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祖兒頓時笑得花枝招展,前面那對傲然巨物,隨之更是一陣激烈顫動,差點沒把林飛給看得眼珠子都快要凸出來。

尼瑪,能不能別這樣?

明明知道自己那麼大,就別動不動就在我面前晃嘛!

這不是折磨人嗎?

說實話,剛剛被林語嫣將身上最後那一點兒餘糧都給掏走後,林飛現在就算有反應,那也是處在一種力不從心的狀態之中,所以他覺得自己現在就跟柳下惠似的,臨危而不亂。

「好吧,見你這麼好人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

李祖兒止住笑容,繼而一臉認真地說道:「我五年期從華夏醫科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然後考上了公費留學生,又去霉國普林斯頓醫科大學攻讀醫學博士學位,今年年初才回國。可是,回來后我一切都很不順利,此前答應接收我的科研機構,竟然反悔了。」

「我知道是誰在搞的鬼,可是我不想讓這些陰謀詭計打亂我的工作和生活,所以我順勢進行了自我創業,那段日子有多艱苦,我就不多說了。」

說到這裡,李祖兒忽然停頓了下來,靜靜地看著窗外,眼眶之中閃爍著晶瑩的淚花,不過她最後卻倔強地選擇不讓其掉落,而是深深地吸了口氣后,繼續接著說下去。

「好不容易,經過半年的努力,憑藉我自己的努力,以及一些老同學和好朋友的幫助,我的醫藥公司總算上了軌道,並且第一次實現了盈利。」

林飛笑著插了一句,問道:「然後你就膨脹了,開始做起了資本家擴張的美夢?對吧?」

李祖兒嬌嗔白了林飛一眼:「討厭,人家說到煽情的地方呢,你卻這樣笑人家,壞人!」

「呵呵~」

不的不說,李祖兒的撒嬌功力還是相當深厚的,林飛也再次中招,差點就把持不住了。

若不是其身上的公糧被掏盡,林飛很難保證會不會控制不住。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個好士兵。」

李祖兒緩聲說道:「我只是想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夠儘早地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就是弘揚葯膳文化,讓國人能夠通過飲食來達到治病和強身健體的目的。」

「而你,林飛,無疑是現在最合適的人選!」

「我?」

林飛不解地指著自己,問:「為什麼?難道是因為我長得帥?」

「噗嗤~」

李祖兒掩嘴而笑,又白了林飛一眼:「討厭,沒個正經。」

「難道你忘了你在江雲市的那一次大展身手嗎?說起來,我還要感謝我的那位好朋友,居然如此及時地把那段視頻發過來給我,讓我大開眼界,第一次知道葯膳還可以這麼做,所以說,林飛,我之所以能夠認識你,這都是緣分的牽引!」

林飛笑了,嘴上賤賤地說:「也不知道哪個烏龜王八蛋,居然在現場偷拍?如果讓我知道他是誰,我定饒不了他。」

「那個人你也認識,黃健祥,黃老的兒子,也是我的追求者和好朋友之一。」

「我去,原來是他啊!」

林飛恍然大悟,隨之做出一副陰測測的樣子來,說:「這小子可以啊,一段時間沒見,倒是一聲不吭地把我給賣了,看我回去不收拾他……」

李祖兒笑道:「好啊,到時候你收拾他的時候,別忘了提前通知我,好讓我準備一下,看看您到底怎麼收拾他的。」

林飛:「……」

卧槽,美女啊,你咋還有這麼個嗜好啊!

「好了,話我就說完了,怎麼樣?我的答案你滿意了吧?」

「額……還算滿意吧!」

「還有其他問題嗎?」

「額……暫時沒有了!」

說著,李祖兒忽然從梳妝台的抽屜里拿出一份合同,遞給林飛:「喏,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合同,你仔細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遺漏或者需要補充的,如果有的話麻煩馬上告訴我,如果沒有的話,就請在最後那裡簽上名字和蓋手印。」

林飛一把接過合同,認真地看了又看,足足看了好幾遍后,才簽下自己的大名,最後再遞給李祖兒。

李祖兒將其中一份還給林飛,然後兩人握了握手,算是達成了協議。

「三天之後,你就可以到公司視察工作,當然,我知道你現在還要上學,所以必須以學業為重,再者你是大股東,隨便你想怎麼樣都行,完全沒問題,不過,有一點我得提醒您,我們公司員工普遍學歷都很高,你也得提前做好功課,免得被他們問得啞口無言。」

「額……好吧!」

林飛一愣,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回事,看來回去這兩天要多看書了。

「好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謝謝你,林飛!」

忽然,李祖兒張開雙手,猛地撲向林飛,繼而死死抱住……

(本章完) 「林飛,你這笨蛋!」

林飛一邊在漆黑的衚衕裡面走著,一邊懊惱不已地罵自己,好端端的居然學人家當柳下惠,這下好了,放著秀色可餐的李祖兒不吃,反而裝高冷地婉拒且快速離開。

說實話,林飛也不知道當時自己是怎麼想的,居然就這麼抗拒地走了,一點都不像正常男人。

夜黑風高夜,寂寞男人心吶!

