年靈藥就是三棵,別的好東西更是數不勝數,這還只是請了歐陽晴出手而已,就算治不好東方影的病,拿那個心蠱沒辦法,人家歐陽晴也是不會將東西退回來的。

歐陽晴老神在在的看着東方然,道:“帶我去見一見病人吧,心蠱這種東西,我也只是聽說過,卻從未見過,這次來,也算長點見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