不過話說回來,林飛離開也是沒錯的,畢竟肚子裡面的那點兒存貨早已沒了,即便想吃估計也力不從心了。

上了車后,林飛正想給洛雲打電話的時候,手機卻突然響了,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洛雲!

心有靈犀啊!

「洛雲,你找我嗎?我現在就過去好不好?」

一接通電話,林飛就顯得有點迫不及待地問道,如果可以的話,他都恨不得馬上就出現在洛雲面前。

那邊頓了一下,片刻之後才傳來洛雲的聲音:「嗯,不過不是來我家,而是去酒店,我在那裡開了一個總統套房,長安街78號的希爾頓國際大酒店,我在大廳等你,有什麼見面再說吧!就這樣~」

「洛雲,我……」

林飛還沒來得及說完,洛雲那邊早已把電話給掛斷了,壓根沒給任何機會林飛。

但,林飛倒覺得這很正常,比起前幾天自己去找她的時候老是吃閉門羹,已經好太多了。

現在的林飛,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傻乎乎的情場菜鳥了,如今的他,經常在女人堆裡面轉悠,早已練就了一身八面玲瓏的本事。

所以,林飛對於洛雲掛他電話,也只是鬱悶了幾秒不到,立刻又像打了雞血般,一踩油門,打開導航,朝著長安街78號希爾頓國際大酒店的方向狂奔而去。

由於是深夜,所以一路暢通,沒有任何堵塞,林飛開著蘭博基尼,充分將車神的本領發揮出來,巧妙利用交通規則,在沒有違法的前提下,風馳電掣地趕到了目的地。

整個時間,僅用了十五分鐘!

錯愛成婚 要知道,整個路程將近十幾公里呢,一般情況都要半個小時以上,更何況還是在有好幾個紅綠燈的前提下,那就更不用說了。

開到酒店門口時候,林飛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停車下來,但沒想到酒店的侍童走了過來,指著前面不遠處的地下聽下停車場方向,示意他必須要將車停在那裡。

無奈,林飛唯有照做。

只是,這麼一來,又浪費了十幾分鐘。

可這是花費時間最少的了,要不是林飛車技好,換成其他人的話,將車停在這種老式停車場內,恐怕有得花上至少半個小時以上。

當林飛從電梯出到大廳時,就見到穿著一身深色長裙晚禮服的洛雲,正雍容華貴地坐在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紅酒,恰好剛喝了一小口,隨之性感的櫻唇輕輕一抿,整個動作下來,顯得格外從容和優雅。

加上洛雲今晚的妝容似乎是特意打扮過,略施粉黛的俏臉,顯得格外精緻且耀眼奪目。

晚禮服更是將洛雲姣好魔鬼的身材顯露無疑,由此而散發出的女性魅力,不但深深地吸引了不遠處的林飛,更是將全場男士的目光都給深深牽引著,成了全場焦點。

「這位美麗的女士,不知我可否坐下來呢?」

未來天王 正當林飛和洛雲的目光接觸到,想要開口打招呼的時候,忽然有個身材高大的西裝男突兀地出現在洛雲跟前,微笑地問道。

洛雲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先看了林飛一眼,接著才微微一笑點頭:「嗯,可以,坐吧!」

不知為何,林飛臉色都變了。

他知道,洛雲這是故意在氣他。

罷了,姑且看看那男的要搞什麼先吧!

如此一想,林飛倒也不急著過去,反而是先朝洛雲遞去一個曖昧的眼神后,就近找了椅子坐了下來,等著看好戲。

西裝男似乎很高興,他可能也沒想到自己今晚能一擊即中,才第一次搭訕,美女就答應了。

他叫石勇,是一名剛剛從霉國斯坦福大學MBA畢業的海歸,目前在京城創業開了一家互聯網科技公司,自己做老闆。

可能是仗著自己是個公司老闆,認為自己已經是屬於上流社會的一員,所以石勇喜歡經常晚上出去獵艷,專挑有氣質的熟女御姐或者長相美麗的女大學生下手。

還別說,回國一年多了,居然成功率還接近了百分百。

這讓石勇對自己的信心爆棚,從以前的一周三次直接變成了現在的每晚都出來,而今天他本來的目的地不是希爾頓國際大酒店的。

但,湊巧的是,石勇接到了一個發小打來的電話,說在希爾頓酒店開了個總統套房,今晚打算搞睡衣派對,約了好幾個嫩模和八九線的美女小明星。

這種好事,石勇自然不會缺席,洗了個澡換了一身名牌西裝后,他就開了自己的寶馬豪車過來,沒想到剛剛把車停好來到大廳,居然見到一位性感高貴。身材魔鬼的美艷熟女御姐正孤單一人坐在那裡喝悶酒。

於是,石勇沒多想,調整了一下心態后,就大步走了上前去搭訕。

更沒想到的是,居然還成功了。

「美女,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既然上天安排讓你我相遇,那這緣分就是天註定的,所以我不會違背天意,決定好好珍惜這難得的緣分,我叫石勇,是中關村石原科技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兼CEO,很高興認識您,美女,冒昧問一句,您的芳名叫什麼?」

「不告訴你,我跟你不熟!」

沒想到,費了一番口舌的石勇等到的回復,居然是洛雲這麼一句冷冰冰的話。

這讓他十分意外,當即就愣住了。

石勇尷尬地笑了笑,說:「一回生二回熟,美女,只要您肯給個機會,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很熟的……」

說完,石勇諂笑且滿臉期待地看著洛雲。

但,洛雲接下來的回應,卻讓石勇如墜深淵。

洛雲說道:「這種機會,我不會給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你……」

石勇臉色一僵,沒想到洛雲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而且還一副冷酷無情的樣子,頓時讓石勇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也使得他馬上惱羞成怒。

「臭婊子,別給臉不要臉啊!信不信……」

「信不信我讓你下半生都在輪椅上度過?」

沒等石勇說完,一道冷酷陰狠的話傳進他耳邊,讓他頓時沒來由地打了個冷戰……

(本章完) 林飛聽她這話一翻白眼,自己是那種飢不擇食的人嗎?

「別急,我還不知道你什麼樣子呢,要是真的丑的嚇人怎麼辦。要真是那樣你就是倒貼我還不要呢。」

接著林飛帥氣地一甩頭髮。

「我林飛玉樹臨風,像是那種缺女朋友的人嗎?」

女子被他氣得不輕,心道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一旁的眾人見到眼前的一幕皆是驚為天人,在他們眼中高深莫測的小姐今天竟然這麼輕易地栽到這個小子手裡了?

怎麼都有種天方夜譚的錯覺。

「你……你放開小姐讓我來,額不,小姐我來救你了!」

對面大漢中一位愛慕女子已久的人突然大叫,然而在意識到自己的口誤時急忙改口。

說完就沖向林飛,像是要和他拚命一樣。

其他人見到他竟如此勇敢皆是感動不已,看來藥王谷還是有幾個真男人。

待他衝到林飛面前,卻被林飛輕易閃開攻擊,接著一腳踹飛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眾人面面相覷,此刻他們才知道自己與林飛的差距,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現在就是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再上去惹林飛,那簡直是葫蘆娃救爺爺一個個送啊。

見沒人再打擾,林飛嘿嘿一笑,緩緩將手伸張女子臉上的面紗,他倒要看看這個傳聞中兇惡無比的木蝴蝶女人到底長什麼樣。」

「你……你敢!」

女子見林飛竟然要揭開自己的面紗,急忙威脅道。

「怎麼不敢?」

林飛呵呵一笑,直接扯掉了女子臉上的面紗。

一旁的眾人見到這一幕皆是瞪大了眼睛,雖然他們也常年待在藥王谷,但是真正見過小姐容貌的卻沒幾個。

看到小姐樣子時眾人呆住了,怎麼會是這樣?

眾人心頭猶如晴天霹靂一般,他們原本會見到一張傾國傾城、美麗到不可方物的臉,然而事實上他們心目中期待已久、甚至暗中當成女神的小姐竟然長著一張普普通通的臉!

其實這張臉雖然普通,不過細看之下卻會讓人覺得驚艷。

然而正是因為以往的他們對小姐期望太高,現在在現實面前才摔的慘。

眾人眼裡寫滿了失望,皆是一副頹然的模樣,像是丟掉了精氣神一樣。

林飛看著女子不知該說什麼好,說實話他倒覺得沒什麼,畢竟以前根本沒見過這女的,現在她是什麼樣子關自己什麼鳥事。

以前自己在孫小蝶沒做手術前的樣子都能看得過去,更別說現在面對這張十分耐看的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